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3章 北极号

    这是庆尘第一次前往异国他乡,心中也难免会有些忐忑。

    担心自己能不能吃得惯阿姆斯特丹的食物。

    担心自以为很流利的英语在外国人听起来,会不会有些蹩脚。

    担心自己是否能成功应聘捕蟹船上的工作。

    担心自己是否真的能遇到足够挑战的海浪。

    30米巨浪,那已经是大自然的伟力了,可遇而不可求。

    庆尘坐在头等舱柔软的座椅上,待到飞机进入平流层,便安心闭上眼睛回忆着闫春米给他的资料。

    关于庆幸的资料。

    在闫春米大闹“繁花”小区,把庆幸的暗桩以一种狗血的方式全都拔除后。

    这位三线女明星立马平寂了下来,按部就班的拍戏、工作、试戏。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这事着实恶心了庆幸一把,他这边不得不另外租了房子给安保人员居住。

    然而就是这租住的举动,让庆尘麾下的另外几名鹞隼,找到机会将庆幸身边的安保力量都给调查清楚了。

    常驻24名安保人员,每8人一组进行三班倒,全天候监视繁花小区内的动静。

    但这不是庆尘关注的重点,重点是庆幸的生活习惯。

    他在脑海中将所有与庆幸有关的细节进行汇总,发现对方从来不戴戒指、手表、项链。

    身上可以说一件装饰品都没有。

    另外,庆幸每天都会换不同的衣服,甚至一个月都能不重样。

    平日里,除衣物以外,没有任何多余的随身物品了。

    也就是说,庆幸确实没有将那件禁忌物随身携带,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

    当然,也有‘以德服人’这种可以收纳进体内,完全不露痕迹的禁忌物。

    但事实上‘以德服人’在严格意义上讲并不是禁忌物,它是杨小槿留给壹的馈赠,这位女性本身还没有死亡。

    从严格意义上讲,只有死去超凡者析出的规则物品,才算是禁忌物。

    已知禁忌物序列中,没有任何一件跟‘以德服人’一样能够收进体内。

    那么,庆尘大胆假设,庆幸的禁忌物也是不能收入体内的。

    然后,也有禁忌物是以纹身形式存在的,例如恶魔邮票。

    但庆幸非常喜欢游泳,很多证据显示对方身上并未有任何纹身。

    除非……那件禁忌物纹在庆幸的屁股上。

    庆尘觉得这也不太可能,禁忌物这玩意实际上是有活性的,也有尊严,不会闲着没事跑别人屁股上待着。

    那么现在排除庆幸随身携带禁忌物的可能后,对方会将禁忌物藏在哪里?

    庆尘闭着双眼紧皱眉头,在闫春米监视对方的五天时间里,庆幸除了回家、去情报三处以外,还去过总共37个公共场所,但37处没一个重样的。

    如果是藏匿禁忌物的地方,那么庆幸应该去的很频繁才对。

    庆幸难道把禁忌物藏在情报三处?不会,如果这样做,早就被庆闻等影子候选者搞到手了。

    藏在家中?不对,庆一去情报三处抓人是下午,而庆尘在傍晚就被安排了命运。

    庆尘专门让闫春米调查了庆幸那天的踪迹,庆一去抓人后,庆幸就离开了情报三处,但是并未回家。

    庆尘的思维越来越快,他不停的总结着庆幸的规律,却发现这货真是毫无规律可言。

    等等。

    是有规律的。

    庆尘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灯下黑了,对方确实有两个明显的规律啊。

    第一个规律是,庆幸出门一定会捡钱。

    第二个规律是,对方每天都会出门。

    不论晴天还是雨天,一年365天里庆幸有340天左右的时间,都雷打不动的出门玩耍、闲逛、赴约。

    仿佛……对方出门就是为了捡钱似的,一天不出门就会损失点什么。

    庆尘睁开眼睛,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猜测的方向,或许有关庆幸的线索,就藏在这捡钱之中。

    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做到的,但庆尘隐约已经察觉到,对方每天出门捡钱,跟藏匿禁忌物是有关系的。

