章节目录 第402章 出国

    “老罗,你要记住一点,情报工作是润雨细无声,而不是高调的穿街过巷,”庆尘说道。

    庆尘自己回忆着,密谍司麾下的鹞隼,都有着自己的工作作为掩饰,绝不会特别高调的向外界宣布自己就是鹞隼。

    如今他要的家长会也应该是这样。

    那些家人们虽然已经加入组织,但还是应该在自己的生活轨迹上,为组织收集着情报信息。

    并且,还要将‘家人’身份给隐瞒下来,从明面转至地下。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无形中得到真正有用的信息。

    家长会要隐匿在联邦之中,而不是成为机械神教那样被很多人厌弃的组织。

    此时,罗万涯已经明白庆尘的意思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过去所做的虽然也算成功,但并不符合白昼的发展战略。

    “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罗万涯低声说道。

    庆尘继续说道:“目前交给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在你完成10号城市社会底层的渗透后,给我把影子候选者庆原找出来,他目前是我支持的影子候选者庆一,在影子之争中最需要担心的对手。我怀疑他藏在平民区里,被一些组织严密的时间行者给保护起来了。”

    罗万涯心神一凛,他竟是没想到自己还跟影子之争扯上了关系。

    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夺嫡之战啊,接近财团权力核心的事件之一。

    这时,罗万涯问庆尘:“老板,你这次要去哪?”

    这才刚刚回归第一天,所有时间行者都在忙着喘息,而庆尘则早早定好了机票,根本没打算休息。

    回归的短短半个小时里,庆尘就像是交代后事似的,将白昼的一切都安排妥当。

    银联卡里只带了足够自己这次出门使用的现金,其余全都留在了江雪那里,用作白昼未来的运营资金。

    他就像是一个将要坦然迎接死亡的人,孑然一身的准备去异地他乡。

    某一刻,罗万涯觉得,庆尘这些举动就像是他十多年前准备跑路避风头似的。

    罗万涯第一次跑路的时候与老婆假离婚,将所有财产都交给了老婆,自己则带着一只小金佛项链、一只纯金的劳力士手表偷渡离开。

    带金佛和金劳,是为了去异国他乡避风头的时候方便变现,这两样是最好变现的东西,也是他们跑江湖的人,最后一点东山再起的资本。

    避风头的第一年,老婆还会给他打打电话。

    第二年,就杳无音讯了。

    等他再回国的时候,老婆已经带着他所有家产改嫁了。

    罗万涯并没有找那个女人算账、要钱,因为他觉得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没什么好说的。

    女人有什么错吗?没有。

    是他自己犯了事情,对方又凭什么为他赔上青春?

    只不过,罗万涯知道,庆尘这次出门并不是为了避风头,跟他绝对是不一样的。

    毕竟,他那会儿可不敢乘坐正规的交通工具。

    所以罗万涯就有点疑惑,这位白昼老板到底要去干什么,才会像交代后事一样,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才离开。

    这一趟分明极其危险。

    庆尘想了想说道:“国外。”

    他要在洛城北郊机场乘坐飞机抵达广城,然后由广城白云国际机场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TK073次航班飞往伊斯坦布尔机场。

    再由伊斯坦布尔机场搭乘TK1953次航班,转飞史基浦机场,抵达荷兰阿姆斯特丹。

    期间历时将近20个小时,头等舱票价要两万七千多块钱。

    若放在以前,庆尘肯定就买经济舱了,但胡小牛说,乘坐头等舱的话不需要等两个小时排队签证。

    国际航班的头等舱乘客是有单独出站通道的。

    于是庆尘果断换了头等舱。

    有一说一,在花钱这方面,还是胡小牛和张天真更在行一些。

    不是庆尘想出国玩,而是他要完成的第三项生死关挑战地点,并不是那么好找。

    甚至在这次目标地点,他也得等待机会出现才行。

    时间不等人,庆尘甚至不确定自己在这回归的30天里,能不能等到一次机会。

    穿越的30天里,他每天休息时都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里秘密训练着,一切都是为了这次回归。

    罗万涯又问道:“老板,是不是很危险啊,要不然就别去了吧,咱们现在不也挺好的吗,你都已经是别人眼中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何必去冒生命危险?咱们有句老话说的好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就是说尊贵的人不要去以身试验……”

    庆尘突然想起那位在朝阳中离去的老人,然后对罗万涯说道:“若再许我少年时,一两黄金一两风。”

    “啊?老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罗万涯这大老粗听的一愣,整个人都是懵的。

    庆尘笑了笑:“没事,开你的车吧。”

    他在想。

    是啊,白昼好像一切都在走上正轨,连带着他也拥有了一些权力。

    骑士八项生死关挑战,次次都九死一生,如果这时候突然死了,那他曾经的那些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可如果他就这么退缩了,那他和这人世间大多数庸庸碌碌的人有什么区别。

    或许很多人无法理解骑士们的行为。

    联邦里,骑士有很多追随者与信徒,但也有更多的人质疑骑士为什么要自己闲着没事为什么要跑去玩极限运动作死。

    庆尘觉得他们不理解也没关系。

    如果所有人都能理解你,那你得多么平庸?

