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7章 谁宰了本王的爱猪

    清风学院后山,一群学子看着眼前血腥的场景,面色古怪,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好好的后山怎么出现了一群小猪猪,且还被砍了猪头。

    瞧着还摆放整齐的猪头和被分隔的猪身,这猪头砍得干净利落,地上都没有多少血,一看就是练家子啊,只是瞧着摆得整整齐齐的猪头,众人觉得瘆得慌,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忽地有人惊呼道,这个,该不会是小王爷养的猪吧?

    啊,不会吧,小王爷怎么会养猪呢?

    是夫子的课题吧,夫子上次不是教了农业科,我们好多人都去种田了呢,小王爷怕热,这不是没去,然后夫子就让小王爷自行选一样农作物养着。

    啊,真是小王爷养的猪啊。

    众人没敢笑,只是瞧着被砍得整整齐齐的猪头,大家只觉得大事不好。

    果然.....

    这是......

    舟羡弈摇着扇子走来,瞥了一眼纷纷后退的学子,随即入目而来的便是遍地猪头,还有一旁摆放整齐的猪身,他愣了一下,轻轻拧眉,眼眸闪了闪,又故作气道。

    这是谁杀了本王的猪?

    呃.....这个,他,是他第一个来的!

    见舟羡弈看过来,大家都打了冷噤,这尊大佛可是动不动就打人的,顿时大家都指认一旁的年轻男子,我们是听到他的喊声才来的!”

    “对对对,是他第一个在这里的,不关我们的事情!”

    那个被推出来的年轻男子颤抖着身体,很是害怕舟羡弈,结结巴巴地摇头,不不不,也不关草民的事情,草民来的时候,它们就这样了.....

    真的真的,不关草民的事情。

    哼,本王好好的猪就这么被人谋害了?

    也不能说是被谋害吧,反正猪都是要被杀的,而且人家宰得多么漂亮,拿到市集上去卖,一定很多人抢着买。

    舟羡弈很是不悦,哼,瞧你们这副表情,是觉得本王的猪死得理所应当?

    不不不,猪猪它也是命,杀猪者十恶不赦!

    对对对,简直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对待小王爷养的猪!

    哼,你们也觉得过分?

    是是是,太过分了。

    杀猪如同害命!

    得为猪猪找回公道!

    舟羡弈勾了勾唇角,又哼了一声,本王也觉得需要给猪猪一个公道。

    所以,本王得去大理寺击鼓鸣冤。

    啥?

    .....大理寺,鸣冤?

    众人懵了懵,就见舟羡弈看过来,他们下意识觉得不好,就听着舟羡弈冷哼的声音传来,你们不是说本王的猪猪死得很冤,那本王给你们一个机会,走吧,跟着本王去大理寺敲鼓去。

    啊?我们.....也去?

    不然呢?

    这个.....小王爷.....

    哼,怎么,不愿意啊?

    众人抽搐嘴角,早知道他们就不来凑热闹了,顿时大家幽怨地瞪向那个小书生,喊什么呢,不就是死了猪嘛!

    至于大惊小怪,将他们引过来嘛!

    快点快点,要是耽误了报案的最佳时机,连累本王找不到凶手,本王就让你们下去陪本王的猪!

    啊,是是是。

    听着舟羡弈威胁的话,大家也不敢耽搁,便一人抱着猪头,几人抬着猪身下山,书院的其他人看见了,都惊呆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卖猪去?

    大人,大人,不好了!

    门外一群学子在击鼓鸣冤!!

    温泽刚刚才审问完犯人走出来,就见官差急急忙忙地跑来,脸上的表情还十分古怪,挑眉问,学子鸣冤?

    是啊,大人,还有小王爷,小王爷也在呢。

    “小王爷也来了?”

    对啊,都在大堂呢。

    舟羡弈来了,温泽直觉没有好事,但舟羡弈能来鸣什么冤?且还带着一帮学子来。

    是清风学院死了什么人?

    不,不是人。

    官爷忽然结巴,觉得烫嘴,是猪死了。

    温泽的脚步顿住,皱眉问,难以相信,猪,死了?

    是,报案的学子说小王爷养的猪被人宰了,来大理寺报案鸣冤。

    .....给猪鸣冤?

    是。

    温泽有些头疼,无奈叹气后朝着大堂走去,果然就见悠闲坐着的舟羡弈,还有一边尴尬又畏惧的学子,以及他们手上抱着的猪,还是猪头跟猪身分开的。

    呦,温卿大人来了。

    瞧着舟羡弈吊儿郎当的嬉笑模样,温泽扶额过去,先是行礼,后无奈道,小王爷,我这大理寺的案子多着呢。

    舟羡弈喝着茶,额头还有些汗珠,抱怨道,都说大理寺阴森恐怖,堪比阴曹地府,怎么还这么热啊。

    旁边是火刑房,自然热些。

    听到火刑房,一旁抱着猪猪的学子打了个冷颤,靠在一起不敢张望,只求早点离开。

    温泽瞥了一眼旁边的猪,看到被宰得整齐的猪头,眉心跳了跳,又看向扇风的舟羡弈,挑眉问,小王爷,你弄这么大的阵仗,这是做什么?

    来你的大理寺为本王的爱猪鸣冤。

    ....爱,猪?

    温泽的嘴角抽搐,想着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处理,他只得道,小王爷,这里是大理寺,您能别闹吗?

    舟羡弈不开心了,什么叫闹?本王来报案!你这大理寺不就是管这个的?

    温泽有些艰难地说,大理寺是管人命案子的,小王爷的爱猪,我们管不了。

    温卿大人,本王的爱猪可是......

    大人,不好了!

    忽地又一位官差慌慌张张地跑来禀告,但见舟羡弈在这里,又看到一旁的猪,呆住了,这是......

    发生了何事?

    官爷呆呆地回神,忙说,回大人,城中有命案......

    见他一直盯着一旁的猪,温泽揉了揉眉心叹气问,你别跟本卿说,也是哪家的猪死了。

    不是,是人,且是人头分离,死者的头被砍了,就跟这些猪是一样的。

    温泽愣住,随即看向一旁的猪,蹙眉问,人头分离?

    是,死者还是敬北侯府的庶少爷。

    舟羡弈手上的扇子停顿了半秒,嘴角勾了勾,又一副懒散的模样,笑着问,温卿大人,本王的爱猪,你还管不管?

    温泽的额头狠狠抽了抽,却又很认真地说,小王爷的爱猪,本卿管了。

    舟羡弈乐笑了,见温泽往外走,眨眼问,温卿大人,你这是去哪里?

    温泽回头,一字一句,且咬字清晰,给小王爷的爱猪查案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