    ……

    ……

    午夜,庆尘身边的头等舱乘客已经将座椅调成平躺的模式,盖着毯子昏昏睡去,亦或是躺在座椅上看着电影。

    而庆尘还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模拟着冲浪。

    他必须强迫自己不停的训练,因为在海上他要面对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强风席卷而来的巨浪可能不止是30米,甚至有可能是40米、45米。

    庆尘稍有差错,就会彻底葬身海底。

    这时,一名空姐看见庆尘还端坐在座椅上,以为他是第一次乘坐这种可以平躺的座舱,所以走过去想要提醒一下。

    毕竟,国内大多数航班就算是公务舱也只能稍微调节一下靠背,有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然而就在空姐靠近的瞬间,她竟看到昏暗的机舱里,那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自己心跳仿佛停了一拍似的,有一瞬的害怕。

    走近了她才看到,少年手里还拿着一副扑克牌,在对方手里不停的切牌、洗牌。

    空姐仿佛被这一幕吸引,一时间大脑有些空白。

    一个人身上的杀机是很玄妙的。

    一般人杀鸡,鸡都会不停的挣扎。

    然而农贸市场的屠户杀鸡,只需要伸手进笼子,所有鸡便安静下来任人宰割。

    村里的狗遇见生人都会狂吠,但遇到那些天天杀狗的偷狗贼,就会老老实实的被制服。

    宛如血脉中的压制一般,呆若木鸡。

    这种东西看不见,却似乎真的存在着。

    而空姐在那一瞬感受到的,似乎就是这种东西。

    庆尘笑了起来:“有事吗?”

    空姐愣了一下,她感觉在对方笑起来的刹那,原本的害怕情绪荡然无存。

    就像是屋檐上的雪,太阳出来了便会融解。

    空姐想了想说道:“先生,您的座椅按左手边按钮就可以调平,距离抵达伊斯坦布尔的时间还有9个小时,您可以睡一觉。”

    庆尘笑道:“好的,谢谢。”

    说完,他竟是依旧端坐着闭目养神。

    在这次登机时,庆尘察觉排队的乘客里有最少7个人,都曾看了他五次以上,甚至有一个年轻人看了他17次。

    不是庆尘太敏感,而是出门在外必须更加谨慎。

    他非常确定,九州与昆仑有能力提前得知他航班信息,甚至连神代、鹿岛都可能在重点关注他。

    这一次的航班里,一定有人是在跟着他的。

    所以,庆尘必须让自己保持着随时都可以面对战斗的状态。

    不露出任何破绽,就是他要做的事情。

    这次出门他兜里只带了一部手机、一个钱包,还有一副扑克牌。

    对别人来说携带武器出入境很难,毕竟911事件之后全球安检都极其严格。

    然而这时候,秋叶刀的优势便体现出来了,一副普普通通的扑克牌都可以随时成为杀人的利器。

    听说欧洲的治安条件不怎么样,庆尘心想自己只是带一副防身的扑克,应该不过分吧?

    9小时过去,之前被庆尘吓到的空姐总是忍不住去看他一眼。

    但不管何时去看,少年始终都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闭着眼睛。

    有任何人靠近,那紧闭的眼睛都会随时睁开。

    手里切牌的动作也会突然停止。

    空姐十分确定,这少年坐了将近11个小时,确确实实保持着清醒,而且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她心说,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那种顶级杀手吧,就像是欧美大片里的杀手47一样。

    年轻的空姐忍不住在脑海里补全了一出幻想好戏,打发着飞机上无聊的时间。

    直到飞机降落。

    庆尘没有任何行李,当先下了飞机转乘另一班飞往阿姆斯特丹的TK1953次航班,飞往史基浦机场。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之前有跟踪他嫌疑的人全都不见了。

    毕竟这是要换飞机的,继续跟着也太明目张胆了,庆尘又不傻。

    但是,跟踪者准备的要比庆尘想象中还充分,在他转乘的过程里,竟然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机场,又换了三个人跟着他上了飞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而且坐的还都是头等舱……

