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章 这难道是定情信物

    舟羡弈听着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想用扇子再敲她,明黛沐抢先拿着扇子给他扇风,还一脸殷勤。他饶有趣味地看着她,挑了挑眉,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明黛沐瞥到小王爷趣味的笑容,心中打鼓,但还是拿着扇子给他扇风,外界一直传小王爷的身体不好,可接触下来,她也只发现小王爷很怕热。

    不过小王爷的医术就是出自药王谷,应当没事。

    可想起刚刚小王爷说他体内什么毒都有,又让她晃了一会儿神。前世小王爷骁勇善战,有不败战神之名,且当年他仅仅带着几千人马却能厮杀出一条活路出来,当年的艰难可想而知。

    又怎么会轻易战死呢?

    所以小王爷前世会战死,会不会跟他体内的毒有关系?

    嘿,明大小姐,回神啦!

    哦--

    舟羡弈见明黛沐又盯着他的脸发呆,避开她手的位置,反握住扇子,从她手上取过来,睨了一眼神色不正常的明黛沐,很是好奇地问。

    为什么本王觉得明大小姐刚刚看本王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你这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呢?

    啊?

    没有....

    真的没有?本王怎么觉得有呢。

    臣女怎么会看死人一样看小王爷,绝对是误会。

    是吗?

    明黛沐赶紧回神,尴尬地摇头,见舟羡弈看过来,眼神透着不相信,她忙想解释,后又想到他的性子,一脸谄媚地笑道,怎么会呢?小王爷,我看向小王爷的眼神,只会是情人眼里出美人。

    .......

    舟羡弈一顿,随即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知晓她这是故意扯开话题,只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明黛沐一次两次像看死人一样看他?

    难不成他往后死了?

    明黛沐瞧着舟羡弈手上的扇子停住,眉心跳了跳,忙关心地问,小王爷,户部现在忙吗?

    还行吧,有敬王挖出来的金银珠宝,暂时户部很是轻松。

    圣上虽然将户部给舟羡弈,但满朝文武都知道他只是挂名而已,毕竟他纨绔之名实在太响亮,而小王爷也只是时不时去个户部走个过场,拉着明玉川去户部算个账本,平日里都被清风学院的夫子拉着去上课。

    好不容易得空,来墨心楼坐坐。

    对了,你二叔要调回来了。

    明黛沐一怔,二叔因着被圣上训斥,外任去了,她并没有担心过,因为凭着二叔的本事很快就能回京城。

    但瞧着舟羡弈的神色似乎不满,还有些小幽怨,不解地问,小王爷似乎不太高兴?

    嗯,你二叔回来,户部就没有本王什么事情了,本王就不能以户部的理由偷偷离开清风学院了。

    舟羡弈哼了一声,你说本王能高兴嘛?

    噗嗤--

    小王爷不是京城第一纨绔吗?号称天不怕地不怕,怎么怕学院的夫子?

    舟羡弈不满意纠正道,本王那不是怕,夫子罚起来,本王嫌麻烦。

    明黛沐抿唇笑了笑,想到后面的事情,关心地问,那小王爷往后都留在清风学院了?

    听到这个,舟羡弈就觉得脑袋疼,又似笑非笑地看向明黛沐,哼,这还不是拜明大小姐那不灵的占卜术所赐,说本王会考最后一名,喽,这下好了,夫子们为了下个月的两院联考,选拔无妄先生的入门弟子,还得让本王补课!

    喽,你看到那一堆书了没有?都是本王接下来要背的。

    你说说,本王一个纨绔,背什么书?本王要是好好念书,还能是纨绔吗?

    明黛沐听着舟羡弈的抱怨,却是笑着问,那,小王爷会好好背书吗?

    ......背。

    噗嗤--

    哈哈哈--

    明黛沐听着咬牙切齿的背字,乐笑了,见她笑得这么开心,舟羡弈翘了翘唇,隐隐也带着笑意,转而想起来什么,便跟她说,本王记得过几天就是远宁侯府太夫人的寿宴?

    嗯。

    小王爷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你可知道那孔雀也要去?

    孔雀?舟翰圻?

    知道,远宁侯府大小姐是太子侧妃,太子殿下自然会去。

    舟羡弈见她一点也不担心,手上的扇子顿了一下,又跟她提了一句,国师到时候也会去。

    她?

    明黛沐的眼眸快速闪过一抹恨意,但因着低着头,额前有碎发挡着,让人看不清眸色,抬头看向小王爷的时候,只是困惑,小王爷怎么忽然提起国师?

    你这就不记得自己会占卜术了?

    哎呦--

    舟羡弈拿扇子敲了明黛沐的脑袋,见她看过来,笑着道,就你那不灵的占卜术,可别在国师的面前露出来,那个女人凶残得很,你这么娇弱,还是好好坐着吃寿宴,别跟她比什么占卜术。

    说着,又傲娇一笑,等本王在你的身边的时候,她要是欺负你,本王再帮你,本王不在的时候,乖乖坐着当你的贵女,好好吃喝就行。

    明黛沐愣住了,随即展眉一笑,笑着问,小王爷这是在关心我?可小王爷刚刚还说,臣女不娇弱的?

    “你这是跟本王比,当然不娇弱。”

    那王爷这么关心我,可是臣女有机会占有王爷了?

    舟羡弈听着她还有心情打趣自己,看来是一点也不担心,翘了翘唇,好笑道,你怎么总惦记着本王?你就这么谗本王的美色?

    噗嗤--

    呵呵呵--

    明黛沐听着却是笑了,她发现跟小王爷在一起,总是会特别轻松愉悦,但见小王爷忽然将一个小玉牌给自己,她愣了愣,问,定情信物?

    哎呦--

    想得美!

    舟羡弈听着又好笑地用扇子敲了明黛沐的脑袋,见她抱着头,哼道,护身令牌。

    瞧你三天两头就将人送到牢房,本王觉得你肯定不好好吃寿宴,这个给你护身。

    明黛沐惊讶,又困惑地接过玉牌,瞧着上面刻着一对鸳鸯,她眨了眨眼睛,指着鸳鸯看向小王爷,发自内心地问,真的不是定情信物?

    ......

    舟羡弈看过去,还真是鸳鸯,之前也没有仔细看,见明黛沐困惑的样子,轻轻咳嗽了两声说,咳咳,这个是梓笙给的,她好歹也是个二公主,皇家身份摆在这里,没人敢惹她。

    二公主!?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