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5章 狼人杀

    群聊里,众人没想到竟然会同时出现两个恶魔邮票持有者,这让大家有些猝不及防。

    主要是他们之前就把这里当做一个纯粹的交流平台,没想到竟然还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

    “尘哥,这个恶魔邮票持有者已经跳出来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南庚辰问道。

    “既然他无法忍受别人冒充他,那当然要冒充下去了,”庆尘看了南庚辰一眼:“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但敌人厌恶的,就是我们该做的。”

    南庚辰好奇道:“尘哥,需要我配合什么吗?”

    庆尘平平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说道:“需要。”

    “可他现在出来澄清,你就冒充不下去了呀,”南庚辰说道。

    “他说自己是,他就是了?”庆尘头都没抬的回应着。

    幻羽在群聊里饶有兴致的问道:“你为何要冒充我?”

    庆尘在群里答非所问道:“你想当我的奴隶吗?嘻嘻。”

    幻羽回应道:“你不用刻意的学我说话,模仿者学的再像,也无法真的成为我。”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一只小鸭子’说道:“可幻羽你说话都没有带嘻嘻啊,他都有带嘻嘻。”

    幻羽明显愣了一下,他现在说话不带嘻嘻,纯粹是因为之前被某人给恶心到了。

    但他没想到,这反而成了别人冒充他时的佐证,别人说话时有嘻嘻,他却没有了。

    幻羽怔怔的坐在的某扇落地窗前,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小鸭子说的话。

    最终,他认真解释道:“我不说嘻嘻,是因为之前有个人总学我说话,我不屑于和他一样,所以就不说了。”

    南庚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立马抬头看向庆尘。

    他如今是庆尘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自然知道庆尘与幻羽在信件上说了什么。

    现在,眼瞅着庆尘凭借几封信,直接快把幻羽的精神病给治好了……

    庆尘在群里对幻羽说道:“我能证明我是恶魔邮票持有者,你能吗?”

    幻羽来了兴趣:“你要怎么证明?”

    庆尘继续在群里说道:“李四,我给你写过信,邀请你加入我,对吗?嘻嘻。”

    李四在手机前愣了一下:“真的是你。”

    南庚辰疑惑了:“尘哥,李四也是你的人?”

    “不是,”庆尘摇摇头:“我只是猜测这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邀请过许多人,这是对方的行为习惯。”

    王芸、庆尘、刘德柱,都收到过这样的信。

    此时,幻羽平静发来消息:“我邀请过很多人,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我曾给月儿写过一封信,信上说,我可以给他一整套基因药剂,对吗,月儿?嘻嘻,”庆尘回复道。

    月儿:“原来真的是你。”

    幻羽忽然觉得事情有意思起来了,这两句话他给很多人都说过。

    这一次,庆尘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位持有者,一旦自己的行为规律被一个有心人掌握,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幻羽现在甚至无法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此时此刻,群里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出好戏,各怀心思。

    对于郑远东和何今秋这样的人来说,将恶魔邮票持有者的势力连根拔起,是他们最想做的事情之一。

    因为这个势力多次威胁了社会稳定。

    对于李四他们这些曾收到过信件的人来说,如果恶魔邮票持有者被找出来,他们也将解决心头之患。

    所以,不管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他们都乐得看戏。

    隐藏在洛城丽景门深处的小胡同里,路远、小鹰,还有一大群在总部轮值的昆仑成员,这会儿正围坐在一个手机旁边,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群聊里上演真实‘狼人杀’游戏。

    “你们说谁才是真狼?”小鹰问道。

    有人想了想说道:“目前看来那个‘冰眼’更可信一点吧,说话习惯里带嘻嘻,而且一样的嚣张疯狂?这才符合一个精神病的特征啊。”

    “对,再看那个幻羽,说话就跟正常人一样,也没有嘻嘻。”

    小鹰疑惑了:“那也不对啊,如果冰眼才是真的恶魔邮票持有者,那幻羽跳出来说自己才是,图什么呢?”