    ……

    ……

    午夜,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年轻人正坐在海城一处酒店的阳台上。

    他一只手拄着精致的银饰镶嵌的黑色手杖,一只手里把玩着一枚金币。

    却见那金币在手背上轻盈的跳动着。

    这时,九州虞成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老板,后台提示信息显示,庆尘定了今晚的机票离开洛城,两天后将乘坐土耳其航班前往伊斯坦布尔,再转阿姆斯特丹……您去洛城的行程要不要取消掉?”

    何今秋挑挑眉毛:“他跑那么远干什么。”

    虞成想了想:“可能是去旅游……?”

    何今秋摇摇头:“怎么可能是旅游,你相信他那种人现在会闲着没事去旅游?庆尘去伊斯坦布尔一定是有目的的,让我们在海外的人调查一下,我想知道他要干什么。”

    九州是负责境外事务的时间行者组织,他们在国外的力量甚至比国内还强大一些。

    如今,欧洲本土是不产生时间行者的,能产生‘公测资格’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大陆境内,另一个则是北美。

    但是,全世界有很多时间行者都喜欢往那边跑。

    没别的,只因为欧洲时间行者稀少。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例如在国内,一位E级时间行者根本不算什么,起码依旧得夹着尾巴做人,毕竟还有九州、昆仑这两尊大佛镇着。

    但是到了欧洲就不一样了,没有时间行者的情况下,好些个时间行者到这边都成了明星。

    光是带着机械肢体去剧场巡回表演,一星期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就像如果岛国真的有奥特曼,那奥特曼随便找个地方搞个商演,出场费怎么都得要几十万吧……

    所以,目前有一条灰色的产业链就是,有人专门组织时间行者出国圈钱。

    因为境内是不允许携带机械肢体的时间行者出国的,所以他组织者专门找一些四肢健在的,等人在表世界到了欧洲,才在里世界更换机械肢体。

    当然,这条产业链也很危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也有人想过以人体携带机械肢体倒卖的方式赚钱,比如在里世界装上,然后拿到表世界卖。

    但这事有两个问题,一是他们赚表世界的钱,换成金条带到里世界也未必买得起机械肢体。

    两边货币很难平衡收支,毕竟携带金条数量有限。

    二是表世界可没有成熟的拆卸机械肢体技术,搞不好就大出血死亡了。

    所以,还是表演来的划算,无痛赚钱。

    但这个生意实在太简单了,没什么技术含量。

    如今有很多人都在欧洲赚这个钱,像马戏团一样巡回表演,搞得门票价格也开始内卷。

    慢慢的,那些只有粗劣机械肢体的时间行者,只能跑乡村去演出。

    表演机械肢体间战斗可以收20欧元门票,小孩子摸一下机械手臂需要5欧元。

    搞得跟泰国人妖产业似的。

    一下子就把时间行者的逼格拉低了许多……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产业,例如现在的欧洲足球联赛里,足球运动员要是不打两针基因药剂,根本上不了场。

    没个E级实力,只有坐冷板凳的份。

    所以现在的欧洲杯跟神仙打架似的,门将从自家球门一脚开出去,有普通球员要硬用自己身体接,当场就能肋骨断掉好几根。

    当场暴毙都是很有可能的。

    一场球踢下来,足球都能坏好几个。

    不止是足球联赛,北美的橄榄球更夸张,这才是真正赚大钱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些时间行者开始演电影了,片酬也是直逼国际一线巨星。

    所以时间行者的出现,对整个世界的改变是巨大的。

    而九州,在柏林、罗马、伦敦就有自己的办事处,何今秋也经常出差到这些地方。

    不过……何今秋目前还没在欧洲遇到过对手,好些个欧盟成员国都已经限制他入境了,主要是这货在海外的搞事情能力太强,大家都拿他没什么办法。

    何今秋坐在酒店阳台上想了想说道:“荷兰好像还没有限制我进出吧?给我订机票,我也去一趟阿姆斯特丹。”

    虞成奇怪道:“老板,您去那干什么?”

