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6章 楼中枪战

    在庆尘的计划里,他应该是带着李长青秘密潜入这栋大楼,然后躲在一个杀手找不到的地方,等待着李长青的援军赶来,将这些杀手一网打尽。

    这栋大楼人口密集,房间众多,杀手就算想找人也需要花一段时间,所以,他一直觉得这个计划很稳。

    但现在呢,自己莫名其妙的带着李长青直接找到了对方的主谋者。

    然后李长青突然出手偷袭了对方,把正面落地窗都给打的粉碎。

    主谋者从空中落下时,还不忘拉女人一起垫背,甚至通过通讯频道告诉其他杀手,屋里还有一人。

    这种敌人是凶狠的,对方在空中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于是便不再浪费时间垂死挣扎,而是选择让李长青他们付出代价。

    庆尘感觉自己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整栋大楼里数十名杀手,就像杀人蜂一样朝他奔涌而来。

    李长青会回来救他吗?

    可能会,可能不会,但庆尘从来不在别人身上下赌注。

    命是自己的,那就自己争。

    他没有慌忙往外走去,反而先蹲下来紧了紧自己的鞋带,这才直接丢下狙击枪,拔出自己腰间的手枪。

    狙击枪固然是好东西,但庆尘虽贪财却不恋财,这种时候肯定不能背着这么大的负重去狭窄地形战斗。

    狭窄的楼道间,必然还是手枪最好用。

    如果李长青在场,或许会发现此时庆尘的气质已经完全改变,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机器。

    少年站在门口,屏住呼吸等待着什么。

    下一刻,他竟直接抬手朝门上扣动扳机。

    子弹穿透房门轰鸣而出,竟宛如未卜先知般击穿了门外的两名杀手胸口。

    庆尘面色平静的拧门走出,轻轻的从尸体手里摘下对方的手枪。

    却见他手腕一抖,提线木偶的透明丝线扎进其中一名杀手心脏,犹如献祭一般,杀手的尸体、衣物,甚至连他们溅射到墙上的血迹,都像是被人硬生生抹去了似的,化作空气中的飞灰,不留一点痕迹。

    那是某种世界规则正在降临,以血肉来满足收容条件。

    放在以前,庆尘已经刻意的‘屏蔽’了提线木偶邪恶的收容条件,从来不去刻意给自己制造杀戮的机会。

    但是,送上门来的,他绝对不会放过。。

    庆尘谨慎起见,两具尸体他也只献祭了一具,以免太过明显被人发现端倪。

    长长的走廊尽头传来脚步声,他一边迎着声音走过去,一边默默计算着脚步,待到对方探头的刹那,庆尘也已经抬起右臂,扣动了扳机连开三枪。

    杀手握枪的手臂、眉心、胸口,三枪点射无一落空。

    这计算好的一切,就像是杀手在卡着点将人头送到他手上似的。

    庆尘进入安全通道,可他并没有急着往下走,反而一路向上行去。

    没人教过他在大楼内发生枪战该如何处理,但他很清楚一点,在这里,自己必须克服动物的软弱本能。

    此时此刻,所有杀手心里都在认为,这栋大楼是他们的主场,所以庆尘最该做的就是向下逃亡,与李长青等人汇合。

    但他偏偏不这么做。

    回归倒计时97:00:00.

