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1章 带你们回家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人们可以为了利益结成同盟,但这同盟却又不堪一击。

    李秉熙这位惜命的人,当初儿子被人杀了,都不曾走出25号城市报仇,如今与神代千赤联手杀李叔同,却被转手卖了。

    “只剩你一个人了,”李叔同笑道:“你还有把握赢我吗?”

    说话间,这位骑士半神出手大开大合,搅动的空气如波涛般流动,空中飞雪如潮汐。

    却见他再次消失于世界里,再出现时已经来到李秉熙的一尊分身面前。

    一拳。

    仅一拳便将这尊分身击上半空。

    再消失。

    再一拳,又一尊李秉熙分身被击上天空。

    这鹿岛家的半神在李叔同面前,仿佛毫无还手之力似的。

    李秉熙重新分出分身的速度,还没有李叔同崩解他分身快!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明白,为何师父会说半神之上,比的便是个体的极限,李秉熙将力量分散看似凶猛,却在绝对的境界面前毫无作用。

    如果不是之前有四只S级式神掠阵,恐怕李秉熙早就败逃了。

    不对,若没有神代千赤联手,这李秉熙根本就不敢来!

    不知为何,庆尘看着这一幕便是一阵振奋。

    先前,神代那老乌龟与李秉熙二人围攻李叔同,要说他一点不着急肯定是假的,毕竟那是两位半神。

    庆尘甚至有些愤怒。

    而如今,这雪原上的式神不知为何离去,唯独剩下李秉熙,庆尘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到了他们这边。

    李秉熙的十二分身渐渐停下,李叔同也停下了,彼此陷入僵持之中。

    这位鹿岛家的半神,在谨慎考虑该如何是好:“李叔同,你我今天并没有分出胜负的必要。你今天要杀的,是神代千赤。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立刻赶去北方,与你的盟友一起杀掉他。”

    “哦?”李叔同双手背在身后,笑吟吟的问道:“今日之后,再无骑士,可是你刚刚说过的话?”

    “现在说这些没有用,”李秉熙冷笑道:“你真以为自己能留住我?”

    “为何留不住?”李叔同笑了起来。。

    庆尘眼睛一亮,若师父今日能将李秉熙留下,那鹿岛便再无半神,再无定海神针!

    人们常说,两位半神交手时,若有其中一人铁了心想跑,另一位是绝对无法杀死他的。

    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传闻,师父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将对方留下!

    这是一位刚刚晋升半神,便站在了半神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然而下一刻,李叔同忽然喊道:“就剩他一个了,都出来吧,揍他!”

    庆尘愣了一下。

    他顿时环顾四周,却见三百米开外那厚厚的积雪下方,骤然有六位陌生人钻出毫无异常的雪层。

    按照积雪累积的速度,这六人怕是1天之前就已经躺在这里了。

    师父这是硬生生要把半神之战,给搞成打群架啊!

    难怪师父打了半天,守着这个圈子一步不退!

    原来不是师徒情深,而是有人埋伏在这里!

    超凡者到A级便拥有了第六感,想要躲避半神的感知,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这六人躲在雪下,必须不看不想不动,但凡有点异动,早就被李秉熙与神代千赤察觉到了。

    这些人为了群殴半神,是专门练过的!

    李叔同看到徒弟那诧异的神色,便耐心解释道:“咱们是骑士,能打群架,就尽量不要单挑……”

    庆尘刚刚那豪情万丈突然熄灭了不少,但仔细一想,师父说的还真特么有道理。

    而另一边,李秉熙见状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

    刹那间,十二尊分身瞬间朝十二个方向跑去,竟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难怪此人有石佛之称,确实惜命!

    此时此刻,那容貌各异的六个人跑过来,他们从庆尘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嘻嘻哈哈的跟庆尘打着招呼:“小老板好!”

    “小老板吉祥!”

    “小老板千岁千岁千千岁!”

    “小老板母子平安!”

