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8章 那就休夫好了

    谢魄怔住了,耳边萦绕明黛沐的话又呆愣了,越国公府乃功勋世家,只要家族不犯错误,爵位便不会丢。

    可不丢的是越国公这个爵位,不代表圣上不会废掉他们。

    但又觉得不可能,越国公府这一脉都是谢家的长子长孙,自然就是他们的,有其他嫡脉又如何。

    他可是越国公府世子,岂能说废就能废掉的。

    明菁却也是愣住了,回头看向明黛沐,见明黛沐的面色清冷,毫无波澜,可这话却是让她震惊不已。

    越国公府的确还有其他嫡脉,可他们并非长子长孙,如何能够袭爵?

    而且听明黛沐这话的意思,是要废掉谢魄?这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父亲的意思?

    啊黛?

    二姑姑,您可舍不得这世子夫人的位置?

    明菁对视到明黛沐明亮沉寂的眼眸,愣了一下,随即面色难堪,想到这些年受的罪,她咬牙切齿道,越国公府这个世子夫人,我又怎么会稀罕。

    这样,就简单了。

    明黛沐的眉眼松动,却听到谢魄讥讽的声音传来,什么简单了?你们明家莫非还真能废掉我这个世子?

    你这话错了。

    明黛沐很平静地说,不是废掉你这个世子,而是连同越国公一起废掉。

    你.....口出狂言!

    一直没有说话,还在一旁和姨娘嬉闹的越国公忽然看过来,脸上还带着被打扰的愠怒,他侧身看向明黛沐,狂笑了几声。

    哈哈哈--

    废掉老夫?你一个女娃娃?能废掉我?

    明黛沐又是很镇定地说,声音也是缓平,毫无起伏,越国公你这话又错了,不是我要废掉你,而是谢家要废掉你们。

    越国公听着只是冷嗤,老夫是越国公,整个谢家老夫最大,他们能废掉我。

    你这个小女子,敢在我越国公府胡言乱语,又伤我越国公府的人,真当老夫不敢动你!

    话音刚落,就见数十位带刀护卫朝着明黛沐围上去,一旁的谢凝瞧着,才觉得解气,她非得将明黛沐抽筋扒皮不可!

    明黛沐见围过来的护卫,依旧镇定自若,毫无惧怕,只是很冷淡地看向越国公,勾唇浅笑,越国公,我还真当你不敢。

    你......

    圣上虽然让你们越国公府回京,可有给越国公你一官半职?你能继续当着这越国公,也是因为谢家子弟争气。

    你这个越国公形同虚设而已。

    所以,你们整个越国公府的护卫能有多少?

    明黛沐见越国公父子的脸色铁青,依旧慢悠悠地道,可我是明相府的嫡长女,真要打起来,你们可伤不了我。

    谢魄只觉得怒火暴起,这里可是京城,明黛沐,你难道还敢在我们越国公府大开杀戒?

    世子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可有说要跟你们开打?我只是跟你们讲述一个事实。

    让你们不要自取屈辱,你们越国公府的几个护卫,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威慑。

    你!

    越国公羞愤暴怒,可对视到明黛沐冷若冰霜的眼神,却是骇然,她分明毫无表情,可站在这里却让人心颤。

    但他堂堂一家之主,岂能被一个女子的气魄给吓着?

    哼,小娃娃,你当我谢家功勋世家只是个摆设?

    谢家不是摆设,但他们可听你的吩咐?

    明黛沐忽然见杨沅给她倒了杯茶,还一脸敬佩地给她递过来,怔了一下,随即笑着接过,喝了两口,继续看向阴晴不定的越国公父子,缓声道。

    越国公,你们父子荒唐,宠妾灭妻,闹得人尽皆知,惹得圣上厌烦,若非圣上还记得你们谢家以往的功德,早就废了你们。

    如今你们虽然还顶着越国公的名义,可放眼京城,可有你们的立足之地?走出去,人家都要唾骂。

    便是谢家的弟子,因为你们的荒唐举步维艰,走到哪里都要被人嘲讽。

    越国公,你当真以为谢家还是你们越国公府的谢家?

    从前或许是,有越国公府才有谢家,所以越国公府的人才能掌管谢家,可现如今呢,是有谢家才有你们越国公府。

    而圣上呢?皇家呢?他们只需要京城有个越国公府,至于谁当越国公,重要吗?

    明黛沐的声音落地许久,只见越国公父子的面色难堪又阴沉,被越国公搂着的女子看向明黛沐,她一直都是笑着的,这会儿依旧是看着明黛沐笑。

    而谢凝听着,想着自己回京城,那些贵女都当面给她难堪,心中气郁,却又觉得明黛沐的话很可笑。

    哼,明黛沐,你的意思,莫非你还能窜动谢家的人来越国公府废掉我们?

    谢小姐,你还算是有点脑子,若非没有准备,我又怎么会来你们越国公府。

    你.....

    前世的越国公府,可是残害她们明相府的一大毒蛇,这一世焉能还让越国公拖累她们明相府。

    明黛沐一双黑寂的眼眸看向越国公父子,就见他们也震怒地看过来,也只是很淡然地笑笑。

    谢魄却是看向明菁,阴沉道,废掉我?我可是这个贱人的丈夫,是你们明家的女婿!废掉我,你们明家能落得个什么好!

    我若不是世子,谢钺那个逆子还能在朝为官!我定要将他逐出谢家!

    明菁气得颤栗,看一眼谢魄都觉得恶心,想到自己的孩子,她想要开口骂,却听明黛沐悠然的声音传来,让她浑身僵硬。

    那就休夫好了。

    你....你说什么?!

    谢魄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玩笑话,休夫?!

    明菁也是愣住了,她呆呆地看向明黛沐,嘴里喃喃着休夫二字,震惊却又难以按压喜悦,可又觉得不可能,她怎么能休夫?

    她休了我?

    有何不可?

    明黛沐依旧淡然,声音也是清亮毫无波澜,却是听得人震惊不已,涵德皇后为我东雍国女子谋得的权力,我们怎么就不能用?

    涵德皇后乃斓帝的皇后,继承凤印当日便扬言,男子可以休妻,女子为何不能休夫?若夫君无情无义,那要这个夫君做什么?

    郎无情,妾便休。

    斓帝也赞同涵德皇后的做法,还特意立下律法,若郎君做出天理不容,让妻子没能得到应有的尊敬,在夫家受尽苦楚,妻子便可以休夫,官府都必须受理。

    谢魄,你独独宠爱妾室,让一个卑贱的妾室欺压到正室的头上,这一条,我们就休定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