    午夜11点。

    这栋大楼就像是另一座宏伟的八角笼,所有人都可以拿起武器战斗,但这一次庆尘要面对的猛兽,有点多。

    庆尘退出杀手枪械的弹匣,确认是满载后才重新插进枪膛里。

    他脚掌古怪的发力,悄无声息的走在楼梯间。

    昏暗的安全通道里只有应急照明灯在亮着,少年眼窝都沉浸在黑暗的阴影里。

    两名正在全速向楼下冲来的杀手,他们完全没想到庆尘竟然会反其道行之,出现在这里。

    庆尘抬手扣动两次扳机,那两名杀手连枪口都还没来得及抬起,眉心便已经各自多了一个血洞。

    但他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快速向后退去。

    下一刻,他所站立的地方便被一连串子弹射出十多个坑洞。

    就在那两名杀手后面,还有一人正透过楼梯的金属扶手缝隙开枪偷袭。

    庆尘甚至都没有看,便在对方的视野死角连续扣动扳机,只不过,那名杀手一直躲在暗处,子弹竟是一发都没有伤到他。

    咔哒一声,少年手里的枪械传来卡壳声,他目光冰冷的单手按下机括,将弹匣退了出来准备更换新的弹匣。

    那楼梯上的敌人听到弹匣退出枪体的声音,竟是从楼梯中段一跃而下。

    可是,当他跳下来的那一刻,却发现昏暗中少年已经连续扣动扳机。

    枪火迸发,犹如黑夜里乍现的焰火。

    杀手身体瞬间麻痹,他怔怔的失去平衡摔在楼梯上,像一只破布袋。

    他临死前看到庆尘左手拿着空了枪膛的手枪,右手则拿着刚刚从杀手身上摘下来的枪械。

    相比换弹匣速度而言,当然是直接换枪更快。

    庆尘故意做出换弹匣声音,任由空弹匣砸落在地,就是想让这楼梯上的杀手自己钻出来。

    八角笼里有一个非常凶狠的技巧:当你的力量不足以打到对手时,那就骗对手来打你。对手前冲的头颅,迎上你出击的拳头,就会是双倍的力量。

    如果你无法快速解决敌人,那就学会如何让敌人自己冲上来,撞你的枪口。

    庆尘平静的抖出提线木偶,那透明的丝线像是一条小蛇,贪婪的吮吸着生命。

    他看着丝线变成红色,然后随着尸体化为飞灰,再重新恢复透明。

    短短两场战斗,献祭三人,那透明的分岔处便增长了三十三厘米。

    如果多来几次这样的战斗,恐怕提线木偶很快便能控制第二个人,这还是庆尘心有控制的速度,这玩意要是落在心有歹意的人手里,怕是会偷偷屠杀百姓来完成收容条件。

    “果然是一件邪恶的禁忌物啊,”庆尘叹息道。

    这时,楼里的杀手都已经知道,那个刚刚对他们完成斩首的少年不仅没有下楼,反而正在朝楼上杀去。

    一时间,杀手们向楼上涌去。

    少年站在楼梯间里静静听着下方也传来脚步声,这次他没有继续往上走,竟然是返身向下。

    几步楼梯之间,庆尘脸上的容貌便已经换成了某个化作飞灰的杀手模样。

    ……

    ……

    此时此刻。

    长街里,两辆封堵在前后路口的货车处,忽然有密密麻麻的联邦集团军士兵出现,他们全副武装的稳步推进阵地,快速的清理着地面战场。

    那些原本包围了李长青车队的杀手,一眨眼却变成了被包围的状态。

    双方刚做接触的顷刻,毫无掩体的杀手便被整建制的集团军收割,成片成片倒下。

    老六看到这一幕,终于松了口气。

    此时他原本就已经半残的右腿上血流如注,但即便如此,老六依然忠心耿耿的,一瘸一拐朝着李长青坠落的位置跑去:“老板,你没事吧老板?庆尘那小子不是在保护你吗,他人呢?”

    李长青听到此话,骤然望向大楼里:“坏了,他的位置暴露了!”

    大楼并不隔音,所以当地面上枪声渐渐平息后,大家还能隐约听到楼里的枪声,不密集,却格外的有节奏。

    老六反应过来,那是庆尘已经与人发生战斗了!

    却见李长青忽然从地上捡起一支散落的自动步枪,转身便往大楼里走去。

    老六看到这一幕魂都吓飞了:“老板,街面上已经安全了,你可不要自己再进去冒险啊。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李家大爷、二爷肯定要发配我去荒野上掰苞米的!”

    “不行,”李长青看了一眼老六受伤的右腿说道:“你在这里等待治疗,我自己去就够了。现在庆尘在大楼里的位置已经暴露了,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放心,我不会有事。”

    说着,李长青已经闪身进了大楼。

    老六想要跟进去,结果腿上的伤口被撕扯着差点摔倒,他对躲在某辆越野车后面的王丙戌怒吼:“你个孙子别再躲了,赶紧跟进去看看,老板要是有什么事,我回去就扒了你姘头的皮!”

    王丙戌一听这话,立马从越野车后面钻了出来,他一边跟上李长青的步伐,一边嘀咕道:“我又不是畏战,你嚷嚷什么!就显得你老六比别人都忠心耿耿吗?!”

    李长青与王丙戌二人打算直直的杀到12楼,寻找庆尘的踪迹。

    只是他们到了主谋者原先所在的屋门口,却赫然发现门已打开,门外躺着一具尸体,这是第一战场。

    王丙戌简单看了一眼便立刻分析道:“屋里的人在没开门的情况下直接开枪,非常果断。”

    李长青二话不说便朝安全通道走去,刚往上搜寻了两层,便发现了第二战场。

    这里歪歪斜斜的倒着一具尸体,楼道的墙壁上全是纷乱的弹痕。

    王丙戌感到有些奇怪:“这杀手明显被一枪爆头了,怎么还会散落着这么多弹壳,墙壁上也有那么多弹痕?而且更奇怪的是,老板您那位……应该是从屋里杀出来后就进了安全通道的步梯间,但他没有往下去和您汇合,反而在往上走……”

    李长青抿着嘴思考片刻,然后冷冷说道:“继续往上找!”

    就在此时,她和王丙戌分明听见楼下传来枪声。

    两人同时有些疑惑了,庆尘到底是怎么个行进路线?他们来大楼里救人,竟然连对方的人影都找不到!

    ……

    感谢死神之子-伞兵1号、张卫雨最帅、crazyAlone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装修永远不被坑!

    求月票啊求月票!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