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章 顾武这人,行!能处!

    顾霜霜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地待在茅草堆里。

    她的两只小眼睛,特别可爱,盯着正在不断求饶的白应卿。

    王妈这人,她是知道的。

    天玄宗的杂役总管,从很多年前,就跟着顾宗主谋生了。

    当然了,她只是个普通武者,寿命自然不像他们这些修真者,动不动就几百上千年的。

    因此,也只是年轻这一辈人,比较了解王妈这个人物。

    只听见王妈揪住白应卿的耳朵,捏着嗓子问道:“小兔崽子,又偷吃是吧!”

    “哎哟,您轻点~什么叫又啊,我什么时候偷吃过!”

    顾霜霜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昨天这呆子......这呆子不是小气,而是知道包子少了,今天一定会有一场好打。

    所以他才......他才会莫名地失落。

    想到这,顾霜霜心头涌起了一股暖意。

    从她懂事以来,仰慕她的人,不在一百也有上千。

    这些个青年才俊,嘴上说的漂亮,爱来爱去。

    可真正在她有难的时候,又有哪个会挺身而出,分她三两个馒头?

    那个萧言师弟,人虽不错,却是个鲁莽之辈,这样的天之骄子,恐怕心里,只有自己。

    昨日,内门大殿之事过后,他先想到的,不是带上自己逃亡,而是先甩下一句狠话,远远逃遁。

    “顾师姐,你等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一定会回来救你!”

    这样的话,又有何用?

    相比其他男子,他不过是多了些胆识罢了。

    如此云云,恐怕萧言,也是个嘴上心仪之辈。

    这样看来,还不如小白靠谱呢......

    在顾霜霜的心头,白应卿的形象逐渐高大了起来。

    恍神间。

    王妈听罢白应卿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使上来的怪力,用力一揪,将白应卿整个身子往茅草堆上甩了过去。

    顾霜霜被吓了一大跳,好在王妈力气虽大,但准头似乎不太行,白应卿跌落的位置,刚才就在她的身旁。

    茅草更显杂乱,却没有将顾霜霜暴露出来。

    其实啊,顾霜霜不知道的是,白应卿为了不暴露她的所在,故意凌空使了招‘泼皮钻洞’,这才得以不砸到她。

    “砰”地一声,白应卿应声落地。

    白应卿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啊——王妈,你莫要冤枉好人,你说说,我什么时候偷吃了,上一次,明明是蟑螂搬走了一个包子。”

    王妈剔着一口黄牙,叉腰问道:“那这一次呢?”

    白应卿捂着老腰,用余光瞪了一眼正在憋笑的顾霜霜。

    随后义正严词地说道:“这次......这次是老鼠偷的,王妈,你都不知道,咱们天玄宗的老鼠,个头一个比一个大,我看呐,不出几日,都快赶上您这身材了......”

    白应卿说完,似乎还心有余悸,配合言语,身子抖了个激灵。

    本来嘛,少几个包子倒没什么。

    这小兔崽子这么说话,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王妈抖着肥肉,还欲教训他一番。

    但在目光扫过白应卿身畔的时候,她忽然撇嘴一笑。

    “小白啊~出息了~也不枉我对你这样好,什么时候拜堂啊?以后发达了,可别忘记了王老妈子我~”

    王妈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绝了。

    比三十岁还没嫁出去的黄花大闺女都要妩媚三分。

    白应卿心头一咯噔,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好家伙,这老婆是怎么看出来老子金屋藏娇的?

    眼看着王妈一步一步地走进,就要躬身伸手去翻茅草。

    “王妈,三个包子,从工钱里扣!您老歇着去哈,今天您的活儿,我包了!”

    白应卿白眼一翻,也不废话,站起身推着王妈就往外走去。

    王妈笑意盈盈,点了点头,临走前还不忘往茅草堆里瞧了一眼。

    小半个时辰后。

    天玄宗,宗主洞府内。

    白应卿举着一笼子菜,还有一个偌大的酒壶,走在满是水晶石矿的长廊内。

    这地方,与世隔绝,怪阴森的,也不知道顾武还有她的小妾,怎么住的下来。

    对修炼有益处?白应卿才不相信这种鬼话,住都住不下去,还修炼个什么劲?

    白应卿轻车熟路地拐了几道弯,最后来到了一扇红漆门面前。

    漆门上端悬着块朱红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天玄宫’三个烫金大字。

    他倒也不客气,直接用肩膀将门推开。

    “吱呀”一声响,门被打开,一股檀香扑面而来。

    与平日不同的是,檀香里,还隐隐约约藏着一股独特的味道。

    白应卿怕有毒,没有立即动身进入。

    他又接连嗅了几下。

    嗯,咸中带腥......

    这是......这是海的味道?

    白应卿憋着一口气,往里头走了进去。

    里边是一座大殿,比之内门大殿,要豪华得多。

    这地儿与那满是晶体的长廊相比,就要富丽堂皇的多了。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泉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

    空灵虚幻,珠帘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另有百八十座花瓶,各类装饰品数不胜数。

    每一次来到这里,白应卿都不禁感叹。

    顾武这人,是真的行,搞了这么个水晶宫,妻妾成群,难怪昨天连萧言都打不过了。

    原来是腿软了。

    小菜一一上齐,最后是两笼包子。

    顾武与他的小妾们,依旧不见踪影,但这不是白应卿应该关心的。

    他可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

    众长老、内门弟子的洞府,还有几十个地儿,等着他去上菜。

    要是耽误了时间,可免不了被王妈一顿打骂。

    就在白应卿

    一阵中年男子的声音,叫住了白应卿。

    “小白,休走!”

    白应卿眼皮一翻,无精打采地转过身,拱了拱手,说道:“顾宗主,有何事吩咐小弟。”

    顾武的模样,有点滑稽。

    他的金丝腰带,似乎没系好,整条锦裤松松垮垮的。

    不过,白应卿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在这儿做杂役,除了偶尔耍一耍宝,平常日子里,倒还算安分守己。

    与自己无关的事,他也懒得去计较那许多。

    顾武夜夜笙歌,与他并无关系。

    顾武走到餐桌旁坐下,上下打量了白应卿一眼,沉声说道:“昨夜干什么去了?怎的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回宗主的话,伙房近日闹鼠灾,弟子昨夜捉老鼠去了。”

    顾武点了点头,随口称赞道:“小白,你来我天玄宗做事,也有些年头了吧。”

    “已经六个年头有余了。”

    顾武笑道:“许是受天玄仙气影响,你的个头、容貌倒是没怎么改变。”

    白应卿翻了个白眼,没有作答。

    顾武接着说道:“我知众杂役里,就属你最勤快,中秋节也快到了,宗门大典上,我便提携你为外门弟子,如何?”

    白应卿连忙道谢,顾武点头,继续说道:“昨夜,你捉老鼠的时候,是否瞧见顾师姐?”

    白应卿心中一奇,这老家伙问自己这事做什么?

    他像是那种勾搭别人家黄花大闺女的人吗?

    “回宗主的话,弟子没有见到顾师姐。”

    “嗯,你顾师姐常常提起你,我还道你与她是好友......”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