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5章 收获

    “卡布里.杰克逊?”庆尘试探着说道。

    缠在卡布里手上的提线木偶没有反应,庆尘很清楚,如果他知道对方的名字,那么不管对方是否处于昏迷,还是濒死,那么都会被他意念所控制,成为他的提线木偶。

    如今提线木偶已经可以同时控制两人,卡布里是C级,庆尘也是C级。

    而且庆尘也在刚刚完成了本月的提线木偶收容条件。

    所以,没道理会不好使。

    除非,奇尔顿临死之前也没有说出卡布里的真正姓氏。

    庆尘内心有些感慨,这老小子死的真不亏,活着的时候把身边的人算计了一个遍,临死前都还不忘算计。

    “卡布里.林肯?”庆尘试探着。

    因为林肯主导了北美的废奴运动,颁布了《解放宣言》,所以北美有很多黑人都是姓林肯的。

    但是,庆尘也没猜对。

    “卡布里.华盛顿?”

    “卡布里.史密斯?”

    庆尘一个个试过去,竟然都没试对。

    这总不能让自己把美国的姓氏都给搜一遍吧。

    他看向躺在地上的卡布里,对方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明显已经醒了……

    然而,卡布里醒了之后,压根不敢做出任何反抗,甚至不敢表示自己已经醒了。

    毕竟,亲眼见过秧秧这位力场觉醒者出手之后,他很难提起什么胜负欲,现在正处于彻底躺平的阶段。

    而且他已经挨了三手刀了,秧秧一次,庆尘两次。

    庆尘第一次把他打晕过去,等他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身边这少年在一直试他的姓氏,也不知道在干嘛……

    这让卡布里感到非常害怕,总感觉身边这位不是什么正常人。

    紧接着,他开始大喊饶命,结果被庆尘第二次用手刀打晕。

    此时此刻,卡布里觉得自己脖颈非常疼,似乎已经被打肿了。

    不过这一次庆尘没再出手打晕他,而是直接问道:“喂,我知道你醒了,你全名叫什么啊?”

    卡布里:“……”

    庆尘挑挑眉毛:“装死是吧?”

    卡布里:“……”

    这位黑人朋友其实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黑心少年想要知道他的名字一准没有好事。

    庆尘慢条斯理的问道:“听说你是觉醒者,你的能力是什么?你之前在表世界那么高调,就算不说,等暴风过去后我也能上网查到。”

    卡布里闭着眼睛:“我可以具现出斯巴达人的长矛飚射出去……”

    “长矛就长矛,还斯巴达人的长矛,有什么区别吗?”庆尘吐槽道。

    卡布里也不敢还嘴……

    确实没啥区别,主要是以前耍酷的时候,他喜欢说自己这是斯巴达三百勇士的长矛,无坚不摧巴拉巴拉。

    现在耍酷也没啥用了。

    这场合不太合适。

    庆尘感觉这卡布里的能力对自己来说有点鸡肋,毕竟B级以下超凡者使用投射长矛的能力,还不如自己用以德服人开一枪呢。

    那钨芯穿甲弹可比什么斯巴达长矛好使多了。

    庆尘问道:“那你能一次具现几根啊?”

    “18根,”卡布里说道。

    “那我以后叫你矛18好了,”庆尘平静说道。

    卡布里:“……”

    很明显,他没有get到鹿鼎记的这个梗。

    庆尘叹息,他现在只能等待暴风过去,然后用卫星电话打给洛城那边,让白昼成员们上网查一下这货的名字了。

    既然卡布里很高调,那他作为时间行者明星,又高调的买了光芒四射号这种全球十大豪华游艇,身份资料应该很好找。

    毕竟卡布里应该是有粉丝的,粉丝老师们的调查能力有目共睹。

    庆尘现在怀疑这货是有中间名的,不然怎么会这么难猜?

    “对了,听说你还有个禁忌物?”庆尘说话的时候,死死盯着卡布里。

    就是这一瞬,卡布里的目光竟向下飘忽不定的闪了一下。

    那是他左手的方向。

    心理学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它将人的本能拆解出来分析,只是很少有人能研究明白。

    但庆尘不需要研究明白。

    他只需要知道,卡布里的禁忌物现在就在对方身上,这就足够了。

    这时,庆尘忽然看到卡布里小拇指带着一枚尾戒。

    戒指并不好看,没有任何花纹,就像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黑色铁丝圈,

    当他刻意将目光移过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卡布里的手臂肌肉紧绷了一瞬间。

    有点意思了。

    “等等,”卡布里说道:“我可以给我的家人打电话,他们可以出钱赎我……”

    卡布里还没反应过来,便又被打晕了过去。

    要知道,骑士虽然晋升坎坷,然而每次晋升之后都是同等级内的天花板,卡布里不过是个C级里的普通人,唯独仗着自己的能力在未来组织里混了一些地位。

    卡布里是一跃成为C级的。

    骤然获得力量后,会对‘低等’的战斗方式不屑一顾。

    不屑于练习格斗,不屑于练习发力。

    太多的觉醒者都是这样,早先的刘德柱也是如此。

    但庆尘不同,他一直在训练。

    所以,这些人不管在战斗天赋、运动神经、战斗经验、战斗距离的把控方面,都和庆尘这从底层厮杀出来的人有天壤之别。

    还是那句话,庆尘花费了无数的时间锤炼自己,时间会给他答案。

    “你这种时间行者拿禁忌物,就像是屎盆子镶金边,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给我,”庆尘从卡布里小拇指上摘下那枚尾戒,有点好奇对方为何一次都没使用过?

