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章 倒是姐妹情深了

    王馥顿时火气蹭蹭直喷脸上,气着瞪向明黛沐,原本她被封太子侧妃,父亲又升官为户部尚书,正激动欢喜着,哪知道还没有两天,大理寺就来府上抓人,将她父亲带走。

    虽然案子还在查,可进了大理寺哪能完好无损出来,兄长这几天都去找人帮忙,可原先那些跟父亲交好的人都闭门不见,便是几位叔父都躲得远远。

    虽然她被封太子侧妃,家中如何不会牵连到她,可若没有了娘家,往后如何能在太子府立足。

    她想起来明雪韵的外祖家也是勋贵大家,有个表兄就是大理寺少丞,便想着来找明雪韵,可以让她帮忙。

    现在王家在风口浪尖上,她直接来找明雪韵帮忙是不行的,知道明雪韵喜欢宝石,便忍痛将最喜欢的宝石送给她,这才能进府。

    没有想到见到讨人厌的明黛沐。

    不喜欢明黛沐的,也不止她一人。

    明雪韵见到一副高贵端庄的明黛沐,就讨厌,尤其是想起来她被明黛沐推进湖里,喝了两天的药,就气愤。

    大姐姐,王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大姐姐向来拿规矩说话,你这样戳别人的痛处,未免太失礼!

    王馥伤心地说,雪韵,明大小姐教训的是,我是不该这个时候还出来,你莫要为了我,跟明大小姐置气。

    哼,王大人入狱了,难道王小姐也要去牢房里陪着才是孝心!

    明雪韵气愤地说,那外人还说大姐姐你疯癫呢,大姐姐怎么不去请个大夫瞧着!

    啪--

    啊!

    你....敢打我!

    响亮的巴掌声忽然响起,惊吓住了众人,王馥还尖叫了一声,明雪韵也被打懵了,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明黛沐,你,你竟然敢打我!

    明黛沐只是淡淡地瞥过去,冷声道,你口无遮拦,诅咒长姐,半点规矩都没有,作为长姐,教导妹妹,我怎么不敢?

    你!

    王馥也没有想到明黛沐会直接打人,见明雪韵愤怒的样子,打抱不平道。明大小姐,雪韵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可有半分姐妹之情!

    你未免太过分了!

    哼,我没有姐妹之情?所以任由三妹妹辱骂我疯癫,让她传出诅咒长姐的凶狠名声?

    明黛沐依旧是温婉大方的样子,声音惯来的清幽,毫无情绪,眼神平淡地看向王馥,我没有姐妹之情?就任由三妹妹收下赃物?连累三叔的仕途?连累我明家?让她成为不忠不义之人?

    那想必王小姐对三妹妹倒是姐妹情深了?

    我.....

    明雪韵懵了,怎么赃物?

    这个宝石,是赵家书肆赵东家的吧?

    明黛沐拿起桌子上的宝石,打开瞥了一眼,看向心虚的王馥,勾唇浅笑,这赵家书肆都被查封,且赵东家的原配妻子昨天去了衙门告丈夫私吞她的财产,这其中便有这块红宝石,衙门里都有名单呢?

    三妹妹若是收下了,待会儿官府就要来咱们明家了。

    什么,王馥,你......

    明雪韵听得脸色一白,都顾不上脸上的刺痛,惊讶地看向明显心虚不敢说话的王馥,见她目光躲闪,也知道明黛沐没有骗她,顿时气道。

    你竟然拿赃物给我,你是何居心!

    亏得我还打算让表兄在牢里替王大人打点呢!

    不是,雪韵,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

    明黛沐听着表兄,倒是想起来三妹妹的外祖家,敬德侯府的二公子便是大理寺少丞,难怪王馥会这个时候来找三妹妹。

    我记得赵家书肆的老板是王小姐的远房表舅吧,这颗红宝石是怎么来的,王小姐知情吧?

    王馥的脸色一变,赵家虽然是商贾家,可是有钱啊,她的首饰衣裳的钱基本都是赵家舅舅给的,赵家舅母家也是商贾,每回去舅舅家,喜欢了什么,习惯直接拿。

    这颗红宝石原本是舅母给表妹的嫁妆,但她就是喜欢啊,只要跟舅舅说一声,东西就是她的,舅母可不会坑声。

    谁让她是官家小姐,而她们只是商贾。

    可哪里知道舅舅家会出事,舅母竟然落进下石,去衙门告舅舅侵占她的嫁妆。

    自古女子的嫁妆属于私产,即便是夫家都不能占有,双方和离,女子的嫁妆可以全部带走。

    哼,王馥,你,你,太过分了。

    送客!

    雪......

    明雪韵被打,还被人欺骗,气得直接甩脸,让人将王馥送出去,王馥还没有没有说,就被丫鬟请出去了。

    她站在寒风下,气得发抖,见明黛沐淡静地坐在凳子上年喝茶,捂着脸,都能感觉到脸在火辣辣地疼,就气得瞪过去。

    但见明黛沐看过来,眼眸黑沉宁静,不带一丝感情,却是吓得她后退半步,意识到自己怕她,且接两次受她欺负,明雪韵就愤恨地瞪向她。

    大姐姐,这一巴掌,我迟早会让你还回来!

    明黛沐只是挑眉,并未多言,看向一旁的丫鬟说,还不带你们小姐回去歇着,没见她都胡言乱语了?

    明....

    三妹妹,你是觉得一巴掌不够?

    见明黛沐站起来,明雪韵捂着脸后退,不甘却又不敢惹她,只得羞愤地离开,顿时花园就安静下来了。

    一旁还站着的两位小姐,都是二房的嫡小姐,二小姐明宛白和五小姐明宛宁。

    她们见明黛沐看过来,两人下意识有些怕她,这位长姐性子冷傲,平日大家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内宅里,但见面的机会不多。

    祖母也不喜欢长姐跟她们来往,父亲虽然是庶出,但却是户部侍郎,祖母还是很重视父亲,正因为看重,所以祖母便不喜欢母亲商贾的出生。

    当初,祖母本给父亲安排了一桩婚事,是官家小姐,但父亲却钟情母亲,只想娶母亲一人,让祖母尤为不喜,连带着她们姐妹也讨厌。

    长姐是祖母最看重的孙女,自然也不喜欢她们。

    所以,这会儿见明黛沐看着她们,两人一时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