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6章 祠堂祭拜

    明三爷那边,已经让人盯着了,明黛沐倒是可以稍稍放心,现在她都在明家了,还是得将明家的隐患给除去。

    明黛沐思索了一番,就给舟羡弈写信,又将剩下的话本写完,这才入睡。

    只是次日天还没有亮,明黛沐还在睡梦里,忽然外面争吵的声音将她吵醒,她有些愣神,问清荷时辰,才知道还没有到鸡鸣的时辰,顿时无奈起身。

    得知是明涵和明鸳在吵架,不是,是已经打起来了。

    明黛沐皱眉,讶异地问,她们二人不是昨天才打完,怎么现在又打架?

    清茶从屋外进来,听着话,立即给明黛沐解惑,听着明鸳小姐的骂声,好像是明涵小姐将昨夜两人的争吵告状了,明鸳小姐就被她父亲罚了,一被惩罚完,她就来找明涵小姐算账。

    但明涵小姐觉得自己被冤枉了,且还是大清早正是做美梦的时候被她给吵醒,当下忍不了,就和明鸳小姐争吵,这会儿打得还挺严重。

    院子里的凳子椅子全被砸了,一片狼藉。

    明黛沐听完,无奈扶额,明宛白她们也被吵醒,听说后,也是叹气,比起今天这么大的动静,昨天的打架还真是小场面。

    这么大的动静,是有多大的怨恨。

    明鸳觉得两人之间的矛盾就应该她们二人解决,忍不了告状,怒火就旺。

    阿涵就觉得自己被冤枉,更加不满,两人之间的怒火都大,这打起来,就猛烈了些。

    明澄打着哈欠进来,她跟明涵的院子太近,那动静太吵闹了,就来了明黛沐的屋子,让她们别太担心,淡定地说,别看这么吵闹,依旧是小场面。

    说着她就坐在椅子上,撑着脑袋打算眯一会儿,又摆手让她们不必担心,再回去睡一会儿,我先在这里靠一会儿,等打完了,我再过去补觉。

    明宛白听着皱眉,明澄也是心大,就不担心自己的妹妹吃亏啊,听着动静可不小。

    而且这么大的动静,肯定要惊动长辈的,到时候两人还不得被罚。

    无碍,反正被罚,也是两人一起,谁也吃不了亏,咱们小娘子之间能有多大的怨恨,打一架就好,有错了,一起罚了,谁也没有怨言。

    而且一旁的丫鬟婆子都盯着呢,不会闹得不可开交的。

    哈--

    明澄哈欠连连,又伸了个懒腰,还真靠在椅子上睡起来,明宛白她们互相看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才听着动静小起来,听丫鬟来报,说是两人的父亲都赶来了,训斥了一顿,将她们都带走了。

    咿呀,没声了?这是打完了?

    明澄听着不闹了,又打了个哈欠,忙起身,脸上满是困意,那我回去补觉。

    说着,又看向明黛沐她们说,你们也休息吧,后面应该不会再闹起来。

    就这样见着明澄淡定地出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明宛白她们又对视了一眼,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明黛沐瞧着,扶额,有些想笑,但又摇头失笑,见明宛白她们披着外套,就看向她们说,既然明澄都说没有事情,你们就先回院子,这会儿风大,还是在屋子里待着。

    这种场面,你们见多了就会习惯。

    明宛白点点头,是,长姐。

    这会儿天还是黑的,鲤城这边鸡打鸣才会有人起床,现在这个时辰,离鸡鸣起码还有两个时辰,她们是该回去再睡一会儿。

    明黛沐瞧着漆黑的天空,也让丫鬟将门关上,不过这会儿她却是没有困意了,只是明涵的性子不像是会告状的,而且两人昨天的怒火当场就解决了,不应该还会留在今天又来解决。

    清茶,你去查查,是谁告状的。

    没一会儿清茶就回来,说可能是明鸳的庶出妹妹明檀告状的,昨天夜里来的小娘子也就她最为可疑,而且明鸳的父亲当时从明涵父亲的院子出来,明檀的丫鬟恰好也在。

    等明鸳的父亲回去,就处罚了明鸳,所以明鸳就误以为是明涵告状的。

    明黛沐听着,微微蹙眉,明鸳的父亲也就是淮东望城的太守,在望城也是有好名声,所以当时才有希望能够提拔入内阁。

    但他的几个儿子官声却是很差,而且手上也沾染了不少人命,前世明家出事,他们就被人弹劾,就是因为这几桩人命案子,才导致望城明太守一家入狱,后被斩首。

    明太守是明家嫡系大三房的人,他的出事,直接让明家嫡系根基被毁,淮东望族也是淮东的核心,望城失守,后大三房也任人宰割。

    任何一个家族,嫡系永远是核心,而他们明家嫡系是守着的位置息息相关,一方出事,其他都会受到影响。

    所以望城太守这个位置,明家绝对不能丢!

    清茶,你让人盯着望城明太守的三个儿子,有什么动静随时禀告。

    是,大小姐。

    清茶听着吩咐,立即就出去安排了,明黛沐睡不着,就去了书房看无妄先生给她的书,后又写了话本。

    等天亮了,她才去了晏氏的屋子用早膳,听他们说了祭祀的事情,祠堂祭拜,一般女子是不用去的,但她是嫡长女,还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所以用完早膳,明黛沐和明知予就跟着明钧枫先去拜见明相爷,等东西都准备好了,他们就和明九爷他们一家去主院。

    这次祭祀,明家四大嫡脉都来了家主,明黛沐她们几个小娘子单独在一个屋子,郎君单独一个屋子,长辈一个屋子。

    商议祭祀的事情交给长辈,她们就等着安排。

    明黛沐和明澄都是大四房的嫡长女,明鸳是大三房的嫡女,原本她们这一房还有两位嫡长女,但都成亲了,就没有来。

    再者就是明大二房的嫡长女明绮,还有同脉的三位嫡长女,本该有五位的,但因为出嫁就没有来,大二房的同支嫡脉是最多的。

    原本应该坐在最上座的是大长房的嫡长女,但因为身份不如明黛沐的,往下挪了,除去出嫁的,来的有三位嫡长女。

    其中一位看向明黛沐的目光不善,瞧着她高高在上,尤其还坐着原本属于她的位置,明澜就忍不住冷嘲热讽。

    沁婼郡主,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没有恭贺妹妹,如今有份好姻缘,都妻凭夫贵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