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0章 三太太的算计

    明禹昀听着愣住,明黛沐的话语虽然是打趣,可目光真诚,让他的内心触动了一下。在明相府,除了他的姨娘和妹妹,还有祖父会关心他,他也只有自己一人。

    没有想到明黛沐会这么相信他。

    他只是庶出而已,自古嫡庶有别,但他在相府比其他庶出要幸运很多,大多数勋贵世家都是会打压庶出的,至少庶出是不能迈过嫡出。

    可无论是相爷还是老夫人,都没有打压他,读书教养,相爷请的夫子都是德高望重之人,且学习用物相爷给他的也是很好的,并不比嫡出要差很多。

    吃穿用度,老夫人给他的也是上等的。

    当然这其中有他自己的努力,不然庶出而已,老夫人不会废太多心思,也不会多次从三太太的手上帮他。

    尤其是他考上了鸿鹄书院,老夫人对他就更重视了。但其实他是能考中清风学院的,可清风学院大多是勋贵子弟,去了只会被他们打压,反而不利于做学问。

    上次在鸿鹄书院,大妹妹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往后有我的一日富贵,便不会让大妹妹受委屈。

    虽然知晓明黛沐是相府嫡长女,往后肯定缺少不了荣华富贵,但只要是他有的,便会给明黛沐一份。

    明黛沐听着,怔了一下,随即笑着点头,好,我可记得二哥哥的话了。

    长姐!

    两人正说着,明清怡提着食盒来了,见到明黛沐也在这里,三步并两步过来,朝着让她行礼,又擦着汗说,长姐,就知道长姐肯定这个时候来。

    哦?四妹妹这是有事找我?

    明黛沐看向走来的明清怡,见她也换了一身新衣服,便是首饰一看也是新的,想必都是祖母赏赐的。

    现在明禹昀可算是出人头地了,祖母给明清怡赏赐,也是在抬高她在相府的位置,让三太太对明清怡的打压也要适可而止。

    我做了糖醋鱼,知晓长姐喜欢吃甜的,特意做的,长姐你要不要尝一下?

    听明清怡的声音带着紧张,明黛沐微顿,知晓她这是有话跟自己说,便点点头,就朝着内屋去。

    明禹昀自然也知晓妹妹这是有话要说,就让小厮丫鬟去拿碗筷。

    怎么了?

    明清怡见他们都出去,门口守着的是明黛沐的丫鬟,凑近明黛沐小声说,是三太太身边的丫鬟有些古怪。

    明黛沐挑眉,就听她说,今天我的丫鬟去香房取香时,见三太太身边的丫鬟也在香房,拿的还是三太太不常用的安神香,因为那一款有茉莉花,但三太太却是不喜欢茉莉花的气味,明雪韵也不喜欢。

    明清怡伺候三太太十几年,对三太太的习惯很了解。

    她听到丫鬟说起这件事,就觉得奇怪,去给三太太请安的时候,也没有闻到她香炉有茉莉花的气味,所以三太太是没有用的。

    可接连三天,三太太都让丫鬟去香房取了含有茉莉花香的安神香,但我从未见她们用过,就觉得很奇怪。

    明禹昀听着,看向明清怡,见她特意跟明黛沐说起这件事情,是觉得三太太要对付明黛沐?

    明清怡见她们都看见自己,小声说,这两天我刻意留意了一下,就发现三太太身边的一个三等丫鬟身上就有茉莉花香。

    相府这种大户人家对丫鬟的仪容外表也是有要求的,所以她们的衣服,还有房间都是会熏香的,只不过是些普通的香。

    我今天特意去香房让丫鬟取了三太太要的那种安神香,跟我在那个丫鬟身上闻到的气味差不多一样,但却有些奇怪。

    明清怡一口气说完,又缓了一口气,紧接着说,然后我就让人去查了那个丫鬟,发现那个丫鬟跟长姐院子里的一个三等丫鬟住在一起,叫喜月。

    我便觉得事情不对,想给长姐提个醒。三太太那个人,睚眦必报,她在姐姐的手上吃了那多么亏,必定不会甘心。

    而且三太太并不会那么好心,将那么好的安神香不给伺候她的一等丫鬟,反而只赏赐给一个三等丫鬟,还那么巧跟长姐的丫鬟住在一起。

    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虽然三太太是她的主母,但十几年,她在三太太的眼中,还不如一个丫鬟,所以她也不愿意尊称她为母亲了。

    明禹昀听着皱眉,他相信妹妹不会无中生有,会跟明黛沐说这些,那必然是确认三太太要害明黛沐了。

    只是他住在外院,内宅的事情他还不能够到,妹妹又只是一个庶女,也无法做什么,可明黛沐却是嫡长女,手上的权力可比她们大多了,便嘱咐明黛沐说,大妹妹,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件事情,大妹妹还是要查清楚。

    明黛沐听着她们的话,陷入了沉思,见让他们都担心,微微一笑,看向明清怡说,多谢四妹妹这么心细,我会查查的,你们不用担心。

    明清怡见明黛沐夸赞自己,脸色微红,看向她说,能帮到长姐就好。

    话落,她又指着食盒说,那个,长姐,食盒里面真的是糖醋鱼,长姐你要不要尝尝?

    明黛沐轻轻一笑,好啊。

    等从明禹昀的院子出去,明黛沐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让人将喜月唤进来,一般三等丫鬟基本就是做些打扫的活儿,平常都没有机会在主子的跟前做事。

    床单被褥这些本该是二等丫鬟的活儿,但因着院子里的一个二等丫鬟生病,喜月又手巧,做事细心,便让她先顶替了。

    从喜月进来,明黛沐也闻到了她身上的茉莉花香,但这气味有些奇怪,但说不出来是哪里是奇怪。

    晚上夜深人静时,喜月等大家都熟睡后,听着大小姐的吩咐,悄悄从香炉里面拿了一点点香灰。

    大小姐,这个是刚刚从香房里拿来的安神香。

    老夫人对吃穿用度都很严格,尤其是吃的和用的,香房请的都是有名的调香师,且为了避免用外面的香有什么问题,只允许她们用府上香房的香。

    安神香是最常用的一款香,且不同种类供她们选择,三太太拿的是也是常见的。

    但很明显,从香房里取来的香,跟喜月从香炉拿来的香不仔细闻,一模一样,但还是有出入。

    可她对香料也不是很熟悉,便让清茶拿去碧水间给墨白看。

    疯人散?

    清茶的脸上还带着愠怒,墨先生说这香里加了疯人散,气味很淡,能融入其他香味中,不易察觉,尤其是混入茉莉花香,能加快疯人散的毒性,乱人心智,让人魔障!

    明黛沐听着,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又冷冷一笑,她们还真是巴不得我疯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