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8章 最好的战场

    黄金蟹场一直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偶尔几十年里才会出现一次,然后继续传说下去。

    北极号旁边的那三艘捕蟹船慢慢让开道路,他们想看看北极号的其他蟹笼里是个什么状况。

    一笼、两笼、三笼……

    几乎每一笼打捞上来的帝王蟹数量都在100之上。

    克雷格简单的算个账便发现,北极号只下这一次蟹笼,便已经足够满载而归!

    他对身旁的水手高喊道:“把我们的蟹笼也放下去!这里绝对是黄金蟹场,北极号只放了180个蟹笼,下面一定还有帝王蟹!”

    北极号很小很破,只能携带180个蟹笼,连配额也要比其他的捕蟹船少一些。

    一般情况下,阿尔卑斯号携带的蟹笼就有300个。

    然而,他们这边才刚刚将蟹笼吊起来,还没来得及往里面挂上鳕鱼诱饵,便听到有利器在夜空中破风而来。

    刹那间,一枚扑克牌隔着上百米距离飚射而至,割断了阿尔卑斯号吊机上的绳索。

    扑克去势未止,竟是继续向前旋转,在克雷格右侧脸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后,才慢慢飘落在甲板上。

    Joker。

    那红黄相间的Joker牌面,就像是躺在甲板上发出无声的嘲笑。

    那蟹笼噗通一声,坠入了深海之中。

    克雷格惊异莫名的看向北极号,他拿出望远镜,正好看到那位曾经来过胡桃酒吧的少年,正对自己咧嘴笑着,并露出洁白的牙齿。

    那强大的压迫感,远隔上百米都直扑面门。

    他看着甲板,捡起那张扑克牌来轻轻一撕,Joker就一分为二成了两张纸片。

    这就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纸扑克牌了,为什么能割开绳索?

    要知道,那绳索是负责吊起六百八十磅蟹笼的粗绳索啊,纸牌凭什么能割开?

    克雷格心有余悸的摸摸脸颊上的血口子,心想如果刚刚这扑克牌划过脖颈,那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莫名想到水手遭遇‘海怪’之后回来说,对方既然没打算杀人,那就千万不要去主动挑衅了。

    不然一定会死的很惨。

    就像是水手落入海中遇到虎鲨,对方没打算吃你,你就千万不要自己闲着没事疯狂晃动身体引起对方的注意。

    想到这里,克里格默默的把撕掉的扑克牌揣进了兜里。

    以免对方看到自己撕掉扑克的行为,将此视为一种挑衅……

    驾驶室里,正负责掌舵的水手说道:“船长,北极号那边通知我们说,想要在黄金蟹场下笼子没问题,反正都是大自然的馈赠,但是按照巴伦支海上的规矩,我们必须等北极号离开后才能开始干活。”

    克雷格突然冷冷说道:“下锚,所有人都回船舱里休息,等北极号走了之后我们再下蟹笼。”

    准确讲,克雷格认怂了。

    如今,时间行者早就成了各个酒吧里热烈讨论的话题。

    想到对方可能来自的国度,克雷格突然有种被东方神秘力量支配的感觉。

    时间行者为什么要帮张俭啊?克雷格想不明白。

    克雷格不确定,如果阿尔卑斯号、虎鲸号、长尾号全在这里下笼的话,黄金蟹场的帝王蟹还够不够分。

    但既然找到了黄金蟹场,那就值得等待。

    ……

    ……

    “谢谢你们帮我,”张俭看着庆尘与秧秧认真说道:“我现在大概猜到你们是什么身份了,所以你们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是黄金蟹场,对不对?今天晚上芬尔和克雷格他们应该是派水手来割我们的浮漂了吧,也是庆尘你帮我击退他们的。”

    庆尘和秧秧两人站在甲板旁边负责接吊起的蟹笼,少年笑了笑说道:“我们没有打算帮你,不用想那么多。我们来到这里有着自己的打算,很多事情不过是顺手做的。咱们非亲非故也没有友谊,还不值得我们出手。”

    张俭愣了一下:“那你们为什么还……”

    “好玩啊,”秧秧歪着脑袋笑道:“这还不够吗?相比于帮你,我们对好玩的事情更感兴趣,所以不要一个劲的谢谢我们了,大家客套起来还挺费劲的。”

    不得不说,庆尘和秧秧有一点很相似,就是都怕和人客套。

    而且,他们也确实没有要帮张俭的意思。

    毕竟他们能帮今年,还能年年都帮吗,张俭如果明年还找不到蟹场,那跟着他的船员还会被坑。

    捕蟹船上的水手收入差别很大,好的捕蟹船上,水手一年分到8万多欧。

    差的捕蟹船上,一年分到五万多欧,而张俭去年的船上,水手们只分到2万多欧,真的就是一个底薪。

    这时候庆尘对张俭认真说道:“你说自己的冒险梦时很让人动容,但我大概也明白你为什么老是找不到蟹场了。”

