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4章 授勋

    蒸汽列车停靠的每个站点之间的距离,又长又短。

    有时候它行驶两小时就停一次,有时候它甚至行驶一星期都不会停一次。

    而23号城市外的停靠点,距离下一站只有6个小时。

    社团大哥挂掉电话后便开始匆匆忙忙的准备年货了,好在此时本就靠近年关,城市里卖年货的地方特别多。

    大哥也是个会做人的人,面对一个能拉起900多人黑吃黑队伍的大佬,他一点花样都没耍,直接把庆尘他们需要的年货全都给备齐了。

    不仅如此,还准备了三十箱干果,三十箱烟,三十箱酒……

    其中还有庆尘要的十个速写本,画画用的,这东西倒是不好买,毕竟大家都用电子产品了,得去上三区的商店才能找到,属于小奢侈品。

    这些东西看着一件件都不值钱,可问题是数量多,总共加起来也有他那些机械肢体的十分之一货值了。

    等于是这趟货,他少赚了一成。

    但是没关系,大哥开心。

    这位社团大哥叫张清欢,今年四十二岁,也没什么特长,早些年父亲吸毒死掉了,他就开始做社团。

    他用两个小时准备好了货物,然后拉着车队便出发了,看起来就像是准备去抗震救灾的车队一样,就差拉几条横幅了。

    出22号城市通关的时候,出入境管理局也都是老熟人,打点好了的,直接通关。

    待他们离开城市时,出入境管理局的官员还在跟张清欢调侃:最近做的生意很大啊,拉这么多车!

    这位官员还以为,这十多辆货车上装的都是机械肢体呢。

    车队缓缓往雪原上驶去,抵达蒸汽列车停靠点时,已经有另一伙社团成员等在那里了,也是想靠蒸汽列车运送货物的。

    蒸汽列车运送货物很快,还很安全,不用担心碰上荒野人,也不会在路上被集团军盘查卡油。

    算是一条很完整的走私链了。

    这些人也是23号城市的,他们是从城市里排水渠出来的,因为货物太敏感,过不了出入境管理局。

    这拨人是黑水社团的,手里提着冷藏箱子,里面装着低温保存的器官。

    身边还有二十多名女性,一看就知道是被拐卖去其他城市当奴隶的‘货物’,此时,这些女性神智还有些不清醒,看样子是注射了迷幻药物。

    张清欢见到他们便打了声招呼,指挥着货车停下。

    一般情况下,来蒸汽列车这里走私的都是为了利益,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惹谁。。

    就像野兽在河边喝水一样,有仇有恨的话,一切都等货物上车了再说。

    这时,他指挥着小弟卸了货物。

    黑水社团的人看见他们卸的东西,眼睛顿时就直了:“我特么还是头一次见,有人用蒸汽列车运年货的!”

    黑水社团的社长一脸鄙夷的看了小弟一眼:“那都是伪装,年货箱子里面说不定就是一盒盒的子弹,你还真以为会有人用蒸汽列车运年货啊!傻不傻!”

    然而就在所有人等蒸汽列车的时候,黑水社长眼睁睁看到张清欢那边,有个小弟从年货箱子里抓了一把瓜子。

    还有一个小弟要从箱子里拿烟抽,结果被张清欢给一脚踹开!

    “大哥,好像真的是年货。”

    黑水社长整个人都懵了:“现在年货都这么赚钱了吗?”

    他心说这些卖年货的也太黑了吧,都能用蒸汽列车来运货了?!

    这简直颠覆了黑水社长的世界观!

    就在此时,蒸汽列车的汽笛声响起,它从虚无中驶出,烟囱上冒着滚滚黑烟。

    眼见着张清欢这边立刻喊道:“快快快,都搭把手往车上递,不然时间不够了。”

    黑水社长愣了一下,他转头看向列车时,正看到车上的九百多人也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开枪,那拨带着女孩来的,把腿全都给我打断了,”庆尘平静说道。

    一阵枪火声过去,黑水社长这边全都被打断了腿,倒在地上。

    庆尘在列车上居高临下的俯瞰过去:“送物资的这些人,是谁领头的。”

    张清欢战战兢兢的过去:“我我我,队长别开枪。”

    庆尘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打断你的腿吗?”

    张清欢小心翼翼道:“不知道……”

    “因为你这些货物里的机械肢体,都是崭新的,说明你不是从别人身上卸下来的,不然你现在的腿也断了,”庆尘说道:“赶紧搬运货物。”

    张清欢心说,这果然是充满崇高浪漫主义精神的侠盗啊,他没想错!

    一群人在黑水社团成员的哀嚎中,张清欢手忙脚乱的带人搬运货物。

    他小声对庆尘说道:“我还私自做主送了些烟和酒,还有三十箱干果……”

    庆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叫什么?”

    “张清欢!”张清欢激动道:“我能不能加入你们啊,我觉得你们做事太帅了!”

    庆尘想了想:“可以。”

    “那我该怎么加入?”

    “你把那些注射了药物的女孩送回去,完成之后,未来会有一个人带着红色的面巾来找你,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是我的人来了。”

    这或许就是家长会踏足北方的第一步。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张清欢神色向往的看着蒸汽列车离去,他回想那少年清秀好看的面目,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等等,这不是那位刚刚轰动联邦,从神代财团A02基地里杀出来的庆尘督查吗?!

    ……

    ……

    蒸汽列车重新驶入虚无。

    士兵们在黑暗中狼吞虎咽的吃着,一个个都差点噎死。

    庆尘说道:“前三餐不要吃那么多,先垫点面包、喝点水养养胃,明天我们开始吃火锅!”

