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4章 可不是谁都能害的

    大长公主怔住了,顿时拧眉,她下意识看向圣上,就见圣上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这笑容有些高深莫测,她一时看不懂这是真的高兴,还是其他意味。

    而且圣上刚刚赐婚明大小姐和裴国公府世子的话,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在试探?那是在试探她,还是在试探舟羡弈?

    大长公主忽然心沉了沉,都说帝王之心难以预测,即便是她这个当皇姐的,此时都猜不透皇帝。

    不过皇帝究竟为什么忽然要赐婚明黛沐?按理来说,明黛沐拒绝了皇家的亲事,陛下绝对不会再搭理明相府。

    此时赐婚是为何?

    是明相府有了什么动静?还是平北王府发生了什么?

    大长公主越想越心惊,她得给明相爷通个信了。

    圣上却是笑着看向舟羡弈,食指的指腹轻轻摩擦杯盖,噙着趣笑问,啊弈觉得不好?

    对啊,儿臣觉得明大小姐不能嫁给裴国公府世子。

    舟羡弈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纨绔模样,说的漫不经心,他看着圣上,余光却是瞥了一眼面色有异样的大长公主,转头笑着说。

    皇姑母,您也觉得这桩亲事不好吧?

    大长公主怔了一下,看到舟羡弈懒散的笑容,忽然想到了什么,点头气哼,当然,本宫当然不希望明相爷的孙女嫁入裴国公府。

    怎么说,明相爷也是本宫的老师,可那鲁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可跟本宫有仇,本宫岂能将明大小姐嫁给裴国公府世子。

    陛下,这桩婚事不成。

    皇姐还是这般孩子气,这都多少年了,皇姐还记着呢。

    哼,那是自然,本宫可是很小肚鸡肠的,陛下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你抢本宫吃的,本宫可是趁你小,狠狠踹了你两脚。

    圣上听着笑了一声,却是问舟羡弈,那啊弈为什么觉得这桩婚事不成?

    自然是因为梓笙啊。

    哦?

    舟羡弈耸肩无奈笑笑,梓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偏偏就只喜欢明大小姐,又特别讨厌裴国公府的嘉苑郡主,若是梓笙知道父皇将明大小姐许配给了裴国公府世子,还不得去跟父皇闹?

    哈哈哈哈--

    这倒是。

    圣上忽然大笑出声,看了一眼笑得慵懒的舟羡弈,想到二公主确实头疼了一下,罢了,这裴国公府上次还让梓笙险些被烧伤,朕哪能给他们赐婚。

    太后娘娘听着,却是忽然说,孩子们的姻缘,自有她们的造化,皇帝,你朝政上的事情够多了,这赐婚的事情还是缓缓,反正该是明相爷操心的。

    母后说得是。

    时辰差不多了,咱们传膳吧,兄长今天特意送来了几只大螃蟹,咱们尝尝,哀家可记得皇帝跟啊弈都最喜欢了。

    哈哈哈,那朕可得有口福了。

    大长公主见屋子里的气氛柔和了很多,笑着打趣,本宫看陛下就是知道有螃蟹,才特意来母后这里的吧?

    陛下若是不来,这些螃蟹可都是咱们啊弈的,陛下来了,啊弈可得少吃几只。

    哈哈哈,让皇姐猜中了朕的心思。

    那是,小时候陛下可没少跟本宫抢吃的,本宫还不了解陛下的小心思。

    哈哈哈--

    舟羡弈听着屋子的笑声,依旧笑得懒散,只是捏着扇子的手却是紧了紧,但也不过是半瞬,随即毫无异样。

    等用过了午膳,舟羡弈没有回他自己的宫殿,而是去了言贵妃的寝宫。就见言贵妃在院子里晒太阳,悠闲地磕着瓜子在看话本,顿时眉眼带笑。

    见到舟羡弈走来,言贵妃的眼睛亮了亮,笑着挥手让他过来,在你皇祖母的院子用膳的?

    午后的阳光洒在舟羡弈如玉的脸颊上,色彩越加绚丽,且带着暖意,但这缕阳光却不及他一袭红衣的闪耀。

    舟羡弈坐在言贵妃的身边,见自家母妃的日子过得自在舒适,笑了笑,嗯,父皇也在。

    哦,难怪你父皇今天没有来本宫这里用膳。

    言贵妃继续翻看话本,忽地瞥见舟羡弈看着一旁的牡丹花出神,愣了一下,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母妃这院子里的牡丹花开很鲜艳。

    言贵妃挑眉,顺着舟羡弈的目光看过去,又顿了一下,忽地笑得很是八卦,凑近舟羡弈问,呦,我儿子什么时候喜欢赏花了?

    舟羡弈只是笑着说,只是觉得今日的牡丹花很美,梓笙应该会喜欢。

    言贵妃却是听懂了,含笑唤来宫女,送两盆牡丹花去二公主的宫殿,这可是北疆那边独有的牡丹,今日花房送来的,整个皇宫也只有本宫这里有。

    是,娘娘。

    言贵妃见宫女将花搬走,笑眯眯地看着舟羡弈说,儿子啊,母妃这话本又快看完了,这可怎么办啊。

    舟羡弈扶额,又无奈笑笑,左右儿臣要在皇宫多住几天,儿臣待会儿就给母妃写话本。

    言贵妃顿时笑得灿烂,那好那好。

    圣上回了御书房,得知舟羡弈去了言贵妃的寝宫,又听说言贵妃送了两盆牡丹花给二公主,笑了笑,那牡丹花呢?

    公公回禀,二公主收到牡丹花,过了一个时辰才让人送出宫,奴才打听知道,二公主让人送去了明相府,说是要给明大小姐。

    过了一个时辰才送,反应倒也是真慢。

    圣上哼了一声,脸上掩盖不住的嫌弃,坐在龙椅上喝了茶,想起舟羡弈的一句话,眯了眯右侧眼角,吩咐隐卫去查一件事情。

    小王爷喝的药已经有三次被人动了手脚,但都被药王谷留下的药童发现了,这些是隐卫送来的药渣。

    里面加了什么?

    回陛下,加了相斥的一味药,量极少,此药草是没有毒性,也不容易发现。但却跟小王爷要喝的一种药材相排斥,一旦小王爷喝了,身体就会大损,且长期喝,不过半年,必死。

    砰--

    圣上听着,愠怒,将杯子砸在了地上,顿时茶水落了一地,朕还没有死呢!

    倒是迫不及待了!

    查到是什么人了?

    侍卫跪在地上,感受到帝王之怒,额头直冒冷汗,硬扛着压迫回禀,小王爷府上的人.....不少,还在排查。

    圣上挑眉,哼,不少?

    是.....小王爷不常回羡王府,也不在意府上的人,所以这混进去的......

    那就全部清理了!

    圣上的面上带着怒意,朕小心翼翼护着长大的儿子岂是谁都能害的!

    是。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