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7章 都不知道收敛一下的吗?

    在那股柔和的力量的作用之下,蒋天佑下坠的速度正在减弱,并且连下坠的方向也在改变着!

    这个方向是?

    擂台???

    啧啧啧…

    蒋天佑立马察觉到了阿泉的险恶用心,这个女人打算让他从天而降出现在擂台上,然后在众人的瞩目之中,社会性死亡!

    嘶…真是歹毒!竟然能够想出如此毒计!

    ……为什么感觉有点拉风??

    落地的时候要不要换个姿势?

    像终结者那样蹲着,还是向大地破坏着盖亚那样的半蹲式?

    这是一个值得思量的问题。

    但是很快蒋天佑就察觉到了事情的关键,落地的姿势似乎并不能任由自己改变,那股柔和的力量虽然托着让他能够平安的落地,但也强行使得他的身体难以动弹!

    就好像身体被陷入了水泥之中…

    以这样的姿势继续下坠的话,大概会是……脸着地??

    于是蒋天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

    穿着白色背心,灰色短裤,黄色拖鞋,大大咧咧的坐在马扎的陈杰正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打着哈欠。

    任凭谁连续多天熬夜也受不了。

    倘若不是在这段时间吞食了不少能够增强身体素质的特殊物品,恐怕早就猝死了。

    “陈主管…您的咖啡?”

    半睡半醒的时候,有人递上了一杯热乎乎的咖啡,陈杰几乎是下意识接过。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实际上陈杰是一个极度依赖咖啡的狂人,每天早晨不来一杯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精力!

    为此成杰这段时间正陷入深深的担忧之中,毕竟开明镇库存的咖啡并不多,而且这里也不盛产咖啡豆之类的东西,事实上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将喝咖啡的习惯转换为喝茶的习惯。

    目前这样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一半。

    他成功的使得自己喜欢上了喝茶,唯一的问题是……他还没有戒掉咖啡。

    陈杰闭着眼睛灌了一口咖啡,正要嘟囔着一句多加糖,在听到周围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

    倏地,陈杰整个人都惊醒了,施工队那群王八蛋不会又给他找到了什么“惊喜”吧?

    也不知道修复擂台这样的活,到底是怎样挖到管道的?还特么是连接粪坑的!

    而且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经常发生,每天都不带重复的,只能说…什么tmd叫惊喜!

    “发生了什么事?”

    “陈主管,有东西在往这边掉落?”

    “凶兽?那就叫守卫部队,在这里嚷嚷什么,难道还能掉下个人不成?”

    “陈主管…还真的掉下了个人!”

    正惬意的品味着咖啡的陈杰一口将浓香的咖啡喷了出去。

    “这年头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见过,还开始掉人了?”

    陈杰拉起白色的背心擦了擦嘴,将喝了一半的咖啡塞给旁边的人,抢过一条望远镜,嘴里嘟囔着,“是哪个倒霉蛋?可别溅我一身血。”

    “唔……唔唔……卧槽!!蒋天佑!”

    陈杰不可思议的揉着眼睛,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第二个反应是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卧槽……快点找人去接住他!自杀也得比赛完再说啊,闲着没事在这里玩蹦极,就算没砸到人,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陈主管……蒋天佑选手的速度正在下降,虽然没有降落伞,但应该有能够起到降落伞作用的东西在作用着,应该不需要我们帮忙,不过保险起见,我们可以派几个人去问一下蒋天佑选手是否需要帮忙?”

    “不是自杀啊。”

    陈杰的语气略带有些失望,刚才短短的几分钟,他已经脑补出了一场盛大的恩怨情仇,涉及到泉姐以及开明镇高层的争斗,甚至还遇见了双方,有可能爆发出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结果就这??

    但是很快陈杰转念一想,语气略带激动地说,“找个人带我上去,我亲自问问蒋天佑需不需要帮忙。”

    “……好的。”

    为什么陈主管你的语气如此激动,一副要搞事情的样子。

    在守卫部队的通力合作之下,陈杰乘坐着一头白色大鸟飞到天空中。

    此时蒋天佑仍然在慢悠悠坠落着…由于是脸朝下的姿势,因此对下方人群的意举一动的清楚无比。

    心情略微有些郁闷…

    尤其是看到一脸兴奋的陈洁,乘坐着一头白色大鸟飞过来的时候,这样的心情更加微妙了。

    尽管在此之前,在心中一直告诫着自己要从容淡定,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当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却很难保持镇定。

    就像是某种黑历史被挖出来当众处刑,倘若在地面上的话,说不定此刻脚趾头已经能够抠出三室一厅。

    “呦!这不是蒋天佑吗?提前这么早就来擂台报道?这样的时间观念还真的是令人敬佩,这样的出场方式也真的是令人惊讶。”

    陈杰一脸乐呵的样子,大幅度的挥动着右手朝蒋天佑打招呼。

    蒋天佑的脸色有些发黑,“我来这自杀不行吗?”

    “当然可以…可别真的死了,对了需要帮忙可以尽管开口,作为比赛的主办方,为选手以及观众们提供便利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陈杰笑吟吟的说道,十分熟练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只有巴掌大的相机,咔嚓。

    “当然在比赛的过程中记录选手们耀眼的一面,也是我们职责之一。”

    蒋天佑的脸色更黑了…有正常人在这种时候随身携带相机的吗?这鸟人绝对是特意拿相机来照相的!

    “不需要!”蒋天佑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心情郁闷无比。

    “那好…你先自杀,玩得开心点,我就不打扰你了。”

    在获得了一张极为满意的照片之后,陈杰用脚踢了踢身下的白色大鸟,心满意足地返回地面。

    砰!

    毫无意外的脸着地。

    并不疼,由于顶着屏障,甚至没有太多的触感。

    只是被人围观,心情了多少还是有点烦躁就是,蒋天佑从地面上爬起来,周边正忙碌着布置场地的人员,虽然没有靠近,但是那些偷瞄的目光根本就不带掩饰的。

    “丫的…阿泉,迟早得让你叫爸爸。”

    蒋天佑有些咬牙切齿,周围那些偷偷瞄的目光也太明目张胆了,都不知道收敛一下的吗?

    尤其是这家伙!

    陈杰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站在擂台下打量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使蒋天佑从天上脸着地掉下来,但能够让蒋天佑这样吃瘪的人,整个开明镇用手指头来算,能够做到这一点果然只有那个人了。

    开明镇无冕之王——泉姐!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