    伴随着蒸汽列车重新驶入光明,车上一阵欢呼。

    他们之前还在想,自己会不会饿死在车上的时候,老板竟然随手就把这些问题给解决了。

    士兵们拆开年货,分发起香烟来。

    他们十九年没有抽过烟了,此时分起烟来跟疯了一样。

    短短十分钟时间,整个车厢里都跟着火了一样,车窗处疯狂的向外翻涌着白烟……

    把庆尘的眼都给迷住了!

    他拿起张清欢送来的速写本,默默的走到最后一节车厢,坐在金币堆上开始画画。

    就像他曾在大阪心斋桥旁所做的事情一样。

    李成回头看了一眼,忽然觉得自己老板坐在金币上不为所动的样子,实在太酷了。

    他走过去问道:“老板,画风景呢?”

    “没有,画人,”庆尘回答道。

    李成凑过去看了一眼,却见庆尘每分钟都会迅速勾勒出一张人像,效率极高,而且每幅画上都是男人,长的也不一样。

    他感觉有些奇怪,老板画男人干嘛?

    庆尘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放心,你很快就知道这是干嘛用的了。”

    李成忽然说道:“老板,我感觉你要离开了。”

    “为什么?”

    “因为你用卫星电话通知了李氏和庆氏,让他们派人来接我们回家,可是我感觉,你自己在北方还有事情要做,”李成失落道:“其实我们可以稍微休整一下留下帮你的。”

    “李成你很聪明,我也知道你很着急想为我做事,但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就够了,”庆尘认真道:“放心,以后会有机会的,等我办完了北方的事情就去找你们。”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庆尘在北方还有一些账要算。

    ……

    ……

    蒸汽列车继续驶向南方。

    就在19号城市外面,已经有两艘甲级浮空飞艇等在那里了。

    一艘是李氏的,一艘是庆氏的。

    他们早早等在这里,直到一架蒸汽列车从虚无中驶出。

    庆凌从蒸汽列车上跳下来,他分明看见那些庆氏士兵的脸上,带着神圣有向往的表情。

    士兵们在浮空飞艇外站的笔直,可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列车上瞅。

    他们在找人。

    不过奇怪的是,这蒸汽列车怎么一股浓浓的火锅味儿……

    庆凌看了一眼这些士兵肩章上的标志,这分明就是影子部队的人。

    在庆氏,影子部队和庆氏其他部队还是有些区别的。

    庆野大咧咧的站在浮空飞艇外,笑眯眯的跟庆凌他们每一位庆氏人握手:“辛苦了,欢迎回家。”

    说完,旁边还会有人给他们佩戴上二等功勋章。

    庆野解释:“影子老板今天原本是要亲自来的,但家主把他给叫回银杏庄园去了,所以没法过来。我给各位授勋,各位见谅。另外,这些年所有人的薪水都会在核查身份后补上,全部都是提高三级来发。有些流程需要走,但你们也是曾经密谍司下面的人,知道流程不可废的道理。”

    庆凌点头:“明白,我们都明白。”

    庆凌等人看着这一幕恍若隔世,他们等这一天实在太久了。

    慢慢的,蒸汽列车上的所有人都下来了,士兵们有些意外,庆野也有些意外,他手里拿着一枚银杏勋章,怔怔的问:“等等,庆尘那小子呢?”

    这枚银星勋章在庆氏内部,凌驾于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之上。

    近二十年获得这枚勋章的人,一个是刚刚回家的庆牧,他此时意识已经磨灭,再也无法苏醒。

    而另一个获得银杏勋章的人,就是庆尘。

    这些庆氏士兵带着崇拜的眼神在车厢里寻找的人,就是庆尘,这是所有影子嫡系部队成员的共同情绪。

    他们知道庆尘完成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任务,经历了多少磨难。

    可是,此时此刻本应站在这里的主角,竟然不见了!

    这时,庆凌让人拿出一沓厚厚的速写纸来:“这是老板让我交给你们的,他画了723个人,需要你们用人脸识别技术分析出他们的户籍来。他需要这些信息,他说,影子知道该如何把消息传递给他。”

    庆野翻看了速写本,并不记得这些画像上的人,他骂骂咧咧道:“我好不容易从老板那里抢来的授勋机会,结果他人不见了!人脸识别技术哪里有那么简单啊,他真以为随手画一下就能识别出来?开什么玩笑……”

    影子并不是没有空。

    如果影子真想给庆尘授勋,完全可以等授勋结束之后开启暗影之门。

    实在是庆野这货缠了影子三天,非说要争取一个在未来老板面前混个脸熟的机会,这才让影子把授勋机会留给了他。

    为了这事,庆驱骂了他两天的“卑鄙小人”。

    此时,庆凌说道:“老板说了,他是按照‘六点人脸识别技术’画的,所以一定能识别出来。”

    庆野懵了一下,还特么有人能按照人脸识别技术画画呢?

    事实上,当初庆尘在心斋桥上画画,包括神代云罗都觉得他画画技法,与其他画师完全不同,就像是一个初学者。

    然而只有庆尘自己知道,他画的画并不讲究技法与光影,只在意它能不能被机器识别出来!

    这才是他练习画画的目的!

    庆野疑惑道:“这些人都是谁啊?”

    庆凌说道:“老板要杀的人。”

    庆野明白了,庆尘是要密谍司把这些一一找出来,然后一一杀死。

    可他想不明白的是,庆尘怎么有这么多人要杀……

    庆凌说道:“另外,他还想要神代云合的所有信息,是‘所有’。”

    庆野拍拍手:“有趣。走吧,回家!”

    庆凌等人走上浮空飞艇后方的入舰通道,当他即将进入前转头看向李氏的方向。

    那里,李成也刚好回头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轻松的走进各自的浮空飞艇。

    这只是短暂的分别,他们知道,彼此很快还会相聚。

    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一个人从北方归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