    庆尘当初选头等舱,就是因为可以提前下飞机、提前过签证通道,如果有人跟踪却坐了经济舱,那肯定会被他甩开。

    但没想到的是,跟踪者如此下血本,这让庆尘忍不住在想,这肯定是财大气粗的九州成员吧。

    换了昆仑肯定没必要这么做,直接让小鹰或者路远厚脸皮跟着就好了。

    当飞机再次降落在史基浦机场,庆尘快步离去。

    三名跟踪者在人潮中紧紧跟着。

    其中一名女子故意走在庆尘前面。

    因为他们所有人想要离开机场,都要先经历签证检查,办理入境手续。

    所以如果庆尘在最前面办理,他们就会被机场的检查人员卡在后面办手续,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人在庆尘前面通关才行。

    这是要用三明治跟踪法,将庆尘给夹在当中。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前面那名女子正快步走着,突然感觉脚下一空,差点歪倒在地。

    她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跟高鞋鞋跟,不知何时竟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打断了,切面都十分光滑。

    女子心中一惊,这得是多么锋利的东西,才能将鞋跟切的如此光滑?

    难道有人过安检时还能携带这种武器?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庆尘已经先她一步进了阿姆斯特丹边防检疫通道。

    女子对身后两人低声说道:“跟紧点。”

    只是,就在庆尘通过签证通道后,他身后跟踪者开始接受检查。

    身后的跟踪者眼睁睁看着庆尘先一步离开,内心焦急却不敢硬闯检疫关口。

    庆尘走进一间厕所,从保洁涮洗拖把的水桶里拿出一个黑色密封包裹来,走进了隔断并反锁。

    短短的30秒钟时间,庆尘便已经将两面都能穿的外套脱下又穿上,又快速换上了密封袋里的鞋子与裤子。

    面孔也变幻成了陌生的模样。

    没人知道是谁将这密封袋放在厕所里的,似乎庆尘早就知道自己会被跟踪,然后做好了准备。

    三名跟踪者通过签证通道后,迅速来到厕所门口,庆尘当面与他们擦肩而过,跟踪者们却毫无察觉。

    他们相视一眼,分别进入男女厕所检查,但庆尘并不在里面。

    三人快步在人群中穿梭、搜索,可庆尘在人群里就像是一滴水融入了长河,彻底消失不见了。

    跟踪者们相视一眼,他们甚至想不出庆尘是如何做到的。

    这失踪的太彻底了,仿佛庆尘在他们眼前硬生生的表演了一场魔术,那么大一个人凭空消失掉了。

    一名跟踪者拿出电话拨打出去,迟疑了一秒后说道:“老板,跟丢了。”

    何今秋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他问道:“专门给你们仨订了头等舱都能跟丢?”

    跟踪者有点羞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像是突然从空气里蒸发了一样,莫名其妙就不见了。而且,他好像还带着某种武器,我们在后面明明盯的很紧,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割断了王梦瑶的鞋跟。”

    “这倒是有点意思,”何今秋想了想说道:“不是扑克牌割断的吗?”

    “不是,”跟踪者回应道:“如果是扑克牌,就算出手再快我们也能看到的。”

    “看来这趟欧洲之行要好玩了啊,”何今秋交代道:“既然跟丢了就算了,我处理好国内的事物,三天之后抵达阿姆斯特丹。你们在那边也小心一些,有情报说,北美那边的时间行者在欧洲很活跃,我抵达之前你们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说到这里,何今秋声音一冷:“虽然跟丢他也很正常,但回国后自己去陆教官那里领两个月的特训。”

    跟踪者低声道:“收到……”

    欧洲、非洲、澳洲、中东、南美这些没有时间行者的地区,就像是时间行者们的新大陆一样。

    遍地都是机会。

    北美那边的时间行者们来到这边后,第一时间便想要从欧洲本土黑色势力手里接管新的秩序,黑手党都被北美的时间行者们给犁了一遍。

    欧洲毕竟是白人的世界,北美时间行者在这里要更具优势一些。

    他们不敢随意招惹何今秋,但普通的九州成员在这边还是得小心一点。

    只不过,此时何今秋更加好奇了,那位叫做庆尘的少年来这里,到底准备干什么?

    总不会是为白昼扩张到欧洲打前站吧……

    又或者,只是来吃帝王蟹和大虾的?!

    此时此刻,京城的九州总部里,何今秋正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中,虞成给他端来一杯咖啡:“老板,咱们有必要为了一个庆尘兴师动众么?”

