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4章 哪里配让郡主认识

    京城贵族都有家族祈福节,一般都是府上的嫡长子长孙去寺庙拜佛烧香,放福寿灯,每年都是明黛沐的父亲和她一块去的,她毕竟是府上的嫡长女。

    按理,她的兄长也应该去的,不过他自幼跟着外祖父上战场,未归家,所以,只是她跟父亲一同去。

    不过今年刑部的事情太多,他没法跟明黛沐同时出发,但会想法子赶过去。

    明黛沐知道还是因为她拒绝太子殿下的婚事,让父亲在刑部受到了排斥,毕竟刑部尚书可是太子殿下的亲舅舅。

    晏氏担心女儿一人去金山寺有危险,可明黛沐说她每年都去,且金山寺就在山脚下,来回不过两个时辰,不会有事。

    虽说相府会派出侍卫跟着女儿去,但晏氏想到下毒一事,对女儿看着愈加谨慎,便给平北王府写信,让侄女跟女儿作伴。

    平北王府是晏氏的娘家,这个小要求,她们怎么会拒绝,反正今年是平北王府的宜安郡主一人去的。

    因为平北王府的郎君都去了战场,留在府上的只有女眷。

    啊黛,你可不知道,我听到外面的流言,真是恨不得冲出去打人,但母妃拽着我不让我出门,啊,真是急死我了。

    宜安郡主年长明黛沐一岁,今年十七岁,五官大气,因着自幼习武,不喜欢穿贵女繁琐复杂的裙子,就喜欢穿习武的劲装,方便打人。

    平北王府是异姓王,族上是陪着开国陛下打天下的,世袭王位,迄今也有几百年了,手握兵权,根基重,无论男子女子,都是会武功的。

    宜安郡主十四岁就跟着父亲上战场,但今年也有十七岁,到了议亲的年纪,今年开春便被送回京城了。

    东雍国女子十五岁及笄,便可议亲,十六七嫁人都是寻常事,到了十八十九都已经算是很晚了。

    外面的流言蜚语,随意他们说好了。

    那怎么能行!

    宜安郡主叉腰很是气愤,摸到腰间的鞭子,想到外面的传言,她就恨不得抽死他们,你可是咱们平北王府的掌上明珠,岂能让人欺负!

    不就是拒绝个太子殿下嘛!还疯癫呢!他们全家都疯癫!

    表姐--

    哼,这等辱骂太子殿下的大不敬之话,我也就在你的面前说说。

    宜安郡主知道他们平北王府一直被皇族忌惮,且圣上还有收回兵权的意图,若非北疆战事不断,他们平北王府真是举步维艰。

    她作为王府郡主,又岂会不知道分寸。

    可是,能白白在心里骂太子殿下,干嘛不骂,这个便宜咱们得占!

    明黛沐瞧着她果然细碎地骂起来,她挑眉无奈笑笑,盯着真性情的表姐,眼眸又晦暗了四秒,前世表姐未曾嫁得心上人。

    当年舟翰圻联合外敌陷害平北王府,让舅舅和表兄中了陷阱,连带着十万精兵无一生还,是表姐毫不犹豫,成婚当天掀了盖头,直接冲到战场,抵御外敌。

    后舟翰圻登基,几次加害平北王府,又将相府满门抄斩,那时她从太子府到皇宫,一直忍辱负重,联合臣子,发动宫变,可却刺杀舟翰圻失败。

    在仅剩的护卫和丫鬟协助下,逃出了皇宫,可等她到战场上的时候,平北王府全部战死。

    便是表姐,都被敌军千刀万剐。

    一想到前世她去战场上给她们收尸,那等惨状,她就浑身颤栗,恨不得现在就手刃了舟翰圻!

    可他现在是当朝太子,她需要一点点除去他的爪牙!

    啊黛,你怎么了?

    可是冷?要不我将窗户关上?

    宜安郡主骂得正得劲的时候,就见明黛沐的身体似乎在发抖,担忧地看向她,见她摇头,我没事。

    见她的脸色还不错,宜安郡主稍稍放心,只是下了马车,就见那么多贵女都看过来,窃窃私语的,就不喜。

    明黛沐早就预料到了,她拒绝舟翰圻,所有人当她疯了,这会儿见她没事人地出来,岂会不看过来。

    这不是宜安郡主和明大小姐吗?

    朝着她们走来的有三位贵女,其中一人就前不久在酒楼才碰面的远宁侯府嫡长女杨悠,还有一位是刑部尚书的嫡女,林芩雾,也便是舟翰圻的表妹。

    后面一位着鹅黄色衣裙,神色冰冷的妙龄女子是敬北侯府的小姐,也是另外一位太子侧妃,田薇。

    见到她,明黛沐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但很快就被冷意掩盖住了。许是察觉到了危机,田薇挑眉看过去,就见一贯优雅傲气的明黛沐,唇瓣隐现讥笑,却又狐疑。

    瞧着像是没疯,怎么有胆量拒绝为太子妃,又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让太子殿下难堪。

    她究竟哪里来的胆量。

    不过,即便她不为太子妃,她田薇竟然也只有当侧妃的命!她也是堂堂侯府小姐,不过因为她的父兄没用,太子妃的人选始终没她。

    参见宜安郡主,我们可从未在祈福节见到郡主,真是难得啊。

    林芩雾的父亲就是皇后娘娘的兄长,她又得皇后娘娘喜欢,也是太子妃的人选之一,却一直被明黛沐的压制,早就看不惯明黛沐了。

    两人从前见面,她也没少争对明黛沐。

    宜安郡主不喜欢她们这些假惺惺的贵女,骂个人都不干脆,藏着掖着的,看向林芩雾皱眉,敢问,姑娘谁啊?

    你!

    林芩雾的脸色一变,随即恼怒,可宜安毕竟是郡主,忍了忍说,宜安郡主在战场上杀敌惯了,不认识我们,也正常,倒是我们失礼,忘记跟郡主介绍我们了......

    不必,本郡主也不想认识你们。

    宜安郡主一点面子都不想给她们,直接拉着明黛沐就走,林芩雾哪里能忍受这样的轻视,冷哼道,宜安郡主!

    哼,怎么,你还敢拦住本郡主的路?

    宜安郡主握住鞭子,冷脸瞪向她们,就见林芩雾后退半步,可她又是好面子之人,瞧着有人聚集过来,顿时红着眼睛,卑微地道歉。

    是,是芩雾不对,惊扰了宜安郡主,也是,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尚书府小姐,哪里配让郡主认识。

    瞧着林芩雾哭得梨花带雨的,她生得又娇美,不乏爱慕者,便有人打抱不平。

    这平北王府可真是好大的威风。

    可不是,尚书都不放在眼中呢。

    早听平北王府的宜安郡主嚣张跋扈,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简直刁蛮。

    那可不是,这平北王府的外甥女明大小姐都敢拒绝太子殿下,冒犯皇家,平北王府不将尚书放在眼中,岂不是很正常。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