    这一声声招呼给庆尘喊得一愣一愣的……

    这不正经的六名骑士信差,张牙舞爪的朝着那十二尊分身追杀过去。

    李叔同回头对庆尘说道:“你也别闲着,狙他!现在打掉一个分身,他就得多修养三天,这老小子贼的很,这次未必能杀死他。但就算杀不了他,也要让他元气大伤。等到你回去后,也可以说自己是狙过半神的人了,多有意思。”

    “好……好!”庆尘顿时拿出以德服人,一枪又一枪的扣动着扳机。

    他只感觉这世界突然荒诞起来,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了……

    只见李秉熙此时也不再顾忌半神的形象,每走一步便分出一个分身来,十二个分身立马变成二十四个,二十四个又变成四十八个,往四十八个方向逃命而去!

    那六名骑士信差分散去追,可他们才刚分散,便有李秉熙的分身回来迎击,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形成了六名分身围攻一人的局面。

    好在李叔同及时赶到,这才帮那名骑士信差解了围。

    接着,六名骑士信差不再托大,集中在一起追杀分身,六个杀一个,默契无比,稳赢不输。

    庆尘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这六名骑士信差就算再厉害,对方也是半神。

    那分身就算分成四十八个,也各个都有A级的实力。

    追杀这种级别的分身,分散了就会有危险,不分散却效率不足。

    只是庆尘刚想到这里,那些分身所逃之处,竟又有六人从积雪里钻了出来,追着一个分身厮杀过去,杀完这个,再杀下一个。

    这波未平,下波又起。

    新出来的六人才刚刚钻出来,更远处又有六人钻出来!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雪地里足足钻出来二十四个人。

    要知道,这可是1天前就躲在这里的二十四个人啊!

    庆尘都麻了。

    他知道骑士喜欢打群架,但也没想到这群架的规模竟然这么大!

    这些人,恐怕都是李叔同曾收养的孤儿,实力有高有低参差不齐,庆尘分明看到还有个D级混在人群里假装高手。

    就数这货吆喝声音最大。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仓促逃亡间,李秉熙也来不及分辨这些人实力高低,他只知道自己再不拿出压箱底的东西,怕是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却见那被追杀到仅剩的二十四具分身里,又分出二十四具来。

    这二十四具不再逃离,反而朝着骑士信差们冲来。

    李叔同眉头一皱:“退开。”

    说话间,他挡在所有骑士信差身前,只见那二十四具分身里,其中一具分身从袖子里抽出一只巴掌大的木偶来!

    木偶四肢灵活,脸上却画着诡异的微笑表情。

    李叔同看到那木偶,当即面色一变:“闭眼!禁忌物ACE-016!”

    禁忌物ACE-016,杀死目击者!

    ACE-016‘杀死目击者’需要被收容在完全黑暗的密封容器里。

    否则,它将会选择最合适的时机,杀死一切看到过它的生物。

    一旦ACE-016出现,那么见过它的收容人员,将有义务疏散所有还未见过它的群众,并以自身为代价,将其引入密封容器并收容。

    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禁忌物,它甚至曾杀死过A级超凡者!

    刚刚,所有骑士信差,包括庆尘都看到了它,如果没办法收容的话,它将一一追杀所有人到天涯海角,无视一切伪装与距离,也无法被控制。

    那木偶从李秉熙分身手里跳了下来,并没有去杀任何人,而是第一时间想要逃离!

    在禁忌物ACE-016中,有一个最关键的信息:它会自己选择在最合适的时机杀人。

    此时此刻有半神在场,它立刻判断出自己无法杀死任何人,所以它最该做的是逃走,然后等所有人分散后,逐一在夜晚睡觉时杀死。

    如果今天让它跑了,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要面对无休止的追杀与噩梦!

    李叔同闪身过来将其抓住,可这木偶关节一扭,便以畸形的姿态从他手掌中挣脱了。

    李叔同一掌将其击上天空,每一次落下都重新再击上天空,防止它有逃离的机会。

    他也尝试直接摧毁这禁忌物,可不论他如何用力,那木偶都无法被损坏。

    李叔同皱眉道:“李秉熙为了逃命,连如此重要的禁忌物都不要了。”

    这禁忌物ACE-016虽然不是最厉害的禁忌物,却是最方便阴人的,防不胜防!

    连半神都会被恶心到!