    “对于你来说,来到巴伦支海是一场自由与冒险的旅程,但你应该多想想自己的船员,大家带着命来到这里,还要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庆尘继续说道:“你可以从来都不忘记自己的初心,不接受资本,你可以继续冒险,但是捕蟹船就是要捕蟹的,不然你也只是个失败的冒险家。所以多做做功课,研究一下哪里可能会出现帝王蟹。在我看来帝王蟹并不是很难找,它们有自己活动的规律。”

    张俭愣了半晌。

    老约翰也愣了半晌。

    张俭是被人教训一顿后,心里稍微有点不服气,但是不服气之后又是发自内心的反省。

    毕竟他父亲还在的时候,虽然也一直在说自由与冒险精神,但是总能带着船员们满载而归。

    老约翰愣了半晌,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少年少女一边说话一边卸蟹笼,刚刚老约翰都忘了用吊机,结果这俩人举着六百八十磅的蟹笼跟特么玩一样。

    可能这少年和少女说话的时候都忘了,蟹笼上甲板之后挪走,是需要用吊机的吧?!

    某一刻,老约翰觉得庆尘才更适合做这个北极号的船长啊,要是跟着这样的船长,恐怕船上一条人命都不会出,而且每年都能满载而归。

    每年工作7天,然后剩下的三百多天都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了。

    一旁负责用卡尺量蟹的尼德普,感觉自己在捕蟹船上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

    下蟹笼不容易,收蟹笼更难。

    北极号将船上的灯光全部打开,从夜里九点钟一直忙到了清晨。

    老约翰都困的有点想合上眼睛了,而庆尘和秧秧却依然活力无限的干着活。

    而阿尔卑斯号、虎鲸号、长尾号,就在不远处见证了一个黄金蟹场的蟹量。

    秧秧一边拆着蟹笼,一边看向庆尘低声问道:“你刚刚飞扑克直接展示了自己作为时间行者的力量,来的时候又没有专门隐藏行迹,这次捕蟹船纷纷回到港口的时候,怕是要有很多人都知道你漂泊在巴伦支海域上了。”

    庆尘笑着点点头。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有引神代、鹿岛过来的打算?”秧秧好奇道。

    “还有比这里更合适的战场吗?”庆尘笑着反问:“大海一望无际,海水冰冷无比,我万一掉落海中可以用皮肤呼吸,他们却不行。在这里,他们如果真的没有意识到危险追过来,那神秘的巴伦支海就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无路可逃。”

    秧秧歪着脑袋:“你能在水下待多久?”

    庆尘想了想说道:“半个小时。”

    秧秧撇撇嘴:“骗人,我都专门来这里帮你渡劫了,你还骗我。你还是不是人?”

    庆尘有点尴尬,当初他刚刚拥有骑士真气新能力水下呼吸后,只能坚持20分钟。

    然而他现在骑士真气几乎灌注全身,在水下坚持三个小时都行。

    只不过,他为什么能水下呼吸、呼吸多久,还是有点不想告诉所有人,毕竟这是保命的能力……

    秧秧笑道:“算了不怪你了,我也有秘密,扯平了!”

    庆尘望向海面,这里船只之间的距离,动辄几海里以上,彼此看对方都是一个小黑点。

    时间行者里的高手如果在陆地上,能跑的比船还快,但在这里就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

    狙击枪在这里,似乎作用极大。

    早晨9点,北极号收起了锚,迎着朝阳,向海天相接的方向驶去,满载着货仓。

    一天后,北极号回到阿姆斯特丹港口过秤时,甚至在港口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但是,北极号并未在港口过多停留,就像是赶时间似的,仅仅重新加了一些燃油,便再次启航出海。

    两天之后,阿尔卑斯号回到了港口。

    克雷格等过秤之后便来到胡桃酒吧,喝酒解闷。

    此时,港口已经全都是关于北极号的传说满天飞着,克雷格越听越想脑溢血。

    胡桃酒吧里正有人吹着北极号的时候,克雷格大声反驳道:“北极号能找到黄金蟹场可不是张俭的功劳,是因为他船上有两名东方来的时间行者!如果没有那两名时间行者,北极号今年一定会赔的裤衩都卖掉的!”

    酒吧里众人眼睛一亮,竟然还有这种故事?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个矮壮的亚裔汉子在克雷格对面坐下:“能聊聊吗,我想打听一下,北极号上的那两名时间行者,长什么样子?”

    克雷格极力回忆着,然后说道:“都很好看。”

    那矮壮的汉子似乎找到了目标一样,顿时来了兴趣,他从自己怀里拿出一张庆尘的照片来:“是他吗?”

    “对,就是他,”克雷格看着庆尘的照片,仿佛一下子回到几天前的胡桃酒吧里,少年走进酒吧,还带着阿姆斯特丹港口外面的寒风。

    他对面的矮壮汉子说道:“他现在还在北极号上吗?”

    克雷格已经察觉到对面这位不是普通人,他说道:“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好与北极号相遇,我很确定他就在北极号上。”

    矮壮汉子笑道:“你好,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神代仓。我能看出来你很讨厌那两位时间行者,而我刚好愿意为你除掉他们。”

    克雷格愣了一下:“你?”

