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章 你们动她试试

    时惟音上了辆公交车,在最后一排坐下。

    抚摸着一年多没玩过的手机,内心激动不已。

    打开微信。

    时梦莹依旧是那个发圈狂魔。

    “今天的日出跟我第一次去泰晤士河畔看的撞了,冲动一次,我要去那儿寻找当年的自己。”

    “偶遇小学同学,她一眼就认出了我,说我跟从前一模一样。真的好怀念那时的我们!想班主任了!”

    “怎么有那么多人要加我微信呢?这就是我不得不逼着自己考驾照的原因。其实我真的好喜欢坐捷运哦!”

    “那个夜晚的自己,至今回想起来仍旧不可思议。还好是你,F君,你好,我叫时梦莹。”……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时惟音手指开始飞快活动。

    “泰晤士河畔说:丑女,不约!”

    “你确实和读小学一模一样,十以外的加减法全不会!”

    “现在的推销员已经压力这么大,是个人都要加微信吗?”

    “F君做错了什么,要出现在你的朋友圈?”……

    时惟音越怼越爽,压根没注意到有个人向她这边飞奔而来。

    傅行北眼看公车开走,刚准备追上去,秘书打来电话。

    “傅总,董事会的人都到齐了,等您回来开会。”

    脚步一顿,傅行北立在原处,转身,先离开……

    时家。

    时惟音推开虚掩的门进去,只有父亲时晏和小三萧敏在家。

    时晏坐在沙发上看报,看见时惟音,推了推眼镜,冷道了声:“出来了?”

    时惟音坐过去,随手拿起桌上的甜点就往嘴里塞。

    “特意叫我回来,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准备个火盆跨跨去晦气呢!”时惟音说话时,已经吃了好几块糕点。

    时晏眉头微拧,对这个大女儿,明显是厌恶至极。

    半个月前,他逼时惟音去陪傅行北睡,实属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毕竟,傅行北是个快死的人,这大腿抱着没什么希望。

    可没想到,那天之后,生活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傅行北多年不受宠全是出于傅家对他的保护,一直以来,他也是在装病,如今羽翼丰满,露出原本的他。

    眼光锐利独到有见解,处事待人更是利落无比,不到半个月时间,以他强悍成功的手腕镇住董事会里所有前辈,让他们心悦诚服,无法以年龄上的差距与资历压制他。

    还好!

    傅行北一直以为那天晚上陪他的是时梦莹!

    如今,只要除去时惟音这个绊脚石,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萧敏很会察言观色,赶紧做出心疼的神色,道:“惟音啊,你受苦了,喜欢吃就多吃点儿!这是你妹妹经常吃的,一盒几千块呢!”

    时惟音手一顿,然后,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掀翻。

    时晏见状,气得眼睛一瞪,报纸甩在桌上,怒吼:“时惟音!你一回来就给我找事!以为我治不了你吗?”

    “找事?”时惟音眉眼向上微挑,“既然,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了。”

    起身,她抽出门后防贼的铁棍,在家里一顿打砸。

    肉眼能见的东西全都砸得稀巴烂。

    时晏挡都挡不住,捂住心口,“我的酒!别砸茶壶!那可是名家打造的!不要!不要!时惟音!千万不可以碰那个奖杯!那是我的最高荣誉!是商会会长亲自给我颁奖,它……”

    话还没落,一棍砸下。

    “噼里啪啦——”

    奖杯碎裂,掉落在地,溅起锋利的碎渣。

    时惟音的眼神一转为锋利,偏过头,瞪住这对狗男女,“这,才是找事!”

    看着眼前的一切,时晏心梗地抽了抽,“反了!时惟音!你反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举起手就要给时惟音一巴掌。

    时惟音刚准备扼住扇来的手,时梦莹回来了。

    时梦莹抓住时晏,疾呼:“爸!出什么事了?姐姐不是在监狱里吗?怎么出来了?天哪!我们家这是怎么了?姐姐,是你做的吗?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救你晚了吗?”

    下一秒,时梦莹哭出声来:“都是我的错!是我跟爸说,不管我们家庭条件如何,做错事就要受罚,不能因为有钱就逍遥法外!我希望姐姐经过这件事之后能得到教训,以后收敛些,别太嚣张了。”

    她说话的声音温柔又善良,配上那张柔弱美丽的脸,俨然天使般的存在。

    时晏心疼坏了,赶紧安慰道:“莹莹,你别哭!从小到大,爸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你说,你是我的掌上明珠,你乖,千万别把眼睛哭红了!”

    看着如此父慈子孝的场面,时惟音勾起唇角,笑了。

    她从小就知道,父亲不是不懂慈爱,只不过爱的不是她罢了。

    她总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才不得父亲喜欢。

    所以她拼命学习,拼命扩展课外知识,想要父亲认可她。

    可没想到,她越是出众,父亲越是愤怒,说她抢了时梦莹的光环。

    当他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她对他就再也不抱任何希望了。

    “有自知之明。”时惟音懒懒出声,慢步到时梦莹面前,“你的错最大!”

    听言,时梦莹眼里闪过抹毒辣。

    她从小就嫉妒时惟音。

    原本以为,时惟音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出来后肯定会大变模样,变成又丑又老又黑又瘦心里还有病的妖怪。

    可没想到,时惟音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五官更是精美绝伦,不需要任何首饰、衣物、化妆品的装点,站在这儿就是最耀眼的存在。

    尤其是因为过于纤瘦,更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楚楚可人。

    时梦莹恨极了!

    凭什么?

    凭什么时惟音运气这么好?

    时惟音从小就聪明,学什么都快,分明就是上天的宠儿!

    哪怕让她去睡一个病痨鬼,都能睡出个顶级高富帅!

    不过,又如何呢?

    从小到大,只要是时惟音的,时梦莹都会抢过来!

    还敢在朋友圈奚落她?

    对上时惟音的眸子,时梦莹缓缓道:“姐姐是来找母亲的吗?”像是在提醒,又像是在威胁。

    时梦莹以为,时惟音肯定会吓得身子一哆嗦,跪下来求他们放过她母亲,什么事都愿意做。

    可时惟音却是站在原地,冷眸微敛,面色更是出奇地平静,掀开红唇:“你们动她试试?”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