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1章 当个渔翁之利

    要回南临城,桐庐是必经之路,药王谷在桐庐也有药阁,所以舟羡弈和墨毓他们是朝着桐庐的方向走。从码头出来后赶了四天的陆路,又走了五天的水路。

    他们走的还都是比较偏裨的小道,才能这么快到桐庐,一路上虽然也遇到不少麻烦,但也因着是很荒僻的小道,对方不熟悉,很轻松就将他们甩开了。

    等到了桐庐,除了几个小毛贼,也无伤大雅。舟羡弈和墨毓是住在莫家的,莫家是桐庐第一世家,进了桐庐,也没有人在桐庐对他们下手。

    墨毓只会在桐庐住两二天,就得回南临城,舟羡弈以墨白的身份留在了桐庐处理赵家的事情。

    也幸好有文渊阁外出游学的理由,他才能在京城消失这么多天,也不会引人怀疑。

    赵二爷,既然本公子都来了,你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舟羡弈来了桐庐就约见了赵家的二爷,赵家是桐庐第一富豪,他也是查长垣侯府时才发现,长垣侯府周家跟赵家有生意往来,且合作的生意还不少。

    墨公子,小人不过是跟周六爷做点小本生意,真的不知道什么矿石。

    赵二爷得知长垣侯府出事,又见到舟羡弈来找他,只觉得晦气,但舟羡弈是南临城的公子,他一个商贾也得罪不起。

    当真不知?

    墨公子明鉴,小人是真的不知道矿石。

    舟羡弈听着,只是坐在椅子上喝茶,气定神闲,又伸手转动茶盏,看着碧绿的茶叶,勾唇笑了笑,看向明显躲避他眼神的赵二爷说。

    赵二爷,你这就不厚道了,矿石的生意,你跟长垣侯府做得,怎么就跟本公子做不得了?

    这......

    墨公子......

    这个是长垣侯府给出的字据,说是长垣侯府的财物都归本公子所有,本公子想着,赵二爷也不希望本公子拿着账本跟你一件件地算吧?

    舟羡弈没有心思听他忽悠,只是让药童将字据给赵二爷看,瞧着他的脸色难看,也能猜到此刻他在心里骂自己和长垣侯府,也只是挑眉笑了笑。

    “赵二爷,这长垣侯府也是我们南临城的人,虽然是姓周,但终归也是我们墨氏血脉,算是一家人。当初周六爷是如何跟你们做生意的,现在何不依旧?”

    赵二爷拿着字据,面色不好,他跟周六爷做的生意,许多都是见不得光的,如何再跟南临城的公子做这笔生意。

    但此人能拿着字据来,定然是查到了什么,可不好打发啊。

    他心思转了转,见舟羡弈自顾自地喝茶,忽地道,墨公子既然要跟我们做生意,也得拿出诚意来吧?如若不然,小人也只能将这些年长垣侯府该得的利润给墨公子了。

    合作的事情,小人还得想想。

    舟羡弈也没有意外,放下茶盏,噙着笑看向赵二爷说,本公子听说赵二爷想做个药材生意,刚好本公子有几块药草田庄,赵二爷觉得这个诚意如何呢?

    赵二爷怔住,随即掩盖不住的惊喜,他可是听说南临城的小公子师承神医,也和药王谷有渊源,他的药草田庄暂且不论好不好,打着药王谷的名声,这生意只赚不赔啊。

    见赵二爷在思考,舟羡弈也不催促,就听他点头应下,好,墨公子都愿意拿着药田山庄出来,小人自然是相信墨公子的诚意,只是我们跟周六爷做的生意也不是什么大的矿产,但既然墨公子有兴趣,那看墨公子明后两天可有时间,小人可以带着墨公子去瞧瞧。

    如此,就有劳赵二爷了。

    墨公子折煞小人了。

    赵二爷又客气了几句,跟舟羡弈提了两句矿产的事情,就先离开了。舟羡弈也没有多待,在街道上逛了一圈,路过首饰铺子,难得停留下来。

    想到明黛沐,他都没有送给她发簪玉镯,便进去瞧了瞧,觉得好看适合明黛沐的都买下来,又让人送往淮东。

    墨毓也是从外面回来,兄弟二人的小厮都大包小包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都笑了,桐庐可有不少好看好玩的东西,都是你嫂嫂没有见过的,若是可以,吾都想搬回去。

    话落,他又笑着问,这些是送给未来弟妹的?

    舟羡弈点点头,窈窈还没有来过桐庐,我瞧着不少精致有趣的小玩意,便都买了。

    两人边说着边朝着里面去,等到了屋子,墨毓知晓舟羡弈去找赵二爷,便问了情况,就听舟羡弈耸肩笑着说。

    赵二爷这个人十分谨慎,虽然松口让我去矿产地去看看,但定有所隐瞒。

    墨毓点点头,瞧着外面的梨花树都开了,便走到窗户边上,欣赏了好一会儿,才说,赵家长房长孙是太子伴读,赵家长房都是太子的人,那赵家一大半都是太子的。这个赵二爷立场还不清楚,从他下手,是个突破口。

    我也是这样想的,赵二爷只做生意,并没有像赵家长房那般深入朝廷,只是私自造兵器的事情,倘若真的跟赵家有关,那舟翰圻的心思就不简单了。

    听着舟羡弈的话,墨毓的眉心跳了跳,他更关心汝南王府的情况,上次你查兵部送去汝南王府的兵器,可查出什么了?

    等明天去了矿产地,就能知晓了。

    舟羡弈笑了笑,眼中含着趣味,但想着汝南王府兵器的事情,面色又冷下来,舟翰圻的手伸得还真是快,这就对汝南王府下手了,我还当得等他成亲搬离皇宫后呢。

    他这么迫不及待,也跟林家有关,林二爷被撤职,手上没有了兵权,他自然要慌。

    墨毓皱眉说,现在淮东刺史府空下来,舟翰圻一定会想法子得到,他背后还有裴国公府,不好对付。

    舟羡弈轻微挑眉,想着裴国公府,静默了好一会儿,忽地勾唇,舟翰圻可未必完全相信裴国公府,所以淮东刺史这个位置,舟翰圻多半不会选择裴国公府的人,可裴国公府又岂会放弃淮东刺史这个位置。

    这倒还真是,裴国公府已经占据了太原,若是再涉足淮东,舟翰圻也会忌惮裴国公府。

    墨毓听着,已经知道舟羡弈想要什么了,眼中带笑,藏着狡黠,或许,我们可以当个渔翁之利。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