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第二天, 富江再次见到西黛尔,是在自习教室。

    那也是她最后一次看见西黛尔。

    “嗨,”教室的门被人轻轻叩响, 有个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川上富江同学在吗?”

    朝门外看去。

    金色长发、纤细高挑的女孩儿站在门外, 眼眸微弯, 笑容和煦, 态度礼貌且谦卑, 和昨日的嚣张与狂妄完全不同,仿佛变了个人。

    ……

    “我做的那些, 都只是为了让你在一群追求你的男人中看见我。”

    “我想要拥有你, 只要一次便好……我知道你对论坛上的舆论很愤怒吧, 但是你既杀不了我, 也不能阻止流言的发酵。”

    “只要你愿意给我一晚的时间, 和我共度一个夜晚,我便出面重新录制视频, 公告给别人——”

    “那些对你不利的言论都是我因为爱而不得,才偷偷找人放出。其实真正的舔狗是我,怎么样?”

    富江有些犹疑, 眸色奇怪地盯着面前的金发女孩。

    然而,无论她怎么看, 西黛尔脸上神色都是无比得真挚、狂热,和以往那些追求她的人无二区别。

    ……所以这也是她的裙下之臣罢了?只不过手段着实让人讨厌了些。

    自负的富江很快便接受了“西黛尔是受她魅力蛊惑而做出昨天那一系列事情”的解释。

    面对西黛尔提出的要求——

    陪她一个夜晚。

    富江犹豫了下,没有立刻拒绝。按照富江的本性,她本来该狠狠拒绝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并且对她冷嘲热讽,可是——

    西黛尔太了解她了,这个女人提出的条件, 富江无法拒绝。现在的学校论坛和网络上,已经传开了自己是舔狗的事情,很多人看她的眼神愈发怪异,却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她当舔狗的桃色绯闻……

    富江不能忍受这一点。

    但八卦似乎是人类的天性,即使找了水军力压,这件事的热度也没有立刻降下去。

    如果能让这件绯闻的当事人之一西黛尔出来亲自澄清,对她而言,无疑再好不过了。

    富江并不介意和别人睡觉,或者进行运动……即使对方是同性,但关键在于,她对这种强硬的、几乎是逼迫的手段十分厌恶。

    ……目前还有用得着西黛尔的地方,还要她出面澄清绯闻,现在不能闹翻。

    等这件事结束,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漆黑长发、缀着泪痣的少女隐藏下眼底的恶毒和怨恨,雪白的下巴微扬,随意地应了声。

    西黛尔当做没看见富江根本掩饰不住的恶意,她笑了一声,道:“时间就定在今晚怎么样?正好我在外边还有栋房子——”

    西黛尔伸手轻轻触了触富江白皙的脸颊,帮其把一丝黑发顺到耳后,幽蓝眼瞳专注地注视眼前的美貌少女,轻声道:“还有,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虽然富江似不太乐意,但她的意见西黛尔全当看不见,笑眯眯地把她的手机拿到手,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才将手机递给她。

    “真乖。”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西黛尔顺手拍了拍富江的脑袋,夸奖的语气极其随意,富江皱了皱眉,有种自己被当成宠物对待的错觉。

    但她还没来得及发表自己的不满。

    西黛尔拉住她细白的手腕,将人往外带。

    “现在就要出去?”富江皱眉。

    “是啊。”西黛尔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散漫,道:“今晚会很忙呢。我已经给你打了车,车停在校门口,等下你坐车去我的房子里等一下,我还要去买点儿别的东西。”

    富江:“什么东西?”

    西黛

    尔沉吟了下:“……唔。”

    金发女孩似乎有些羞怯,飞快眨了眨眼睫,露出一个矜持的笑:“可以让我们亲密无间的东西。”

    富江:“……”

    两人很快便到了校门口,现在不过是下午,人流还很大,一路走过来,富江的颜值吸引了不少人。

    “这样不行的呢,”西黛尔停下脚步,从身后背包中翻出一顶帽子塞给富江,富江瞥了眼背包中,看见角落里露出一块玩偶的关节和半片白裙。

    像是还塞了个娃娃。

    “对了,还有这个。”在富江几乎是强压不满戴上帽子后,西黛尔又在背包中翻了翻,拿出一盒崭新的光碟,也塞进富江怀里。

    面对富江疑惑的目光,西黛尔面色不变,微微笑道:“这个是用来调情的,晚上你无聊了可以看哦。”

