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章 聪明还是愚笨

    宜安郡主听着众人一言一语,再看着无辜装可怜的林芩雾,气得握着鞭子发抖,若不是明黛沐按住她的手,她一鞭子就甩过去了。

    林芩雾见这么多人都为她说话,得意得勾唇笑笑,面上很是委屈,又胆怯地小声看向宜安郡主求饶说。

    “宜安郡主,都是我高攀了郡主,芩雾身份低微,哪配让郡主听我说话。”

    说着,她就委屈地落泪,宜安郡主,芩雾哪敢拦住郡主的路,只是想着宜安郡主这是第一次来金山寺,想跟郡主介绍,芩雾只是一片好心。

    人群中顿时有人抱不平了,瞧着林芩雾楚楚可怜的模样,又见脸色阴沉的宜安郡主,走出来指着宜安郡主说。

    宜安郡主,林小姐也是一片好心,郡主怎么能如此仗势欺人?

    “就是啊,宜安郡主虽说是郡主,也不能这般嚣张吧,何况这里还是寺庙。”

    都说平北王府的人眼高于顶,今日一见,还真是没有半点虚假。

    这宜安郡主都不把刑部放在眼中,还在皇家寺庙闹事,我看平北王府如今可厉害着呢。

    那可不是,这明大小姐还敢羞辱当朝太子呢,若非太子殿下感念平北王府为国镇守疆土,明大小姐侵犯皇家之罪,哪能相安无事。

    听着大家的诽谤之语,宜安郡主反而冷静下来,她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平北王府为东雍国的百姓在战场上洒血洒泪,可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他们平北王府倒是有多么十恶不赦一样。

    明黛沐眼中的寒意越来越深,前世平北王在边疆浴血奋战,京城内却流言四起,都是贬低之词,有人大喊平北王府造反,世人便都相信平北王府是狼子野心。

    即便后来平北王府战死沙场,无一生还,任凭一丁点诋毁的声音,所有人便都信了。

    真相,在世人的眼中当真那么重要吗?

    可是,如果不说,谁又能知道真相?

    瞧着还委屈着为宜安郡主说话的林芩雾,她一个劲夸赞平北王府,说平北王府的军功,说他们守卫疆土,手握重权,她应该敬重的,即便让她跪下,都是可以的。

    她越是这样夸,外人对平北王府便越是诋毁,不满。

    嘉德二十九年,骛钨族进攻北疆,强抢豪夺,壮年老人被杀得被杀,妇人孩童被掳得被掳,整个北疆都被骛钨族厮杀,血流成河,便是靠近北疆的寒城,都遭到牵连。

    众人正不满平北王府,就听到一道清凉沉稳的声音缓缓响起,她的声线似乎染着冰霜,冷得大家情不自禁都朝着她看去。

    是因跟北桑国交战,为护着先帝而身重三箭的先平北王,带着伤赶往北疆,同骛钨族交战,将他们赶出了北疆,从他们的手上救出了被掳的妇儿。

    那一仗打了整整十九天,平北王府战死四千六百九十二人,年纪最小的年仅十四岁。

    而先定北王也因重伤难愈,血洒沙场,是那些被救的妇人将一具一具尸体找全了肢体,拉着拖着回了北疆,回到东雍国的领土。

    众人听着,心中触动,有些年老的人也被带回了当年北疆之乱的回忆,忍不住红了眼眶。

    林芩雾见大家都安静下来,再看着带着悲痛的明黛沐,觉得不妙,正想说什么,却晚了一步。

    安定五年,圣上登基不久,京城内乱,被赶出东雍的骛钨族趁机攻打,和北桑国两面夹击,而西北战事也起,我想诸位对鹬蚌之战,还有些记忆吧。

    明黛沐的声音依旧轻缓,只是面带忧伤,听着众人的议论,她又继续说着,很缓慢,似乎藏着极大的痛苦,那一年,平北王领兵守着北疆,同北桑国和骛钨族抵抗。

    这一仗持续了三月之久,虽胜,可平北王府战死六千九百多人,他们也都是年轻之辈,一大半都是二十几岁的郎君。

    他们也有父母妻儿,可却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而那一年,平北王府的三老爷也同北桑国的二王子同归于尽,平北王府的三夫人临产之际,却听到了丈夫噩耗,悲痛欲绝,连着即将出生的婴儿一同跟随而去。

    宜安郡主的眼眶红润,想到了三叔和三婶,还有一出生就没气的侄儿,浑身颤栗。

    这些看客也动容了,其中有不少书生,有些哭泣了几声。

    每次战争,总有死亡,你们说他们将生命都奉献了战场,是为权,为富贵,还是仅仅为了守卫疆土?为了心中那一份大义?

    明黛沐平静地看向一直冲在前面为林芩雾说话的年轻男子,见他想说什么,压根不给他机会诋毁,如果为了荣华富贵,那么公子为什么不去战场杀敌,博得这样的富贵?

    若是公子想,我不妨送你一程。

    “我......”

    那人支支吾吾,本想反驳,可对视到明黛沐眼中的寒霜,讶然转头。

    我看公子也是富贵子弟,想来也是能明辨是非的。

    明黛沐收住了声音的哽咽,而后又是一贯的优雅,我想聪明的人,会用眼睛看,耳朵听,而愚蠢的人只能随波逐流,任人耍弄,一双眼睛虽有,可跟废了没有什么区别。

    不知道,公子是聪明人,还是愚笨之人?

    我......

    林芩雾见大家都被明黛沐的话感动,心中气愤,张口想说什么,就见明黛沐又看过来,竟然让她后退了半步。

    林小姐的父亲,林尚书,乃刑部尚书,不知道破解了多少冤案。即便当年严府尹入狱,又经过林尚书的查证,人证物证皆有,被满门抄斩。

    后严家的奴仆击鼓鸣冤,林尚书知错能改,知道冤枉了严府尹一家子,去了乱葬岗找到了严家人的尸体好好埋葬,又请得道高僧超度。

    明黛沐说着,还很是敬佩,这份善心,真是让人感动,我想严府尹一家三百余人都会感念林尚书的这份好心。

    对吧,林小姐。

    你!

    林芩雾的脸色一变,听着明黛沐的声音,知道她在嘲讽,偏偏她说得又那么真诚,便狠狠地瞪过去。

    严府尹可是好官,在百姓心中一直都是活菩萨,当年的冤案也是让人痛心。

    听着他们开始议论起他们林家,林芩雾气得发颤,却又反驳不得,恰好这时听到后面有人喊太子殿下。

    是太子殿下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