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4章 出海!

    “恭喜北极号又找到一名新船员!干杯!”

    胡桃酒吧昏黄的灯光里,一名船长端起了他手里的威士忌,只不过语气总有种说不出的戏谑。

    水手们轰笑起来:“老约翰年纪大了,北极号上剩下的都是新船员,该不会连钩爪都抛不好吧。”

    张俭看向那些水手,低声对庆尘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吧,正好可以谈谈薪资和你要做的事情。”

    “好,”庆尘笑着点点头。

    只是,当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叫做克雷格的船长站起身来说道:“等等,这位……庆,我的阿尔卑斯号也需要船员,不如你来加入我们?绝对比你在北极号上赚到的多。”

    水手们愣了一下。

    阿尔卑斯号去年是捕蟹冠军,挑选船员都是非常严格的,一般不会使用新船员。

    在甲板上,所有水手们都共同承担着风险,共同迎接可能高达九米、甚至更高的海浪。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在面对危险时,身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这样会增加自己的生存几率。

    要知道,这可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而克雷格为了打压张俭,拿到他手里的配额,选择挖对方的墙角,这其实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阿尔卑斯号已经满员了,而庆尘还是一个新手。

    但克雷格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看向庆尘说道:“你只需要会做饭,阿尔卑斯号就可以给你留一个位置。”

    众人明白了,克雷格是要花钱让张俭凑不齐船员,根本无法出海。

    如果张俭卖掉配额,那克雷格就算多养一个人,横竖都是赚的。

    只是庆尘笑了笑:“不用了,我比较喜欢冒险的事情。”

    克雷格见庆尘已经决定,也就不再说话了,他又转向张俭说道:“你确定要用这个年轻人吗,你看他有没有力气在甲板上拉动蟹笼?”

    张俭迟疑了一下:“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我力气很大的。”

    说完便转身出了胡桃酒吧。

    张俭赶忙跟上。

    寒风里,张俭略带激动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庆尘笑着说道:“17岁。”

    张俭愣了一下:“这么小?”

    成年男性的身体力量大概要在24岁左右才发育完全,17岁不是年龄大小的问题,而是精力、体力都未必能跟上捕蟹船的节奏。

    不过……张俭也没办法挑剔了,他交代道:“咱们船上加你总共五名船员,我,老约翰,尼德普,乔治,你。到了船上,你好好听老约翰的吩咐,他会好好带你的……希望你能抗住吧。”

    庆尘岔开话题,好奇问道:“你是中国人吗,会说中文?”

    “会说,但是并不流利,”张俭继续用英文回应道:“我爷爷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来到欧洲定居,一直都是从事捕鱼行业,到了我父亲这一辈才有了自己的渔船,辛辛苦苦打拼拿到了捕捉帝王蟹的牌照,只不过可能要在我手里丢掉了。”

    “放心,”庆尘笑了笑:“我尽量不拖大家后腿。”

    张俭问道:“对了,你之前在哪些船上工作过,游轮吗?”

    一般只有游轮会招庆尘这样的水手当服务生,但事实上这种服务生严格讲并不算水手。

    庆尘认真解释道:“其实接下来的捕蟹之行,是我第一次出海。”

    张俭在昏暗的港口外街道上,张大了嘴巴看着庆尘:“什么?第一次出海?!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你知不知道巴伦支海上的风浪有多大,50节的飓风袭来时,几层楼高的风浪我都见过!可能你连自己会不会晕船都不知道,如果你晕船了,船上真的没人有空照顾你。”

    庆尘想了想:“放心,我不会晕船的。”

    某一刻,张俭忽然觉得,当他说到巴伦支海风浪大的时候,这位新船员分明眼睛一亮,仿佛很期待似的。

    就像是在说:真的吗,那太好了!

    张俭认真说道:“庆尘,我不是嫌弃你没有水手的经验,而是我要对你的生命负责。说实话我很想拉你上船凑数,但是你会死在海上的,你根本不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所以呢?”庆尘问道。

    “所以我不能带你出海,你回去吧,”张俭说道:“这里不适合你。”

    “如果我只要一个底薪呢,不要分成,”庆尘笑着问道:“我虽然没出过海,但我学习能力很强,而且也愿意干活,你应该知道中国同胞有多么勤劳。”

    张俭动心了……

    船员底薪是很低的,起码跟分成没法相比。

    出海时,最大的成本就是船、油、人,如果庆尘只要底薪,那他跟捡个免费劳动力没有区别。

    庆尘又说:“如果我上船,还可以干干活,如果你不让我上船,你就凑不够船员,恐怕连甲板上标配的四人都不够。”

    在甲板上,要有人操作吊机,有两人拉起蟹笼,有人分拣帝王蟹投入货仓。

    如果四个人都凑不齐,那就真的不用出海了。

    张俭沉默了,他可能找不到其他船员了,有一个庆尘在这里,他不应该放弃。

    毕竟加上庆尘,他们的人手都很紧凑,甚至没办**班休息。

    但是,张俭还是认真说道:“不行,我虽然很心动,但还是不能带你出海冒险,你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但我知道,长期疲惫工作会让你死在海上的。”

    庆尘想了想:“如果我能再喊来一个船员,而且我们俩都是只拿底薪呢?”

