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章 你带不走她

    林芩雾越想越气,论才貌,她哪里差了,何况她的姑母可是当朝皇后,可京城三大贵女,她竟然没有排上名号,落得个第四!

    分明就是羞辱她!

    原本家中是希望她能当上太子妃的,母亲也跟皇后娘娘提过,可父亲跟她说,太子殿下需要明黛沐背后的势力,所以,一早她就知道太子妃并非她。

    可明黛沐竟然拒绝太子殿下的婚事,凭什么她心心念念的东西,明黛沐不放在眼中。

    既然有机会让明黛沐倒霉,她又为什么不送明黛沐一程。

    所以,知道怀公子死后,她便故意让人让人在大理寺卿的面前说些话,想将嫌疑安到明黛沐的身上。

    哪里知道这个明黛沐,一贯的牙尖嘴利!

    每回都讨不到好,真是气死她了。

    林芩雾是个什么心思,明黛沐岂会不知道,前世她虽然爱慕舟翰圻,除了爱一个人该给的真心都给了,可她身为相府的嫡长女,在外人面前该有的仪态得有。

    即便林芩雾是舟翰圻的表妹,只要招惹自己,她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

    不过后来她无法生育,皇后娘娘的次责,祖母的狠心,祖父又出事,她一时之间被所有人抛弃,在太子府举步维艰。

    可她记得,林芩雾的下场可没有比她好,起码她在太子府蛰伏,忍辱负重,联合朝臣刺杀舟翰圻,逼宫夺权,为父兄报仇。

    即便没有成功,起码她做了。

    可林芩雾呢,愚蠢被舟翰圻利用,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连累家人惨死,到死,林芩雾才知道仇人是谁,可惜没有机会报仇。

    明黛沐回想着前世,看向怨恨看向自己的林芩雾,眼神变了变,敌人的敌人,或许可以成为朋友,林尚书当年判错案子,可是听了舟翰圻的吩咐。

    若是他们能倒戈,同她一起对付皇后娘娘呢。

    他们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这个身份,可有用。

    温卿大人,一听到怀公子死了,我不过是心有愧疚,才一时冲动,绝对没有冒犯大人的意思,更不敢替大人做主。

    林芩雾忙跟温卿大人请罪,又委屈地说,今日怀公子因我言语得罪了宜安郡主,想到宜安郡主杀人如麻的名声,便一时心急,这才怀疑宜安郡主。

    宜安郡主哼了一声,握着手上的鞭子,在空中划过一道狠厉的弧度,冷眼看向林芩雾,本郡主杀人如麻?怎么,林小姐,要不要成为本郡主手下的第一个东雍人呢?

    你.....宜安郡主,你.....

    林芩雾害怕地往后退,外面的人就打抱不平,指责宜安郡主,但看到她手上的鞭子,纷纷不敢说话。

    哼,本郡主是不是凶手,还轮不到你们定罪。

    宜安郡主真是好大的威风!

    太子殿下!

    舟翰圻听佛出来,就听到居德伯府的怀公子死了,居德伯府,是四皇弟的外祖家,他倒是不在乎死不死的,但听说明黛沐牵扯其中,便来瞧瞧,就看到宜安郡主拿着鞭子想要打人。

    平北王为东雍国镇守,本宫很是感激,只是宜安郡主,这里非是战场,杀人可是有罪的,即便你是郡主,这律法在上,本宫也绕不得你。

    宜安郡主见明黛沐没有拉着自己,皱了皱眉,想着难道表妹也希望自己一鞭子抽死舟翰圻?

    不过,真要抽死了,她们平北王府也得跟着完蛋,谁让这货是太子殿下呢。

    这样一想,她又冷静下来,不情不愿地请罪,太子殿下,臣女只是被人泼脏水,一时有些气愤,还望殿下饶恕。

    太子殿下,表姐的性子急躁,但表姐这么做,也是林小姐污蔑在前,若太子殿下被人污蔑杀人,我想太子殿下也会气得想打人吧?

    哼。

    舟翰圻冷眼看向明黛沐,见她优雅冷静的样子,越是厌恶,明大小姐,怀公子死的时候,据说你们也在现场?

    怎么就这么巧呢?即便要去大殿,也没有必要朝着那个巷子走吧?

    明黛沐挑眉,说起这个,是父亲受人之托去见一位故人,才先去拜访她的,不过她没有在,她们从顺道往那个巷子走的。

    对了,父亲说去查案子,让她们先回去,看着父亲的样子,像是知道凶手是谁一样,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舟翰圻逼近明黛沐,但有宜安郡主挡在前面,他也近不得,只是嗤笑一声,明大小姐刚刚还伶牙俐齿的,怎么这会儿又沉默了?

    见她抬头看过来,他又恼道,哼,明黛沐,看在明相和平北王府的份上,本宫不计较你先前的不敬,但没有想到你竟然在金山寺庙杀人?此等罪行,本宫可不能轻饶。

    来人,将明黛沐带回刑部。

    见舟翰圻的侍卫朝着她们走来,明黛沐冷笑,毫不畏惧,太子殿下这就断定我是凶手了吗?人证物证呢?

    你是最大的嫌疑人,是不是凶手,去了刑部自然会审问出来。

    宜安郡主将鞭子挡在明黛沐的身前,刚要出手,就见明黛沐拉着她摇头,又从容地看向一直在看戏不语的温泽,太子殿下,只是嫌疑人可进不得刑部,是吧,温卿大人。

    温泽一直在打量明黛沐,她是不是凶手,从她走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不过是好奇明黛沐是个什么人,才一直瞧着不说话。

    却没有想到还能引来太子殿下,更没有想到太子殿下为了对付一个女子,用权势压人,哼,果然无耻。

    太子殿下,明大小姐,恐怕殿下还带不走。

    舟翰圻闻言,眯眼看向一直坐在里面的温泽,瞧他一贯的死鱼脸,哼了一声,本宫堂堂太子,难不成还带不走一个凶手?

    温泽毫不畏惧舟翰圻太子殿下的身份,只是起身看向他,冷冷地说,这语气还很是狂妄,是不是凶手,该由我这个大理寺卿来判,太子殿下可没有这个本事!

    舟翰圻咬牙,你说什么?

    面对太子殿下的愤怒,温泽只是沉声说,太子殿下,我们大理寺查案,抓凶手,即便是刑部尚书在这里,他也没有资格带走我大理寺不认定的凶手。

    恰好,太子殿下想带走的明大小姐,本官就不认定她是凶手,所以,太子殿下你带不走她。

    你,本宫可是当朝太子,你胆敢忤逆本宫!

    太子殿下是君不错,可还非东雍国的陛下,等太子殿下什么时候登基了,再来定我的忤逆之罪!

    在此之前,太子殿下没有权利命令我这个圣上钦点的大理寺卿。

    舟翰圻的眼神阴狠,宛若刀子刺向温泽,如果本宫一定要带走明黛沐呢?

    温泽放肆一笑,那太子殿下大可试试,你能不能带走。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