    何今秋抬头看着他笑道:“你不知道10号城市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就会觉得他是九州想要主事欧洲地下世界的最佳人选,如果这样一个人在欧洲坐镇,我以后可就不用再飞去那边出差了,可以专心一些在中东跟北美的‘未来’组织打交道。让‘未来’没有未来,这句口号是不是很有创意?”

    虞成:“……”

    他没想到,面前这位何老板想要招揽庆尘的背后原因,竟是要把九州在欧洲的力量交给那少年掌控。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史基浦机场出站口外面,几名神代、鹿岛的杀手就这么守在寒风里。

    硬生生从上午守到了晚上,人都快被冻傻了。

    可那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根本没有庆尘的面孔出现,他们几乎以为庆尘压根就没有出站,而是直接在站内乘坐飞机返程了。

    今天,有太多人在等庆尘,他这一趟飞往欧洲的行程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

    但是,少年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里,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失踪了。

    ……

    ……

    夜晚八点,港口外的‘胡桃酒吧’里热闹非凡。

    虽然距离捕蟹者们即将开船的时间还有三天,但准备工作向来都是在开船之前。

    酒吧里,来自欧洲各地的水手们聚集此处,人人手里都端着精酿啤酒开怀畅饮。

    很快,他们就要在船上没日没夜的度过15天时间,出海的前三十个小时,他们要找到最正确的捕蟹区,以至于这三十个小时里每人最多只能睡四个小时。

    这是一项每年只需要工作15天,却能赚到60万的工作,危险与机遇并存。

    帝王蟹的产地,主要集中在战斗民族俄国附近的吉日金湾、美洲东侧的白令海、欧洲北部的巴伦支海。

    每个产地、每年出产的帝王蟹在一万吨左右。

    到了这个季节,所有捕蟹人都会在这三个地方集结,准备分享这大自然的馈赠。

    帝王蟹生长海域在270米深的冰冷海域里,过了这个季节,完全成年的帝王蟹将向更深处海域进发,那时候就不好抓捕了。

    此时,胡桃酒吧中有一种独特的潮湿味道,海水的咸腥气息被水手、船长们带了进来,水手们像是一群水产生物成了精,聚集在人类的世界似的。

    水手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悄悄打量着中间那一桌,桌旁坐着三名北欧壮汉和一名亚裔年轻人,气氛有些紧张。

    那是四名船长,正在谈判。

    一名白人壮汉船长看着亚裔年轻人,冷声说道:“张,你的船太小了,大家这些年都换了147英尺的捕蟹船,只有你还在用二十多年前的120英尺捕蟹船。今年光是修船就花了四十万欧元吧,连捕蟹笼都是租的。”

    一英尺约等于30厘米,120英尺的船大概在40米左右。

    不过147英尺的捕蟹船,与120英尺的捕蟹船,绝不仅仅只是尺寸上的差异。

    用来装载帝王蟹的货仓、用来吊起捕蟹笼的吊臂,都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另一名船长说道:“我们承认你父亲是最好的捕蟹人,他每年都能找到最好的帝王蟹捕捞区。但是张,你真的不适合这一行,去年你只赚回油钱,今年甚至都没有水手愿意跟你一起出海了。跟着一名没有太多经验的船长,甲板上还没有资深的水手,船员们都会丧命的。”

    年轻人叫张俭,年纪轻轻的便从父亲手里接过捕蟹人的职业,还有那艘破旧的捕蟹船。

    他的父亲已经患肺癌去世,留给张俭的只有一笔遗产,一张捕蟹海图,一艘破船。

    张俭倒不是完全没有经验,他从几年前就跟着父亲出海。

    但相比技术与经验、处事能力来说,确实不如其他船长。

    水手的收入与捕捞的帝王蟹数量是正相关的,所以船长如果找不到正确的捕捞位置,那水手们的收入就会锐减。

    圆桌旁,张俭冷冷的看向另外三位船长问道:“你们喊我过来,不会是就为了说这么几句垃圾话吧?”