    张俭愣了一下:“这样……好像可以。”

    下一秒,庆尘拿出电话拨打出去:“快来快来,咱俩一起上船。”

    张俭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十多分钟后只见一个穿着单薄卫衣,头戴兜帽的女孩,背着一个小包走了过来。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秧秧,她也愿意跟着一起去捕捞帝王蟹。”

    事实上,这次庆尘决定来海外完成第三项生死关的时候,就想好让秧秧作为自己的护道者了。

    骑士挑战的危险不仅来源于大自然,还来自人心。

    庆尘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这个时候他找一个护道者应该也不过分吧。

    要知道他师伯陈家章就是在做某项挑战的时候被人故意破坏,导致陈家章被迫在逆呼吸术时强行逆转,断掉了晋升半神的路。

    秧秧提前一天就抵达了史基浦机场,就连那厕所里协助庆尘伪装逃离的黑色塑料袋,都是她事先藏在那里的。

    出发前,庆尘还专门提醒她一定要乘坐飞机,能乘坐交通工具就千万不要自己走路,不然很能会耽误很多事情。

    还好,秧秧照做了。

    只是,张俭人都懵了,这么瘦弱的女孩子,真的能当船员吗?

    一个高中辍学生庆尘,一个瘦弱的女孩子,他北极号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张俭问道:“你们俩该不会是来体验生活的留学生吧,你们也没有工作签证啊。”

    秧秧笑着说道:“这个重要吗,我们只拿底薪的话,就当时捕蟹船上的游客就好了。”

    “可是,你们俩……”

    秧秧认真说道:“我有帆船大赛的亚军,曾独自驾船横渡过印度洋,要比我旁边这位庆尘好一些。我知道去巴伦支海会遇到什么,所以你放心。”

    庆尘诧异的转头看向女孩,这怎么开始拉踩了。

    只不过,女孩心情似乎非常不错,长时间的穿越之后她正好想来一场旅行,接到庆尘电话后便一口答应了。

    张俭默默打量着面前这一对少年男女,只感觉自己今年的捕蟹季充满了荒诞感。

    他思索了很久,最终说道:“好,第一趟出海大概会有7天时间,如果你们两个受不了船上的苦,可以在第一次返港的时候离开。”

    一般情况下捕蟹季为期15天,最长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捕蟹船将会出海好几趟,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将货仓装满,什么时候返航。

    北极号的配额是30万磅,而北极号的货仓承载量是15万磅,所以先回港口卸一次货,补充燃料和淡水,然后再次出海。

    不过,去年的时候北极号收获极少,两趟才捕捞了七万磅帝王蟹,刚刚够一个油钱。

    今年张俭又花了四十万欧元修船,他父亲离世后,还有一大笔遗产税需要交,连180个蟹笼都是他租的,租了15天,到期必须归还。

    所以张俭没有退路了。

    他这次必须赌一下。

    这也是其他船长挤压他,想要抢夺他手里配额的起因。

    庆尘看向张俭:“对了,其他船员呢?”

    接下来等待开海的两天里,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消息,说北极号这次出海找了一个高中辍学生,还找了一个女船员。

    一时间港口的水手们都笑开了花,谁去捕帝王蟹会用女船员啊?

    捕蟹船的工作强度太高了,也太残酷了,没有几个女性能抗住这种工作。

    酒吧里,很多人都开始打赌,押注北极号今年能收获多少帝王蟹。

    有人说还是跟去年一样,七万磅。

    也有人说,可能还不到五万磅。

    所有人都认为,张俭今年搞不好连油钱都捞不回来,捕蟹笼的租金也交不起。

    敢拉一对17岁的少年男女当船员,这也说明张俭确实走投无路了。

    看样子这个捕蟹季结束的时候,张俭只能申请个人破产。

    从始至终,没人觉得庆尘和秧秧能在船上帮到什么忙。

    ……

    ……

    就在即将开海的前一天,一架土耳其航空的波音飞机落在了史基浦机场。

    头等舱的何今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空姐热情的说道:“何先生您好,请乘坐机场为头等舱乘客准备的摆渡车离开。”

