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9章 没有问题

    秧秧说道:“我也不用睡觉,这样还多出一个位置。”

    张俭:“……牛批。”

    这俩字,他是用中文说的,也是他为数不多会说的中文。

    事实上秧秧还是需要睡觉的,只不过她在荒野上待得久了,所以不是很讲究,在哪都能用力场稳住身子睡一会儿。

    一点也不矫情。

    其实,如果不是怕吓到张俭他们,她可能会直接跑天上去睡觉,反正力场构成之后雨也淋不着她,还不会随着船身乱晃。

    ……

    ……

    一天之后的巴伦支海域上,阿尔卑斯号的克雷格在坐标指引下,重新来到黄金蟹场。

    事实证明,北极号今年找的位置极好,就算它一次下了179笼,剩下帝王蟹也足够让阿尔卑斯号、虎鲸号、长尾号收获满满。

    而且,附近依然有庞大的蟹群。

    按照克雷格的想法,北极号一定会回到这里,继续寻找附近的蟹群下笼。

    然而,辽阔的海面上根本没有看见北极号的踪影。

    神代仓站在甲板上看向克雷格:“你不是说他们会回到这里吗?”

    “我说的是按照常理,”克雷格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耐心解释道:“不过北极号今年比较妖,也许是嫌这个蟹场已经被捕捞过了,所以换了新的地方。巴伦支海那么大,可能产生蟹场的地方有很多,我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咱们开着雷达呢,他们只要出现就肯定能注意到,而且,说不定还能找到他们的浮漂,然后等他们出现。”

    捕蟹船在海上找其他蟹船,一个是利用雷达,另一个则是找那些零星分部在海上的浮漂。

    只是,阿尔卑斯号在巴伦支海上又航行了8个小时,也没在雷达上搜索到北极号的踪迹。

    虎鲸号和长尾号倒是出现过两次,大家也都在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北极号……

    神代仓的耐心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他看向克雷格冷笑:“你们这些港口地头蛇故意把消息走漏的事情,如果找到庆尘就不说了,如果没找到,我会好好和你算这笔账的。”

    克雷格赶忙说道:“放心放心,肯定能找到,他们横竖就在这片海域里,还能跑别的地方不成?!其他地方也没有帝王蟹啊!”

    以克雷格的想法,捕蟹船就是要捕帝王蟹的嘛!

    ……

    ……

    深夜。

    北极号缓缓停靠在奥斯陆的14号港,他们熄灭了船灯,静静等待。

    老约翰、张俭、尼德普三人坐在船上,一人手里拿着一支烟,跟三根烟囱似的不停的抽。

    这就是捕蟹船上的水手,时时刻刻都需要尼古丁来保持清醒。

    他们看着庆尘和秧秧:“你们俩干嘛呢?”

    庆尘在秧秧脸上用烧成炭的木棍画来画去,硬生生把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给画成了脏兮兮的捕蟹人小姑娘。

    庆尘自己则随意比划了一下,然后干脆用禁忌物ACE-005把自己脸上弄的脏兮兮的。

    张俭疑惑道:“你们俩是不是怕别人认出来?但如果只有你们两个脸脏,我们的不脏,不是有点太刻意了吗?”

    庆尘看向张俭:“谢谢提醒。”

    于是,庆尘又按着三人也给伪装了一番。

    他解释道:“我俩的容貌比较容易辨认,所以有伪装的必要,毕竟这次租船的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就在此时,14号港口的小路尽头,两辆越野车、一辆箱式卡车驶了过来,他们也关闭着车灯,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着。

    秧秧低声说道:“看样子,也是不希望被人发现行踪的。”

    “也不知道他们去扬马廷群岛干什么,”庆尘疑惑道。

    这时,庆尘拿出手电筒来,朝着三辆车打了两短一长的暗号,然后跳下了捕蟹船搭好舢板。

    却见那三辆车上,四男两女下车后,其中一名中年白人男子便对庆尘指挥道:“去把车上的东西都搬到船上去,每个箱子上都贴的有标签,而且里面的设备很贵重,不要弄坏了。”

