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1章 答应验身

    想不到多年不曾出府走动的老太君,今日竟然也来了。

    而这一次,卢氏却没有随行,倒是卢萍儿的父母,随侍在老太君的左右。

    “太君,您怎么来了?”

    孟询迟疑片刻,到底还是礼貌地迎了上去。

    他毕竟年长了许多,处事也很沉稳。

    而且,他也想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还算是稳得住。

    而盖头下的卢萍儿,却显得有些意外和慌乱。

    毕竟祖母是她最亲近的人。

    她因为身上有疾,便是连父母都放弃了她,对她疏远又冷淡,唯有祖母,至始至终都在守护着她。

    “听说你娶亲,老身来看看。”

    这老太君身子骨还算硬朗,说话也很有底气。

    孟询淡淡地勾了勾唇角,“晚辈成亲,怎敢劳烦您老人家光临?”

    这层窗户纸没捅破,但是双方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老太君望一眼卢萍儿,“听说你新娶的这位夫人,同我那萍儿孙女容貌一般无二,老身想来看看,是否为真。”

    孟询唇角扯出一抹淡漠的笑,“晚辈的新夫人是仓邑人,为皇上所赐,与老太君那先天有疾的孙女没有任何干系。”

    他朝天抱了抱拳,不卑不亢。

    “哦?既是仓邑人,老身就更是好奇了,可否请新夫人来与老身见上一面?”

    老太君看一眼卢萍儿,说道。

    “太君,我与新夫人尚未拜堂,盖头都没掀,您这要求是否过分了些?”

    “老身戎马一生,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如今要看你一个新夫人,很过分吗?”

    老太君拿出了架势,逼迫孟询。

    孟询皱皱眉,自知位份悬殊,不敢再开口。

    气氛一下子僵持下来,前来观礼的宾客,纷纷窃窃私语,小声议论。

    眼见着婚礼无法进行下去,孟云歌可有点稳不住了。

    她刚要迈步上前,却忽然觉得一只手攥住了她。

    抬眼一瞧,正是卢萍儿。

    卢萍儿笑笑,压低声音道:“让我去吧。”

    今日若是不能让祖母看过她,想必这婚礼也进行不下去。

    想到此,卢萍儿稳了稳心神,在阿尔罕的搀扶下,来到了老太君的面前。

    “您是哪位啊?为何如此无礼?”

    卢萍儿一张嘴,颇带着些许无礼的语气。

    她本不是这样的个性,奈何如今却必须要装装样子。

    幸好昨日王妃提示了她,让她有了一些准备。

    不然今日,还真是措手不及。

    太君一愣,抬头深深地看着卢萍儿。

    这声音……倒是与萍儿有几分相似,可这语气,与她的萍儿可是相差甚远。

    “萍儿,你是萍儿吗?祖母来看你了!”

    老太君颤颤巍巍地站起身,靠近了卢萍儿。

    卢萍儿微微后退,眼带嫌弃地晲了眼老太君,“这位婆婆,你认错人了吧?我可不是你的萍儿!”

    她语气淡漠地说道。

    “萍儿,你……你怎么跟祖母说话呢?祖母可是最疼你的!”

    这时候,卢萍儿的母亲开口说道。

    “你又是哪位?”

    卢萍儿一把扯下头上的盖头,淡淡地睨着母亲说道。

    “萍儿!”

    盖头一掀,卢府的大公子及夫人,都愣住了。

    “萍儿,你果真是我的萍儿!”

    卢夫人上前便要抱住卢萍儿。

    “你做什么?”

    卢萍儿瞬时跳开,惊慌失措地问道。

    “萍儿,我是母亲啊,萍儿!”

    卢夫人哭着说道。

    “你是谁的母亲?”

    卢萍儿皱着眉,“你们与那卢氏是一起的吧?当日她来已经确认过了,我并不是你们的萍儿,为何你们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打扰我?是不是因为那卢氏被休,她心有不甘,所以也不想我们丞相大人娶旁人?”

    因为做了手术,卢萍儿的底气很足,一番话虽然长,她愣是没有停顿,而是声音洪亮、一气呵成。

    这让那卢府的众人,不由得也是暗中疑惑。

    这到底是不是他们的萍儿?

    老太君皱着眉,深深地看着卢萍儿,“你既说你不是萍儿,可敢让老身亲自验身?”

    “我凭什么让你验身?”

    卢萍儿眼眸一挑,颇带着些傲慢无礼,“我可是仓邑的公主!”

    “丫头,你如此拒绝,是怕祖母看出破绽来吗?”

    老太君幽幽地问道。

    “嗬!”

    卢萍儿冷笑,“那日卢氏已经验过了,她还不死心吗?你们这些人,还真是胡搅蛮缠!”

    她一番抢白,让气氛更加的紧张起来。

    卢夫人看看自己的相公,又看看婆母,一脸愁容。

    这丫头看起来与萍儿无异,奈何她就是不肯相认,这可如何是好?

    “丫头,你是怕老身与你相认吗?为何不敢让老身查验?”

    老太君倒是稳得住,她目光游移在卢萍儿的脸上,幽幽地说道。

    “你这老太太可真是有意思……我不是您的孙女,为何要让您查验?”

    卢萍儿皱眉对上老太君的眼,淡淡地说了句。

    事实上,她的心里真是惶惶的。

    祖母说得没错,她还真是怕祖母查验,毕竟她从小在祖母身边长大,祖母……可比母亲了解她更多。

    “若你不是萍儿,那就更应该让老身查验了,老身验过之后,我卢府的人再不会来纠缠于你。”

    老太君说道。

    卢萍儿皱皱眉,淡漠一笑,“我说你们卢府还真是有意思,屡屡破坏我成亲,是何道理?听说那卢萍儿已死,你们为何不去墓地看一看,纵然你们不相信,大可以掘坟盗墓,辨认尸体,何必一次次来找我的麻烦?”

    一番毫不客气地言语之后,卢萍儿冷笑道:“也罢,既然你们不死心,今日便当着众位宾客的面,彻底做个了断!诚如老太太所言,若你验身之后确认我不是卢萍儿,你们卢府便要停止纠缠,再不得来孟府捣乱!不知老太太可能做得了卢府上下的主?”

    她扬着下巴,不卑不亢地盯着老太君,问道。

    老太君目视着卢萍儿,眼眸之中隐隐泛着泪光。

    不过,片刻思索之后,她慎重地点头,“老身既然来了,便是做得了主的,你便让老身验一验就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