    不得不说,一位半神用来保命的禁忌物,总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骑士信差们已经没了刚刚的气势,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喊着:“老板,快想想办法,不然我们都完了!”

    眼瞅着刚刚还如狼似虎的骑士信差们,这会儿一个个卖起惨来,态度转变之大,令庆尘瞠目结舌……

    可是,这会儿他们上哪去找完全黑暗的容器?

    此时,李叔同忽然看向南方,只见一群身披黑色斗篷的乌鸦快速跑来,他们掏出白色的火苗徽章别在自己兜帽上。

    当先的四月大喊:“快把它弄到我这里来!”

    李叔同找准时机将‘杀死目击者’拍向四月,而四月则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黑色的口袋,凌空便将小木偶套在了口袋里。

    口袋漆黑,像是一点光线都无法穿透似的。

    那小木偶在黑色口袋里挣扎了片刻,终于安静下来,四月也松了口气。

    李叔同看见这一幕:“早有准备……难怪三月没来,我原以为会有半神陨落,所以才招致你们来到这里,可你们的目标却是收容它。”

    说着,他皱眉望向北方:“看样子,陈余不会杀神代千赤了。”

    也是,如果有半神陨落,三月一定会亲自来收容的,因为她要防着有人拿半神的尸体去‘种’禁忌物。

    例如,把神代千赤的尸体埋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然后等几十年后去墓地寻找禁忌物。

    早些时候,有很多超凡者恶意‘种’禁忌物,以此来获得暴利。

    一位半神析出的禁忌物,必然是S级禁忌物,安全评级也必然是‘非常危险’。

    当然,在许多人眼里,禁忌裁判所评级为‘非常危险’的禁忌物,都非常有价值。

    四月乖巧道:“大叔,禁忌物ACE-016评级为非常危险,这种东西流落民间会有很多人倒霉的……若是不小心,说不定会造成屠城惨案,您应该非常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如果我不给呢?”

    四月:“您这么厉害的角色,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啊。”

    “我可以送徒弟,还可以送徒孙,我未来会有很多徒孙,”李叔同说道。

    四月脸色顿时苦了下来:“您贵为半神,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姑娘吧。”

    李叔同认真道:“我会。”

    四月说道:“我们老板还送给李东泽一块怀表呢……”

    “一码归一码,那是他们俩的事,李东泽也送她了啊,”李叔同说道。

    四月叹息一声,让身后的一位乌鸦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两只红丝绒盒子来:“果然像老板说的那样,骑士都很难缠。这是两个评级为安全的禁忌物,跟你换禁忌物ACE-016。”

    李叔同笑了笑:“成交。”

    庆尘看呆了,原来禁忌裁判所这里也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李叔同对四月说道:“你们占了大便宜了,要不是看三月和……算了,不提这事。”

    说着,这位半神随手拿了一只红色绒盒子递给庆尘:“听说你在表世界还收了一个徒弟,李恪的见面礼我给过了,这是给另一位的。”

    庆尘面色一沉:“您当初送我禁忌物,可没有如此爽快。”

    李叔同瞅了他一眼:“我那是怕给你惯坏了。”

    “他们就不会被惯坏?李恪的实力还没有到必须佩戴禁忌物的时候呢,”庆尘不乐意了:“您不要惯坏我徒弟。”

    “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我送徒孙礼物还用问你?”

    庆尘心说,这骑士在隔代亲这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诅咒啊,怎么全都是有了孙子忘了儿子?!

    “对了师父,我还有个徒弟,”庆尘看着李叔同手里的另一只盒子说道。

    “我怀疑你在骗我,但我没有证据,”李叔同说道。

    庆尘拉着李叔同走到一边,低声说道:“是真的,这个还是阴阳师骑士。”

    李叔同挑挑眉毛,怎么又来一个转职的?而且还是阴阳师。

    庆尘解释道:“是一个叫神宫寺真纪的九岁小女孩,她的血液能够震慑式神,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将她的血液涂抹在手腕上,阴阳师死后,式神会不由自主的从我手腕钻入脑海。”

    李叔同有些意外:“源氏?”

