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6章 海王

    巴伦支海的颜色,在阴云密布的天气里,仿佛是无边的黑色深渊。

    没人能够知道自己船下的海底深处有什么。

    有可能埋藏着16世纪到19世纪满载金币的宝藏,也有可能存在着某些不知名的东西。

    这是人们对深海产生恐惧的原因……你根本不知道海底到底有什么。

    但秧秧知道。

    虽然女孩只能感应到海下300米的位置,但对于捕蟹人这个行业来说,就足够了。

    庆尘在想,如果秧秧某一天厌倦了世间的争斗,跑来这个地方当船长,或许能成为统治白令海、巴伦支海的捕蟹船长。

    放眼全世界港口,都没有一个能打的。

    秧秧看向庆尘低声说道:“其实里世界就有探测300米范围的生命探测仪,只不过大家都想着打来打去,并不觉得把这玩意带到表世界会有什么太大用处……也不是没用,是没其他的技术有用。”

    庆尘明白秧秧的意思,如果捕蟹船上带着生命探测仪,那海底的帝王蟹可就惨了。

    哪里是蟹场,哪里有蟹群活动,只需要用生命探测仪看一下就行。

    然而,人类在追求科技进步的时候,总会稍微在武器方面偏重一些,就算时间行者从里世界携带技术回来,也是一样的。

    此时,张俭已经快要将北极号开到了秧秧所说的那片海域。

    事实上秧秧也指不明白到底是哪个方向,如今她的五官感知依然在被力场影响着,所以她依旧是个路痴。

    还好秧秧告诉庆尘是多少分钟以前路过的地方,才由庆尘确定了蟹场的方位。

    “等等,先不要往那边开,”庆尘皱起眉头。

    “怎么了,”老约翰疑惑道。

    他目光朝四周搜索过去,然后将望远镜递给老约翰:“一直有船在远远跟着我们,先跟他们兜兜圈子,不要把他们引到我们准备下笼的地方。”

    老约翰愣了一下,甲板上是他说了算的,如果新水手想夺权,那会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但他从望远镜里看到阿尔卑斯号的身影时,还是给张俭打了电话:“张,我们跟阿尔卑斯号兜兜圈子。”

    老约翰诧异的看着庆尘,那阿尔卑斯号在远处就像是一个小白点,这少年刚刚也没有用望远镜啊,这是怎么发现阿尔卑斯号的。

    而且,庆尘这语气好像非常确定他们要去的地方,真有数不清的帝王蟹一样。

    这趟捕蟹有点紧张的气氛,长尾号、虎鲸号、阿尔卑斯号仿佛隐隐将北极号包围其中。

    这虎视眈眈的架势,让老约翰心中有些不安。

    庆尘问道:“如果海上捕蟹船发生冲突,会出现什么事情?”

    老约翰一脸严肃的说道:“会有人偷偷下海割断别人浮漂上的绳索,让你所有蟹笼都沉在海底。”

    庆尘愣了一下:“就这?”

    老约翰说道:“他们船上都备了很多套潜水服,但是张俭为了省钱,咱们北极号上一套都没有准备。”

    这意思是,他们压根没有还手的机会。

    但是,老约翰说完,发现庆尘脸上分明出现了放松的神色。

    说实话,庆尘还以为大家会在海上火拼呢,如果只是下海割浮漂的话……

    还差点意思。

    割浮漂其实已经是很阴损的手段了,能让一个捕蟹船损失惨重,巴伦支海上曾经出现过几次这样的情况,要么是某个船长把另一个船长的老婆睡了,又或者是港口捕蟹人势力准备洗牌了。

    庆尘极目远眺看了远方沧海的边际:“往目的地去吧,阿尔卑斯号走了。”

    老约翰朝着那个方向,瞪大了眼睛,却什么都没看到:“我怎么什么也没看到?”

    庆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都走了当然看不到。”

    这话差点给老约翰气到!

    ……

    ……

    船身晃动间,老约翰指挥着秧秧将鲱鱼鱼饵挂进蟹笼中,又指挥着庆尘与尼德普将逐一将8只蟹笼投入大海。

    尼德普这边紧紧盯着庆尘,似乎生怕对面的年轻人在投入蟹笼的时候偷懒。

    毕竟六百八十磅的蟹笼,老约翰用吊机把蟹笼放上甲板边缘的投放台后,需要两个人挂好浮漂的绳子,然后合力将它给推下去。

    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偷懒,另一个人的体力消耗就会非常大。

    但是,尼德普感觉奇怪的是,他好像比以前省劲多了……

    难道是张俭租的捕蟹笼质量不行,所以重量轻了?

