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章 我也有病

    三太太被老夫人训斥得抬不起头来,脸红了又白,羞愤不敢多说话,她就是想不通,明黛沐那个死丫头都得罪了太子殿下,为什么老夫人还护着她!

    晏氏瞧着三太太恼恨的样子,心中哼了一声,老夫人才不是为了她的女儿,不过是为了明相府的面子,李公公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那也是一个奴才。

    明家的嫡长女难道不比一个奴才尊贵?女儿打李公公,那也是为了维护明家,老夫人又怎么会生气。

    三太太告状反被训斥,明宛白都惊了一下,瞧着一切都在长姐的预料之中,她越发敬佩长姐了,看着她满屋子的书,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长姐,往后,我能来跟你一起读书习字吗?

    瞧着脸红羞涩的明宛白,明黛沐笑了笑,点头说,你我是姐妹,自然可以。

    多谢长姐!

    见明宛白这么高兴,明黛沐也希望家中多一个可以强大的人,往后明家的路只会更艰难,她希望即便明家遭难,几个妹妹也可以护住自己。

    而不是像前世,任由人安排,过上那样凄惨的生活。

    叫上啊宁一起吧。

    啊,啊宁性子跳跃,她.....

    无碍,我这里的书多着呢,她也十一岁了,多读点书总是好的。

    好!

    明宛白喜悦地离开明黛沐的院子,想到俞家酒庄的事情,她赶紧回去跟母亲说了一声,要真是太子殿下在背后操纵,她们也要有防备才可。

    赵家酒肆和俞家酒庄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又牵扯到了皇后娘娘身边的李公公,又是前朝妖臣,次日早上,御史台就弹劾皇后娘娘纵然之罪,弹劾之人正是御史中丞,也便是大长公主的夫婿。

    因着出门前,大长公主特意交代,好好骂皇后娘娘,御史中丞温大人能扯出来的话全都弹劾了一遍,大长公主还特意去皇宫扔了两本书,乃女戒和妇德,气得皇后娘娘直接病倒。

    舟翰圻本来因着上次被圣上责罚闭门思过,就火大,现在不仅没有得到俞家的财产,还被赵壶爷那个蠢货牵连!

    可想到明黛沐,他的眼中闪烁着狠毒,这个女人,非杀了她才可解恨!

    明大小姐,这赵家跟你有仇?这才隔了多久,两个姓赵的可都进了牢房。

    墨心阁内,明黛沐明面上是来买书的,但实则是来交话本的,恰好舟羡弈在。

    当然不是恰好舟羡弈在,是她知道舟羡弈在才来的。

    舟羡弈得知了酒庄的事情,就乐笑了几声,瞧着温婉喝茶的明黛沐,撑着脑袋看过去,笑着问,明大小姐,你这是要将整个赵家的人一个个送进牢房,然后连根拔起?

    小王爷说笑了,臣女哪有这个本事。

    明黛沐一本正经地看向笑得别有深意的舟羡弈,又轻轻咳嗽了一声,臣女娇弱着呢,可没有这个本事。

    哼,小骗子。

    舟羡弈瞧着明黛沐还真柔弱地咳嗽起来,哼哼两声,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又邪笑地看向她,不满道,你哪能弱啊?不是还想着占本王的便宜?

    本王一个病弱美人,跟明大小姐比起来,才弱着呢。

    小王爷,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没病似的。

    ?

    .....你有病?

    明黛沐点点头,很诚实地点头,对啊,我也有病。

    ......

    舟羡弈瞧着明黛沐还蛮开心的样子,乐笑了,你有病,还蛮高兴的?

    那,我该难过吗?

    .....也不是。

    舟羡弈见明黛沐抿唇轻笑,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仔细看了她的面容,问,本王瞧着,你不像是有病。

    明黛沐并不在意地说,却是极快地看了一眼舟羡弈,笑着说,嗯,也不算病吧,就是中毒了。

    .....中毒?

    嗯。

    舟羡弈拿着扇子的手顿了顿,瞧着她眉眼带笑,似乎一点也不难过,倒是回想了什么,清润的目光瞥过她的腹部,脑袋里浮现了几幅画面,轻轻咳嗽了一声,傲娇地说。

    不就是毒嘛,这玩意,本王见得多呢,而且,自小,本王的身体就拥有了不少毒,稀奇古怪,各种各样。

    说着,他又慵懒地一笑,你那点毒,哪能跟本王比啊。

    明黛沐愣住,惊讶地看向舟羡弈,忽地眸色深了深,一时安静下来,没有说话。

    舟羡弈喝着茶,见明黛沐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忽地笑了笑,拿起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嗔道,“明大小姐,你这是一见面就趁机占本王的便宜?能不能把你那小心思收起来,总是惦记着本王的美色,本王觉得时刻都危险着啊。”

    明黛沐下意识摸着被舟羡弈的扇子触碰到的地方,听着羡王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盯着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知道他误会自己了。

    不过......

    小王爷,这也不能怪臣女啊,小王爷生得这么好看,这样近距离看小王爷,可是眼睛的一大享受呢。

    咳咳--

    舟羡弈顿了一下,随即饶有趣味地看向她,意外她说得如此直白,故作生气道,你知道什么是害羞嘛?能不能有世子女子的端庄腼腆?

    说着,又哼道,不要以为你说这些就能让本王愿意成全你,想占有本王,现在还不行。

    明黛沐微笑,抿唇道,小王爷的意思是,往后可以?

    哼,你倒是会挑字眼。

    那,臣女说对了?

    看你表现吧。

    明黛沐瞧着舟羡弈的心情似乎很好,想起来什么,便问,小王爷上次月考,拿最后一名了吗?

    舟羡弈听着,拿着扇子又轻轻敲了明黛沐的脑袋,哼,小骗子,还说自己会占卜术呢,就会诓骗本王。

    本王几时拿过最后一名。

    明黛沐也不气,反而莞尔一笑,那这么说,小王爷考了第几名?

    舟羡弈睨了一眼明黛沐,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也就第九吧。

    明黛沐一脸敬佩,崇拜地看向舟羡弈,哇,小王爷好厉害啊。

    哼,明大小姐,你还能再真诚一点吗?

    哇塞,小王爷怎么这么厉害?

    ......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