    一旁的路远听不下去了:“一群蠢货,我当年搞刑侦的时候,手底下要都是你们这一群人,全都给你们开了。”

    “哟,路队有见解?”小鹰乐呵呵问道。

    “这里最关键的点,其实就是幻羽为何要跳出来说他才是持有者?”路远问道:“如果你是持有者,你会跟别人争吗?你肯定不会,但高智商犯罪人群会。前两年我办过一个案子,一个高智商犯罪嫌疑犯作案7起,我一直都找不到他。结果,后来有人模仿他作案,他去寻找模仿者的时候露出了马脚。这种人,不允许别人玷污自己的名声。”

    “好像有点道理,”小鹰点点头:“可冰眼那边,有李四和月儿在给他作证啊。”

    路远乐呵呵笑道:“你想想,咱们已经找到十六七个收到过信件的时间行者了,他们的共性是什么?11个人接到过邀请,然后持有者许诺过9个人说能提供一整套基因药剂。我想,这位冰眼应该也知道这个规律,所以直接开口,赌李四、月儿也收到过这种信。”

    路远继续说道:“恶魔邮票的持有者虽然神经质,可他所做的事情是有内在逻辑的,从穿越开始,他就一直尝试着利用里世界资源,壮大着自己的势力。所以他只是神经质,不是真的疯子,也不会闲着没事邀请大家来砍他。”

    “那这个冰眼又是谁呢?”一名昆仑成员好奇道:“他为何如此针对幻羽?”

    “肯定是跟恶魔邮票持有者有过节,”路远说道:“目前看来,我们倒是可以在群里和这位冰眼结成同盟,因为老板也在找这个持有者。”

    小鹰沉思许久:“等等,我承认路队分析的很有道理,但这个幻羽为啥不说嘻嘻了呢?”

    这倒是把路远给问住了,是啊,这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怎么不说嘻嘻了呢……

    这时,聊天群里的幻羽时隔几分钟,再次说话了:“我一直想看看你准备玩什么把戏,却没想到如此粗劣,这个真假猴王的游戏到此结束吧,我不想陪你浪费时间。虽然你冒充的很像,但你依然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恶魔邮票掌握在我的手中,而不是你的手中。李四,收到我刚刚寄去的信了吗。”

    李四迟疑了一下:“收到了。”

    昆仑的院子里,一群人拍起了路远的马匹:“路队英明啊,竟然真的分析对了!”

    路远冷笑着撇撇嘴:“也不看你们队长我之前是干什么的?没两把刷子,老板能让我管特勤组吗?”

    行署路的小屋中,南庚辰抬头看向庆尘:“尘哥,这咱们就没办法了,人家是真有恶魔邮票……”

    庆尘摇摇头对南庚辰说道:“他之前躲藏在这个群聊里,一直关注大家的信息,如今他自己千方百计的扒下了自己的马甲,我们又不吃亏。”

    庆尘相信。

    那位幻羽很快也会反应过来,这件事情里不管他能否证明自己的身份,他都输了。

    群里,幻羽问道:“如今,我已经证明了我的身份,你到底是谁?”

    昆仑成员们来了精神:“这冰眼会不会是洛城的?或者是咱们已知的某个时间行者?”

    小鹰抬起手:“别说话,看看这个冰眼怎么回答。”

    众人瞩目中。

    冰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昆仑路远。”

    路远:“???”

    昆仑的总部里,所有人面面相觑,如果不是路队就在他们身边,他们怕是还真以为这个冰眼就是路远呢!

    只是,大家没想到这冰眼真敢说啊,仗着大家在群里彼此之间不知道真实身份,想装谁就装谁。

    小鹰看向路远问道:“路队,他现在冒充你,咱回应不?”

    “不回应,”路远牙疼的挠着他的寸头:“这他娘的到底是谁啊,原本清清爽爽的群聊氛围,他这一进来,把水全都给搅浑了。我知道他是想让昆仑和幻羽站在对立面上,老板肯定也不介意和幻羽站在对立面上,但这么被人利用的感觉,好不爽啊……”

    “老板也在群里,这时候应该也看到群聊了吧,”小鹰问道:“要不要问下他该怎么做?”

