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章 可以拿最后一名

    明黛沐知晓舟羡弈定会问她这个,将准备好的答案微笑着告诉舟羡弈,说她知晓一点占卜术,虽然可能时灵时不灵,但也能大概未卜先知。

    明大小姐还能看到将来之事?

    舟羡弈挑眉,狐疑地瞄向有些羞涩的明黛沐,光临大陆能人异士不少,化分不少门派,其中以占卜术扬名的便是百里家,可问吉凶祸富。

    但预知未来之事,即便是百里一族都鲜少有人精通,探知天机,本就有违天道,放眼东雍国,也只有几位得道高僧而已。

    闲暇无聊时,看了不少闲书,有研究过阴阳八卦,便闲来无聊占了一卦。

    瞧着她的声音轻柔平缓,看着不像是作虚,只是未卜先知,说起来,并不容易让人信服。

    舟羡弈忽地挑眉,笑着看向明黛沐,既然明大小姐还会占卜,不如,给本王也占一卦。

    明黛沐的眼眸一闪,随即扬唇轻笑,好啊。

    话说着,她就让舟羡弈将手伸出来,舟羡弈犹豫了几秒,还是饶有兴趣地伸出了手,他的手白泽纤长,没有茧子,看着没有习武的痕迹。

    明黛沐微微蹙眉,想着难道舟羡弈不会武功,不应该的,前世他可是战神,武功高强着呢。

    又转念一想,舟羡弈医术高明,出自药王谷,随便涂抹药,没有茧子也很正常。

    见明黛沐抓住自己的手不放,还盯着入神,舟羡弈感觉到她指腹的冰凉,觉得痒痒,又勾唇笑道,明大小姐,你莫不是趁机占本王的便宜吧。

    没....没有。

    听到舟羡弈玩味的话,明黛沐瞬间还神,有模有样地观察他手心的纹路,顶着似笑非笑的目光,她咳嗽半声,一本正经地说。

    清风学院是不是要月考了?

    好像是吧。

    臣女给小王爷算了一卦。

    哦?

    小王爷这次月考,能拿最后一名。

    .......

    舟羡弈乐笑了,瞧着明黛沐很是认真的模样,哼了一声,你这口气,好像本王拿最后一名是多么光荣的事情。

    可是小王爷不是号称京城第一纨绔嘛,这所谓纨绔,不都是不学无术之人?那小王爷拿最后一名,不是才对得起小王爷的纨绔之名。

    .......

    见小王爷没有说话,明黛沐鼓励道,小王爷放心,您努力一下,一定可以拿最后一名的。

    ........

    舟羡弈见明黛沐如今都敢打趣自己了,哼了一声,倒也不生气,忽然问起另一件事情,那赵家书肆的事情,也是明大小姐未卜先知?

    听到赵家书肆,明黛沐倒是怔了一下,并未作答,舟羡弈也并非真想听她的回答,只是提了一句,声音还带着气哼。

    那大理寺卿可不是什么好人。

    明黛沐怔了一下,从赵家书肆开始,她都引得大理寺卿出现,以他的聪慧定然有所发觉。

    尤其是赵家书肆,她让人从舟翰圻派去的杀手的手中救下那几位写手,送到大理寺,却留下那几个杀手的性命。

    他们行动失败又受重伤,听到有人要找杀手,定然有法子接下这笔生意。

    但他们若落入大理寺之手,温泽看到他们身上的伤想必知道乃剑伤,且还是出自兵将之手。

    将士受严格要求,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带着军营的痕迹,温泽此人最是谨慎仔细,不会瞧不出来。

    想必很快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外祖父和祖父都给了她护卫,可她没有用祖父给的护卫,而是用了外祖父给的隐卫,一则,她就是想要温泽能找到她,二也是希望外祖父得知后,能心有提防舟翰圻。

    只是想到欧阳家培养的杀手,她却是勾了勾唇,早知道朝堂会对他们下手,不过以他们的本事定能逃出三四个。

    这批杀手还没有完全出师,也就没有跟舟翰圻签下生死契,那么谁有钱便是谁的。

    虽然出自欧阳家,可用来对付舟翰圻往后训练的那批杀手再合适不过。

    可,仅仅四位,就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她又没有钱了。

    竟然算不出明黛沐的命格。

    这几日他们诸事不顺,国师百里茶想到了那个变数,怀疑上了明黛沐,却算不出她的命格。

    百里茶从脸色苍白,算人命格太耗费心神,且还没有算出来,她盯着桌子上的铜钱静默许久。

    国师,在赵家书肆闹事之人,还有送去大理寺的写手家属都是被救下来的,但大理寺也在查,且还抹去了痕迹。

    大理寺抹去了痕迹?

    是大理寺卿?

    女弟子摇头,应该不会,温泽此人手段狠戾,性子暴躁,没有理由掩盖。

    百里茶的眉心跳了跳,提到明黛沐,她的面色就愈加冷了,明黛沐的事情查得如何?

    女弟子知道百里茶是关心太子殿下和明大小姐的事情,便提了明大小姐找太子殿下要钱的事情。

    哼,明黛沐倒是出乎本尊的意料。

    先前顾忌她是太子妃的最合适人选,才一直容忍她至今,如今明黛沐对他们而言已经是废棋,她岂能容许任何人破坏她跟舟翰圻的大业!

    无论她是不是那个变数,就凭她们百里一族的宝物落在明家之手,明家就绝不能留着!

    国师,还有一事,皇后娘娘在查灵珠手串的事情,听说是明相爷交给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又给了皇后娘娘,这会儿皇后娘娘似乎怀疑到国师您的头上了。

    百里茶蹙眉,灵珠手链的毒是她下的,她怎么会让明黛沐生下舟翰圻的嫡皇子。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被明黛沐发现了毒,莫非她不嫁给舟翰圻,也是因为这个绝子毒?

    无碍,无论毒是不是我下的,如今明黛沐对于皇后娘娘而言,都是无用之人,何况明相让太子殿下损失这么多,皇后娘娘又岂会放过明家。

    皇后娘娘还不知道她跟太子殿下的关系,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明黛沐这个女人,本国师不想让她好好活着。

    女弟子见国师眼中的杀意,愣住,随即应下说,弟子会处理的。

    百里茶看着桌子上的铜钱,心中怒气爆起,她得想个法子将宝物夺回来!

    本来就是她们百里一族的东西,凭什么落在外人的手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