    一名白人船长说道:“我们知道你今年的牌照有30万磅的配额,把这个配额卖给我们,你不用出海都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船给我们,让你做船东。”

    另一名船长附和道:“张,你征服不了巴伦支海,就让我们来征服好了。”

    在这里,船未必是私人所有的,一艘船可能有很多股东。

    股东可以不懂怎么捕蟹,但可以投资后得到分红。

    而那些能得到捕蟹牌照的船只就那么多,例如一艘船的配额是30万磅,那他们捕蟹超过这个数量将会面对高额的罚款。

    这是欧洲对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一种措施。

    所以,这些船长是见张俭这个亚裔凑不齐七名水手,想要直接低价买下他手里的配额,这样一来大家都有得赚。

    只是张俭并不愿意这么做,他摇摇头说道:“这艘船是父亲留给我的,我也有能力驾驶着它前往巴伦支海捕捞帝王蟹。”

    胡桃酒吧里响起一阵喧闹的嘲笑声,仿佛张俭刚刚说了一个笑话。

    一名船长说道:“去年你出海两趟只捕获到了7万磅的帝王蟹,刚刚够油钱,张,水手们跟着你出海是要养家糊口的,不是要跟着你出去欣赏风景。你今年只招到了三名水手,一个是曾经跟着你父亲的老人,还有两个是没有出海经验的新人,就算最低配置也还得再找两个,你能招到吗?如果招不到的话,怎么出海?”

    另一名船长哂(shen)笑道:“难道要船长亲自去甲板上捞捕蟹笼?那谁在驾驶室里掌舵?”

    张俭倔强的看着船长们,似乎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如对方所言,他确实招不到最后两名水手了。

    这个港口每年都会有很多新人想要加入捕蟹这个行业,按理说他可以忽悠一些新人上自己的船。

    但这些船长们似乎有预谋,有新人来到这里,这些船长们就会告诉新人,张俭过去两年有多么凄惨。

    搞得张俭今年甚至连船员都招不齐。

    然而就在此时,胡桃酒吧的门被人推开了。

    门口风铃晃动着响起清脆的声音,酒吧外一阵冬季的冷风倒灌进来,一名少年带着冬日的寒气,笑容满面的走进酒吧。

    那股寒风,像是提前把所有人都带到了冰冷刺骨的巴伦支海上,酒吧外黑色的夜幕,就仿佛那黑色的海。

    少年看着酒吧里所有人都忽然转头看他,丝毫不怯场的用英语问道:“大家晚上好啊,有人告诉我说,在这里能找到捕蟹方面的工作?”

    张俭顿时眼睛一亮,但是又马上黯淡下来。

    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且,这少年也太瘦弱了一些,年纪太小了,恐怕才刚刚高中毕业?甚至是高中辍学。

    长的倒是很好看,但巴伦支海并不看颜值。

    一名船长打量着少年:“你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吗?”

    少年笑道:“不行吗?养家糊口啊。我听说北极号还没招满船员,哪位是北极号的船长?”

    张俭抬起头来:“我是。”

    然而,一旁的另一位船长笑着对少年说道:“你要上北极号当水手吗,但你知不知道北极号去年抓捕的帝王蟹刚刚够他的油钱?”

    少年笑着解释:“我的老师告诉我,刚进入某个行业的第一年,不需要太考虑收益,积攒经验才是最关键的!”

    一名水手调侃道:“到北极号上能积攒什么经验?跟张学吹口琴吗,他口琴吹的挺好,但捕捞帝王蟹就不行了。去年我跟着他出海,回家带着微薄的酬劳差点被老婆骂死。”

    一名船长看着张俭笑道:“另外,你愿意让这么瘦弱的水手登船吗?他能在甲板上干什么,怕是连挪动捕蟹笼的力气都没有吧。”

    张俭沉默的坐在桌旁,他知道接下来少年就会放弃北极号,然后登上其他捕蟹船,又或者是离开阿姆斯特丹。

    总之不会加入北极号。

    此时张俭也不计较少年是否瘦弱了,只要是个人愿意加入北极号就行,哪怕在北极号上给大家做饭呢。

    下一刻,张俭低着头的目光里,突然伸来一只手掌。

    他愕然抬头,却见到少年站在他身旁笑道:“你是船长吧,我叫庆尘,正好也是亚裔,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很高兴加入你的北极号。”

    张俭愣了半晌,赶忙站起身来握住庆尘的手:“欢迎加入,太欢迎了。”

    ……

    七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