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章 杀意沸腾

    酒德麻衣在言灵·冥照里望着他们,冥照的黑影将他们所有人都掩藏在内,这就是老板说给橘政宗这个老熟人的惊喜,本来蛇岐八家和猛鬼众在橘政宗的计划里,都只是小打小闹,并没有损耗元气。

    但现在老板介入了这次“小打小闹”,让他们将事态升级,蛇岐八家所在的源氏重工,将会损失惨重。

    可以说,在听到这个计划的时候,就连酒德麻衣也不得不承认……

    老板这个计划比橘政宗更加恶毒,但是有什么所谓呢?

    死的是蛇岐八家的人,和他们没有任何干系。

    不过……唯一犯难的是,究竟怎么才能让超级偶像和源家次子干上,让超级偶像展现自己媲美超级混血种的一面。

    这才是老板这次计划中,让酒德麻衣和薯片妞为难的地方。

    源稚女无论如何都是要和自己的哥哥源稚生干上的,这是他的执念。

    但现在老板这么个无厘头的计划,就是要御守光展现出自己的力量,和源稚女干上,让别人都知道,御守光是个媲美源稚女的超级怪物。

    这怎么办呢?

    ……

    御守光冷冷地注视着那团不规则、不正常的阴影区域,说实话,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其实他也算是当局者迷,在没有想到酒德麻衣这一茬时,他对于自己和绘梨衣那些奇怪而巧合的遭遇,只是感到奇怪而已。

    不过,这会酒德麻衣她们不应该是在三峡那里杀老唐吗?

    是三峡青铜城事件结束了,还是酒德麻衣她们因为某些原因改动了世界线,并没有去协助路明非杀老唐。

    实际上,他根本就忘了,卡塞尔学院的三峡事件应该是在2010年也就是明年的2月份才开始的。

    他一直以为原来的龙族世界线里,路明非应该每年屠一条龙,实际上青铜与火之王和大地与山之王都死在了2010年这同一年里。

    不管怎样,御守光都猜出了是酒德麻衣她们在这段时间里算计他。

    既然酒德麻衣让他不爽了,那他也要给酒德麻衣一点颜色看看!

    冥照是吧?言灵是吧?

    御守光的眼神顿时让在黑影中的酒德麻衣感觉到一丝不好,然后在场所有人便看到了御守光那俊秀的眼睛里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玄奥而又神秘的语言带着莫名的神威,自俊秀少年的口中缓缓念出!

    无形的力量,开始扩散至整座源氏重工大楼!

    然后这力量瞬间将混血种或是准备发动的言灵,或是已经发动的言灵全部化为乌有!

    ……

    古老而带有玄妙之意的醒神寺内,本家的混血种正在和“鬼”们厮杀,他们都是强大的混血种,个个都拥有着神鬼莫测的言灵,超自然力量将醒神寺的设施破坏。

    但就在这时……

    一股强大的力量自所有混血种身上一扫而过,然后他们赫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言灵效果消失不见了!

    顿时所有人一时之间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只有橘政宗在人群后看着这一切,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

    而蛇岐八家其他几位家主看着这一切,他们也不是等闲之辈,犬山家家主犬山贺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声喊道,“这是……戒律?”

    “戒律?”顿时在场懂得言灵的人都恍然大悟,戒律的效果就是禁用言灵,和眼前这一幕完全不谋而合!

    只是……

    橘政宗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时候,眯了眯眼睛,戒律的效果是禁用血统低于释放者的言灵效果,现在的情况是,连犬山贺这位犬山家的家主,都被禁用掉了言灵·刹那。

    那岂不是说,施放戒律的混血种血统甚至还要凌驾于犬山贺这位犬山家家主之上?

    凌驾于犬山贺之上的混血种……日本这片土地上除了源稚生、源稚女和绘梨衣三兄妹,还会有谁呢?

    是前代影皇?

    还是……另外一个他所未知的混血种?

    橘政宗原本和蔼的眼神里顿时爆射出一股贪婪的神色,但很快他又将这股贪婪压了下去,再度表现出一副和善老人的模样。

    ……

    酒德麻衣只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冥照效果缓缓退却,夜间微弱的光线再度照射进他们身边的区域,将他们的踪迹全部暴露出来。

    这也就算了,她还看到了超级偶像那暴虐的黄金瞳,那仿佛蕴藏了一整个世界的末日,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暴动了一般。

    她不知道为什么,超级偶像在这一刻从人畜无害的好孩子,突然就变成了肆意妄为的君主。

    “果然……是你!”御守光看着和那天出现在海洋公园里的女人一模一样的酒德麻衣,冷冷地说道。

    他的黄金瞳里仿佛酝酿着风暴一样,即将化为狂怒的风暴,要撕碎眼前的酒德麻衣。

    “好……好久不见……”酒德麻衣苦笑道。

    似乎现在她要和超级偶像干上了啊……

    但下一刻,御守光那燃烧着的黄金瞳突然消退下去,他又从不可一世的暴君变回了那个妈妈身边温和的少年。

    他是性子很温和的人,但这可不代表他就不记仇了,只是……

    说实话酒德麻衣她们虽然算计他,但始终没有让他或者他身边的人真正出现什么危险,御守光相信那天在海洋公园里出现的意外,并不是酒德麻衣她们所为。

    后来酒德麻衣她更是火速赶到,帮他将绘梨衣和爱理沙带了出去,并且疏散了人群,他这才能使用黄泉奈落,将龙化亚种大军全军覆没。

    “以后我再和你算账……”御守光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一边和源稚生激战的风间琉璃。

    这两人都是超级混血种,即便没有使用言灵,都是身体远超常人的“超人”,言灵的无法使用,完全没有阻碍到他们的战斗。

    风间琉璃樱红色的长刀横扫,将源稚生的双刀格开,他再度手腕一翻,长刀再度直取源稚生的心脏而去。

    和哥哥不一样,他完全没有学习过剑道,战斗方法完全都是以最直接的方式去攻击敌人的要害。

    源稚生格挡,他就架开,源稚生进攻,他就以伤换伤,龙血在下一瞬间就能恢复他的伤势。

    他一边挥刀一边发出不知是哭是笑的婉转歌声,似乎是在咏唱悲剧的绝世歌姬一样,宛如神话里被伊邪那岐遗弃在黄泉之国的伊邪那美般。

    “住手吧。”就在这时,一把清亮宛如富士山之泉的太刀横在了状若疯狂的风间琉璃身前。

    御守光手握【和泉守兼定】,看着风间琉璃,叹了口气。

    “你敢阻止我?”风间琉璃看着俊秀的御守光,眼里的杀意大盛。

    “我只是不想你后悔莫及。”御守光摇摇头。

    “你们真正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他顿了顿,“而是那个在幕后高高坐着的混蛋。”

    御守光一说到“混蛋”这个词,眼里的杀意顿时如同熔岩般沸腾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