    何今秋往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笑眯眯的对空姐说道:“对了,我还有一位朋友在经济舱,他跟我一起乘坐摆渡车。”

    正说话间,机舱后面的郑远东身穿中山服走了出来,他的手上带着手套,将机械肢体遮掩的严严实实。

    作为昆仑领袖,他自然不用担心出国安检的事情。

    阿姆斯特丹这边也没有对时间行者出入境颁布什么特殊规则,大家都是来去自由,连何今秋这位热爱在海外搞事情的九州领袖,也没有被限制入境……

    这里算是少数没有对何今秋限制入境的欧洲国家了……

    何今秋一边走下飞机,一边热情似火的说道:“老班长,我还真没想到会在这架飞机上和你偶遇啊。你放心,我不会介意你插手海外事务的,如果九州与昆仑能够合并,你想怎么插手都无所谓。”

    郑远东冷冷的看了何今秋一眼:“晦气。”

    何今秋也不生气,他继续笑眯眯的说道:“老班长也是为庆尘来的吧,你应该听说了,神代鹿岛那边都有人员突然入境荷兰阿姆斯特丹,所以知道他有危险。不过,咱俩一起来到这里活该他们倒霉,咱们这次就把北美的‘未来’,还有神代鹿岛好好教训一遍,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扬我国威。”

    郑远东看了何今秋一眼说道:“我对挑起争端的事情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有一个要杀的人而已。”

    何今秋笑道:“是那个擅长制造幻象的吧,找到他了?所以,他在国内搞过事情,郑老板哪怕追杀到国外也要弄死他,这听起来就很顶啊。放心,咱俩联手他必死无疑,你姓郑,我姓何,咱俩加在一起就叫郑何下西洋。当年郑和下西洋的时候,可是把那些……”

    郑远东看了何今秋一眼:“你能不能有点文化,郑和下西洋走的是印度洋,没到过这里。”

    何今秋笑道:“我说的是大西洋嘛,没毛病啊。”

    郑远东看向何今秋:“庆尘现在在哪?”

    “不知道。”

    “不知道?!”

    何今秋坐上摆渡车有点不乐意了:“我九州在欧洲也就三个办事处,整个欧洲那么多人口,我哪看得住他?别说我找不到了,神代和鹿岛也找不到。你是不知道,这些天好多人在找他,但是他没有入住任何一个酒店,也没有过任何信用开消费。”

    “所有他可能去的公开场合大家都找过了,景区有人盯着,著名的餐馆也有人盯着,但这小子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找一个人有时候很容易,但也很难。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先找踪迹,例如银联卡消费地点,例如对方可能去的地方。

    但这个节骨眼上,庆尘没有去大家猜测的任何地方。

    简直让人忍不住质疑,这货到底干嘛来了?!

    他们根本想不到,庆尘辛辛苦苦坐着两万七千块钱的头等舱来到这里,竟然是为了打工!

    还是在全世界最危险的捕蟹船上!

    正经时间行者谁去打工啊?!

    何今秋说道:“如今,只能等他出现,他不出现,就不会有人出手。”

    ……

    ……

    此时,全世界都在寻找的庆尘,刚刚来到北极号停靠的港口,他抬头看着北极号新刷的油漆,感觉蓝白相间的船还挺好看呢。

    北极号船身上半部分是白色,下半部分是深蓝色,看起来就是想披了一件海军制服。

    只不过,庆尘登船的时候就发现,这船身的扶手都有点糟了。

    只有看北极号上的细节时,才能意识到这其实是一艘在苟延残喘的捕蟹船。

    张俭看到两人时,面色复杂:“你们真的要出海?”

    庆尘笑道:“我们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对了,其他船员呢?”

    张俭面色更难看了:“尼德普在船上捆蟹笼,老约翰在船舱里刚喝完酒睡着了,乔治……临时打电话说不来了。我听说,他现在就在克雷格的阿尔卑斯号上。”

    “啊?还可以临时不来的吗,今天就要开海捕蟹了,突然少个人怎么办?”庆尘问道。

    实际上,庆尘更担心的是如果船只无法顺利出海的话,那他还怎么去巴伦支海?

    某一刻,少年甚至想直接给何今秋何老板打电话摇人了,他知道九州一定有高手在这里,他之前在洛城与神代、鹿岛战斗时,好歹也算是帮过忙的,现在拉过来凑个数不过分吧?

