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7章 缘分得天注定

    宜安郡主一愣,将茶水咽下去,吃惊地看向明黛沐,听她说要习武,又惊了一下,她们平北王府的人,无论男女都是会武功的。

    明黛沐的亲兄长自幼就跟着平北王习武,十二岁就跟着平北王去了北疆,现如今的他,已经是威震沙场的大将军了。

    明黛沐的弟弟,也是在平北王府习武的,当初明黛沐来平北王府,她们也是想教明黛沐习武,但她们府上的老夫人并不同意。

    她们也就作罢了。

    啊黛,你要练武啊?

    嗯。

    你认真的啊?

    嗯。

    宜安郡主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好好观摩了明黛沐,想了想说,现在习武,肯定是晚了些,但你自幼跳舞,筋骨也拉开了,学个拳法,练套剑法,虽然不能跟我这样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强身健体,防身还是可以的。

    明黛沐也知道自己现在学肯定是晚了,但能防身就好,不然若没有清茶和护卫在她的身边,遇到威胁,她很吃亏。

    等下次你来平北王府,我先教你射箭,再教你一套鞭法,这两种比较适合你。

    剑法你现在练习,太吃力,我教你快速有用的。

    好。

    说好了练武的事情,明黛沐又跟着宜安郡主闲聊,知晓她的相亲对象都不满意,挑了挑眉,想着姻缘莫不是还真得天注定。

    大长公主的别院在城南的南山脚下,从京城出发最快也要三个半时辰,若是等到了城外的驿站,再坐船去,就快很多,只要一个半时辰。

    所以她们都是到了驿站,就换乘舟去大长公主的别院,本来她们东雍国就是河流多,一般驿站外的鸳鸯湖里停泊很多船。

    但今天可能太多人要去南山,所以只有两艘船还停在这里,且在她们之前已经有人站在这里了。

    而且还是熟人,是敬北侯府的小姐,一旁还有严鸣。

    你一个私生子,也敢跟本小姐抢船?

    先来后到而已,在下只要一艘船,这不是还有一艘,他们的船足够大,可以坐下六七人。

    说话的是敬北侯府的小姐田娉,身后还有田嫣和田薇,田嫣是原配夫人的孩子,田娉是继任夫人之女,这田薇是敬北侯三房的小姐。

    田娉冷哼了一声,本小姐不想跟你一起泛舟湖上,这里还是鸳鸯湖,本小姐岂会跟你这种人待在同一个地方!

    你杀了我们敬北侯府的少爷,这笔账,我们敬北侯府还没有跟你算过呢!

    死的是敬北侯府三房的少爷,也便是田薇的兄长,田娉纯碎是厌恶严鸣。

    严鸣面无表情,被田娉羞辱也只是很平静地说,田少爷并非在下所杀,大理寺也查清楚了,他是自己摔死的,若是田小姐不相信,质疑大理寺查的结果,可以去大理寺喊冤。

    哼,严鸣,你不过是仗着千家罢了!一个私生子而已!

    田娉冷哼,你敢跟我们敬北侯府作对,本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着,就让人将严鸣的东西都扔下去,严鸣拧眉,正要做什么,只见一个橙色的身影晃过,还未回神,她就将几个小厮都扔下水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再场的人都是惊了一下,田娉更是呆了一下,随即看着落水的小厮,瞪向着橙色衣服的女子,知晓她的身份,虽然不甘,但还是行礼。

    见过宜安郡主,只是宜安郡主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动我们敬北侯府的人,可问宜安郡主,我们敬北侯府可有得罪你?

    宜安郡主只是睨了一眼田娉,哼了一声,本郡主只是打抱不平而已,这位公子先来的,且也付了船家银子,你也没有道理扔人家的东西。

    天子脚下,田小姐都敢欺负清风学院的学子,咿呀,你们敬北侯府好威风啊。

    你!

    田娉的面色变了变,又冷冷地瞪向被宜安郡主挡在身后的严鸣,哼了一声,还要说什么,就被田嫣拦住了。

    适可而止,二妹妹,这里还在京城外面呢,那些御史台的人可时常在这里晃悠,你若是不想被弹劾,咱们就上船吧。

    田薇皱了皱眉,看向走来的明黛沐,瞧着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很不喜,但也没有必要在驿站面前闹事,便也轻声说,二姐姐,我们还要去南山呢,可不要耽误了考试。

    哼,这次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计较,但你的船必须跟我们的船隔着三仗远。

    这条鸳鸯湖你家的!

    宜安郡主可忍不了,怎么,你们敬北侯府还真是厉害,天子游湖,都没有下令三丈远内不许别人的船靠近,田小姐倒是有胆子说。

    你!

    田薇还想说什么,就被田嫣给拉着上船了,田薇看了一眼明黛沐,也只是吩咐船家赶紧开走。

    见她们都走了,严鸣看向宜安郡主道谢,多谢宜安郡主。

    宜安郡主很是豪迈地摆手,不必多谢,本郡主就是看不惯她们用权势欺压人,换做在边疆,本郡主定要将她扔到战场,让她知道,权势最大的人,脚下的人头往往都是最多的。

    严鸣一愣,回味宜安郡主的话,忽地笑了笑,再次道谢。

    宜安郡主却是瞄了瞄岸边仅剩的一艘船,湖中央隐约回来了两艘,但还得等。

    随即她笑着指着这船说,严公子,你若真谢本郡主,不如载我们一程?

    这.....宜安郡主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

    说着,宜安郡主就让丫鬟将包袱放在船上,她们的东西不多,安置好了,她和明黛沐就上船了。

    瞧着站在船头的严鸣,明黛沐又看向喝茶的宜安郡主,不由得皱眉,想着,缘分还真得天注定。

    前世,严鸣就是那个对宜安郡主生死相依之人。

    这一世,她们还是相遇了,只是,希望这一世,两人能相伴到老,而不是一同赴死。

    严公子,听三哥哥说,你入了文渊阁。

    严鸣听到明黛沐的话,转身点点头,是,有幸能得无妄先生的赏识。

    前世,严鸣是没有入文渊阁的选拔,他是今年就下场参见秋闱,这一世倒是变了。

    那严公子这是去南山?

    嗯,千先生让我将他的行礼先送过去,顺便帮忙文渊阁女弟子的选拔。

    宜安郡主的眼睛亮了亮,笑着看向严鸣,那这么说,严公子知晓试题?

    严鸣一愣,知晓宜安郡主的意思,蹙眉说,知道一点,但不能告诉别人。

    小气,本郡主都还没有说呢。

    宜安郡主瘪瘪嘴,却又听严鸣说,但宜安郡主不是别人,是在下的恩人,所以可说。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