    尼德普看了庆尘一眼,偷偷单独抬了捕蟹笼一下……没抬动。

    一磅约等于0.45千克,如果不细算的话一个捕蟹笼就是610斤左右,这哪是普通人能抬动的东西,不然捕蟹船上还要吊机干什么……

    然而,就是这一分神的功夫,前方一个巨浪扑来,尼德普被这一浪打的向后退去,正好踩在绳盘之中。

    蟹笼快速沉入海底,那一圈一圈飞走的绳索眼看就要缠在了尼德普的脚踝上。

    老约翰大喊:“割断绳索!”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庆尘并没有这么做,甚至没有抽出工作服里的匕首。

    老约翰急了,他知道如果船员不按他说的做,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尼德普如果被缠着拖入海里,根本活不了,短短十多秒的时间,海底巨大的压力就会让尼德普丧命。

    然而,又一个浪扑来。

    当海浪即将扑上甲板的瞬间,老约翰分明看到庆尘一只手拉住了绳索。

    那下坠的蟹笼,也被一下子停住了!

    他愣了一下,徒手拉住绳索?!

    还没等老约翰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海浪已经拍在了所有人身上,根本看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待到海浪顺着甲板重新流淌进海里,老约翰扶着吊机,第一时间就朝尼德普的方向看去。

    只见尼德普跌坐在甲板上,秧秧则站在他身旁。

    刚刚那一刻,庆尘拉住了一瞬的绳索,让尼德普原本被紧紧缠住的脚踝处,松了一些。

    而秧秧则趁着这个机会将尼德普拉了出来,两人完美的默契配合救了尼德普一命。

    但这一切都被海浪掩盖住了。

    老约翰又朝庆尘看去,对方手里并未拉扯着绳索,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似的。

    “怎么回事?”老约翰疑惑道。

    尼德普战战兢兢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自己要掉进海里了,结果及时被这位姑娘拉了出来。”

    事实上第二道海浪过来时,尼德普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海浪也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老约翰犹豫的看了庆尘一眼,就算海水中有浮力,蟹笼也不该是正常人能够单手拉住的,那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行?这种力量一巴掌扇到人脸上,怕是能直接把人打死吧。

    老约翰不确定庆尘到底拉住绳索没有,也可能是秧秧的动作更快一些。

    他心中充满了疑惑。

    老约翰转头看向尼德普:“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捕蟹船上不能分神?你以为捕蟹人的钱那么好赚?”

    捕蟹人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行业之一,仅次于中东地区的雇佣兵。

    它的危险在于作业气温太低、工作时间太长、冬季海浪太大。

    气温低会让船员反应迟钝,工作时间长也会让人疲惫,连续20个小时不睡觉,就算世界顶尖的电竞选手也会错误频频。

    在这种环境里,面对全世界最恶劣的天气,随时都可能丧命。

    港口里,每年多的是因伤离开的水手,捕蟹季过后,不死点人、不断几条腿、几条胳膊,就好像这钱赚的不踏实一样。

    老约翰沉默了片刻对庆尘问道:“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割断绳索?”

    庆尘说道:“张俭说一个蟹笼如果丢失,价值就是一千欧元,要赔给租他的人。张俭都那么穷了,丢一个蟹笼肯定很心疼。”

    老约翰冷声道:“在这巴伦支海上丢蟹笼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候暴风天气,水手抛不准抓钩,把气球浮漂给割破,能一晚上丢失五六个蟹笼。蟹笼是很贵,但人命更贵。”

    庆尘笑了笑说道:“好的明白了,下次我一定第一时间割绳索。”

    老约翰拿起甲板上的有线电话:“船长,开船了,换下一个地方。”

    张俭问道:“刚刚的海浪太大了,你们有事吗?”

    老约翰说道:“没事。”

    大家的工作服都被海水拍打了,这玩意虽然防水,但还是难免有海水从领口灌进去。

    可是,这对捕蟹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

    ……

    捕蟹船开动,船员们坐在船舱里吃着三明治。

    尼德普吃着吃着就感觉随时都会睡着似的,他已经接近身体承受的极限了。

    让老约翰意外的另一件事发生了,庆尘和秧秧两人一脸疲惫的吃完三明治后,竟是又重新跑到了甲板上坐着,看着海面上的波涛滚滚。

    某一刻老约翰感觉这三明治就像是游戏里的道具一样,吃完能让捕蟹人满血复活……

    “你觉得这次出海,能不能遇到你想要的暴风天气?”秧秧问道。

    庆尘笑了笑:“这个谁都说不好,骑士的这一个生死关挑战全看运气,三十米的海浪可遇而不可求。随缘吧。”

    “那如果这次等不到,你就在阿姆斯特丹一直等着?”秧秧好奇道。

    “嗯,”庆尘想了想说道:“下次穿越的时候,我可能会遇到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按照庆氏影子的计划,下一次与神代交换庆牧,很有可能不在城市之中。