    “不止是我,”神代仓笑道:“还有很多人,我们都是时间行者,追杀他很久了。”

    在北极号离开阿姆斯特丹的这段日子里,很多势力都在寻找一个叫做庆尘的时间行者。

    一开始是神代、鹿岛、昆仑、九州在找,后来连北美的“未来”都开始找了。

    全世界的大型时间行者组织就那么多,那么这几天里除了扎根北美本土的“骇客”组织,以外,其余五大组织竟然全都在找庆尘……

    令人奇怪的是,未来找庆尘干什么?

    有人问过,而未来的回答是,大家都在找,那就说明这个人很重要。

    大家都找,我不找,是不是有点不太合群?

    一开始,所有人都派了时间行者蹲守在各个旅游景点附近,以为庆尘是来荷兰旅游的。

    结果蹲了好几天,毛都没见到一根。

    慢慢的,所有人手都开始从市中心向外扩散,直到神代仓来了这里,突然听说“北极号上的新船员特别年轻”,才突然留心起此事。

    一切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都值得注意。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还真被神代仓给找到了。

    神代仓看着克雷格笑道:“这次出海,请你帮我们寻找一下北极号。”

    克雷格愣了一下,他精明的问道:“我有什么报酬?要知道捕蟹船的作业时间就那么几天,如果我为了找人却耽误捕蟹怎么办?”

    “你去年捕蟹赚到了多少钱,我们今年都可以直接支付给你,”神代仓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愿意支付一成的定金,这是行业惯例。”

    如果何今秋在这里,就一定知道神代组织又准备白嫖了。

    事实上神代组织在国际上干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了,先支付一笔定金,等事成之后把人一杀,就没人找他们要尾款了。

    这个民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看起来还算正常,可一旦见血就会立马变成无耻的侵略者。

    然而,神代仓也小瞧了克雷格的精明。

    待到神代的人约定好明天早上出海后,克雷格立马喊来了虎鲸号的芬尔,长尾号的弗罗多。

    三人短暂密谋之后,阿姆斯特丹港口有时间行者上捕蟹船的消息,一夜之间不胫而走。

    这是个港口城市,如果要说谁在这座城市人脉最广,那一定是船长和水手。

    北极号在时间行者帮助下,找到了黄金蟹场的传说,在阿姆斯特丹夜空中飘摇着。

    而且,仿佛所有人都知道了,北极号是因为有两名东方来的时间行者,才找到了黄金蟹场。

    一男一女,长的还挺好看。

    雷格尔很聪明,他意识到‘好看’似乎是时间行者们找人的一个标准,所以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神代十多名成员准时来到港口,然后便看到鹿岛和未来的人也在了……

    神代仓一怔,他还以为只有自己找到了庆尘的消息呢,却没想到鹿岛也找到了?

    鹿岛在表世界的情报系统,看样子也挺厉害嘛。

    但神代仓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带着人上了克雷格的阿尔卑斯号后,鹿岛则上了芬尔的虎鲸号。

    神代仓可是听说了,阿尔卑斯号、虎鲸号、长尾号是穿同一条裤子的……

    神代仓立马反应过来了,这精明的捕蟹船船长竟是意识到情报的重要性,一口气把情报卖了两家……

    还好,神代仓心想,虽然鹿岛也跟来了,但两家在面对庆尘的问题上,利益基本是一致的,都是除之而后快。

    所以鹿岛来了就来了吧,算是多一个同盟。

    神代仓松了口气。

    然而,两艘船才刚刚驶出港口,神代仓一回头间,便赫然看到那位九州领袖何今秋,正拄着手里那根黑色权杖,意气风发的站在千米开外的长尾号甲板上。

    神代仓面色不善的看着克雷格:“船开的速度快一点,千万不要和身后那条船一起走!”

    ……

    ……

    北方的奥斯陆港口,正有一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巴斯号”,快速驶离,目标巴伦支海域。

    伯克级驱逐舰是北美主要在役的驱逐舰种类之一,搭载宙斯盾战斗系统。

    此时,巴斯号甲板上正有几位白人悠闲的躺在沙滩椅上,似乎一点都不惧怕寒风凛冽,颇有种沙滩晒太阳的感觉。

    其中一名黑人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去巴伦支海?”

    “因为大家都去了啊,”一位瘦瘦白人笑道:“所以神代、鹿岛、九州都去了,我们不去的话不是少点什么吗?”

    “可是,驱逐舰走一趟的油费都特别昂贵啊,”黑人说道。

    白人笑了笑:“‘未来’还需要考虑油费的问题吗,世界在未来都将是我们的,不过我也觉得有点奇怪啊,神代、鹿岛、九州好像都在找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为什么?不会是像荷马史诗里写的那样,特洛伊和希腊为了争夺最美的海伦,于是两国之间开展了长达十年的战争?”

    黑人想了想说道:“那还挺想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呢。”

    ……

    五千字章节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