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3章 连手脚都不会动

    田娉的屋子一片狼藉,地上还有被侍卫制伏的丫鬟,这个丫鬟还在地上挣扎,且还有血渍,跑出来的田娉一看到明黛沐她们,就愤恨地骂过去。

    想要打人,却被大长公主的宫女拦着了,绿萼站在明黛沐她们的身前,看向披头散发的田娉说,田小姐,虽然您的香炉确实被人下毒,但现在还没有确认是明大小姐,所以还请您先冷静,等确认了,再骂也不迟。

    不然,若不是明大小姐她们,岂不是让她们白白被你先骂了?

    田娉听着,瞪过去,本来她睡得好好的,可忽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就见她的丫鬟发疯了一样,要过来咬她,若非她自己的反应快速,只是手臂被丫鬟咬伤,不然非要被毁容不可。

    她看着手臂上狰狞的伤口,忍着痛,怒瞪明黛沐,吼道,哼,不是她,还能是谁!

    本小姐只跟明黛沐和宜安郡主她们几人起过冲突,一定是她们想要报复我!

    谁想要报复你!

    裴霓也是急性子,大半夜不睡觉,被人叫过来,还要被诬陷,她可容忍不了,尤其是看到在一旁得意笑着的嘉苑郡主,她就怒道。

    就你嗓门大!

    什么人证物证,拿出来啊!

    田娉被裴霓一吼,气得发颤,让丫鬟将香炉拿过来,这个香炉里被下了毒!大长公主的人已经证实过了,是有毒的!

    我这丫鬟去拿香的时候,路上就只碰到你们院子里的人,若是要动手,不是你们是谁!

    她们的院子是相对着的,香房里的人将香端过来,让她们的丫鬟去挑选自己主子喜欢的熏香。

    若是动手,也就是挑选熏香的过程,所以也只能是她们两个院子里的人。

    裴霓听着,冷哼,出了问题,就说是我们下手,难道你们院子都是死人,连手脚都不会动!

    你!

    田娉气郁,听着也觉得很有道理,就冷眼看向田嫣,可又想着不可能,她这个人最是清高,下毒这种事情她可不会做。

    田薇因为咳嗽,自己带上了熏香,没有让丫鬟去取熏香。

    忽地,她看向一直漠不关心的嘉苑郡主,但很快就否决了,她跟嘉苑郡主又没有仇,跟她有争执的是宜安郡主她们,一定是她们!

    好了,这里是大长公主的别院,让田小姐受伤,我们一定会给田小姐一个交代。

    绿萼见她们争吵,站出来说,有意无意多看了一眼嘉苑郡主,沉声道,敢在大长公主的别院动手脚,我们可不轻饶!

    说着,她又看向明黛沐她们,明大小姐,现在你们也有嫌疑,不知道你们可否愿意将此事交给婢子来处理?

    明黛沐点头,自然可以,这里本就是大长公主的别院。

    柳姿嫣和裴语她们也没有什么意见,都淡定地站着,一点也不担心。嘉苑郡主瞧见了,心中冷笑,只是没能看到她们受伤,面上有些失望。

    不过,这份失望很快就消散了,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好戏。

    这种摄魂香,能够扰人心神,让人轻易疯魔,这个丫鬟便是中了摄魂香,着了心魔。

    香房的师傅检查了香炉里的香,看向绿萼说,摄魂香分为很多种,但都大同小异。这款摄魂香,是利用九曳草和蓓草相斥,产生毒,让安神香变为了摄魂香。

    一般的安神香是不会含有蓓草,这种草虽然也有凝神的功效,可女子用的胭脂水粉里面,常常含有美容养颜的九曳草,所以蓓草很少用在安神香里。

    这香炉里的香却是有蓓草,但我们别院是没有蓓草的。

    田娉一听,顿时瞪向明黛沐,所以,现在谁的屋子里有蓓草,便是谁想要害我!

    明黛沐依旧是淡然的模样,见田娉瞪自己,也只是挑眉,嘉苑郡主是没有机会将蓓草藏在自己的屋子里,所以嘉苑郡主陷害不了自己。

    宜安郡主惯来不喜欢熏香之类的,且她的屋子都是清荷收拾的,也不会有什么蓓草。

    可为什么嘉苑郡主一副得逞的样子?

    她看向柳姿嫣,见她也摇摇头,随后两人看向裴语姐妹,见她们二人的表情古怪,顿时愣了一下。

    难道她们的屋子里有蓓草?

    裴语捏了捏手心,抬头看向洋洋得意的嘉苑郡主,眼中带着怒意,见绿萼已经让人去搜屋子,面色变了变。

    在裴三小姐的屋子发现了蓓草。

    去搜屋子的宫女端着一个盒子走来,这里面装着的便是蓓草研磨而成的粉。

    竟然是你,裴语!

    是你要害我!

    田娉见宫女手上的盒子,想到自己差点出事,她就气疯了,扬手就要打过去,但被裴霓给抓住了手臂,两人都是武将家的小姐,多少都会些拳脚。

    火焰冒起了,田娉毫不留情地就打过去,裴霓也不是好惹的性子,两人顿时打成一团。

    你们敢在我的香炉里下毒,本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都说了,不是我们!

    物证都有了,你还敢狡辩!

    好了,都住手!

    绿萼沉声,让宫女将她们拉开,见田娉愤恨的样子,她皱眉问裴语,裴三小姐,你的屋子为什么会有蓓草?

    裴语的面色有些红,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支支吾吾的,很是羞愧开口。

    都无言狡辩了,你们还不承认,谋害大臣之女可是重罪,本小姐要报官!

    “不是.....不是我!”

    不是我姐姐,我姐姐才不会下毒!

    明黛沐看着眼前的闹剧,却是瞥向嘉苑郡主,她眼中得逞的笑容让人有些发麻,她总觉得嘉苑郡主将她们引过来,可不仅仅是为了诬陷裴语。

    哪里不对劲。

    柳姿嫣也察觉不对,嘉苑郡主的笑让她难以心宁,她悄悄跟明黛沐说,嘉苑郡主绝对是冲着我们来的,绝对不会只污蔑裴语。

    嗯,我们要小心......

    明黛沐看着宫女手上满盒子的蓓草,忽然捕捉到了什么,皱眉沉声说,不好,我们的脸上有九曳草!

    啊!

    明黛沐的声音还没有落地,便是一声惨叫,就见刚刚制衡住丫鬟的侍卫都被甩开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众人还没有回神,那丫鬟面目狰狞,身体宛若老鼠一样窜过来,朝着明黛沐她们的脸咬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