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1章 光芒四射号

    “预计三天之后,格陵兰海域将迎来罕见的暴风天气,来自北极圈的冷锋将向南方迁移,风速70节。”

    北极号上的“伽利略”卫星定位导航系统,播报着简单的天气预报,却十分关键。

    此时,格陵兰海域之上的苍穹,突然晴朗起来。

    就连海面都平静了许多,海面的波纹也如蓝色的羊毛地毯,平整却有纹路。

    这才是人们印象中的大海,而不是那个肆虐着风暴与海浪的黑暗之海。

    在船长室里听到天气预报,庆尘知道自己等待的一切终于要来了,风速达到70节,便可以称之为飓风了。

    高达每小时130公里的飓风,将刮起滔天的巨浪,而骑士也将在这暴风雨的洗礼后得到蜕变。

    按照庆尘原本的设想,他在暗网上钓一波鱼,等着犯罪分子来送一笔钱,然后把犯罪分子们全都扔到海里喂鱼。

    他就可以专心致志的等待风暴了。

    从一开始,他在偷渡频道发布消息的意义,就只是回本而已。

    但是,当他发现奇尔顿等人是时间行者后,事情便有意思了起来。

    庆尘好奇北美的时间行者会在表世界有何改变,也想知道北美那边的时间行者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两边都有机械肢体,这是共同点。

    但北美这边的基因药剂似乎更多一些,而且还有滥用的趋势。

    在联邦,掌握基因药剂开发手段的人很少,基本都在各个势力中,算是比较成熟与规范了,那些副作用强烈的都被淘汰了。

    比如注射后会在背上长出一对儿畸形肉翅的BBC-001药剂。

    比如注射后会使腿上汗毛长成倒刺的NCC-001药剂。

    这都是联邦历史上出现过的基因药剂残次品,如今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但北美的很多基因药剂序列,似乎还处于无序发展中,就像是表世界北美枪械管制极其宽松似的,北美对应的里世界地区,还有人在民间私自调配基因药剂。

    这大概就是两边的文化属性不同导致的结果。

    不过,最令庆尘好奇的是,北美也有禁忌物,不知道奇尔顿等人身上有没有……

    庆尘没想到的是,奇尔顿和叶塞尼亚等人在安装窃听装置,并以为张俭等人发现他们时间行者身份后,竟是对他们的计划都不遮不掩了。

    他们坐在厨房吃庆尘做好的三明治时,奇尔顿说道:“这次风暴来临之前,我们一定要将A2、A4、A7三个位置给勘测完,船长那封信里提到的东西,令我非常感兴趣。”

    庆尘听到这里感觉奇怪,船上有什么东西才会让一位时间行者感兴趣?

    这时,叶塞尼亚好奇道:“对了,咱们拿到沉船里的黄金后准备干什么?”

    一名年轻人想了想说道:“我上次穿越里世界的时候认真思考过,如果表世界欧洲没有人成为时间行者的话,那么里世界对应的这片大陆很可能还存在,而且还保持着一片肥沃的土壤。到时候我们回到里世界,慢慢用黄金换一艘浮空飞艇,说不定可以像当年的哥伦布一样,开拓出一片新大陆出来,毕竟我们距离这里并不算远……”

    奇尔顿笑了笑:“你能想到的未来组织肯定能想到,他们没有去开拓,肯定是有问题的。”

    张俭在一旁愣住了:“你们是时间行者?!”

    奇尔顿看了张俭一眼,似乎觉得有点好笑:“不必再装了吧,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不过我觉得你演技很好,表现出惊讶的同时,连肢体都带着不少细节。”

    张俭懵了,他真的不知道啊。

    这会儿,这位北极号船长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船上竟然聚满了时间行者。

    以前,大家也就是在胡桃酒馆里聊天时提到过时间行者,但欧洲自己不产生时间行者,所以时间行者还是很少见的。

    张俭默默的打量着这些人,心说这些人会不会和庆尘、秧秧一样,能够徒手拉住蟹笼?或者更厉害一些也说不定?

    某种程度上,庆尘和秧秧就是张俭亲眼见过的第一、第二个时间行者,所以直接给他了一种奇怪的印象,时间行者好像都很厉害。

    即便张俭也看到过时间行者很惨的新闻,但他亲眼看到的时间行者确实很厉害啊。

    所以,奇尔顿等人也被归为庆尘、秧秧这一类了。

    一旁的庆尘看到张俭那表情都快笑出声了,船上似乎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误会。

    不过,这些人的话题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庆尘问过庆氏影子相关的问题,如今财团都有自己的卫星,所以能看到欧洲大陆的情况。

    事实上,表世界对应的欧洲大陆,在里世界已经有一大半都沉入了海底,而另一半则被广袤的森林覆盖,那是一整片001号禁忌之地蔓延出去,将陆地上原本应有的地貌都给吞噬了。