    “庆尘有点低估自己的影响力了,”何今秋笑着说道:“他在境内还好,可一旦出去,势必会被神代、鹿岛盯上。他这边刚在10号城市坑了两个财团一把,对方怎么可能会不找他算账?这或许是我跟这位庆尘交朋友的好机会,如果能让他离开白昼加入九州,以后我能省心很多。”

    “他这么厉害的吗?他的实力级别好像并不高,”虞成疑惑。

    “我看重的,是他的智商,”何今秋笑了笑说道:“拉拢不成也无所谓嘛,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10号城市在上一次穿越期间发生的大事,让何今秋关注到了情报一处七组的那位督查。

    最令他惊讶的,还是那位督查的名字。

    何今秋不知道庆尘是怎么做到的,可以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直接成为一名PCA督查,但此时的庆尘,绝对在时间行者里成为了最至关重要的那几人之一。

    而且,庆尘与李长青的关系还很好,在胡氏情报机构里,何今秋如果想要成为执行董事,想要真正掌握权柄就必须有足够多的盟友。

    那么通过庆尘来维系李长青的关系,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原本何今秋是要在今晚前往洛城,亲自登门拜访的,却没想到庆尘竟然提前离开。

    虞成低声说道:“老板,您这突然出去,咱们人手撤不回来,北美那边可能会想办法针对您。”

    何今秋站起身来,优雅的朝门外走去:“正好,跟欧洲的一些老朋友也很久没见了……虽然我觉得他们可能并不想见到我。”

    ……

    ……

    一天之后,宽广明亮的白云国际机场中响起广播:“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伊斯坦布尔的TK073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前往22号登机口登机。”

    22号登机口排了长长的队伍,都是要前往土耳其的游客或者出差人士。

    一名少年来到登机口的头等舱优先通道递出证件,地勤人员打量了一下他,有些奇怪的是,国际航班的旅客通常都带着行李,而这位少年却什么都没有带,机票上也没有托运行李的标记。

    很少有游客如此轻装简行。

    这么好看的乘客,也有点少见。

    少年抬头看向地勤,好奇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地勤人员平静的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每天他们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乘客,多奇怪的他们都见过了,这位少年并不算什么。

    在少年之后,还有三名头等舱乘客。

    一名看起来有些木讷的中国年轻人,还有一对外国夫妻。

    少年坐在座椅柔软的头等舱里,闭目养神,等待着飞机起飞。

    一名漂亮的空姐蹲在他面前笑着说道:“请问是庆尘先生吗,这边有给您准备的拖鞋、毛巾,请问您需要什么饮品……还有,明早的餐食需要准备些什么。另外,您面前的二维码扫一下就可以在飞行期间上网了。”

    庆尘想了想说道:“一杯矿泉水,谢谢。”

    那位空姐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笑容可亲的问道:“庆尘先生这次前往欧洲是做什么的?”

    庆尘笑了笑,露出他一口白牙说道:“捕蟹。”

    空姐愣了一下,捕蟹?

    这大概是最奇怪的出国理由了,她站起身来离开,心说这位乘客可能是不想跟她多聊了,所以才会扯这种奇怪的理由吧。

    然而,庆尘真的是要去捕蟹的。

    此时深冬,正是阿拉斯加帝王蟹的捕蟹季,也是北纬40度以北海域风浪最大的时间段之一。

    这是全球最危险的行业之一,平均每七天就会有一名船员丧生。

    船员们在北纬52度的冰冷海域,要顶着零下10度的低温,每天20小时高强度作业,将海底的阿拉斯加帝王蟹给打捞上来。

    船上会挂满冰霜,蟹笼也会凝结出厚厚的冰层。

    冰冷的海水让所有人皮肤失去知觉,鼻头冻的通红。

    有时候,人们也会将阿拉斯加帝王蟹称作雪蟹。

    庆尘这次所要挑战的生死关,赫然便是面对30米高海浪的极限冲浪。

    一般情况下,中国近海领域里最高海浪也才19米,想要寻找30米以上海浪,必须在北纬40度以上的地方,而且需要两块大陆板块之间海域狭窄的区域。

    海潮从南向北汹涌而至,然后被布袋形的大陆半块挤压,最终形成巨浪。

    所以,庆尘才需要更多的时间,等待一个足够他完成挑战的30米巨浪,少一米都不行。

    30米是什么概念?9层高楼也不过如此。

    一个巨浪拍下来,就像是一座高楼崩塌,稍有不慎就会将挑战者卷入海底。

    这种海浪不像是青山绝壁一样永远等在那里,你不管什么时候去攀爬它都在。

    所以庆尘要乘坐捕蟹船去等、去找,等一个船员、船长们最讨厌的暴风天气。

    庆尘之所以选择30米海浪作为第三个生死关挑战,是因为他发现表世界也开始有B级以上时间行者死亡了。

    例如之前何今秋杀掉神代家族高手的洛城王城大道北,路旁的迎春花、樱花竟然在寒冬里提前绽放。

    路旁的两颗黑松,也几天之间长高了一米。

    种种迹象表明,表世界是有可能出现禁忌之地的。

    所以庆尘很担心表世界高手死亡,导致这里的海路也彻底断绝,变成禁断之海。

    到了那时候,骑士之路可就真的只剩下一条了。

    ……

    五千字章节,今日万字已更,还欠的五千字最晚后天补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