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2章 挖人坟墓

    大理寺卿温泽站在鹿儿巷门口,脸色深沉,他总觉得自己被什么人引着走,从前几日的赵家书肆开始,到查案遇到刚好被追杀的小王爷,再查出欧阳家之事,现在又查到了敬王的身上。

    真是觉得怪异,这种被人推着走的感觉也十分不好。

    他倒是要查查,究竟何人在背后故弄玄虚。

    不过.....

    温泽看着满屋子的金银珠宝,又看着还在里面搬动珠宝的手下,眉眼跳了跳,陷入了静思。

    雇佣杀手所用的珠宝看起来像是前朝皇室所用之物,他觉得怪异,便着手查了一下。

    就查到了前朝暴君宠妃,当年暴君宠爱妃子,宠妃死后陪葬了大量的珠宝首饰,暴君又在国师说的风水宝地下葬宠妃。

    但前朝被灭,原先香火不断的风水宝地也成了荒郊野岭。

    百姓不敢在那一处行走,鲜少会有村民进山,那地方是荒山,动物也极少,所以不会有什么痕迹才对。

    可他却是发现土壤有翻动的痕迹,查后才知道果然有人在这里挖墓,仔细查找后还发现了一个通道,就到了鹿儿巷这个别院。

    可这个院子乃敬王府名下的。

    温泽的头隐隐作痛,他一个大理寺卿,查凶杀案的,又是发现了炼金术,这会儿抓起盗墓贼来了。

    且前一个案子牵扯到户部尚书,这下直接拉扯了亲王了。

    他这个大理寺卿当得惯是得罪人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堂堂敬王竟然做出挖人坟墓之事。

    东雍国注重仁义孝道,挖人坟墓,夺取死人之物乃天理不容,律法也容忍不得。

    此事一出,又是小不了。

    圣上得知后也是惊愕了一下,随即冷笑了几声,他倒真是没有想到敬王如此丧心病狂,抢死人的陪葬之物,老匹夫倒是也不怕夜半鬼敲门!

    御史台得知堂堂亲王竟然挖墓,抢死人的陪葬财宝,纷纷进言弹劾,百姓也是谩骂声一片,圣上狠狠地训斥了敬王。

    但敬王也聪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他也是有苦衷的,说是近来国库空虚,可东雍国灾难不断,不是洪涝就是旱灾。

    他作为亲王,也想尽些绵薄之力,思来想去,便想了这么个无耻的法子,挖前朝暴君宠妃的墓。

    还说那暴君欺压百姓,宠妃的陪葬宝物都是百姓的民脂民膏,与其埋在地下,不如物尽其用。只要能够解救百姓,他愿意担着这骂名。

    这话说得感天地泣鬼神的,弄得御史台都没法弹劾了。

    圣上骂了一句老奸巨猾,想着大理寺卿初略报下的数额,据说可以装满一间屋子,却又勾唇冷笑,念在敬王也是为了黎明百姓,有救世之心,挖墓取宝这等丧心病狂之事,可饶重罪,但死者为大,如此冒犯,终是大不敬了些。

    仗责五十,罚俸禄一年。

    不过,既然敬王不惜担着骂名挖墓,也要解救百姓疾苦,那便将所挖的宝物尽数归于户部,充国库吧。

    也免得敬王白白担了这骂名。

    敬王的脸色难看,却又不得不挤出感激的笑容,心中却谩骂圣上无耻,可想到自己不仅丢了财宝,还担着骂名,又是责罚,他就气血乱滚,险些一口气憋不过来。

    舟羡弈一早就让人盯着鹿儿巷,听到动静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趣味一笑,等接到圣旨去鹿儿巷取宝物,看到满屋子的金银珠宝,还是愕然了一会儿,随即啧啧了几声。

    难怪敬王要挖墓呢,这么多宝物,很难不心动了。

    可如今全然都是户部的了。

    国库空缺,户部的账本也是一团乱麻,若是有了这些宝物,也不愁没有银子赈灾了,兵部报的兵器银子也可以拨了。

    这便是明黛沐说的大礼吧。

    只是,明大小姐是如何知道敬王挖人坟墓的事情。

    这敬王真是丧心病狂,竟然挖人坟墓!

    五妹妹,慎言。

    我说得有没有错嘛!

    明宛白和明宛宁姐妹两人找明黛沐是为了合作酿酒一事,听到外面议论纷纷的事情,明宛宁性子直,忍不住说了一句。

    但见姐姐跟自己挤眉弄眼,想着长姐最重规矩,她辱骂亲王乃是大罪,有些虚虚地瞥过去,就见长姐毫无反应,也没有训斥她,反而似乎笑得很开心。

    她怎么觉得长姐有些变了呢。

    明黛沐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有些冷,前世她本也不知道敬王盗墓取财的事情,还是舟翰圻缺钱,找到了敬王的把柄,便威胁敬王一块分赃。

    她当时好歹也是太子妃,舟翰圻的钱财来源,她多少知道。

    何况前世敬王之事后来被爆出来,也是惊动了朝臣,若非早已经是陛下的舟翰圻护着,他又哪里来的命折磨明宛白。

    这一世,她既然窥得先机,又岂会再让他们好过。

    如今舟翰圻最是缺钱,这会儿得知挖墓一事,难保不会心动。

    百里茶会占卜,那想必知道哪里的墓钱财最多。

    长姐,上次你说的合作酿酒一事,我们跟舅舅提过了,等明日舅舅安定下来后,就详谈。

    明黛沐听着感激一笑,那就有劳两位妹妹了。

    等祈福节过去后,我们再去别院瞧瞧。

    好。

    两人说完了正事,也不敢在明黛沐的院子多留,便急匆匆地又离开了,倒是明宛白想起兄长的吩咐,眼中有着诧异,但还是说。

    兄长说,他待会儿从书院回来,想买几本书,知晓长姐喜欢古籍,便想让长姐一块去。

    老夫人宠爱明黛沐,琴棋书画请的先生都是最好的,相爷也是,明黛沐的字便相爷教的,在才学上,她虽是女子,却不输给府上的少爷。

    且明黛沐的书房全都是孤本,明玉川找明黛沐挑选书,也不奇怪。

    不过之前,两人也没有这么熟,这几日却是常常一块出去。

    明黛沐知道是小王爷想见她,想必是为了敬王挖坟墓一事。

    给我分红的?

    不是到月底才分红?

    明黛沐看着桌子上的银票,眨了眨眼睛,稍稍一瞥,都有六七张吧,且都是一万两的银票。

    舟羡弈瞧着明黛沐呆呆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笑,又故意得瑟地说,本王现如今可真是太有钱了,这不高兴,给明大小姐这位大功臣封个大红包,以表感谢。

    话说着,又好奇地问,倒是,明大小姐,是如何知道敬王挖人坟墓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