    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这个信息。

    如果这群人真的好不容易攒钱买了一艘浮空飞艇,而且真的能从空中横渡禁断之海,那他抵达欧洲大陆的时候,一定会非常惊喜……

    不过,影子也曾说过。

    在001号禁忌之地那广袤的森林里,其实还有人类生存的痕迹,卫星曾在无意中,拍下过一张照片。

    照片里,禁忌之地的森林被砍伐了一小部分面积,空地上则竖立着零星的木质房屋。

    犹如一个小小的集镇。

    至今联邦也无法确定,在001号禁忌之地深处到底还生活着谁,谁又能在那种地方生存。

    庆尘想了想,直白问道:“你们是在找沉船吗,沉船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奇尔顿看了庆尘一眼,似乎也不介意为他答疑解惑:“我们找到了一封船长给妻子的信,信里写他掌控的黎明号携带着大量的黄金,还有能够让人变强的东西,那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庆尘暗自思忖,原来沉船上还有这种东西。

    是类似准提法一样的修行之法吗?

    有可能。

    毕竟表世界就应该存在过准提法。

    是类似禁忌物一样,老祖宗留下来的法器吗?

    也有可能。

    但不管是什么,总之足以引起庆尘的兴趣了。

    一旁的秧秧,光是看一眼庆尘的表情,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了。

    这时,奇尔顿兜里的卫星电话响了,他接起来:“怎么了。”

    电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大家都能听到,奇尔顿也没有刻意避讳。

    庆尘知道,这些人已经将北极号的船员当成了待宰的羔羊,所以才如此有恃无恐。

    电话里有人问道:“计划是否顺利?”

    “顺利,”奇尔顿想了想说道:“我们找了一条捕蟹船,预计在三天之内勘测完第一条线,等风暴过去之后,勘测完第二条线。”

    “捕蟹船?”电话里有人诧异道:“现在全世界都在巴伦支海上找一条叫做北极号的捕蟹船,你们的船叫什么名字。”

    奇尔顿也诧异了,他看了一眼张俭等人:“你们的船叫什么名字?”

    庆尘说道:“企鹅号。”

    像这种小捕蟹船,在海事局那边注册的就是一个编号,船身上喷涂的也是编号,并不会把“北极号”三个字喷上去。

    那这还不是想起什么名字就起什么?

    奇尔顿想了想,这里也不是巴伦支海,那应该不是大家要找的那条吧。

    他对电话说道:“我们所在的叫企鹅号,等等,大家为什么找那条捕蟹船?”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也不太清楚原因,听到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第几手了:“好像是船上有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人,大家都想抢她,就像特洛伊与希腊为了抢夺海伦的那场战争一样!不过,据说船上的时间行者还挺危险,神代、鹿岛、九州的高手全出动了,未来组织那边竟然动用了巴斯号驱逐舰。”

    “这么夸张?这得长的有多好看?!”奇尔顿等人震惊了。

    而庆尘与秧秧相视一眼,心说这特么都是怎么传的消息,全世界追杀庆尘,怎么就变成全世界要抢一个美人了。

    电话里的人说道:“总之,这个人非常重要,你们如果在海上遇到北极号的话,就把消息给我,未来组织已经开价100万欧购买,各国的捕蟹船都在巴伦支海上找他们呢。”

    奇尔顿说道:“这钱我们可赚不了,扬马廷群岛距离巴伦支海还远着呢,而且,我们要是找到了那艘沉船,收获会是100万的几百倍!”

    电话里有人说道:“行吧,那你们小心,注意安全。我这边已经联系好了潜在的买家,你们只要打捞出第一枚金币,我这边立马可以根据金币的制式来给出报价。”

    奇尔顿说道:“对了,你让隆多也来A2区域与我们汇合吧,如果找到沉船踪迹的话,需要更多的人手。”

    “好的。”

    此时此刻,奇尔顿等人没注意到,张俭的表情已经彻底陷入呆滞之中。

    他想去看庆尘和秧秧,却又有点不敢看。

    庆尘说他们这是企鹅号,但张俭很清楚,他们这就是北极号啊。

    而且,按照原计划的话,他们也确实应该出现在巴伦支海上,庆尘和秧秧也确实长的都很好看……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全世界正在找的人,可不就是这两位吗?

    等等,刚才那电话里的人怎么说来着,船上的人非常危险!?

    张俭想了想,好像确实挺危险的……

    他可是亲眼看到,庆尘用一张扑克隔着一百多米割断了一条绳索的。

    下一刻,老约翰从驾驶室里走了过来,对奇尔顿说道:“已经抵达你给的坐标了。”

    奇尔顿等人精神一振,他们纷纷起身来到甲板上,神情雀跃着。

    按照他们考证的资料来看,这里是黎明号遭遇海上炮轰的第一事发地。

    黎明号遭到攻击后,立马向北方继续逃离,最终可能在A4地区落败,于A7地区沉落海底。

    这毕竟只是奇尔顿一个人的推测。

    但如果在这里能找到沉船残骸,那就说明他们的方向并没有错。

    奇尔顿站在甲板上看向叶塞尼亚:“剩下的靠你了,搜索附近方圆三英里,如果沉船残骸就打捞上来方便分析。”