    神代一定会选个相对中立的地方,有很大概率是在10号城市东北方向410公里处的065号禁忌之地中。

    那里不适合军队大规模进入,而且最关键的是065号有一条已知规则:达成的交易不可毁约。

    一切在这里交易后却黑吃黑、出尔反尔的人,都会因为触犯规则而死。

    所以,065号禁忌之地外甚至有一个生产基地变成了小镇,很多荒野人、联邦人在此进行交易,交易后彼此约定,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离开,避免黑吃黑。

    不得不说,人类总是能从各种角度将大自然利用的淋漓尽致。

    庆尘在表世界微博热搜上,听说过065号禁忌之地外的那个小镇,它被人称作里世界的新龙门客栈……

    虽然那里交易庆牧看起来很安全,但庆尘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毕竟是荒野上,还是禁忌之地,危险是永远存在的。

    六个小时之后,老约翰叼着烟卷站在吊机前,声音含糊的说道:“庆,你扔钩爪,我们要把先前投放的八个探路笼拉起来!”

    张俭在驾驶室里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手心里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海水。

    如果这次探路笼还找不到蟹群,那就意味着他需要继续换下一个地方,消耗更多的燃油。

    庆尘再次一把勾中浮漂。

    当吊机的绳索绷紧时,老约翰立马察觉到情况:“有货!”

    这就是老水手的直觉了,只需要看一眼吊机拉起蟹笼时的速度,就知道蟹笼里有没有帝王蟹。

    这下,老约翰也紧张起来,他看向吊机的尽头,那绷直的绳索正不断将蟹笼拉扯上升。

    当蟹笼出现在水面的时候,老约翰惊呆了。

    那满满一笼子的帝王蟹密密麻麻,尼德普怔怔的看着,他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有人一笼子打上如此多的帝王蟹。

    庆尘回头看向老约翰:“吊机!”

    老约翰回过神来,赶忙控制着吊机将蟹笼悬挂于甲板正上方。

    庆尘解开蟹笼底部的绳索,数不清的帝王蟹落了下来。

    “快数数有多少只?!”老约翰迫不及待的说道。

    庆尘一眼看过去:“132只。”

    老约翰愣住了,他穿着自己笨重的工作服跑去有线电话旁:“老板,我们找到黄金蟹场了!”

    驾驶室里的张俭愣住,黄金蟹场?!

    这是多么久远的名字。

    传说中,巴伦支海上只有一笼子能打上一百二十只帝王蟹的蟹场,才配叫做黄金蟹场!

    老约翰对着电话怒吼道:“你发财了,听到没有?你发财了!”

    说完,老约翰指挥甲板上的船员:“快拿卡尺,看看有多少不合格的幼蟹!”

    庆尘乐呵呵的拿着卡尺测量着,合格的扔入货仓,不合格的扔进海里,132只帝王蟹里,不合格的只有6只。

    这是真正的黄金蟹场!

    这一刻,老约翰看向秧秧的眼神已经变了,他现在非常确定这对来自中国的少年男女,一定会传说中的魔法!

    对方说看这里顺眼只是托词而已,一定是真的发现海底有蟹群才指引着捕蟹船回到这里。

    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还有,如果这少女这么神奇的话,那他刚刚看到庆尘单手拉住下降的绳索,也一定不是错觉了!

    想到这里,老约翰看向庆尘的眼神也变了……

    然而,还没等他再想其他的,远方竟然有一艘红黑相间的捕蟹船快速驶来。

    “长尾号!”老约翰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不好,快把帝王蟹都投进货仓里,假装什么都没打捞到。”

    这是黄金蟹场,能出产132只毎笼的蟹场,绝对不能让其他捕蟹船知道。

    不然,虎鲸号、长尾号、阿尔卑斯号绝对会来瓜分这里的帝王蟹。

    眼瞅着长尾号快速靠近过来,老约翰一脸若无其事的站在甲板上。

    隔着十多米,长尾号甲板上一位中年白人看着北极号空空如也的蟹笼,哈哈大笑道:“老约翰,今年北极号又要颗粒无收了吗,你不如现在就来我船上,我给你搭舢板。”

    老约翰没好气的喊道:“我出海捕蟹的时候,你还在学校里被人欺负成鼻涕虫呢,滚蛋,离我的探路笼远一点,别让你把晦气带给我们!”

    那位中年白人又认真打量了一下北极号,然后朝着后方挥挥手,示意掌舵的开船离开。

    还没等长尾号开远,中年人便对身后的水手说道:“注意!北极号找到蟹场了!”