    “什么源氏?”庆尘问道。

    “神代家族曾经的主人,神代尝试着抹去这一段李氏,但旁观者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李叔同说道:“这个小女孩一定要保护好,神代会为她疯狂。”

    庆尘低声道:“神代现在恐怕会以为我才是那个能够震慑式神的人。”

    李叔同深深的看了庆尘一眼:“你在替她打掩护?这个决定很危险。”

    庆尘说道:“我是她的师父。”

    “倒有点我的风范了,”李叔同哈哈大笑着朝北方走去:“你自己做的决定,自己承担。走吧,乌鸦们是冲着禁忌物来的,那说明神代那老乌龟今日命不该绝,让我们去看看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可惜了,陈氏的野心比我想象中还大。”

    ……

    ……

    半神之战提前落幕了。

    就像是玩扎金花一样,当一个人手里捏着三张K、另一人手里捏着三张A时,才最容易出现死磕到底的局面。

    但凡有一方的稍弱,就会有人想着跑路。

    李秉熙与神代千赤的同盟太脆弱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神代千赤调回式神的那一刻起,多米诺骨牌便一个个被压倒。

    北方,雪原上只剩下陈余一人,其他人都不知去了何处。

    雪原之上,到处是数米深的巨坑,仅仅看这副场景,便知道方才的战斗有多凶险。

    地上有血迹,但陈余身上却没有血。

    李叔同与陈余遥遥对望。

    上一代半神与年青一代半神站在这雪原上,世界仿佛只剩这二人,也显得这雪原也格外素净。

    陈余背着竹篓,对李叔同鞠了一躬:“家父欠的人情,今日还了。”

    “你打伤了神代千赤?”李叔同问道。

    陈余诚恳道:“重伤。”

    “青出于蓝。”

    “他太老了,气机已经开始衰败,连操控式神都弱于从前。而且您一开始舍命牵制了他四只式神,这才让我有了机会,”陈余说道。

    “为何放走他?”

    “因为您和影子还没死,陈氏也还没有做好准备,”陈余坦然道:“而且我已经告诉他,神代的北方舰队携带着‘须佐之男’导弹,正在来的路上,有人想杀掉今天在场的所有半神,也包括他。他知道真正想杀他的是谁,放他回去,神代反而会慢慢虚弱。所以我在您来之前,就放走了神代千赤。”

    “精于算计,有点不太像你父亲,”李叔同笑道:“不过,倒也算坦诚,不用阴谋,用阳谋。”

    “算不上什么阳谋,但陈家总要有人做这些事,”陈余说道。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家,修行,画画,”陈余说道。

    “打算画什么?”

    “画漫天诸佛,”陈余笑着回应。

    “有野心,去吧,”李叔同说道。

    说着,陈余再鞠一躬,他展开一幅画轴放出一头青牛。

    却见这位年轻半神横坐在青牛上,踏云而去,飞上苍穹。

    庆尘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想到陈家半神……竟是有点神仙模样。

    李叔同惋惜道:“本来计划今天杀掉神代千赤后,将其种在002号禁忌之地等一个S级禁忌物呢,却没想到陈家不想他死。这世间事,真是复杂的很。”

    其实李叔同知道,神代财团的北方舰队即将抵达,没有任何一个半神愿意死在这种炮火之下,所以这场战斗注定不会尽兴。

    那位神代家主……终究是急了点。

    若没有这北方舰群的到来,李叔同说不定会继续向北追杀,如今,却不得不撤。

    骑士喜欢的是群殴别人,而不是被别人群殴。

    所以神代家主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走吧,在北方舰队抵达前离开,”李叔同说道。

    可此时,他回头看向自己的宝贝徒弟,却发现庆尘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师父,我要去南方,还有人在那里等我,”庆尘说道。

    李叔同思索道:“你是说,你从A02基地里带出来的那些人?如果你去找他们,你们会一起被须佐之男导弹炸死。”

    庆尘平静道:“是我把他们带出来的,而且也是我让他们去目标地点等我的,我没想到神代还会再派舰队过来,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赶在舰队抵达前,带他们离开。但我必须去。”

    “我好奇的是,你有什么方法,能把一千多人从神代舰队的眼皮子底下带走。”

    “变一个魔术。”

    “有把握吗?”