    说完,这六人便站到了一旁。

    没有自我介绍,也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庆尘乐了,他回头对船上的几人招呼道:“下来帮忙,老约翰操作吊机,把他们的东西给吊到船上去。”

    这时,一名白人年轻男子皱起眉头:“这些设备很贵重的,用人抬上去,吊机操作不稳当。”

    庆尘挑挑眉毛,这有什么区别吗,用吊机怎么就不稳当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招呼秧秧便一起将六个行李箱、三个封死的木箱抬了上去。

    庆尘仔细听了一下,箱子里没有呼吸声,起码运的不是活人。

    四男两女站在一旁等待着,他们搬运的时候,箱子稍微有点倾斜就会警告庆尘和秧秧。

    待到庆尘他们搬完,六人才四下张望后上了船。

    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他们上船后直接把整个船舱宿舍都占用了。

    原本那船舱是住八个人的,但他们六人把门一关就不让任何人进去了,还找庆尘要走了船舱宿舍的钥匙。

    庆尘无语了:“你们就六个人,占八人宿舍干什么?”

    中年人说道:“我们私下里有事情要商量,不能让别人在一旁听着,你们就在甲板上凑合几天,我们给了那么多钱,自然有辛苦费在里面。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掏那么多钱?”

    庆尘心说7万欧元其实也不多啊……

    怎么就搞的像是当了上帝似的。

    你这运东西上船,提一下自己的行李箱总不过分吧。

    这时,中年白人男子说道:“你们来个人把宿舍打扫一下,这也太脏了。”

    张俭看了他一眼:“你们上船之前我们都打扫过了,哪里脏了?船上就这条件!”

    “不行,你如果不打扫的话,最后一万尾款我们就不支付了,”一名女孩说道。

    张俭心说,不付就不付,反正钱又不是到我手里。

    结果庆尘看了他一眼,张俭又老老实实的拿起拖把去拖地了……

    一名中年男人,五名年轻男女,也不知道具体是要去扬马廷群岛附近干什么的。

    待到开船后,这六人只是短暂的在甲板上欣赏了一会儿风景,便回到船舱里将门反锁上了。

    北极号朝着公海缓缓驶出。

    庆尘坐在甲板上闭眼静静的听着。

    一个声音在船舱里小声说道:“1866年那艘被击沉的船只应该就在七个坐标里某一个的附近,我觉得先去A2坐标,那里的概率更大,如果能在水下找到船只的零件,那就说明我们找对了。”

    “行,那等会就给船长说,先去A2,把坐标地给他。”

    “如果A2没有发现踪迹,就去A4,之前有人曾在A4附近发现手工制造的船锚,我怀疑这支船锚就是黎明号的。如果A4还没有,那就更深入一点去A7,那里水域较深,所以先前一直没人探索过。”

    “没事的,我们这次有水系觉醒者,肯定能够找到那船上遗落的金币。距离穿越的时间还有很久,如果能找到金币的话,我们每次再穿越到里世界,日子就没那么难过了。”

    “不过,要小心被未来组织发现,不然会强制我们加入的。收获也得上交给他们统一分配。”

    “对了,黎明号上真有金币吗?”有人小声问道。

    “有的,大家都以为那是一艘空载的船,但是我在伦敦回收旧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封黎明号船长给妻子写的信,里面提到过自己将满载金币前往格陵兰群岛,那是他们从东方掠夺的财富。在塞浦路斯港口转运,放在了黎明号上。如果不是找到这位船长的书信,我也不会花这么大的功夫。”

    庆尘听到这里便睁开眼睛,他看向秧秧低声说道:“这竟然还是一支时间行者的队伍,他们队伍里有一个水系觉醒者,应该是专门从事寻宝类的行业。按照他们的说法,一艘名叫黎明号的船,曾满载19世纪的金币沉在海底,而他们这趟就是为了把金币找出来。”

    秧秧眼睛一亮:“我喜欢这种事情。”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怀疑他们找到后会想杀人灭口。”

    秧秧眼睛又是一亮:“那不是更好?”

    此时,船舱里有人小声问道:“你们觉得,这艘船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有问题吧,我看他们应该都是普通的渔民。”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求月票。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