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6章 你应该多读点书的

    众人面色大变,赵壶爷都惊得傻掉了,什么前朝妖臣,这怎么会跟前朝扯上关系?

    卢大人也是懵了一下,随即看向明黛沐,心中却是有了决策,这趟浑水,他不应该趟的。

    赵壶爷心中的不妙感越来越浓,瞧着被明黛沐拽在手上的酒方,总觉得他好像被人算计掉坑里了,可一个葡萄酒的方子怎么会跟前朝扯上什么关系?

    明大小姐,你莫要危言耸听,虽然你是明相府的小姐,也不能随意冤枉我们小老百姓。

    一个葡萄酒的方子,怎么会牵扯到前朝妖臣。

    明年黛沐只是淡然一笑,赵壶爷,你应该多读点书的。

    我.....

    赵壶爷的脸色躁红,又心中哼了一声,他一个商贾,会赚钱就行了,读什么书?难不成他还要去考状元?

    明黛沐见他们都看过来,又瞥了一眼围在酒坊的路人,勾唇笑了笑,前朝皇帝因着宠爱妃嫔,杀了原配太子妃,还灭了她的族人,后来对那位妃嫔越加宠爱,朝中有一个臣子为了讨陛下欢喜,知道妃嫔喜欢喝葡萄果酒,便特意奉上了特制的葡萄果酒,名为美人笑。

    美人笑三字出来,赵壶爷还是一脸懵,可卢大人和李公公却是面色大变。

    宠妃极爱这种葡萄酒,可当时葡萄还未从别国引进来,东雍国极少,前朝皇帝为了宠妃,发动官兵家家户户收刮葡萄,惹得朝臣激愤,百姓叫苦不迭,后发动了战变灭国,而领兵之人便是那臣子。

    原来那臣子是故意敬奉美酒,就是为了让昏君引得朝臣愤怒,方便他造反。

    这一战,史称一笑灭国,而那位敬奉美人笑的臣子则被称之为妖臣。

    明黛沐的声音轻缓,却听得人胆颤心惊,所以,赵壶爷,你将这美人笑敬奉给皇家,究竟安得什么心啊?

    赵壶爷早就吓得嘴角哆嗦,话都说不清楚,我....没有,这个.....我没有.....

    原本这美人笑也不过是一壶酒,也确实美味,不少人私底下研制都是小事,可赵壶爷你却是要给皇家,这,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啊,我,我没有想造反.....

    明黛沐懒得搭理他,只是看向一旁脸色骇白的李公公,见他惊吓了后退了一步,只是笑笑,李公公,你负责采办酒肆,竟然联合赵壶爷敬奉美人笑,李公公,你莫不是也有造反之心?

    不,咱家没有......

    哼,有没有,这不得让卢大人查查。

    卢大人噎住,他很是后悔,呃.....这个.....

    卢大人,事关皇家忤逆,可关乎朝政,卢大人难道不好好查查?

    卢大人这才真是叫苦不迭,他就不应该趟浑水,但事关前朝,而且有这么多百姓都听着,他叹了一口气,同情地看向傻掉的赵壶爷,真是自作自受,偏要敲锣打鼓找这么多人路人来!

    牵扯到前朝造反之事,向来都是皇家忌惮,不牵扯到皇后娘娘就不错了,这种事情,皇后娘娘怎么会保他!

    不过一个阉人而已,宫里头缺吗?

    见卢大人将赵壶爷和李公公带走,路人们听到了造反,各自都散开了,顿时都安静下来了,明宛白呆了好久,看向怡然自得的明黛沐,心生佩服。

    换做她,可没有胆子跟官员反驳。

    明黛沐看了一眼明宛白,只是轻轻一笑,一直生活安逸,没有经历过风霜,难免会无措。

    大小姐,您给我方子的时候,就料想到了是吗?

    闹了一场,险些有牢狱之中,俞三爷缓和了好久,他看向明黛沐心有猜测。

    明黛沐点点头,没有瞒着,嗯,不过我不能肯定,便并未事先告诉你们,今日让你们受惊了。

    俞三爷惶恐摇头,若非大小姐,我不仅有牢狱之中,俞家也难保,他们早就盯上我们俞家了,没有这个方子,也会是其他的。

    那个背叛的小厮可是一早就安插在他的身边,随时打算陷害他,若非明大小姐用方子将人引出来,还不知道后面有什么祸事。

    明宛白虽然在深闺,可也不笨,听到舅舅的话,也知道这是有人刻意争对他们俞家,可赵家是太子殿下的人啊!

    难道是太子殿下!?

    明宛白见舅舅的脸色难看,她顿时面色发白。

    好了,你们也不要担心,牵扯到前朝,赵壶爷不会那么容易脱身。

    明黛沐见她们的面色不好,便轻笑道,赵家酒肆以葡萄酒扬名,我们即便是研制葡萄酒也盖不住,这下好了,没有了挡路的,我们可以好好商议葡萄果酒了。

    俞三爷心中忍不住感慨,明大小姐不愧是世家嫡小姐,这一箭双雕,不仅为她清除了竞争商家,还帮他们俞家度过一劫。

    解决了酒庄的事情,明黛沐也没有久留,直接回了明相府,刚回去清荷就来报,三太太去老夫人的院子告状,说明黛沐胆敢打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这是要连累明家。

    明宛白有些担忧,明黛沐却无所谓笑笑,走吧,我们回院子。

    祖母那里.....

    不用担心,有母亲在呢,而且若是祖母生气,门房的人刚刚还能热情地迎我们进来。

    也对。

    此刻老夫人的院子里,三太太哭诉明黛沐无法无天,拒绝婚事不说,现在还直接跟皇后娘娘对上了,这是要给明家惹祸事。

    晏氏听着三太太的话,压根就不想开口,她以为说这些就能让女儿受罚,三太太也真是不了解老太太。

    你哭丧呢!

    老夫人见三太太哭哭啼啼的,就心烦,她向来不喜欢这个儿媳妇,生的儿子女儿没有一个中用的!

    母亲,黛丫头竟然打李公公,那可是皇后娘娘的人!黛丫头这是嫌我们明家过得太好吗!

    媳妇也是担心皇后娘娘迁怒我们明家,到时候......

    老夫人不耐烦她的哭声,呵斥,一个阉人而已!我堂堂明相府的嫡长女还怕一个阉人!别说掌嘴,就是打死了又如何?

    一个阉人还想骑在我明家头上!

    三太太呆住了,可李公公是皇后娘娘的人啊。

    你身为相府的人,竟然这般无用!嫡长女打了一个阉人就慌慌张张跑来。”

    老夫人看着三太太,毫不留情数落,“若是一个阉人就能让我明家遭罪,那相爷不必当什么宰相,老身也不配是一品诰命夫人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