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下山

    天玄宗的宫殿群,矗立在天玄山的半山腰之上。

    白应卿哼着小曲,时不时地转过头。

    身畔的顾霜霜,此时已经是一副与寻常女人差不多的模样。

    若是用灵气来深入观察她的容貌的话,可以看见。

    她的面部之上,笼罩着一阵紫薇之气,透过伪装,依然看不清她的原本面貌。

    况且,也不会有人会无聊到,动用灵气去观察那么一个普通的弟子。

    至于白应卿,本身就没啥存在感。

    哪怕身畔多了位身材不错的女子,也不会有人觉得会有什么异常。

    他们两人,行在山路之上,与长着两条腿的花草无异。

    顾霜霜脸上的易容术,自然是白应卿的手笔。

    而且,白应卿所用的,是极其暧昧的办法。

    紫薇之气,传到对方的嘴里,才会奏效。

    因此,传气的过程,啧啧,可想而知。

    而且,紫薇之气,除非它的主人动手,不然,永远都不会消失。

    关于易容的办法,其实有很多,白应卿这个算是上等。

    天玄宗的藏经阁里,各色法术应有尽有,当然也包括易容法术。

    众弟子也是凭借着灵石,才能获得那些功法秘籍。

    不过,也只是各持所需罢了,没有人会浪费资源去学那种无关紧要而且贵的法术。

    易容术便是这无关紧要的法术。

    当然了,凡事无例外,某些有心人,还是会花费灵石去购买。

    顾霜霜的行事风格,与白应卿有些不同,她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自然也就没有去学那易容术。

    两人行在山路之上,出奇的是,与昨日的场景相似,迎面再次走来了一个美人。

    没错,正是温晴师姐。

    温晴今天,有些憔悴。

    顶着个黑眼圈,像是没看见白应卿一般,缓缓地往前走去。

    她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神采,眸光黯淡,充满了黯淡之色。

    而眉间,则隐藏着一股黑气。

    在她经过白应卿的时候,白应卿正想打招呼。

    没成想温晴却径直擦身而去,没有理会他。

    白应卿有些尴尬地收回了刚抬起的手。

    而顾霜霜,她与温晴只是停留在互相认识的程度罢了。

    况且温晴的修为,在内门弟子中,并不算是顶尖的存在。

    她们两人平常也只是见个照面,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罢了,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交集。

    但白应卿就不一样了,他与温晴师姐,是好友。

    昨天还打闹呢,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白应卿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盯着温晴的背影,若有所思。

    除了失恋,白应卿想不到有什么事情能够在一天的时间里,将一个大美人变成一个比青楼小姐还要憔悴的女人。

    云雾中,突然涌起了些许醋意。

    顾霜霜轻咳了一声,幽幽地问道:“她便是你那老相好?也难怪了,的确是个大美人......”

    白应卿摊手苦笑:“温师姐聪慧美丽,怎的能瞧得上我这个臭屌丝,我只是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罢了。”

    顾霜霜翻了个白眼,没有追问下去。

    “罢了,我们走吧,我想她应该是修炼得太累了。”

    这只是他们下山路上的小插曲,白应卿也没有放在心上。

    要真的论起来,温晴眉间笼罩的那层阴霾,可不只是不详的气息那么简单。

    那可是不折不扣的邪魔之气,而且起码得是混沌境以上的邪修,才能释放出来的。

    这里边,一定有什么故事。

    温晴师姐交给自己的信封,还好好的躺在白应卿的怀里。

    他只需要完成温晴交待的任务就行了。

    那股邪气,虽然他随手就能够抹去。

    但是,现在他身边还带着个顾霜霜,要是与南天域的强者们,触发一场大战,恐怕会有些麻烦。

    白应卿隐隐有种感觉,今年天玄宗的宗门大典,恐怕不会像前几年那么简单。

    “对了,顾师姐,你都失踪两三天了,你爹爹居然还没有掘地三尺去找你,他心可真大。”

    “叫我霜霜就好。”顾霜霜皱了皱那好看的柳叶眉,接着说道:“也许,他知道我在你身边,也说不准。”

    白应卿摆了摆手,说道:“顾师姐,你可别,我每天已经够忙的了,可不想再惹些麻烦出来。”

    “况且,你现在已经没有了灵气,以你这娇弱的身子,他谅你也过不了天玄山下的那几关。”

    两人正拌嘴间。

    青石阶梯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条宽阔至极的河流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水流不算湍急,但是非常清澈。

    一眼看不到底。

    河流之下,藏着什么,从上边根本看不清。

    未待白应卿伸手抱住顾霜霜的细腰。

    只见顾霜霜挽起了袖口,走到了河流边,伸出素白小手,捧起了水,喝了几口。

    又转身冲着白应卿俏皮地眨了下眼睛。

    随后纵深一跃,稳稳地落在了对岸。

    白应卿惊呆了。

    他惊讶的,不是顾霜霜那在空中如同仙女下凡般的姿态。

    也不是那三千发丝,散落于雾气中的神仙美景。

    而是在没有灵气相助的情况下,顾霜霜那行云流水的动作!

    她的身形,在半空中,仿佛踩着雾,停顿了那么一刹那,甚至连白应卿都差点瞒了过去。

    要知道,这条河,可是天玄山三大关中的最后一关,也是难度最高的一关。

    无论是灵兽还是人类,想要上山,都必须越过这道天玄河。

    而游过去,则是最笨的办法。

    任何东西,只要涉入河中,都会被一股引力所拉扯,将其拉回到靠近山脚下的那一头。

    而天玄宗的弟子,都在太初境以上的境界,已经可以做到灵气化翼了,直接飞过去即可。

    只有像白应卿这样的‘普通人’,才需要想办法过河。

    而顾霜霜,居然一跃就过去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

    白应卿愣神。

    顾霜霜在河的对岸,朝着白应卿笑着挥手。

    白应卿回过神来,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又瞧了瞧天上飘来飘去的天玄宗弟子们,将袍子甩过对岸。

    噗通一声往池中跳了进去。

    ......

    天玄宗掌管的地域极其广阔。

    方圆百里,荒无人烟。

    唯一存在人气的,便是驻扎在山脚下的天玄镇。

    说是小镇,其实也就是百来间破瓦房,以及一间不像样的客栈组成的一个小街道。

    别看这个镇子破破烂烂的,它的来历可不简单。

    除了受到天玄宗保护之外,它还有个来头。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