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4章 本来就是好事

    大长公主见她们年轻人都玩好了,和驸马过去,带着大家回城,太晚了回京路上也不会安全。只是大长公主见明黛沐刚刚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竟然会让她觉得心口刺疼,不由都诧异。

    黛丫头这是怎么了?怎么心事重重?

    明黛沐皱眉,先是朝着大长公主行礼,又很担心地说,臣女听说南边有泥石流,祖父还在外面没有回来,臣女实在忧心。

    原来是担心明相爷。

    大长公主笑着安抚她说,明相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差不多了,四月初肯定是能回京的。南边是发生了泥石流,但还没有到明相爷所在的永城。

    放心,明相爷不会有事的。

    明黛沐知晓这个时候泥石流并不严重,但等驸马去的时候就恰好严重了,她也不能直接跟大长公主府,驸马回乡祭祖会出事。

    大长公主那么喜欢驸马,岂愿意听到这个,还以为她出言诅咒驸马了。

    而且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发生了转变,她也不能确定驸马会出事,也只能提醒大长公主。

    只是南边的地势特别,这泥石流发生了一次,只怕后面还会爆发,泥石流来势汹汹,一旦发生,人很难逃过。

    大长公主听着,想到南边的泥石流,几乎每年到了五六月份,确实会爆发一次泥石流,即便官府做好了防范,但南边的地势复杂,人很难预料。

    她忽然想起驸马的祖籍在南边,过几天也要启程回乡祭祖,想到这里,她也难免担心。

    但在晚辈的面前,大长公主只是轻笑着说,每年都是五六月份南边才会爆发泥石流,相爷过几天就回来了。

    也对,是臣女杞人忧天了。

    明黛沐见大长公主心中有数,便笑着朝着外面走去,等她们回相府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

    老夫人叫她们过去,问了一些话,知晓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就放她们回去了。

    明知予出去了两次,都是去碧水间,每次回来,他都开朗很多,脸上也逐渐恢复了十四岁孩童该有的样子。

    明黛沐瞧着很是开心,墨先生写信跟我说了,九公子能解你中的巫术。

    嗯,长姐,九公子真的很厉害,还有墨先生,他会的好多!

    明知予说着,满是崇拜,墨先生说了,只要我有空随时都可以去碧水间!

    长姐你不知道,墨先生可以根据土壤和花草就可以辨别天气天灾,这是奇术中的问天术!很是难学!

    见明知予这么激动,明黛沐听着却是笑了,想着前世舟羡弈可是战神,他自然是很厉害的。

    墨先生还说,他认识一个占卜术极为厉害大人,也是百里一族的前辈,说是等她来了京城,就介绍我认识。

    百里一族还存活的人应该不多,明黛沐有些诧异,但见明知予这么开心,也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可得好好跟着墨先生学,最好是将九公子的巫术也学了。

    难得碰见了,怎么也得将他们的本事学个几分,也不枉费相遇一场,

    明知予听着愣住,随即看向明黛沐眨巴眼睛说,偷学人家的本事好像有些不好,但听长姐说,好像又是一件好事。

    噗嗤--

    因为本来就是一件好事啊!

    见姐弟二人聊得开心,晏氏在一旁算账本也是忍俊不禁,随即心中又忍不住难受了一下,若非她的儿子是在鬼节出生,又怎么会自幼跟他们分离,独自在山庄生活。

    但好在现在都变好了,而且因着上回巫术的事情,老夫人明显对明知予宽厚了一点,没有再限制他出去,只能待在院子里。

    夫人,大老爷回来了!

    丫鬟惊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屋子里的人顿时欢喜地朝着门外看去,果然是见一位风尘仆仆,却难掩俊朗的中年男子进来。

    夫人!

    夫君!

    父亲!

    晏氏看到夫君终于回来,满是欣喜,忙过去,见他平安回来,心里的石头终究落下,这一趟都十天半月了。

    京城周围的小镇子也不少,大大小小的案件推挤成山,便耽误了些时间。

    明相府大老爷明钧枫看着晏氏很是愧疚,又轻轻捏了她的肩膀,表示安抚,看向明黛沐他们姐弟,满是高兴。

    想起来什么,又神色严峻地看着他们母子三人,担忧地问,启荣族大闹京城,你们都没有事情吧?我听说相府也遭到了袭击?

    晏氏忙说,没事,老夫人去大长公主搬来了救兵,而且还有平北王府在呢。

    看着他们都没事,明钧枫笑了笑,我倒是忘记了,夫人可是能以一敌十的,区区启荣族的贼人哪能伤你。

    晏氏听着乐笑了,瞧着他这一路也是辛苦,就让人准备热汤,得清洗换件衣裳去见老夫人。

    明钧枫说去书房弄就好了,但明黛沐却是很乖巧地带着明知予出去了,说他们也要睡个午觉,等晚膳再来陪父亲用膳。

    晏氏点点头,笑着催明钧枫去清洗,又叮嘱厨房多弄点好吃,给明钧枫补补,一家人难得在一起用膳。

    对了,快到四月了,母亲说今年咱们要回去祭祖。

    明钧枫给晏氏夹了一块糖醋鱼丸,刚刚去给了老夫人请安的时候,老夫人提了几句祭祖的事情。

    也对,四月到了,是该祭祖了,只是以往咱们相府极少亲自回淮东,怎么这一次要去淮东了?

    明黛沐听着也是惊讶不解,看向明钧枫,就听他温声说,是母亲收到淮东那边的信,说明家几位长老想将坟头迁到别处。

    迁坟可不是小事情,怎么忽然要迁坟了?

    母亲说,明家几位长老请了一位得道高人,说明家今年的风水不好,需要迁走家族才能兴旺,大家便决定迁坟。

    晏氏皱了皱眉,父亲可答应了?

    母亲给父亲写信了,父亲和四叔公都没有异议,所以母亲便想让我亲自去淮东,对了,带上两个孩子一起。

    明黛沐惊了一下,我跟知予也去淮东?

    前世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嗯,这是父亲的意思,等父亲回来,说是再跟圣上告假回乡。

    明黛沐又惊讶道, 祖父也要回淮东?

    明钧枫点点头,迁坟乃家族大事,嫡系四大家主都得到场。

    话落,他轻声跟他们说,父亲请假,也是暂时韬光养晦。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