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7章 禁忌物的独特使用方法

    整座大楼的灯火,在这场伏击的一开始便熄灭了。

    走廊里安安静静的,仅有几名杀手在快速行走着,他们手中握着枪械,却怎么也找不到楼里的目标人物在哪。

    杀手们很清楚一点,楼下的联邦援军已经到了,他们都是联邦集团军出身,所以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联邦集团军会从资料库中,快速得到这栋楼的建筑设计图。

    然后指挥车里会在2分钟内,根据设计图建立智能的全息沙盘。

    到时候,所有出口都会被封堵上,他们想要从容离开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他们一旦被抓住,必然要面临无尽的残酷刑讯,以及最终的秘密处决。

    李氏从不招降鹿岛与神代家族麾下的士兵,这是共识。

    此时,杀手们只是机械的执行着指挥官留下的最后任务,杀死大楼里那个对他们执行了斩首的人。

    昏暗的走廊里,五名杀手保持着通讯静默,这一幕在不同楼层都发生着,大家分成了好几队,想要赶在联邦集团军进入大楼之前完成搜索。

    这时,有人疑惑道:“据说那位被斩首的长官,两年前就秘密潜入了18号城市,而且一直都以平民身份住在这里。在今晚刺杀李长青计划开启之前,连我们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对于外界来说,他不过是这栋大楼里的一名普通住户而已,李氏为何能对他完成精准斩首?”

    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发问。

    所有杀手都想不通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们知道自己有可能遇到反伏击,甚至还有两个后手用来应付‘反伏击’,但他们没想到计划负责人死的那么快……

    这时,后方有人忽然说道:“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可能是个巧合啊?”

    “怎么可能是巧合?”五名杀手之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开口冷笑道:“对方假意逃进大楼,结果早就想好了如何通过电梯井来摆脱追杀,甚至还通过中央空调的检修口笔直找到长官的房间,将他杀死。这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后面那位杀手想了想说道:“那也有可能他是从电梯井爬上去,刚好就想找个房间躲避一下,恰好遇到了长官啊。”

    “你这些猜测都没有依据,”最前方的杀手冷声说道。

    “行吧,”最后面的那位杀手叹息。

    然而就在此时,最前方的那名杀手问道:“何昊阳,你刚才从楼上下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枪声是从楼上传来的,我们从下而上,你从上而下……”

    说着话时,他身后的枪声响了。

    连续四枪,全部命中杀手的后脑勺。

    庆尘变回了自己的模样,然后感慨:“我都说了我没想斩首,你们也不信。而且,人是李长青杀的,你们费劲吧啦的找我干嘛?”

    他手腕一抖便将提线木偶的透明丝线扎进两具杀手尸体里,熟练的完成献祭。

    他看着提线木偶贪婪吮吸,忽然在想这玩意是否拥有自己的生命?

    首先,庆尘确定有些禁忌物是具备生命与意识的,例如禁忌物ACE-005大福。。

    那么,这看似只是物品的提线木偶,有生命吗?

    他无从得知。

    “等等,”庆尘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骑士真气的作用一方面是施加debuff,一方面则是化万物为刀。

    之前李叔同曾给他说过,关键时刻,头发在骑士手中也是最危险的武器。

    但骑士战斗总不能老拔头发吧,拔着拔着秃了怎么办,没看师父都开始看中年养生手册了吗。

    而且,头发与树叶,都不够坚韧,非常容易碎裂。

    那这世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容易损坏,且易于携带、战斗的?

    庆尘看向正在吮吸鲜血的提线木偶,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禁忌物更皮实吗?好像不多。

    从理论上讲,禁忌物是难以被物理作用摧毁的。

    想到这里,他将自己手臂中的真气骤然灌注进去,原本松松软软的透明丝线,竟然顷刻间绷直了!

    那条还在吮吸血液的丝线是殷红色的,就像是一根拉满的红色弓弦!

    原本提线木偶的线头,只是停留在杀手的心脏处,结果这一绷直,直接穿透了心脏,直直的刺穿了尸体!

