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章 太脏了太脏了

    身后幽幽传来一阵少女的馨香。

    白应卿嘿嘿一笑,知道是美人出手了。

    当即手一松,顺势便被抓了去。

    萧言眼神一凝,目光中透出了几分柔情。

    不过,顾师姐却没有瞧萧言一眼,转身又飘了回去。

    顾师姐的身法极佳,只刹那间便拎着白应卿回到了原位。

    白应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往正在闭目养神的顾霜霜看去。

    “顾师姐,你不要那么心急嘛,我还要打扫卫生呢,等我忙完了,晚上找你哈。”

    白应卿这话,声音不大,却正好传到了某些有心人的耳朵里。

    “他奶奶的,这二货还要不要脸啊?”

    “刚才谁起哄说顾师姐是他的女人的,给我站出来。”

    “这畜生,蹬鼻子上脸了......”

    愤而出口的,都是年轻一辈仰慕顾霜霜的天之骄子。

    他们自问比不过萧言,但是一个小杂役,与顾师姐攀话,还是如此轻浮的话语,他也配?

    顾霜霜缓缓睁开了美眸,轻轻翻了个白眼。

    正好不偏不倚地被白应卿瞧了个正着。

    白应卿嘿嘿一笑,心想你个小妮子也会翻白眼。

    当即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就要往萧言那边走去。

    “别去,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你会死的。”

    脑袋里突然响了一句话。

    神识传音?

    白应卿往回瞧了一眼,冲着柳霜霜眨了眨眼睛,一副看哥表演的神态。

    柳霜霜像是轻叹了一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

    两人这么一段隔空对话,再加上白应卿脸上变幻莫测的欠揍神态。

    其他的内门师兄们,此时都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蝼蚁一掌拍死。

    能够被顾师姐救下一命,这是多么稀奇的事,也就是说,以后都能跟高冷的顾师姐攀上一点关系。

    无论是感情上,还是修炼上,都大有好处。

    可是这小杂役居然还不识好歹,还要往萧言那边走去?

    这算什么?

    这不是不给顾师姐面子吗?

    “狗奴才,快滚出去,别打扰宗主执行宗法!”

    “对,快滚出去,不然我就要亲自动手了!”

    白应卿当然不会理会这些跳梁小丑,跑到萧言面前,捡起了扫帚,思索了一下,又往后退了回去。

    殿内的众人愕然,这二货,又要干嘛?

    萧言与宗主二人,对峙已经到达了白热化阶段。

    萧言释放出来的蛮荒之气,与顾宗主自成一派的天玄气相持。

    久攻不下,宗主的脸色不太好看。

    区区一个太初境的修真者,换作平时,他翻手就可以捏死。

    但现在,他与蛮荒之气的僵持,已经持续了几刻钟。

    他依然没能拿下萧言。

    这就代表,那串骨链,拥有灭杀太素境强者的力量。

    甚至可以抗衡混沌境强者!

    虽然萧言不是凭借自己的力量,但今天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将会大举灭了天玄宗的威风。

    恐怕连小女的婚约都会被重新考虑。

    想到这里,顾宗主继续催动手上的光团,光团内的灵气又加重了几分。

    白应卿的脚步很稳,如入无人之境般,缓缓走到了宗主面前。

    只见他一脸严肃,拱手道:

    “宗主,萧师兄的实力,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我在他那里忙活,恐怕有危险......我看您挺好说话的,所以我先来打扫您这地儿。”

    听见白应卿这番彬彬有礼的话,顾宗主自然地点了点头。

    本来他就没把白应卿放在心里,这小伙子平时还挺勤快的,也会做人,倒是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但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正当他仔细回味这句话的时候,他差点没将早上喝的粥喷出来。

    你这小兔子崽子,这不是来夸奖萧言,灭我威风么?

    “给老子滚!”

    顾宗主气急,说出了平日里不常说出口的话。

    “好嘞!”

    白应卿大声答应,如蒙大赦,便在宗主脚下的位置扫起地来。

    一边扫还一边自言自语道:“宗主,太脏了,太脏了......”

    顾武怒气冲天,正要一巴掌往白应卿身上拍去,又听见他说道:“你这地儿太脏了,我昨天才打扫好,今天又多了那么多垃圾。”

    说罢,还抬头看向顾武,说道:“宗主,你是不是掉头发啊?你看你都快秃了,要不要试一下我特制的生发剂?”

    这一句话出来,大殿再次陷入了沉默。

    就连萧言,手也抖了一下。

    白应卿见顾宗主当场石化,没有回答他的话,又补充道:“宗主,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我这药,是祖传的秘方,全是中药熬制的,保证没有其他成分。”

    听见白应卿的话,柳霜霜的嘴角弯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转瞬即逝。

    萧言已经受够了今天的这出闹剧,原先他以为由上古神兽骨制成的骨链,能够压制混沌境强者,但现在看来,这老匹夫的实力实在高深莫测。

    显然,精血是不可能再用了,否则,会伤及经脉,导致修为逆行。

    这样的话,自己的处境将会更危险。

    他悄然地从袖口里摸出了一道残破的符箓。

    符箓上书一个“遁”字。

    就在萧言走神的那一刹那,老奸巨猾的顾宗主,悄然在手里捏了一个印。

    萧言的头顶上方,顿时凭空出现了数十柄由神识组成的箭矢。

    大殿内,无一人发现。

    毕竟,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用尽全力抵抗蛮荒与混沌强者的气息,没有人会分出神识,去感应其他地方。

    顾宗主要开始反击了!

    两人的动作,自然瞒不过白应卿。

    他嘴角微微一笑,拿起了茶杯,喝了起来。

    “宗主,你这茶都凉了,我去给你泡一壶热的来。”

    此时场上的气氛愈发浓烈,也就没有什么人再去关注白应卿了。

    众人的目光,都在宗主与萧言身上来回扫荡。

    泡茶,自然要出殿门。

    自然是要经过萧言的。

    “咦,萧师兄,你好奇怪啊,为什么你跟宗主打架,要在自己的脑袋上,放一堆箭矢呢?”

    “哇,萧师兄,你手上的符箓好帅啊,可以给我看看吗?上面写的这是,‘遁’字?”

    白应卿大声地说完这两句话后,顺势就走出了内门大殿。

    ......

    天玄宗,后厨。

    深夜。

    “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应卿在蒸笼旁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地。

    这突然起来的一阵空灵的声音,将他从美梦中拉了回来。

    厨房门口的阴影处,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隐隐约约,看不清楚。

    白应卿被吓得一激灵。

    “鬼!有鬼啊!”

    “你~你不要过来啊!”

    白应卿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

    “这位女鬼姐姐,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小弟白应卿,甘愿为你做牛做马,只望你......只望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莫要残害无辜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