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0章 自带弹幕的强者

    红色的信号弹缓缓下落。

    一身阴阳师狩衣的神代云苍,正守在一名老人身边:“爷爷,有人来了。”

    那老人脸上满是皱纹,犹如夏季干涸的河床上,皲(jun)裂的裂纹。

    老人盘坐在地上,闭着双眼。

    心神都锁定在了两公里外的战场上,关注着每一个能击溃李叔同的机会。

    他身前有一头丑陋的恶鬼守护着,那恶鬼与人类一样高,头顶却长着两只犄角。

    ATS-006,般若。

    百鬼夜行中,它因人类妒忌之心产生,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在老人身后,还有一具惨白的骨架站立着,寒风一吹,它身上便传出咔咔的渗人声响。

    ATS-005,狂骨。

    包括此时此刻仍旧围攻在李叔同身边的酒吞童子、大天狗、牛头罗刹、兵主部。

    这位神代财团的老祖宗,可谓是几乎将整个神桥中,最凶狠的式神都纳入自己的本命神桥之中。

    剩余六只式神,很少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

    或许,那才是真正压箱底的本命牌。

    而神代云苍身边,只站着一个独眼、大脚和尚,ATS-047青坊主。

    联邦里,很多人在谈论起阴阳师时,都会讨论,如果一个阴阳师能够晋升半神,随时能召唤十二只S级式神该多么厉害。

    阴阳师应该就是最厉害的半神了,人多势众啊!

    然而这些人还是想的简单了,一位阴阳师的式神里,能有一半是可以直接战斗的就很不错了。

    例如神代云苍,他的不落不落、白虎、飞头蛮被打回神桥后,剩余的三只式神除青坊主以外,ATS-411火消婆,ATS-288墓之火,已经没有召唤出来的必要了。

    墓之火,可以在田野里烧起蓝色的鬼火。

    火消婆,会在夜里帮忘了熄灯的人家,吹灭油灯。

    胡氏情报机构的资料里,还有人调侃过这两个式神,前者分明是地主家负责烧秸秆的农汉,后者在分明是大户人家里负责防火的老婆婆,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当然,一般情况下,飞头蛮和白虎、青坊主便足以让任何同级超凡者头疼,如果没有李叔同的话,庆尘也早就死在白虎手里了。。

    所以,神代云苍也是阴阳师里少数的高手。

    此时,北方走来了两位身穿白色冲锋衣的年轻人,其中一人还在不厌其烦的解释着:“老板,我怎么说才能让你相信我,我真的只会叠小跳蛙?”

    另一名年轻人摘掉耳机说道:“不要总说不会,要说你可以学。”

    神代云苍皱起眉头,他甚至没听明白这两人在说什么?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却见那苍茫的雪地上,数百只小跳蛙正快速靠近过来。

    那些小跳蛙折叠的并不工整,连缝都没有对齐,所以远远看上去每一只小跳蛙的样子其实都不一样,看起来格外诡异。

    当小跳蛙来到神代云苍面前,奋力一跳便要落在他身上。

    青坊主出手了,他硕大的脚掌将小跳蛙一脚踩下,而老人身旁的般若则吐出一口火气,将那些小跳蛙尽数烧掉。

    幻羽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自己的叠纸在S级般若面前,竟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Zard高声道:“你看我就说吧,那老东西身边还有好多S级式神呢,咱们打不过他啊!我这次的任务就是保庆尘活着,不用跟那个老东西刚正面,有人来收拾他!”

    说着,这货竟拉着幻羽绕路往南走去。

    神代云苍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便挑挑眉毛。

    如此肃杀的战场,是怎么让这两个人给混进来的?面对神代家的半神老祖宗,竟也如此肆无忌惮?!

    老人沙哑道:“原来是帮骑士的,不用走了。”

    说话间,那惨白的狂骨大步奔向Zard,浑身上下发出咔咔咔的骨节碰撞声,像是一串骨头风铃。

    Zard吓的魂都没了:“不是不是不是,我是来保庆尘的,但我身边这个人天天想杀庆尘啊!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这一刻,神代云苍、幻羽都被这跳脱的选手给搞迷糊了。

    这到底是哪边的,为何如此复杂?

    可狂骨没有犹豫,却见它轻松跃起,一跃便是数十米距离。

    那惨白的骨架在空中尽力舒展着身体,然后暴躁的向下落来。

    “怎么听不懂人话啊啊啊!”Zard双手骤然按向地面,他面前一道又一道的土墙抬起,仅仅眨眼间便有十道土墙树立在他和狂骨中间。

    而狂骨则硬生生撞破了十道,一脚踹在了Zard胸口上。

    “卧槽!”Zard倒飞出去:“你姥姥!”

    这货竟然连挨揍的时候,嘴都没有打算停下!

    飞起时,Zard的身体还在空中,便已经碎成了一捧黄土。

    落地时,那冲锋衣凌乱的散落在地上,沉入地底。

    两秒钟后,又是一个Zard穿戴完好的从地里钻了出来。

    与此同时,神代那位老祖宗突然起身向后飘去,他原本盘坐的地方,正有一支土刺拱了出来。

    土刺并未伤到老人分毫,可那土刺上却有四个字:“草你大爷!”