    被秧秧吓傻了?有这方面的因素。

    但庆尘觉得,更大的可能是,这禁忌物可能是功能型的,并不能直接带来扭转局势的效果。

    他拿出一柄捕蟹人的匕首劈了上去,结果刀刃都崩了,这枚尾戒依然完好无损。

    确定是禁忌物无疑。

    或许很多人都没想到,庆尘鉴别禁忌物的方式如此简单粗暴……

    倒是提线木偶和大福早就体会过了……

    “可惜了,现在还没法知道禁忌物的收容条件,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这玩意不经过长期的摸索,很难确定,”庆尘嘀咕道:“看样子还得从卡布里身上找突破口才行。”

    此次欧洲之行,对于庆尘来说,收获已然足够丰厚。

    自己晋升C级。

    获得了海底沉船宝藏的坐标。

    获得一件禁忌物。

    不管哪一个,都是寻常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等等,庆尘这时感觉有些不对,还有一个他曾忽略的东西……骑士真气。

    在这次挑战生死关之前,庆尘的骑士真气已经在第一节呼吸术的辅助下遍布全身骨骼了。

    但是完成生死关之后,骑士真气依然会增加。

    以至于现在庆尘身体里的骑士真气,远远超出他自身能够承载的数量,就像是一个撑到极限的气球。

    不对,庆尘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骑士真气,此时正在被疯狂凝缩着。

    直至……那凝缩的气在臂骨中滴出一滴水来,汇入自己的骨髓,然后又随着造血功能汇入血管。

    骑士真气在质变。

    庆尘现在还感受不出来什么,他只是猜想或许骑士真气全都转化成液态后,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不过骑士真气的增长,必然让秋叶刀更加锋利,而且,曾经庆尘灌注提线木偶时,只能将两米多的提线木偶化成刀锋。

    如今,将一整根50米的分支化作刀锋好像都没有问题……

    庆尘用绳索将卡布里捆绑好,朝船舱外面走去。

    秧秧见他上了甲板,笑着问道:“怎么样,有收获吗?”

    “有,”庆尘点点头。

    秧秧又问:“你一个人能搞定他吗?”

    “能,”庆尘又点点头。

    结果下一秒,秧秧眼睛一闭便晕厥了过去,庆尘赶忙扶住了她,将她抱进了船长室中。

    刚刚秧秧在海上那堪比神明的力量,让她透支了许多精神力。

    这位女孩看似没什么事,但其实早就是强弩之末。

    然而她回到甲板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晕厥,而是让自己强撑着,确定庆尘能独自应付危机后才放心陷入沉睡。

    好在,秧秧的透支程度并不高,并不会危及生命与能力。

    若是他再晚一点完成生死关,搞不好她人都可能没了。

    庆尘叹息,这一趟自己欠了对方不少人情。

    此刻风暴已经平息了不少,他给秧秧盖好被子后,催促张俭赶紧收起船锚,先回到阿姆斯特丹港口再说。

    北极号是不能要了,毕竟所有组织都会顺着这个线索来寻找他,到时候张俭、老约翰他们就倒霉了,肯定会被人严刑拷打。

    庆尘找到老约翰和尼德普、张俭:“如果海底沉船的宝藏找到,我给你们足够后半生使用的财富,让你们换个地方隐姓埋名的生活,你们是否愿意?”

    老约翰和尼德普相视一眼,赶忙点头:“愿意!”

    唯独张俭有点犹豫:“北极号不能要了对吗?”

    庆尘点点头:“对,你们也看到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了,有人为了找到与我有关的线索,一定会波及无辜。你们如果落到他们手里,可能比死亡还惨。”

    张俭在一旁嘀咕道:“我当初就应该怂恿你上阿尔卑斯号祸害克雷格去……”

    说到这里,张俭忽然对庆尘说道:“我想换个身份去北美碰碰运气。”

    “你想成为时间行者?可你是欧洲人,”庆尘说道。

    如果张俭是时间行者,他早就开始动手拐人回国内了,但对方不是的话,不管庆尘如何努力都无法帮助对方突破表世界的枷锁。

    必须得去里世界“镀金”才行。

    ……

    ……

    风平浪静。

    巴斯号驱逐舰是最先抵达格陵兰海域的。

    两名白人和一名黑人站在甲板上,面色凝重的看着千疮百孔的光芒四射号。

    这艘世界十大游艇耗资3.2亿美元打造,卡布里上个月才刚刚从富姆泰手里买回来,才玩了一个月就变成这样。

    一名白人感慨道:“我还说让卡布里把船借我玩玩呢,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黑人看了他一眼:“麦克,我们这时候不是应该担心卡布里吗?”

