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章 还是有希望被拐的

    晏氏刚带着明黛沐她们出来,杨二太太就来了,跟她们说寿宴快开始了,准备来客人了,就先带着带着她们去后花园。

    东雍国的女子地位终是低,女子走的是偏门,而男子走的是正门,不过皇家的贵人除外,公主都是走正门的。

    所以老夫人她们跟相爷是不同方向,她们还得绕半个巷子。

    这样也能避免未出阁的女子跟郎君碰面,引出什么麻烦,即便是宴席,男女之间也是隔着屏风的。

    名门勋贵很注重男女大防,女子的清白尤为重要。

    所以私底下,未出阁的女子是不得跟郎君单独相处的,传出去,名声有损,让人非议,家族就容忍不得了。

    杨二太太她们是朝着后院去,来往的都是女子,不会有郎君,且现在还早着,都是自家人。

    大长公主回了帖子说要来?

    嗯,往年大长公主都只是送礼物来,今年.....

    杨二太太往后看了一眼后面安静走路的明黛沐她们,悄悄跟晏氏说,我想着是为了温卿大人,算着年纪,温卿大人都及冠了,这个年纪大多都定亲了。

    男子十六七岁就开始议亲了,女子是及笄。

    晏氏挑了挑眉,大长公主的孩子自然是矜贵的,只是那位可是大理寺卿,年纪轻轻便传出暴戾凶残的名声,手上又是染血的,真正心疼女儿没有几家愿意结亲。

    杨二太太见晏氏不说话,倒是沉思了一会儿,心有疑惑,又想不通,她看了看安静走着的明黛沐,又看向晏氏,犹豫了一会儿问。

    不知道晏郡主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嗯?什么风声?

    杨二太太也是不喜欢乱嚼舌根之人,但见晏氏似乎真的不知情,先跟后面的两个姑娘拉远了距离,才小声说,这个,要从前段时间的祈福节说起,祈福节的前天,居德伯府的公子不是死在了金山寺嘛。

    在金山寺死人,又是祈福节,不是小事,晏氏自然知道,而且她的女儿险些被冤枉成凶手。

    只是,杨二太太提起祈福节做什么?

    “晏郡主,你也知道我,没有根据,也不会乱说,是关于黛丫头跟温卿大人的流言蜚语。”

    杨二太太斟酌着开口,外面起了流言蜚语,说是大理寺卿为了明相府的大小姐,公然跟太子殿下叫嚣,还有流言说,明大小姐之所以敢拒绝太子殿下的婚事,就是为了大理寺卿,说是两人早有私情....

    晏氏的脸色冷下来,胡言乱语,黛儿先前都没有跟大理寺卿见面,何来的私情。

    晏郡主,你也别生气,好在只有市井上的传言,动向倒是不大,但流言都是慢慢变大的,早些知晓也能掐断,免得闹大。

    晏氏听着,收敛了冷意,转头看向杨二太太,多谢表弟妹。

    晏郡主客气了。

    杨二太太见晏氏的心情不佳,笑着说起其他的事情,见后花园陆续来人,她忙去前面招呼,让大嫂一人她可不放心,可别出了什么乱子,

    晏氏却是有些心烦,自己的女儿她很清楚,先前女儿倾慕太子殿下,这点小女儿心思她也看得出来,可女儿却也是注重规矩,绝不会在外面跟太子殿下单独见面。

    虽然退亲,她也疑惑,但女儿绝不可能跟温泽有什么私情。

    这等关乎女子名誉的事情,即便只有市井上的流言,她也在意得很,若是传开了,对女儿终究不好。

    明黛沐跟杨浣一走出来,两人就安静地走着,一路上无话,等到了莲花池,杨浣让丫鬟去摘几朵莲花,明黛沐瞧着,也让清荷过去帮忙,清茶明白小姐这是要跟杨小姐单独说话,便退远了几步。

    黛表姐,你可真让我意外。

    浣表妹,你也是。

    两人又对视一笑,又默契地看向莲池,还是杨浣先开口,世间稀奇古怪之事可真不少,也不知是福是祸,让我们遇见了。

    谁知道呢。

    明黛沐看向杨浣,瞧着她的脸色有些白,知晓是她落水的原因,杨浣自幼身体不好,但才情却比杨悠这个嫡长女更出色,更得太夫人喜欢。

    前世杨浣虽为太子侧妃,但在太子府却是透明人一般,从未跟她作对,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杀了五公主,又投河自尽。

    黛表姐,今日国师会来,表姐多加小心。

    瞧着宴会来的人越来越多,杨浣见到走来的杨悠她们,只是轻声提了一句,不再说什么,明黛沐也只是站着不说话。

    啊泽,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跟本宫一块去参加远宁侯府的寿宴!

    此刻大长公主府,大长公主拉着要出门的儿子,不让他出去,见他无可奈何的模样,哼哼道,你说说你,你都二十岁了,你父亲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被本宫给拐到手,乖乖当了驸马,还生了你,你瞧瞧你!

    温泽看向拦着自己的母亲,见她一脸得意,看着自己又不悦,问,母妃的意思,也希望孩儿被哪位小姐拐走?

    大长公主白了他一眼,有些嫌弃,你若是有你父亲一半的美貌,还是有希望被拐走的。

    ......

    说着像是怕打击儿子的自信,大长公主又温和道,当然啦,放眼京城的郎君,我儿子还是能排在第二的。

    第二?

    大长公主像是想起什么画面,花痴了一会儿,再看着儿子,叹气,陛下长得也不怎么样,怎么小王爷却是生得那般俊美。

    话落,想着小王爷的生母言贵妃,那等容颜算是倾国倾城了,不然也不能让陛下独宠。

    大长公主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脸愧疚,哎,都怪本宫,若是本宫有言贵妃一半的美貌,我儿子定然能排在小王爷的前面,是母妃连累了你。

    原来我儿子不能被拐,都是本宫的错。

    ......

    温泽无奈叹气,瞧着母妃唉声叹气的,他看着时辰说,儿子要去大理寺了。

    不成,今天你必须跟本宫一起去参加宴会!

    你若不去,怎么让人家姑娘拐!

    母妃不还说,儿子没有希望被拐吗?

    大长公主笑着说,本宫打听了,小王爷他不去,他不在,你还是很有希望被姑娘拐回家的。

    ......

    温泽的嘴角抽了抽,但见母妃不放手,他忽然想起来什么,问了一句,明大小姐去吗?

    大长公主愣了愣,下意识点头,她去。

    好,那儿子就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