    “先别打扰他,”路远摇摇头:“老板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老板现在在哪呢?”小鹰疑惑:“好几天没见他了。”

    “他发现了一个被鹿岛家族控制的时间行者,这会儿正跟情报组一起,看能不能把其他人一起给揪出来。”

    ……

    ……

    行署路的小屋里。

    南庚辰在一旁说道:“尘哥,幻羽冷静下来应该能猜到你就是刘德柱的老板吧,毕竟就你这么擅长……”

    他想说就你这么擅长恶心人,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庆尘看了他一眼:“或许,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

    “那他气急败坏之下找不到你,肯定会想要找刘德柱算这笔账吧?”南庚辰好奇道:“万一他对刘德柱下手怎么办?”

    庆尘平淡道:“他不出手,我怎么找到与他有关的线索?”

    有时候想找一个人的时候,不一定要自己去疲于奔命,让对方出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庆尘在里世界,可以找李东泽借力,可以找李依诺借力,还可以拜托壹帮点小忙。

    但他在表世界,却只能依靠自己,信息获得的渠道也并不多。

    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恶魔邮票的持有者幻羽,自然要想点剑走偏锋的办法。

    至于对方会不会走进自己画好的牢笼里,庆尘也不确定。

    当然,如果刘德柱没有归心,又或者刘德柱没有达到C级觉醒,庆尘也是不敢这么做的。

    但现在,很多人都还以为刘德柱只是一个F级基因战士,刚刚打完一针基因药剂,却不知道刘德柱已然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蜕变。

    庆尘判断,现阶段具备C级实力的时间行者绝对不会太多。

    按照穿越事件开始至今,里世界刚过去43天的,表里世界的时间加起来,也才两个多月。

    即便幻羽手里真的有整套基因药剂,对方也来不及将一个普通人提升到C级,最多D级。

    而那些本身就具备C级以上实力的高手,恐怕不会甘心被人控制,成为奴隶。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对方觉得刘德柱可以被随意拿捏,一定会吃大亏。

    此时此刻,某座城市的角落里,一扇落地窗前,一个瘦削的身影坐在摇椅上默默的思索着。

    十多分钟后,摇椅上的幻羽感慨道:“群里多了这么一个人,确实很恶心啊。”

    他这时已经冷静下来,并猜到那位冰眼的真实身份,必然就是刘德柱的老板。

    毕竟,这世界上哪能有那么多,擅长恶心别人的人。

    那特么就是同一个人!

    看样子,他在里世界寄给南庚辰的那封信起到了作用,这次,是对方收到信后不堪骚扰的反击。

    只是没想到,这反击来的如此之快,又如此之凌厉。

    幻羽脸上扬起病态的笑容。

    他知道,在这场群聊的较量里,他已经输了一个回合。

    从今往后,幻羽这个ID会时刻被昆仑、九州关注着,针对着。

    但是没关系,游戏没结束之前一切胜负都是虚无的、无意义的。

    只有笑到游戏结束那一刻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想到这里,幻羽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看落地窗外已经陷入沉睡的城市:“哥哥该回来了。”

    说完,起身从柜子中抽出三张信纸,并拿起一支黑金相间的钢笔来,在三张纸上分别写下一句话。

    写完后,幻羽用笔尖轻轻刺破自己的手指,将三滴血珠挤在了纸上,分别形成三枚红色的邮戳。

    奇怪的是,刚刚笔尖刺破的手指,在滴血之后便快速愈合起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幻羽擦亮一支火柴,将三封信全都烧掉。

    黑暗的屋子中,他凝视着正在燃烧的信纸笑道:“我说过的,游戏还没结束。”

    那燃烧的光,照亮了他苍白的脸。

    ……

    感谢破碎cry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

    我家已经没事,洛阳雨已经停了,现在更关心的是郑州同胞怎么样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