    另一名白人静静思索后说道:“现在找到卡布里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麦克叼着一根棒棒糖,耸耸肩说道:“W,他太高调了,出事是早晚的,早提醒过他,但是他不听啊。说实话,他的那个能力在成为A级之前都是鸡肋,根本无法与现代科学火力相比,但是他不愿意低调我有什么办法。”

    被称作W的白人看了他一眼:“总没有开着驱逐舰的你更高调吧。”

    麦克笑眯眯的说道:“但我是全北美唯一的一个A级啊,高调一点不是应该的吗?”

    这时,光芒四射号里钻出两个人来,他们用对讲机说道:“船上没有活口,全都被12.7口径狙击枪击毙了。只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对方从空中开枪,呈俯射角度。另外,对方能在完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直接看到墙内的人。”

    麦克吹了一声口哨:“这个我熟,就是玩CS的时候开透视嘛。”

    W在对讲机里问道:“卡布里在不在死亡人员里。”

    光芒四射号的未来成员回应道:“不在,而且船体内并没有被他斯巴达长矛洞穿过哪里的痕迹,似乎没有在船内发生过战斗。”

    “奇怪了,卡布里好歹也是C级,总不会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俘了?”W皱眉下命令:“调查一下扬马廷群岛上有没有直升机在暴风来临前起飞过。”

    扬马廷群岛是火山口,常年都会有游客登岛旅游,所以这里也发展了一些旅游行业,其中就包括直升机出海。

    如果是俯射角度,好像也只能是在扬马廷群岛租赁直升机了吧?

    毕竟,能飞的超凡者太少了,几十年、上百年能出一个就很不错了。

    只不过,隐约间未来组织竟然都是这位被称作W的白人,在发号施令,旁边站着的那两位丝毫没打算插手。

    麦克好奇的看向W:“会不会是故意针对卡布里设下的陷阱?”

    “不会,我看了光芒四射号的行驶数据,他是临时起意过来的,找到北极号并和对方短兵相接了才告诉我们,”W看向两人平静说道:“卡布里从始至终都没向组织汇报过他来这里干嘛,这让我有一些疑惑,必然是有着特殊的利益,才让卡布里做出这种举动。”

    W继续说道:“北极号肯定在这里出现过,我怀疑他们在这里设下了针对神代、鹿岛的陷阱,结果卡布里这个蠢货自己凑上来了。”

    此时此刻,除了当事人以外,谁也不知道这场战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只能靠猜。

    然而就在这时,一位未来成员拿着一部卫星电话走了过来,W接起,电话里有人说道:“W,北极号回到阿姆斯特丹港口了,我们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过去,结果船上已经没人了。他们似乎已经弃船离开……有人说,在港口看见了卡布里,他还好好的,身上连伤都没有。按照目击者所说,卡布里带着几名手下从北极号上下来,然后进入了城市之中。我派人去寻找了,但没有找到。”

    W有些疑惑,难道是卡布里击溃了北极号里的人,然后因为光芒四射号失去动力,所以必须换乘北极号返回港口?

    可是卡布里这边事情结束之后,为什么没有跟未来组织汇报这一切,而是悄悄的返回了阿姆斯特丹?!

    W有些迷茫了,这件事情里处处都透露着诡异,以至于他的逻辑思维能力都有点跟不上了。

    “不对,”W面色冷了下来:“一定是有人故意在混淆视线,目击者看见的卡布里,很可能已经被人控制住了,对方做好了准备把光芒四射号都打烂了,我不相信卡布里那个蠢货有能力翻盘,走,我们也去阿姆斯特丹港口。”

    “等等,巴斯号在那边并没有通行权限,”麦克说道。

    “到了公海上,我们换乘快艇进入,”W说道:“一开始听说神代、鹿岛去针对某个人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他们要找,我就想要在他们之前找到,毕竟这是欧洲,而未来是这里最大的时间行者组织。不过,我现在不是凑热闹的心态了,而是对这个被全世界时间行者追杀的人,非常感兴趣。”

    “为什么?”一旁的黑人好奇道。

    “我们假设卡布里现在确实被控制住了,那么北极号上的主导者,还是那位被追杀的东方时间行者,”W说道:“他明明有机会驾驶着北极号去其他城市,比如欧洲其他还没有出现太多时间行者的城市,然后从容的离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回到了阿姆斯特丹,将北极号大摇大摆的停靠在港口。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黑人想了想:“艺高人胆大?”

    W摇摇头:“他在告诉那些追杀他的人,他回来了,准备开战吧。”

    黑人艾比与麦克愣了一下:“向神代与鹿岛开战吗?”

    “对,”W点点头。

    “那我们是否要插手?”麦克问道。

    “先看看,”W笑道:“让他们打一会儿又没什么,未来组织可以隔岸观火,等待收割。”

    ……

    五千字章节,晚上12点还有一章,嗯,看场中国队的比赛……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