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0章 可自证清白

    明宛宁的脸色白了白,随即咬牙想反驳,可她确实在看解剖尸体的书,而且为了实验,特意去铁铺买了一把小刀,可是她还没有用过啊!

    居德伯夫人听着,却又拽着明宛宁的衣裳,愤怒又心痛地吼着,你还我女儿的性命!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没有杀她,我真的没有杀怀小姐!

    不是啊宁,我妹妹不会杀人!

    明雪韵看着她们纠缠,看向明宛宁还有些打抱不平的意味,“五妹妹,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不仅看那等凶残的书,而且还买刀杀人。”

    怀小姐不过是跟长姐吵了几句,你竟然就杀人。

    我没有......

    难道你没有看尸体解剖?而且刀不是你买的?

    远宁侯府的小姐杨悠看向一旁冷着脸的明黛沐,忽然也说着,前天,明大小姐还和怀小姐争吵呢,那么多百姓可都看到了,今天怀小姐就死在了明大小姐的酒楼。

    还真是巧合得很!

    居德伯夫人听着,空洞无神的眼神又死死地瞪向明黛沐,想要过去抓住她,却被清茶护着。一侧的二公主见了,当她死了女儿,也没有呵斥,只是冷声道。

    居德伯夫人,本公主知晓你死了女儿心痛,可你也不能毫无证据就冤枉人吧?

    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本公主还说怀小姐是被人诅咒死的呢!

    你!......

    “啊啊!”

    诅咒.....啊!!

    居德伯夫人却是听到诅咒二字吓得面色煞白,脑海里一直回转着一个女人恶吼的声音,我每时每刻诅咒你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

    啊啊,不会的,不会的,为什么要报应到我的孩子身上!

    “严青萝,一定是你,一定是你!”

    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居德伯夫人的怒吼,屋子里的人都惊了一下,二公主也被吓着了,瞧着她像是疯了,看着有些吓人,便抱着糯米躲在明黛沐的身后。

    明黛沐也是怔了一下,随即拧眉,见大理寺的官爷要带走明宛宁,要开口说什么,就听到有人喊大人,脚步声逼近,抬眼看去,来人正是大理寺卿温泽。

    大人,都问清楚了,怀小姐被人发现的时候,里面只有明五小姐,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温泽看着地上的尸体,又是人头分离,加上今天这一起,总共已经有两位死者都是被人头分离了,先是敬北侯府,现在又是居德伯府,短短几天两人被杀,同样的作案手法。

    对了,还得加上小王爷的爱猪。

    头身被砍得极为干净利落,都没有什么血,可见此人乃是练家子,且这人极为注意美观,伤口的痕迹可堪称完美,弧度极好。

    温泽瞥了一眼畏惧的明宛宁,目光在她略显胖乎乎的双手上停留了两秒,随后抽出了侍卫的刀递给她,却是吓得她一哆嗦,拧眉道。

    还请明小姐拿着这个刀,在空中挥两下。

    我......

    五妹妹,听温大人的。

    明宛宁见眼前的刀,双手忍不住颤抖,都不敢看温泽,但听到明黛沐的声音,还是接过了大刀,可这刀太重,她没有准备,直接砸在了地上。

    砰地一声吓了她一跳,但见温泽看过来,明宛宁立即双手抱着大刀,用尽全力将大刀举起来,可能拿起来已经让她双腿颤抖,站都站不稳,更别提挥动了。

    可以了。

    温泽瞥了一眼她颤抖的四肢,让侍卫将刀拿回来,就走到怀芩的尸首旁,仔细打量地上的人头,又瞥过颈部的断口,可以肯定这两起凶杀案皆是出自同一个之手。

    还有小王爷的爱猪,都是一人所砍。

    明五小姐,当时只有你跟怀苓在雪隐?再无其他人?

    回大人,我进去的时候,只是看到屏风里面有身影,刚走出来,就见屏风打开,又听到喊声,才走出去看到滚落在地上的人头。

    当时她的身体躺在哪个方向?人头又滚落到哪里?

    明宛宁心中害怕,可听着温泽水晶般通透的声音,却又莫名的心安,好像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声音,特别熟悉,可明明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见他看过来,明宛宁便走到桌子面前,拿着筷子和碗在地上摆出位置,她努力回忆,又用汤水画出了雪隐的构造,屏风的摆放。

    瞧着清晰的画图,温泽抖了一下眉毛,饶有意外地看了一眼明宛宁,后又仔细看地上的图画。

    明宛宁看向温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特别安宁,有了勇气看着滚落在地上的人头,虽然还是怕,可是瞥到怀苓的颈部断口,却是想起来书中的内容,看向温泽说。

    大人,臣女可以自证清白。

    哦?

    明宛白见温泽只是平静地看向她,没有怀疑,便吞了一口唾沫,却又逼着自己看向尸体,声音虽然有些哆嗦,但还是清晰可听。

    大人,怀小姐的颈部皮肉没有蜷缩,骨头也没有凸出,两肩皮肉正常,着说明怀小姐的头是死后被人砍下的。

    且瞧着血液凝固的程度,起码怀小姐已经死了有半个时辰了,也便是午时时四刻之前,可我却是之后才进去的。

    所以臣女进去之前,怀小姐就已经遇害了。

    还有这人头滚落后在地上摩擦的印记来看,对方很有可能是左撇子,要么对方的手指比常人要纤长,这样使劲的话,人头才会跟身体形成这样的位置。

    因为,左右手不同,手指长度不同,所用的力度也不同,那么留下来的痕迹也不会相同。

    明雪韵听着先是懵了一下,随即讥笑,五妹妹,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刚刚你还说自己进去的时候,怀小姐还好好站着呢!

    还什么左手右手,五妹妹,你也真能胡扯!

    明宛宁不明白明雪韵为什么非要将凶手的罪名安在她的身上,难道她被定为凶手,连累了明府,对明雪韵而言是好事?

    三姐姐,我说得有没有错,大理寺自有仵作在,而且,倘若怀小姐是死后才被人砍头的,那么三姐姐跟杨小姐岂不是也有嫌疑?

    我记得你们是跟怀小姐一起进去的,你们出来的时候,她却是在那个时辰死了,三姐姐,杨小姐,你们的嫌疑可比我大。

    你.....你胡说!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