    只不过,万一直接拉来何老板的话,他们北极号出海就不像是捕蟹了,而是像去捕鲸或者是去杀人的……

    张俭犹豫再三,终于给阿尔卑斯号的克雷格打去电话:“我想卖掉配额。”

    却听克雷格嚣张的笑了起来:“现在要卖的话,五折我就收了……”

    还没等他继续说什么,张俭便铁青着脸挂掉电话。

    张俭看向庆尘说道:“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就算乔治不来的话,我们也要出海试一试了,当然,你们要觉得缺人,现在退出也来得及……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留下来的话,我愿意毁掉之前的合约,给你们一些分成!”

    “没事的,”庆尘笑道:“中国有句老话,既来之则安之,出发吧!”

    只要能顺利的抵达巴伦支海,庆尘并不在意到底能捕捞上来多少帝王蟹。

    庆尘背着一个长条状的背包登上甲板,他看到船首挂着一串银质十字架问道:“那是什么?”

    张俭解释道:“吉祥物,每个船长都会准备很多吉祥物,保佑我们在巴伦支海上一切平安……你背后背着的包里是什么?”

    庆尘咧嘴笑道:“这个吗?这是我的吉祥物。”

    张俭:“……”

    水手的吉祥物都千奇百怪,有人是带着家人给的项链,有人是带着一个玩偶,但庆尘的吉祥物,分明是所有水手里最大的。

    这包里分明是一块冲浪板吧大哥!

    张俭感觉很奇怪,这少年该不会是想去巴伦支海冲浪吧!?

    上了船,老约翰晃晃悠悠的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对张俭说道:“这次出海是因为你父亲当年救过我一命,记住,明年可别找我了,连正经的船员都找不来,为什么还执着的想要去征服巴伦支海?那里是属于强者的。”

    张俭有些尴尬,他什么也没说走到驾驶室里,将北极号缓缓驶离港口。

    就在即将出港的时候,阿尔卑斯号快速从北极号旁边驶过,七名水手笑嘻嘻的将胳膊搭在甲板护栏上,冲着北极号哄笑着,还对庆尘与秧秧两人指指点点。

    庆尘站在甲板上看向秧秧:“太惨了。”

    秧秧笑着说道:“确实挺惨的。”

    这时,秧秧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喂,我现在回不去啊,在国外呢。”

    电话对面有个大嗓门奇怪道:“等等,你什么时候跑过去的,怎么没有跟我这个闺蜜说一声。”

    “我在阿姆斯特丹了,等回去再说啊,”秧秧说道。

    “你去阿姆斯特丹干什么?”秧秧的闺蜜问道。

    秧秧想了想笑着说道:“度蜜月啊。”

    秧秧的闺蜜:“???”

    庆尘:“???”

    果然,秧秧还是那个随手就能开车的秧秧……

    北极号驶入大海,他们将经历20个小时的行程,最终抵达巴伦支海的捕蟹区域。

    路上,老约翰的手里就没有离过烟,尼古丁是高强度工作的船员们最需要的东西。

    据说很多船员不是死于海难,而是肺癌。

    船只开动后,老约翰就没再喝过一滴酒,他此时清醒的看着庆尘、秧秧、年轻的尼德普:“按照老规矩,开船后要咬鳕鱼头,庆,你来咬。”

    鳕鱼是捕蟹的诱饵,那些死鱼腥气无比,闻一闻都感觉人生艰难。

    捕蟹人会将它们剖开后放在捕蟹笼中沉入海底,然后等待帝王蟹们自己钻进笼里。

    庆尘好奇道:“为什么要咬鳕鱼头?”

    “这是捕蟹人的传统,”老约翰慢悠悠的说道:“只有开船时咬了鳕鱼头,才能有个好收获。帝王蟹吃的就是这个,我们咬下鳕鱼头就代表着融入这个大自然,提醒船员们心存敬畏。”

    “原来如此,”庆尘也没犹豫,直接抓了一条鳕鱼一口咬下。

    一瞬间,腥臭味灌满他的口腔。

    只是老约翰有点意外的是,这亚裔少年竟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其实,捕蟹人的传统是水手们抽签决定谁来咬,老约翰只是想刁难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却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在意这些。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了一个问题,捕蟹船在海浪上颠簸着,可这个亚裔少年和亚裔少女站在船上,仿佛双脚钉在了甲板里似的,身子都不曾摇晃一下。

    老约翰嘀咕道,可能是自己喝到假酒了吧。

    ……

    ……

    6000字章节,今天13000字已更,补一些欠的,剩下明天还完。

    感谢ipo同学成为本书白银盟,老板大气。

    感谢一只佳子、爱爱他家大可爱斯斯、WayneW、感谢绝恋凡间、大地保护者_盖亚、段段辰风、秋乌几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祝老板们工作轻松,不像我这么累……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