    叶塞尼亚点点头便跳入水中。

    过了半个小时,她兴奋的钻出水面:“继续往前开,我在前方1.2英里的地方找到了一门黎明号上的火炮,把捕蟹船开到那里,我拉绳索捆住它,将它打捞上来。”

    奇尔顿笑容满面的说道:“如果是19世纪中叶纯手工的船载火炮,这一门就能卖25万欧元。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如果火炮沉入水中,那说明黎明号从一开始就被人轰烂了甲板,难怪要仓皇而逃。我们可能距离沉船已经很近了。”

    说话间,叶塞尼亚竟然还从水里抛上来两条修长的海鱼,扔到了甲板上。

    那是她从海底大陆架沙底捉来的,证明她真的潜到过海底。

    “这是什么鱼?看起来还挺好玩的,能养活吗,”秧秧蹲在两条鱼旁边问庆尘。

    庆尘平静说道:“格陵兰鲽鱼,一般栖息大陆架的沙层里,这种鱼上岸后活不长,因为没有海底的压力,会导致它们所有器官坏死。”

    “没有压力?”秧秧想了想对格陵兰鲽鱼低声说道:“你买房了吗,你有女朋友吗?”

    庆尘:“……不是这种压力!”

    “奥,”秧秧站起身来:“那就晚上烧了吃吧。”

    1小时后,叶塞尼亚从船上牵着绳索重新回到海底。

    随着吊机启动,绳索不断拉升,将叶塞尼亚与一门长满了锈迹与贝类的黑色炮体拉上来。

    奇尔顿眼睛一亮说道:“这应该是19世纪中叶最后一批前装滑膛炮,而且是英式的,符合黎明号的特征!再往后,就是铁甲船与膛线后装炮的时代了,我们找对地方了!”

    说话间,老约翰将炮体搁置在甲板上,奇尔顿和另一名年轻男子亢奋的上去解开绳索,将它搬运到能照见阳光的地方,细细打量着。

    庆尘感觉到一阵欣慰,这些人帮自己找沉船竟是如此努力。

    张俭看到两人吃力的抬着炮体,突然回忆起庆尘与秧秧抬蟹笼时的轻松。

    他再看叶塞尼亚重新回到船上之后的疲惫神色,又回忆起庆尘在海里大杀四方后,回到船上时的精神奕奕。

    张俭心说,原来时间行者与时间行者之间,也有区别……

    不知道这些人晓不晓得,中午给他们做简易三明治的‘厨师’,是比他们还厉害的时间行者?

    而且,庆尘旁边的那位女孩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遇到危险一点也不慌乱。

    他一转头,正看到庆尘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

    张俭赶忙低头,竟是有点不敢再看了……

    然而就在众人欢欣鼓舞时,远处海面出现了两艘船只。

    一艘是配备着巨型吊机的货轮,另一艘竟是豪华游艇。

    “是隆多吧?”一名年轻人说道:“他来汇合了。”

    可是奇尔顿拿出望远镜看了一眼说道:“不对,货轮是隆多的,但那艘游艇是‘光芒四射号’,隆多哪有钱买这种游艇?!”

    光芒四射号是一艘非常有名的游艇,全长109米,几乎是北极号的三倍。

    游艇上还有停机坪,甚至有水炮可以用来抵御海盗。

    叶塞尼亚面色有些苍白:“我听说,上个月的时候,光芒四射号被未来组织的卡布里买走了,这件事情还上过新闻的。隆多把我们卖了,他把我们当做加入未来组织的筹码!”

    奇尔顿听到这里也面色凝重起来,卡布里是一位非常高调的未来组织时间行者,C级高手。

    而且,卡布里是一位拥有禁忌物的时间行者,在未来组织内地位非同一般。

    他出现在这里一定不是孤身一人,游艇上说不好到底有多少时间行者。

    奇尔顿冷声说道:“不该将推测的位置共享给隆多,果然这世界上谁都信不过,只能相信自己。”

    “要不我们跑吧?”叶塞尼亚问道:“隆多虽然知道A1-A7的位置,但如果没有水系觉醒者去勘测的话,他们一时间也找不到沉船地点。”

    庆尘在一旁突然说道:“光芒四射号最快速度是22节,我们这艘捕蟹船最快是20节,而且还不能保持20节的速度,所以早晚都会被追上。而且现在最好的潜水探测器已经能下潜11000米了,能买得起光芒四射号的人,不会买不起昂贵的潜水探测器……”

    叶塞尼亚没好气的瞪了庆尘一眼:“你一个捕蟹的懂什么?”

    庆尘看向海面没再说话。

    按理说,一般情况下小船的速度都会快一些,但是这也存在个对比,人家光芒四射号造价就3.2亿美金,跑的比一些小船快也很正常……

    奇尔顿突然感觉到一阵无力:“在这里等着吧,我们现在是猎物,他们才是猎手。”

    这时,北极号的无线电通讯系统里,已经传来了卡布里热情的声音:“企鹅号上的朋友们下午好啊,不知道你们欢迎不欢迎未来组织的客人?”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