    “没有。”

    “那为什么必须去?”

    “因为我是骑士。”

    李叔同笑着说道:“那就去吧,也许,这就是你走这一程的意义。”

    少年转身朝南方狂奔起来,他跑过雪原,跑过高山,任由着风在身边呼啸,任由着寒冷侵蚀皮肤。

    半神之战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他必须在6小时之内,抵达他要去的地方。

    快!

    庆尘只想自己再快一点!

    狂奔时,他因为胸口的伤而失去平衡,但他摔倒在地上翻滚了一下便又重新站起身来,继续狂奔。

    李叔同看着少年的背影,他曾经总担心庆尘身上背的东西太多,于是总是少年老成。

    所以他尝试着把庆尘送回学校,尝试着带庆尘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可都没能改变什么。

    而现在,他终于觉得,这位徒弟心里的某些东西活过来了。

    再也不后退半步。

    ……

    ……

    天色渐晚。

    李成与庆凌神色疲惫的走在队伍最前方。

    他们的腿已经麻木了,连手掌抚过脸上的皮肤,也无法清晰感受到。

    一路上,不断有人掉队,战士们跌坐在路旁,自知再也无法起身。

    那些力竭的战士很想跟着队伍继续前进,看看那位庆尘督查到底要送给他们一个怎样的奇迹,但是他们看不到了。

    “你们继续前进吧,我的灵魂会比你们更早一些跨越春雷河,我在家乡等着你们凯旋,”有人坐在路旁说道。

    李成与庆凌不敢再多看那些掉队的战士,他们的时间不多,只能不停的前进。

    庆尘被阴阳师追杀会不会已经死了?

    庆尘活下来,会不会带着他们这群累赘继续逃命?

    没人问这些问题,所有人都把最后的希望留在心里,生怕问出来,那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就算真的死在这里,也只当是自己运气不好吧。

    能从A02基地里逃出来,就已经很好了。

    就在此时,最前方的李成忽然怔然道:“到了。”

    庆凌愣了一下,他迅速查看周围环境:“到了,我们到老板交代的地方了!”

    战士们欢欣鼓舞,彼此拥抱:“到了,我们终于到了。”

    可兴奋的情绪过后,是失落。

    这是一个山谷,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没有接应的人,没有奇迹,也没有庆尘。

    李成茫然的挠挠头:“可能老板还在路上,要不我们在这里等等?”

    战士们颓然的坐在地上。

    有人说道:“老板……可能跑不过那些阴阳师。”

    潜台词是,庆尘可能已经死了。

    有人说道:“要不我们重新往北走吧,说不定能有几个人熬出这个雪原。还有一个月就开春了,总能活下来几个人的。”

    李成摇摇头:“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抵达这里,军令没让我们去其他地方。”

    “可……”有人想要反驳:“可我们已经到了啊,这里什么都没有,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李成忽然说道:“各位以前都是军人,如果军令是让你们死守阵地,你们怎么办?哪怕阵地上就剩下你一个人,而敌军还有一万人,却没人让你撤退,你怎么办?”

    “守着呗……”有人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知道老李你是什么意思,别整的跟我们都是孬种一样。既然你说是军令,那咱们就全都守在这里、死在这里。正好,大家死在一块还热闹,省得再上路,有兄弟掉队了太孤单。”

    “庆凌,你身手好,你爬上山谷看一眼,这山谷外有什么,”李成说道。

    庆凌点点头,二话不说就顺着山壁,朝山谷顶端爬去。

    因为手指有些不听使唤,他好几次差点摔下来。

    待到庆凌爬上山顶后,他愣在原地。

    李成在山谷里喊道:“庆凌,你看到什么了,怎么人都给看傻了?!”

    在庆凌的视野中,遥远天际上,密密麻麻的北方舰队正驶向这边,它们的航信灯在夜空上如群星般闪耀,那是正面战场上所有士兵最不愿意面对的作战序列之一。

    庆凌喃喃道:“我看到了神代的北方舰队……”

    李成:“卧槽……”

    庆凌分析:“距离我们最多四十公里,数量二百以上,很快就到!”

