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章 本王帮你去要

    舟翰圻哼了一声,气狠地甩衣袖离开,走到门口阴恶地瞪向明黛沐,却发现舟羡弈站在她的身后,眼角眯了一下,愤恨地离开了。

    杨悠见太子殿下离开,她先是懵了四秒,瞪了一眼明黛沐,又急匆匆地追上去。

    没有了他们,酒楼里的客官见是小王爷来了,纷纷带着议论声退后,吃他们的饭去,他们吃饱了撑的,才敢站在小王爷的身边看笑话。

    走吧,不是说请本王吃饭?

    明黛沐愣了一下,随即跟上小王爷的步伐,笑着说,不是说太子殿下请小王爷的?臣女还想着凑个整数,去太子府要钱呢。

    舟羡熠回头饶有兴趣地看向明黛沐,觉得这小姑娘怎么看怎么奇怪,先前听说她拒绝舟翰圻,他还有些不相信,今日瞧着她逼舟翰圻要钱的架势。

    放眼京城,也没有哪位闺秀能有这个胆量吧。

    不过,舟翰圻的无耻倒是刷新了他的认知,竟然白吃白喝,在钱财方面占小姑娘的便宜。

    行,那就依明大小姐,若是太子殿下不付钱,你告诉本王一声,本王替你要去。

    呵呵呵--

    区区小事,就不劳烦小王爷了。

    明黛沐笑着看向小王爷,忽然转头瞧着明玉川的神色不太好,静默了一会儿,小声唤了他一声,三哥哥?

    这便是皇权吧?

    明玉川在书院念书,接触过的皇家,也只有小王爷而已,虽然外人说小王爷纨绔,但小王爷却不像太子殿下,今日若非小王爷及时赶来,太子殿下或许真会杀了他们。

    而且,今日若是太子殿下刁难,碍于皇权,他们有这个能力反抗吗?

    明黛沐见明玉川的眼眸暗了暗,她皱眉想劝什么,却想到了前世他的命运,轻轻咬唇,能够早一点认清这一点,或许对明玉川而言是好事。

    皇权至上,他们需要绝对的实力,不然只能是被宰割的那一个。

    从酒楼回来,明玉川就回了书院。清风学院乃京城最好的学院,清风学院的院长便是当今太后的兄长,也是小王爷的舅爷。

    朝廷的官员一大半都是出自清风学院,所以只要能进清风学院,就等于一脚踏入了朝堂。

    算着日子,明玉川明年才会下场参加秋闱,不过,明黛沐想着,他今年或许会下场试试。

    大小姐,夫人和少爷回来了。

    明黛沐正在写话本,闻言一惊,身体僵硬了好一会儿,不可思议地看向清荷,母亲和小弟回来了?

    是啊,刚刚进府的!

    明黛沐压下心中的惊讶,手中的笔早就落在桌子上,只见她提着裙子就往外走,看到前面朝着她走近的两个身影,眼泪瞬间涌上来。

    母亲--

    黛儿--

    只见一位穿着朴素的美妇人和十三四岁的少年着急地走来,见到明黛沐,美妇人的鼻子酸了酸,伸手扶着跑来的女儿,心疼道。

    受委屈了吧?

    没有。

    美妇人看着向来端庄的女儿眼睛红润,就知道她定然是受了委屈的,她远在京城之外都听说女儿拒绝太子殿下一事,且都是些风言风语,说她女儿疯癫的。

    她一听说,立即就回来了。

    明黛沐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母亲,心中一疼,前世若非她嫁给舟翰圻,又何至于连累外祖父他们,又何至于让母亲失去父亲儿子。

    都是她的错。

    长姐--

    忽地稚嫩的声音冲刷了明黛沐心中的悔恨,她僵硬着脖子看过去,只见唇红齿白的少年含笑看过来,可他的面上难掩紧张。

    这份紧张刺痛了明黛沐,她看着小弟,眼泪在眼眶中冲洗,她下意识看向他的双腿,痛却庆幸她重生回来得及时,在国师陷害弟弟之前回来了!

    前世,百里茶联合舟翰圻陷害弟弟,说他跟皇家相冲,才导致京城不详,有血光之灾,国师推算,就将罪魁祸首搁在弟弟的身上。

    逼得他们只能将弟弟送出京城,可在路上遇到惊马,那马儿活生生碾压他的双腿。

    她一直只当是意外,可到死才知道是百里茶跟舟翰圻害的!

    长姐,你没事吧?

    明知予瞧着长姐的身体在发颤,顿时皱眉,他觉得长姐似乎变了,可又没变。

    因着他出生鬼节,祖母当他不祥,送他离开,这几年他都在城外生活,母亲他们时不时去看他,虽然祖母喝令长姐不许跟他接触。

    但长姐总是偷偷去看他,被祖母发现后受罚,长姐就没有再出城了,算起来,他们也有两年没见了。

    上一回,他收到长姐的信,还是她找自己要师父的占星罗盘。

    黛儿,你怎么会拒绝太子殿下的婚事?

    晏氏进屋就惊讶地问明黛沐,她知晓女儿是钟情太子殿下的,可却没有想到女儿竟然会拒绝太子殿下。

    母亲,我不想嫁给太子殿下。

    晏氏怔了一下,虽然明黛沐的声音很平缓,可自己的女儿她很清楚,这份平静下藏着恨意,但女儿没有直说,她便安抚。

    不想嫁,就不嫁,拒绝了就拒绝了。

    对啊,长姐,太子殿下非是你的良配。

    明知予也是诧异,但又有高兴,他先前给长姐和太子殿下算过姻缘,乃大凶之兆,长姐若是嫁给太子殿下,只会一世凄惨。

    明黛沐听到明知予的声音,咽下难受,走到柜子前拿出了一个盒子,将它还给明知予。

    前世,百里茶之所以千方百计要明知予的性命,便是忌惮他也会占卜术,且还有百里一族的宝物!

    占星罗盘,长姐没有将它给太子殿下?

    你的东西为何给他?

    明知予看到占星罗盘还是带着喜悦,这是师父给他的遗物,他本不舍得给外人,可长姐跟他要,他也不能拒绝。

    三人正要说着话,老夫人就来请,晏氏皱眉,又轻轻拍了明知予的肩膀,她知道老夫人不待见儿子,也没有打算带着他去受老夫人的气。

    明黛沐知晓老夫人让嬷嬷过来请母亲过去,不仅仅是因为母亲私自带着弟弟回来,定然还有她中毒一事,便先跟母亲提了一句。

    晏氏的脸色大变,捏紧手心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明知予抱着占星罗盘,心中微微叹气,此来京城,他给自己算了一卦,乃死劫。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