    “咦,”庆尘有些诧异了,原来骑士真气与提线木偶真的可以相互作用!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可以拿提线木偶当武器用?

    虽然提线木偶不能像秋叶刀那样远掷,但总比携带匕首方便多了。

    那些002号禁忌之地里的老家伙们,会不会就是知道提线木偶可被灌注真气,才把这玩意交给自己的?

    庆尘认真感受着,当骑士真气灌注提线木偶的时候,消耗的尤其迅速。

    而且,一旦灌注长度超过1.2米,真气加持的力量就会迅速衰减。

    简单讲就是,他现在能够加持的提线木偶长度就是1.2米。

    原本庆尘还想着搞一把四十米大刀出来,现在看样子是不行了。

    庆尘又尝试着,在灌注骑士真气的时候去切割金属扶手,结果这“刀”也没有想象中锋利,连栏杆都切不开,只能留下一道刻痕。

    他知道,骑士真气的锋利程度,是与自己级别有关的,也许等他升级之后能让这玩意更锋利一些。

    庆尘在想,如果他有朝一日也成为半神,这玩意是不是可以削铁如泥?

    他收回灌注在提线木偶里的骑士真气,可下一秒异变突生,那提线木偶的线头在恢复柔软状态后,竟犹如一条小蛇似的扑至庆尘面前,眼镜蛇般的弯曲着。

    透过昏暗的光线,庆尘甚至还能看到殷红色丝线前段分裂开来,他仿佛还能听到嘶嘶嘶的愤怒声……

    然后,那殷红的小蛇一口咬在了他鼻子上。

    庆尘没有防备这一幕,当提线木偶咬在他鼻尖上的那一刻,他再次将骑士真气灌注进去,小蛇立刻再次绷直。

    鼻尖并不疼,也没破皮,似乎禁忌物对宿主是无法造成伤害的。

    “奇怪了,”他刚才还在思索物品类禁忌物是否也有生命,结果提线木偶便立刻给出了答案。

    那其他禁忌物,也和这提线木偶一样吗?

    庆尘认真回忆着他脑海里的其他禁忌物,例如编号ACE-012,那辆热爱金币的蒸汽列车,一旦有人偷它金币就会被锁死在车里。

    那辆蒸汽列车是否也有执着的生命?

    庆尘在走廊中,对提线木偶低声说道:“你也别闹情绪啊,咱俩现在合作多愉快,我给你献祭,你帮我杀敌,控制木偶杀敌也是杀,当匕首杀敌也是杀,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你有东西吃,还管自己是怎么杀的吗?这样,我收回真气,你别咬我。”

    说着,他再次收回真气。

    可下一秒,提线木偶前段的那条小蛇竟是再次席卷过来,这一次,它更加愤怒了。

    只是,还没等它冲至庆尘面门,便又生无可恋的绷直了。

    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搞了十多次,庆尘也有脾气了。

    提线木偶是禁忌物,他才是宿主。

    这次,庆尘直接灌注真气、收回真气,一口气就给来了上百次,提线木偶就在这柔软与绷直的状态中不停切换,直到彻底没了动静。

    “你还要祭品不?”他低声威胁利诱道:“我给你说,你要再这样,我就挖个几十米的深坑给你埋在地下,让你永远也没法重见天日。反正你是透明的,别人不好找。这样,咱俩最后商量一次,你要觉得能合作,就给我老老实实把这个敌人献祭完。”

    说着,他将提线木偶探向还未献祭完成的尸体心脏,小蛇停顿了两秒,又开始重新吮吸起来。

    似乎是打算息事宁人了。

    庆尘松了口气。

    他待敌人化作飞灰后,一边朝另一条安全通道转移,一边说道:“你看这样不是很好吗,咱俩合作如此愉快,我多了一些保命的底牌,你有祭品,双赢啊。”

    这一次,提线木偶的线头竟弯曲至庆尘面前,轻轻的指了指他刚才切割的扶手。

    这时候提线木偶已经恢复透明,若不是庆尘仔细看,简直看不清它是在指哪。

    庆尘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杀人可以,不能用来割铁?”