    这觉醒者中杀伤力顶尖的元素系,竟让Zard给硬生生用成了嘲讽系!

    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老人冷笑:“找死。”

    说话间,连般若也追了上去。

    一面面土墙拔地而起,挡在般若的去路上,土墙上写着“在你坟头蹦迪”“你生孩子没屁眼儿”。

    总共十面土墙,一面土墙上一句话,般若每撞碎一面,就能看到下一面土墙上的字。

    一条条的闪过,跟弹幕一样。

    可就在此时,神代云苍骤然看向远方,那雪原上正有年轻人背着一只竹篓缓缓走来,那竹篓里放着一支支画轴。

    那年轻人大约三十岁上下,看起来就像是古时进京赶考的秀气书生。

    他背着画轴,可自己却也像是某副山水画卷里的主角。

    “爷爷,是陈余!”神代云苍瞳孔骤然收缩。

    那远方的年轻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便觉得心跳都快停了,仿佛被对方摄进了某幅画轴里。

    这半神的惊鸿一瞥,A级神代云苍竟有些招架不住!

    这是陈氏当代半神,陈传之的儿子。

    陈传之老来得子,有了儿子后便一直隐居在7号城市外,用所有精力来教导儿子。

    12年前陈传之病故,陈余便再也没踏出过他父亲的草庐一步。

    4年前,陈余在那7号城市外的草庐里,三十岁入半神。

    陈余入半神那天夜里,据说7号城市所有居民都闻到了城外飘来的梅花香味,沁人心脾。

    如果说李秉熙、李叔同、神代千赤都是上一代半神,那么影子、陈余便是年轻一代里的半神代表。

    而且,影子据说身染重疾,连禁忌裁判所都多次被人套出话来,确定影子时日无多。

    陈余也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年轻一代半神第一人。

    此时此刻,陈余远远便放下身后的竹篓,他看了神代千赤一眼,然后认真从竹篓里挑出一支画轴展开。

    却见那画轴里,一头白色神鹿跃然而出,踏雪而来。

    奔行时,神鹿脚踩祥云,如梦如幻。

    陈余想了想,似乎还觉不够,又从竹篓里抽出一支画轴展开,却见里面竟有一尊钟馗手持金锏,与神鹿一起杀将过来。

    般若和狂骨因为被Zard拉扯了仇恨,走的太远,竟一时间赶不及回来!

    这两只式神刚刚返身,却听Zard狂笑起来:“老东西上当了!”

    顷刻间,地面生长出巨大的八扇黄土闸门,生生将般若与狂骨一并锁在其中,却见那八扇黄土闸门上刻着“生门”“死门”“景门”等字样,宛如黄泉之门。

    可下一刻,狂骨一头便将死门给撞碎了……

    幻羽面无表情的看向Zard。

    Zard尴尬的笑道:“哈哈哈哈,人家是S级式神啊……撞碎我的门不是很合理吗?”

    但也正是Zard拖住的一刻,让般若与狂骨晚了一步!

    “陈家也不甘寂寞了吗,”神代千赤沙哑道。

    却见那钟馗与神鹿纷纷踏云而行,钟馗手中金锏向下一劈,天空中正下落的雪都被牵引着一同劈来。

    倒卷的风雪接天连日!

    轰然一声。

    沛然的气浪吹的人睁不开眼睛,连远处的Zard都迫不得已用胳膊挡住了面部。

    待他放下胳膊,赫然见到一位长着九条尾巴的窈窕女子,左手接住了钟馗的金锏,右手握住了神鹿的白色鹿角。

    如静止着。

    Zard顿时欢呼:“哇,玉藻前啊!老板,这老东西竟然还藏了一手排名第三的玉藻前,这也太好看了吧!”

    幻羽沉默了片刻:“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神代千赤平静问道:“陈余,你为什么会来。”

    那秀气的年轻人认真回忆了一下说道:“邀请我来的人很多,有可以拒绝的,有不可以拒绝的,不过都是请我杀你的。但我其实不想杀你,不如我给你个机会,让你滚回你的神桥躲着可好?”

    “狂妄,”神代千赤怒极而笑。

    陈余认真说道:“你们自家的人都想让你死,你就算死在这里也不冤枉,但我今天可以给你个机会,因为我还不想打破这个平衡。现在,还没到时候。”

    另一边,李秉熙正狂风骤雨的攻击着李叔同,却忽然发现他身后原本负责掠阵的牛头罗刹、大天狗、兵主部、酒吞童子,同一时间转身撤离,向北方疾驰。

    “不好!”李秉熙心中暗道一声。

    李叔同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了,四只式神刚刚撤离的弹指间,他暴起发难崩解了面前的李秉熙分身!

    庆尘看到这一幕,虽然他不知道师父在等什么,但他知道师父等的人,应该已经等到了!

    ……

    第三章,晚上还有,但会很晚,建议睡醒看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