    四十公里,是人类在海面上看到海天一线的距离。

    山谷中一片寂静,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庆凌看到的会是舰群!

    二百艘以上的浮空飞艇,必然配备了十艘以上的甲级浮空飞艇……其实分析这一切已经没有用了,只需要一艘乙级军用浮空飞艇,就足以全歼他们所有人。

    “下来吧,庆凌,”老李低沉道。

    庆凌恍惚的回到山谷里,他坐在地上沉默着。

    李成笑着说道:“看样子,咱们是等不到老板了。我要是他,如果远远看到这舰群,我立马转身就跑。”

    庆凌忽然说道:“老板教的那首歌怎么唱来着?要不再唱几遍吧。”

    老李笑骂道:“就你那五音不全的嗓子,还唱什么歌?别糟蹋了老板的歌。”

    “五音不全就不能唱歌了?五音不全吃你家大米了?”庆凌扯着脖子:“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老小子那么喜欢拍马屁呢?”

    老李低头说道:“不太想唱歌了,要是有支烟就好了。十九年没抽过烟,都忘了是什么味道,我就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抽烟,一口下去我就晕了,美得很。”

    “回去让你抽个够。回家以后洗个热水澡,吃一碗父母做糖醋排骨,再喝两杯酒。”

    “还回去,回去个屁,”李成笑骂道。

    可刚骂完,他忽然发觉不对劲了,因为那是庆尘的声音!

    所有士兵豁然转头看向山谷尽头,少年正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肩膀上的伤深可见骨。

    李成顿时站起身来:“老板,你怎么来了?!北方舰群快到了,你快走!你一个人目标小,说不定他们发现不了!”

    庆尘只是自顾自说着:“你们喜欢的联邦一线女明星张岚岚,她嫁给了富商,生了两个孩子。”

    “浮空飞车出了新款,最快时速能到460公里。”

    “联邦的合成肉还是很难吃,但起码比A02基地的强。”

    “LGD战队在全息电竞联赛上拿了十连冠。”

    “城市里的酒吧去年解除了禁酒令。”

    “现在10号城市开始给猫发身份证了。”

    庆尘说道:“说这些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我应该带你们回去看看,你们也必须回去看看那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你们相信奇迹吗,有人曾经告诉我,相信奇迹的人,本身就是奇迹,”庆尘咧嘴笑道:“我给你们变个魔术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但如果这个魔术失败了,我就陪你们死在这里。”

    “啊?”所有战士都愣住了。

    庆尘看了一眼自己右手臂上的时间说道:“10、9、8、7、6、5、4、3、2、1!”

    所有士兵默默等待着。

    随着倒数结束。

    轰隆隆!

    一架黑色的蒸汽列车,冒着滚滚浓烟从山谷深处的虚无中驶来。

    停在了所有人身边。

    那个相信奇迹的人,真的创造了一个奇迹。

    庆尘缓缓走到蒸汽列车的舱门前,身出那只带着黑色尾戒的右手,轻轻转动门把手。

    咔哒一声,门开了。

    蒸汽列车烟囱上正冒着的黑色浓烟突然停住,似乎有什么它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

    庆尘回头对九百多名士兵笑着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回家。”

    士兵们心神恍惚的登上这一架不知来处的列车,然后在车厢里看着它重新驶入虚无。

    驶向尚不知在何处,却必然光辉的命运。

    影子独自一人站在远山之上,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笑道:“这可不是我不带他回银杏庄园,是我没找到他……希望有朝一日,还能看见这样的魔术,有趣。”

    说话间,神代的北方舰群已经赶到。

    他们在影子头顶丢下一颗须佐之男,而影子则面带冷笑的看着,若不是这暗影之门没法横向打开,他非让这颗须佐之男落在神代自己的军事基地不可。

    影子在须佐之男即将落地的瞬间,打开暗影之门消失不见。

    无比从容。

    ……

    第三卷,夜的第三章:变奏。

    完。

    抱歉写了一个通宵,下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醒了,晚上11点更新一章或两章吧,看状态。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