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9章 远宁侯府寿宴

    明黛沐捏着鸳鸯玉牌靠在马车上,发了好久的呆,却是无奈叹了一口气,等回到明相府的时候,恰好跟逛街回来的明雪韵碰见,瞧着她大包小包的,应当是为了远宁侯府的寿宴做准备。

    只是瞧着她今日的打扮,艳丽得跟红尘女子一般,明黛沐揉了揉眉心,懒得搭理她,直接抬步过去。

    明雪韵接连几次在明黛沐手下吃亏,这会儿见到她,就火冒三丈,可这么多下人都守着,且都是老夫人的人,她也不敢造次。

    上次母亲才被祖母训斥,她也被罚,若不是远宁侯府的寿宴,她都不能出门,只是见明黛沐冷傲得不可一世,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长姐,你这是又出去买书去了?

    明雪韵瞧着两个家丁抱着一堆书,就哼了一声,就会装有才学,读那么多书,还不是被人骂疯癫,还不如好好打扮自己。

    只是她看着未施粉黛的明黛沐,那雪嫩的脸颊,跟芙蓉花似的,她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用粉很勉强才遮住的痘痘,就嫉妒地瞪向她。

    长姐,远宁侯府的寿宴,太子殿下一定会去,若是长姐不想给家中惹祸,引得太子殿下生气,连累明相府和远宁侯府,我劝长姐还是在府上好好写字看书。

    明黛沐优雅一笑,却是让明雪韵被骇得后退两步,随后又恼恨地瞪过来,就听她说,三妹妹,我去不去远宁侯府的寿宴,三妹妹若是有异议,何不去祖母跟前说说?

    我......

    祖母本就不喜欢她,若是她敢说,祖母就敢打死她。

    可若不是明黛沐顶着明相府嫡长女的身份,被太子殿下嫌弃这一点,就不该让她出门的!

    明黛沐瞧着明雪韵毫不掩饰的厌恶,忽地勾了勾唇,靠近她,上前瞄了她几眼,三妹妹,你有时间还是多学习仪容,别整天穿金带银,穿得花红柳绿的,不知道的,可真看不出你是明相府的小姐。

    你若是实在眼光不成,就让你身边的丫鬟好好挑挑,免得出去给我们相府丢脸。

    你,我眼光怎么了!

    明黛沐指了指那边的鱼塘,三妹妹若是不明白,喽,那里有个鱼塘,你去照照,若是鱼儿愿意搭理你的话,说不准冒个泡,给你个答案。

    你!

    明雪韵气得浑身发抖,见明黛沐淡然自若,怒得想抓花她的脸,但见她旁边会武功的清茶,又怵了怵,随后心中嫉妒。她身边可没有会武功的丫鬟,祖父真是偏心!

    小姐,三小姐真是屡次不听教训,非要找麻烦。

    明黛沐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付明雪韵,只有让她对于明家毫无价值,到时候收拾她,才能一气呵成,不留后患。

    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没心思跟她闹。

    远宁侯府的太夫人是当今太后娘娘的表姨母,这次寿宴,去的都是达官贵人,皇家的公主也会来。

    这是老夫人彰显面子的大好机会,但凡这样的场合,老夫人都会很郑重,也叮嘱她们几个小姐好好打扮。

    尤其是明黛沐,她是相府的嫡长女,衣服首饰都是由老夫人亲自准备,毕竟是老夫人教养大的,明黛沐适合什么,老夫人很了解。

    这次寿宴,有公主和郡主在,明黛沐不能盖过皇家人的风采,衣裳首饰不能太张扬。

    老夫人给她准备的是紫蓝色芙蓉千层裙,衬出她白泽的肤色,加上她本身如雪清雅的气质,愈加让她脱俗不凡,首饰也是玉簪,衣领只别了一颗紫色的芙蓉花形宝石。

    简单却又无处不透着幽雅大方。

    老夫人瞧着明黛沐,频频点头,很是满意,论明相府的小姐,明黛沐的容颜绝对是最好的,且放眼京城,也没有几人能比得过她的孙女。

    这一点,老夫人很有自信。

    只是看到穿着鲜艳牡丹裙子的明雪韵,瞧着她头顶金光闪闪的首饰,老夫人厌恶地瞪过去,呵斥道,你穿成这个样子,是要亮瞎哪位贵人的眼睛!给老身回去换一身。

    尤其你头上的金簪,都给老身摘下来!

    花枝招展的!你这是要去勾.引谁!

    堂堂相府的小姐,硬是打扮成那等风尘女子!

    明雪韵本来穿着漂亮的裙子,很是喜悦,可听到老夫人的骂声,脸色僵硬,委屈地要流眼泪,这衣裳可是她花了重金买的,这牡丹可是用金丝绣的。

    凭什么明黛沐可以打扮得光彩夺目,她戴个金簪怎么了!

    祖母怎么能这么偏心!

    三太太也为女儿打抱不平,尤其是风尘女子四个字,让她咬牙,母亲,韵儿也是为了打扮漂漂亮亮地给太夫人祝寿.....

    行了,现在去换下来!

    明雪韵捏了捏手心,委屈地被老夫人身边的婆子拉下去换一身,玫红色牡丹裙被换成了绿萼色的荷叶罗裙,金簪全部被取下,戴上了玉簪。

    她看着明黛沐华美的芙蓉裙,再看着自己这一身荷叶,上了马车,咬牙切齿,她就只能给明黛沐衬托嘛!

    三丫头这个性子......

    晏氏摇摇头,明家的小姐都生得更肖父,偏隽秀,穿得简单反而清新脱俗,穿金带银不仅遮盖了隽美,瞧着也让人觉得庸俗了些。

    你祖母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三丫头换上这身,遮盖了她容貌的那份艳丽,若是刚刚那一身,不知道的,还以是.....

    花魁。

    晏氏没有说出来,瞧着清雅的女儿,伸手触摸她发上的雪瑶碧簪,感叹道,你祖母倒是舍得,这碧簪可是当年太后娘娘赏赐给远宁侯太夫人的,后来你祖母出嫁,太夫人又给了你祖母。

    明黛沐怔了怔,随后挑眉,又听母亲感慨,有时候,我真看不懂你祖母,说她疼你,只要是最好的,第一个给你,说不疼你,小时候你但凡出错,罚你也是毫不留情。

    这次你拒绝太子殿下,老夫人更是想将你当成废子,这老夫人......

    母亲,不管祖母如何对我,日子总是自己过出来的。

    这话,是这个理.....

    明黛沐眉眼弯弯,挽着晏氏的手臂,撒娇道,而且,有母亲和父亲宠着我就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