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章 顾灵儿

    相传,当年天玄宗的祖师奶奶,顾灵儿,流落南天域,性命濒危的时候。

    便是小镇上的一户人家,救活了她的一条命。

    后来,顾灵儿得道升仙之后,便回到了此地,用惊天骇地之力,在山上开辟了天玄秘境,并在山腰处创建了天玄宗。

    从那之后,这里的人,受到天玄之气以及浓郁的灵气的影响,也都有着超越寻常人的能力。

    这便是天玄镇的来历,也是它经久不衰的原因。

    顾霜霜捏着白应卿的手,满心好奇地走在集市之上。

    她对这个小镇的记忆,至今还停留在孩童的时候。

    那是二百年前了,每逢顾灵儿诞辰之日,顾武还会带着她,还有她的娘亲,到镇上来发放福团、灵石等等有用的玩意。

    直到娘亲死去的那一年开始,顾武就再也没有带过顾霜霜来过小镇了。

    而顾霜霜也因为接受不了娘亲离开人世的这个事实。

    一闭关,就是一百多年。

    在此期间,天玄宗以及天玄镇,发生了很多大事。

    但似乎都与顾霜霜无关。

    唯一与她有关系的,只有顾武私自为她定下婚约这件事罢了。

    这个小镇,承载了她和娘亲的记忆。

    但现在的景况,与两百年前已经有了很多不同。

    想来,当年的那些百姓们,也与娘亲一样,已经不在人世了吧,顾霜霜想道。

    顾霜霜不禁有些感慨。

    物是人非,今非昔比,爹爹也彻底变了。

    唯一不变的,只有‘天玄’二字罢了。

    娘亲的死,当年还年幼的她,一直固执地认为,有蹊跷。

    毕竟,她的爹爹顾武,似乎并没有受到亲人离去的影响,在娘亲死后不久,又找了许许多多的小妾。

    白应卿嘴上刁着根稻草,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

    他当然不知道威武的顾宗主的这些屁事,哪怕知道了,他也不会管那么多,这些与他并无关系。

    但是,身畔美人那突如其来的失落,他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白应卿捏了捏顾霜霜的小手,轻声说道:“跟我来,我带你去吃个好吃的玩意儿。”

    少顷。

    某个小摊前。

    “这是......冰糖葫芦?”

    顾霜霜有些惊讶地接过了白应卿递过来的一串冰糖葫芦。

    白应卿笑道:“怎么样?像你这样的大小姐,还没吃过这玩意儿吧。”

    顾霜霜显然很喜欢吃甜的食物,仗着易容术。

    也不顾她那大小姐的形象,连续塞了两只冰糖葫芦到了她那樱桃小嘴里。

    两个腮帮子一下就鼓了起来。

    白应卿的心神一阵荡漾。

    果然,极品美女,扮可爱的时候,才是对男人最致命的。

    比起性感,他更喜欢可爱类型的,这是实话。

    柳霜霜摇了摇头,含糊不清地说道:“才不是,在我小的时候,娘亲给我买过。”

    白应卿笑道:“别急,你想吃,我再买。”

    一旁的小贩今天还没开张过,此时听到白应卿的话,连忙双眼放光,贼笑道:“哎呀,公子,令阃(尊夫人的意思)既然如此喜欢吃冰糖葫芦,不妨再买一些,慢慢尝,俺这还有不同口味的!包您家夫人满意!”

    白应卿满意地点了点头,冲着满脸羞红的顾霜霜嘿嘿一笑,冲着小贩说道:“嗯,看样子,我老婆确实爱吃你这的冰糖葫芦,这样吧,全部包起来,我全要了!”

    原本,顾霜霜在听到小贩的话之后,虽然脸上娇羞,但心头那是像抹了蜜一般,甜腻得很。

    但在听到白应卿的话之后,她连忙说道:“不行不行,买那么多,会坏掉的,下次再买吧。”

    白应卿故作神秘地笑道:“不怕,你夫君我,有办法。”

    “我......我不理你了!”

    顾霜霜甩开白应卿的手,假装生闷气,往旁边卖小玩意儿的摊口走了过去。

    白应卿笑着摇了摇头,将小贩递过来的冰糖葫芦全部都塞进了袖口里。

    说来也真是奇怪,那些冰糖葫芦,没个十来根,也有几十根,进了他的袖口,都像是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样。

    这小贩也算是祖孙好几代都在此做生意的,对这些离奇的法术,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就是个袖里乾坤的本领嘛。

    只要有碎灵石赚,就是这两个年轻人当街那啥,他都不会对此有任何意见。

    不过,眼前的这个少年,似乎有些眼熟?

    小贩看着白应卿的背影,细细沉思。

    但是,任凭他怎么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两人就这样,边吃边买,有说有笑地逛在集市之中。

    顾霜霜此时,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一般,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完全抛下了她那高冷的仪态。

    白应卿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他的心底,已经给顾霜霜留了一座席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白应卿那存了不知道多久的私房钱,也在一块一块地减少。

    白应卿感慨道,果然,无论在哪个世界,女人,永远是商贩的第一购买力。

    街道的尽头,便是那间大名鼎鼎的天玄客栈。

    传闻,就是这户人家的祖宗,救了顾灵儿。

    说起来,这客栈,除了门旁边的那副画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无论是门面还是装饰,都极其简陋,甚至门头之上,连一块招牌都没有。

    顾霜霜在门口驻留了一小会,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想到,这间小客栈,居然还在营生......”

    而白应卿的关注点,则在那幅画像之上。

    每一次经过这里,他都会研究研究这幅画。

    画里,是个极其古典的美人,正在对镜梳妆。

    落款的地方,书着‘顾灵儿’三个小字。

    想来,画里边的,便是天玄宗的顾灵儿没错了。

    这幅画,显然年代已经十分久远了,那美人的面容,已经有些发黄,看不清晰。

    但是,就连白应卿如此修为的人,盯着那美人看上那么一小会。

    自身的灵气都会不断地往画中流过去。

    更要命的是,在灵气流失的同时,他的心神还会不自觉地沉沦进去!

    可想而知,这女人,生前的修为,有多么可怕!

    白应卿倒是不奇怪,相传,顾灵儿已经成仙了,修为比他高,那是自然的。

    真仙与半仙,差的,可不是一点点。

    白应卿推开门,拉着顾霜霜,往里头走了进去。

    店内零散地摆着些桌椅,空空旷旷,一个客人都没有,甚至连掌柜、小二都不见了。

    这青天白日的,怎的没人?

    顾霜霜有些奇怪。

    对此,白应卿已经见怪不怪。

    他来这里帮忙寄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来这里,要找到那掌柜老头,总要费一番手脚。

    但是这次,他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客栈里,弥漫着,一股滔天的邪气。

    与温晴身上的那股邪气,有几分相似。

    却更浓郁。

    顾霜霜喘了几声,按着胸口说道:“小白,我有点不舒服,你去寄信吧,我先出去店外等你。”

    白应卿搂住了顾霜霜,传了几道灵气到她的身上,并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随后,他用神识将整个客栈扫了个遍。

    在扫到某个拥有着曼妙身姿的人影的时候。

    白应卿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那是......天玄之祖,顾灵儿?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