    一名水手奇怪道:“他们的蟹笼空空如也啊。”

    中年人冷笑:“你没发现那蟹笼已经吊到甲板中间了吗,那分明是刚刚卸过一笼子帝王蟹,另外,你没看到老约翰有多紧张吗,竟然站在甲板上一动不动。换做以前,他早跳起来要把我妈送走了!去用无线电告诉芬尔和克雷格,北极号的下面,一定是个蟹场!”

    ……

    ……

    北极号上,老约翰等长尾号离去后,兴高采烈的指挥着船员将剩下的探路笼拉起。

    第二笼,113只。

    第三笼,119只。

    第四笼,127只……

    没有一笼是落空的。

    老约翰满心欢喜的说道:“就在这里,我们放下80只捕蟹笼,每只间隔400英尺!”

    此时的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拙劣的演技根本没有骗过长尾号的船长,而虎鲸号与阿尔卑斯号也在赶来的路上。

    庆尘低声问秧秧:“下面的蟹群还多么?”

    秧秧默默的感知着,想要像庆尘一样直接报出一个精准的数字来,那样会看起来很厉害。

    只是她数了半天,也没数明白,于是简短的回答道:“很多。”

    庆尘:“……这个答案需要思考很久吗?”

    秧秧平静道:“我有点累了。”

    庆尘也不纠结这个细节,他转头看向老约翰:“咱们把所有捕蟹笼都放下去吧,我看长尾号不会就这么轻易离去,万一他们再来搞个恶作剧,怕是要影响北极号的收入。”

    老约翰刚想反驳,但他意识到庆尘与秧秧的不对劲来,便思索片刻问道:“你觉得我刚才没有骗过他们?”

    庆尘认真说道:“表演成分太明显,肢体语言稍微有些僵硬,语言表达不够丰富……”

    老约翰愣了一下,这怎么还点评起来了,搞得你好像是专业演员一样。

    还没等他做出决定,庆尘竟然已经拿起甲板上的电话对张俭说道:“张俭,15节的速度绕圈开,我们要在这里将所有蟹笼都投放下去!”

    张俭愣了一下:“老约翰怎么说。”

    一旁的老约翰沉默许久:“照他说的做。”

    挂掉电话后老约翰深深的看了庆尘一眼,不知从什么时候,这个被港口所有人嘲笑过的新人水手,竟然要成为北极号上的主心骨了。

    北极号缓缓开动。

    一般情况下,捕蟹人会广撒网,这边投30个捕蟹笼,然后离开后去几海里之外再投放30个,毕竟帝王蟹在同一个地方的数量是有限的。

    蟹笼投下后,再去其他地方溜达溜达,八个小时后回来捞起蟹笼。

    但现在不一样,明知道下面是黄金蟹场,那他们就把蟹笼全丢下去,不走了!

    庆尘的计划很简单,他觉得长尾号一定会去而复返,所以他们要在这里守着!

    这是他们的黄金蟹场!

    入夜。

    北极号的甲板上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坐在船舱里,等待着时间一到便拉起所有蟹笼,看看这次的收获到底如何。

    只有庆尘与秧秧依旧站立在甲板上,任凭船身如何晃动,也始终屹立不倒。

    北极号已经下了锚,张俭难得有机会坐在船舱里安安稳稳的吃点东西。

    他默默的看着甲板上那对少年男女的背影,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这两个人……可能有点问题。

    老约翰趁着吃饭的时候,偷偷给他说了很多事情,结果就是张俭看着两人的神情也变了。

    谁能想到,这两位在港口被人嘲笑了两天的新人水手,竟带着他们找到了黄金蟹场?!

    而且,老约翰说庆尘单手拉住了下坠的蟹笼……这事有点太匪夷所思,张俭此时还将信将疑着。

    可正当他看着两人的背影时,突然间,庆尘转过头来:“来了。”

    张俭放下手中的餐盘,走到甲板上打量着外面:“没有看见船上的灯塔啊,约翰,雷达上有动静吗?”

    老约翰回应道:“没有。”

    庆尘说道:“那应该是关掉灯光和雷达才靠近过来的,来者不善。”

    张俭紧张起来。

    然后,他便眼睁睁的看见庆尘站在这寒风刺骨的甲板上,脱掉了厚重的工作服,只留着里面的一条泳衣短裤。

    “你……你要干什么?”张俭愣住了,对方竟然在里面早就穿上泳衣了?!

    下一刻,庆尘一跃跳进了冰冷的水中,没有穿潜水服,没有带氧气瓶,就这么硬生生的跳了下去。

    顷刻间,张俭感觉自己像是在看DC的电影《海王》!

    张俭结巴的看向秧秧:“他……他!”

    秧秧在黑夜中笑道:“放心,他没事。”

    ……

    6000字章节,今天更新12000字,终于把前几天欠的还完了……松了口气。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