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6章 你伤口生蛆了

    独孤野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在细细的擦拭着。

    “还给我!”顾元元一眼看到,突然起身,去抢那把匕首……那是她跟阿景初次相遇时,她从阿景身上拿的匕首!

    削铁如泥,已经是她的了。

    而独孤野明显就是趁她还昏迷的时候,把她的匕首搜走的。

    “还给你?顾元元,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把匕首,你知道是什么来路?你怎么就敢确定它就是你的?!”独孤野冷笑。

    因为受伤不愈的关系,他身体极为虚弱,这一连串话说下来,已经喘得不行。

    顾元元咬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你们抓我来,无非就是为了让我给你治伤吧?那就别废话!匕首还给我,我帮你治伤,要不然……”

    “要不然你能如何?”

    独孤野嗤笑一声,把手中匕首扔在桌上,一双眼睛看着顾元元,带着阴骛的打量,“顾元元,你倒是很有本事,一次两次的骗过我的人,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后果?”顾元元呵呵一声,她是真不怕死的,“你们这些大人物,所有威胁人的话加起来,也无非就是死……可你想过没有,我要真死了,短时间内,你从哪里再找个神医来?让我猜一下……我闻着你身上的味道,伤口已经有些腐烂了吧?闻起来挺臭的。还有,你这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是在发热。另外,你威胁人的时候,麻烦你不要那么多废话!你要真想杀我,用得着这么跟我绕?”

    顾元元冷声说着,半点不受威胁。

    丁亮在一边听着,又惊又怕,脑袋都差点扎到地底下去!

    天,这顾元元是疯了吗?她怎么敢用这种语气跟殿下说话?!

    独孤野这一瞬间,也更是气得呼吸直喘,恨不得想一刀杀了她!

    可不能,她说的话,句句都是真……如果他真能找到一个比她更好的大夫,他也不至于在这山里窝了这么几天,以至伤口都腐烂发臭,他都没有办法。

    “主子……”

    一看殿下这脸色,丁亮连忙上前,给个台阶下,“主子,就听顾娘子的吧?您的伤要紧。”

    独孤野很聪明的抓住了这次机会,咬了咬牙,寒声道:“就依她之言,给她!不过这把匕首……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到什么时候!”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顾元元接过匕首,爽快的说道,“手拿过来,我要诊脉。另外,你的伤在哪里,我还要看伤处。”

    丁亮脸色一变:“放肆!”

    “我看你才放肆!”顾元元脸色一沉,死都不怕了,别的怕个球?

    呵呵道,“我劝你最好对我放尊重点!在你主子伤情没有痊愈之前,你最好别动什么心思……不过,就算以后痊愈了,你也别动什么歪心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我救命呢!”

    “你!”丁亮被气得脸色铁青,独孤野摆手,“听她的。”

    “呵,早这样不就行了?不过我现在突然觉得有点饿了,诊脉的事一会儿再说!还要麻烦这位护卫……是护卫吧,给我弄点吃的。唔,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没用。饿的话,没力气,把脉就不太清醒。把脉不清醒,如何给你主子治伤?”顾元元嚣张的很,一点都不怕。

    丁亮:……

    行!

    算你厉害!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怕死的小寡妇!

    弯腰出去,拿了烤好的几串兔肉进来,顾元元一看兔肉就愣住了,然后指着丁亮:“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它?没有别的了吗?”

    兔肉抓到手里不放。

    丁亮想发火,可看到殿下一个眼神,他忍了忍,转身出去又拿了俩馒头进来,顾元元瞥嘴:“干嚼馒头?怕噎死!”

    丁亮:……

    行,再出去再进来,这次叫了人手帮着……盘里有菜,碗里有粥,手里有馒头,还有兔肉,顾元元满意了。

    她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了独臂丁亮,津津有味的吃着满桌的菜,姿态闲适的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真的,穿越过来这么多天了,她从来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呢,要吃个够。

    “顾娘子,你不是说,兔子那么可爱,不能吃吗?”丁亮憋了憋,没忍住,问出了声。

    顾元元:……

    “蠢!民以食为天!不吃难道要饿死我吗?”顾元元呵呵,歪理说得一本正经,丁亮呆了呆,转身出去。

    他怕再不走,会掐死这个满嘴胡言的小寡妇。

    独孤野倒是看着她有趣,眼底的阴骛少了许多,出声道:“你到底是谁?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妇,你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是你见的人少!我见过的村妇,个个胆子都很大。”顾元元顺嘴怼,独孤野噎住……这样的女人,别说宫外很少见,宫里也少见吧!

    再跋扈嚣张的女人,也没像她这样的。

    过分的狂了。

    “行了,吃饱了,也喝足了……我看看你的伤。放心,你外面守着那么多人,我打不过,也跑不了。”顾元元道,擦了擦嘴,也不洗手,直接就按在了独孤野伸出的手腕上。

    其实她不太擅长把脉,装模作样摸了会儿,脸色变了变:“伤这么重,你最早的时候,没有自己处理伤口吗?”

    手背忽然伸向独孤野的额头,独孤野下意识闪躲,被她训斥:“别乱动,我试一下温度。”

    独孤野:……

    闻所未闻的治病方式,是需要摸脑门的?

    他僵着身子未动,顾元元手背探过,暗暗吃惊。

    可真是……烫手的很。

    “好了,我再看一下你的伤口。”

    这一次,独孤野听话的躺到了床上,把腰部的衣服掠起,顾元元还没走过去,就闻到一股臭味,下意识皱了眉:“你这已经很厉害了……”

    走过去,仔细看了一眼,脸色这次不是装的,是真的很难看了:“我说,你到底干了些什么?肋骨断了,伤口更是脓状发炎,而且……”

    她突的顿下了声音,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眼神都变了。

    独孤野察觉,目光沉冷:“怎么了?”

    “你怕疼吗?”顾元元忽然问,脸色白得厉害,也没瞒他,直接说道,“伤口里面,已经生出了蛆虫……”

    一扭一扭,很……可爱。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