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1章 一窝端了

    舟羡弈的唇瓣凉凉的,都能感觉到咫尺之间的柔软,就在明黛沐神志不清要贴上他的唇瓣时,他及时伸手扶着她的额头,瞧着她睡眼惺忪的模样,瞥过她粉软的香唇,滚动了一下喉结,又无奈失笑。

    见她似乎醉得厉害,舟羡弈忍不住敲了她的额头,明大小姐,你这还真是时刻惦记着本王呢?趁着酒醉,好轻薄本王?

    嗯嗯.....

    你嗯什么?承认了?

    知道明黛沐是醉了,舟羡弈失笑,感觉到她身体的冰凉,顿了一下,便一只手撑着地面,担心趴在自己身上的明黛沐掉下去,只能一只手抱着她,缓缓起身,又扶着她坐下。

    母妃酿的果酒虽然醉人,但用了很特别的药材,遮住了酒味,看着跟平常的果汁一样,且酒醉不会难受,只会安宁地睡一觉。

    他看着明黛沐宁雅的睡容,撑着脑袋看了她好一会儿,又翘了翘唇瓣,你不会真在睡梦里轻薄本王吧?

    舟羡弈想到她先前喊的那一声小王爷,又顿了一下,随后拧眉,让小厮将明玉川叫进来,就知道明玉川出去了一趟,他顿时笑了。

    都这么放心本王?

    本王好歹也算是个纨绔吧?

    瞧着睡着的明黛沐,舟羡弈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似乎有些难办,他也不能将明黛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抱到他的屋子里休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

    毕竟,他这羡王府外人还是有的。

    便只是让人取来披风,给她盖上,又扶着她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这才守在一旁。

    见侍卫走来,舟羡弈刚刚还是吊儿郎当的纨绔模样,一下子就转变成运筹帷幄的玉面公子,身上若隐若现带着沉寂的气场。

    敬王府派去的杀手情况如何?

    侍卫瞥了一眼睡着的明黛沐,见小王爷并不在意,便说,那群杀手身份并不简单,乃叛贼欧阳家的兵。

    什么?欧阳家?

    欧阳家原本也是兵家,但他们家的刀法霸道,每回到了战场虽不会输,可战场却成了屠杀场,但凡欧阳家领兵,整个战场都飘荡着血水,实在太过残忍,不被世人谅解。

    先帝便撤了欧阳家的兵权,可欧阳家不甘心,后发动兵马,几乎血洗了东雍国,百姓听到欧阳家的兵马就闻风丧胆。

    东雍国发布逮捕令,但凡欧阳家的兵格杀勿论,先帝还派出了皇家暗影除掉欧阳家的人,这些年也杀得差不多了,没有想到欧阳家的兵竟然又出现了。

    难怪那群杀手进了大理寺,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竟然是欧阳家的兵。

    是,原本有消息说,欧阳家剩下来的兵当了杀手,还创建了杀手盟,只要有银子还帮人训练杀手。

    所以,敬王府雇佣一帮杀手,还是欧阳家出来的。

    舟羡弈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酒杯,呡了一口,绕有深意地看向明黛沐,又勾了勾唇,难怪大理寺卿这么凑巧来了。

    一个闲散王爷竟然跟叛贼有关,这件事情捅出去,父王难免猜忌。

    只是,明黛沐说的大礼,应该不是送他一批杀手吧?

    让人盯着敬王府,还有鹿儿巷。

    是。

    舟羡弈忽然眉毛挑了挑,瞄向他的腿,勾唇道,跟母妃说,我伤得极重,父皇想必也很担心本王。

    侍卫怔住,随即明白小王爷这是想要皇贵妃去皇上面前哭诉。

    宫里头的皇贵妃收到自家儿子的信,悠闲地吃着葡萄,又翻看完新送来的话本,乐呵了好一会儿,走出宫门的那一刻,眼眶瞬间就红了,便哭着跑到御书房。

    圣上见到皇贵妃,还未开口,就听她抹着眼泪痛哭,瞧着她撕心裂肺喊着羡王,不知道的,还以为哭丧呢。

    但皇贵妃这般美人哭得这么伤心,圣上动容地拍着她的后背,说是一定会为羡王做主,但瞧着皇贵妃哭个不停,圣上还有一堆奏折要处理,便安抚说御膳房新准备了甜品。

    皇贵妃一听,眼泪立即停止了,擦了擦泪痕就去了隔间,走出御书房还不忘提醒圣上为羡王做主。

    皇贵妃.......

    圣上一个眼神瞄过去,公公顿时闭嘴,就听圣上冷哼,这个老匹夫,为了杀朕的儿子,倒是连叛贼都用上了。

    倒是愈加不把朕放在眼中了!

    命大理寺将他们的老巢挖出来,带兵将欧阳家的兵全部铲除!

    大理寺卿得到圣上的命令,直接带着兵马去了他们的老巢,追杀他们,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欧阳家本就是逃兵,官府对他们是毫无容忍的。

    但凡发现踪迹都是当场处决,所以跟朝堂对上,毫无容身之处,何况这次大理寺卿带去的又是精兵。

    砰!

    该死!

    这个老匹夫!

    竟然派出了欧阳家的杀手!

    舟翰圻听说大理寺找到了欧阳家养杀手的老巢,直接被端了,气得他火冒三丈,本宫耗费财力精力才养的杀手,竟然让朝堂这么快就屠杀了!

    一旁的谋士也是怄气,他们废了那么多钱才送去的人,让欧阳家培养,已经学得差不多,马上就可以用了,这会儿倒让大理寺一窝端了,也不知道他们的人损失多少!

    下一批,又得等两年!

    可是他们的银子不够了啊,养死士太废银子了!

    不对,怎么这么巧,被端的偏偏就是本宫要的死士!

    舟翰圻直觉得不对劲,怎么短短几天,他损失了炼金术,又是死士,像是有人刻意争对他一样。

    莫名,他想到了明黛沐,一切从那个疯女人拒婚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开始不顺!

    舟翰圻越想越烦躁,但很快又冷静下来,朝堂盯得紧,咱们先别联系欧阳家。

    是。

    这该死的敬王,要杀羡王,偏偏找上欧阳家的杀手!

    敬王得知杀手进了大理寺,也是揣揣不安,只是他知晓杀手是绝对不会供出买家的,何况他又非亲自出面,大理寺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只是得到消息,大理寺的人端了欧阳杀手的老巢,惊了一下,随即脸色不好,他只是找杀手,可并非是欧阳家的杀手啊。

    究竟怎么回事!

    王爷,鹿儿巷出事了!

    你说什么!

    敬王的面色难看,鹿儿巷怎么会出事?

    大理寺查到了鹿儿巷子了。

    怎么又是大理寺!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