    提线木偶竟然轻微的点了点头!

    庆尘内心叹息,看来禁忌物不仅有生命,而且还有尊严。

    ……

    ……

    李长青与王丙戌两人听见连续的枪声时,就已经出发往楼下赶了。

    在下楼梯时,他们二人恰好与楼下同样听见枪声赶来的杀手遭遇。

    狭窄的空间里,王丙戌犹如壁虎般紧贴楼梯天花板爬行,还未等杀手们将枪口抬至头顶,却见这位B级高手已经从楼梯天花板上落下,人还在空中,就已经闪电般踢出四腿,将杀手尽数踹飞。

    骨骼崩裂声不绝于耳,眼瞅着杀手们内脏全部破裂,口鼻都渗出血来。

    “老板,解决了,”李长青瞥了他一眼:“这会儿倒是勤快,希望你以后也能这么勤快。我听依诺说过,你在秋狩队伍里一直护她周全,这很好。”

    王丙戌赶忙低头:“都是为了报效老板。”

    李长青当先踏入走廊,她看到扑地倒在地板上的两具尸体:“看一下怎么死的。”

    “哎,好嘞,”王丙戌赶忙冲了过去检查起来。

    李长青看着中年人,心说她身边最得力的人终究还是老六。

    早些年老六在军中任职,家中父母双双病重却没钱医治,李长青出面给了他父母最好的治疗条件,然后将老六收入麾下。

    从那以后,老六从来都没有过异心。

    事实上,财团收买人心不会一上来就使用威胁,他们向来都是先施恩,然后才立威。

    真正的聪明人,不会闲着没事给自己身边放一堆仇人。

    这时,王丙戌起身分析道:“老板,这两人伤口都是后脑勺小、脑门大,说明他们都是被人从后面开枪毙命的。而且他们死亡时,凶手开枪距离很近,死者头发甚至还有细微的烧焦痕迹,这几乎是被人顶着后脑勺扣动扳机才会有的情况。”

    王丙戌看了一眼走廊,有些疑惑道:“我想不出来凶手是怎么靠近他们的,又为何要走到如此近距离才开枪。”

    李长青皱起眉头:“混在杀手中间,假扮熟人?”

    砰砰砰砰。

    楼上再次传来连绵的枪声,然后归于平寂。

    王丙戌立马判断道:“比我们大概高出三层的样子!”

    李长青当先往楼上赶去,可当他们抵达时,又是只剩下两具尸体,庆尘却不见踪影。

    这下,李长青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了,这庆尘的行踪也太诡异了吧,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完全没办法判断思路和轨迹。

    连救援人员都找不到!

    王丙戌感慨道:“真是顶级的战术转移啊,这栋大楼总共就两条安全通道,被他给玩出花来了……老板,咱们现在怎么办?”

    他们俩人进入大楼的时间也不短了,本来是救人的,结果人也找不到。

    这就很尴尬了。

    李长青思索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不找了,我一开始闯回来是担心他出事,但现在看来,他根本就出不了事。走吧,去楼下与老六汇合,让联邦集团军封锁大楼。”

    说完,女人干脆了当的转身下楼,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王丙戌在后面目瞪口呆,这就不救了吗?

    老板和庆尘这俩人,一个是行踪诡异不定,想救援都找不到人,另一个则是干脆放弃救援,这到底闹哪出?

    自家老板,好像非常信任那少年似的。

    然而就在他们走出大楼时,赫然看见庆尘正坐在一副担架上,接受医务人员包扎伤口……

    李长青这次真的愣住了,她们下楼前枪声还在头顶呢,现在庆尘竟然比他们还先一步离开战场!

    庆尘看向李长青问道:“你刚才去哪了?怎么又回大楼里去了。”

    李长青犹豫了半天:“我去随便转转。”

    庆尘:“???”

    她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去救援的,毕竟她连人都没找到!

    ……

    先更4000字,晚上还有一章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