    光碟当然是从那个在怪谈协会上讲述录像带诅咒故事的女孩儿手中专门复刻来的,西黛尔为了找到那个女孩子还费了一番功夫。

    富江眼神奇怪起来,冷哼一声,不屑道:“你真恶心。”

    她还不理解,自己晚上为什么会“无聊”。

    但她到底没有说太过分的话,只因西黛尔还有利用价值。对富江而言,用那种流言绯闻侮辱她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几十倍。

    富江坐上了出租车,开车司机是西黛尔专门找的女性。

    西黛尔一直站在原地,目眺富江上车离开,直到那辆车走远后,她才折身上了另外一辆出租,低声吩咐:“跟上去。”

    ……

    半晌后。

    富江抬头打量这栋房子,对于旁边雪花片般散落的寻人启事,她显然没什么感觉,只是因为傍晚的风比较冷,她不自觉抖了一下,有些抱怨地抱住臂膀,忿忿咒骂了几句,不满地走了进去。

    “嘎吱——”

    冰冷的铁栅栏被推开,富江抬脚踏过嫩青草丛,走进了干净的院落。

    一阵冷风吹过,树叶微微抖动。

    两层的独栋白漆小别墅上,第二层的窗户上,隐隐贴了张苍白浮肿的脸,漆黑无神的双眼不带一丝生机,冰冷俯视踏进院子后,还在骂骂咧咧的美貌少女。

    在日本民俗中,黄昏时刻,也是逢魔之时。

    富江在踏进院落后,还没有察觉不对。

    她摘掉太阳帽扔到草坪上,懒散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勉强给出一个“及格”的打分后,才慢悠悠走到房子前,推开门——

    踏进屋内,富江不自觉抖了抖,有些奇怪地摸了摸皮肤上起的一颗颗小疙瘩。

    ……房子里怎么会比外边还冷?

    她犹疑了下,还是进了门,反手关上。玄关处没有鞋架一类的地方,富江目光上移,忽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虽然房间内的物品一应俱全,沙发、桌椅、电视……

    阳台上还有瓶绿植。

    可是屋内铺着一层层的灰,厚重灰尘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喷嚏。

    这房子怎么看都不像有人住的模样,住的是鬼还差不多!

    富江恼怒地冲出房子,回到院落中,气冲冲的准备离开。

    然而直到她来到铁栅栏前,推了一下后。

    “咔擦。”没推开。

    推了第二下。

    仍旧没推开。

    富江:“……”她恼恨地踢了两脚,才发现院落大门被人从外边锁上了。

    该死!

    那个贱女人,竟然敢把她富江关在这种肮脏的地方……

    等她出去,一定要搞死那个贱人!!

    院墙也有两米高,富江知道自己出不去,她咬了咬唇,站在铁栅栏前,掏出自己身上的手机,准备给那些舔狗打电话,叫人来

    接自己出去。

    富江把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按了一下,屏幕没亮。

    她按了第二下。

    仍旧没亮。

    ……这是个模型机。

    富江:“……”

    她拿着模型机的指尖都在发抖,气得。

    美貌的黑发少女站在铁栅栏前气了半晌,发现门前也没个人经过——

    主要是这地儿本来便寓意不祥,墙边儿贴的一溜白色寻人启事便证实了这点,又快到傍晚了,更是没人经过。

    一阵冷风刮过,富江冷得又打了个哆嗦,扔了模型机,到底是回到了屋子里。

    “咳咳咳。”

    一进屋,脚步践踏起的灰尘便让娇气少女的鼻子痒了起来,她揉鼻头,恼恨的摔门而入,强忍恶心,抽走桌布胡乱擦拭了下沙发上的灰尘。

    她擦了两下,忽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

    富江犹疑地皱了皱眉,回身看了一眼,却赫然发现,桌布被抽走后,隐藏在桌子下边的景象也暴露了出来。

    一层厚积发白的灰尘下,竟然有一串儿小孩的脚印,脚印十分新,像是刚刚才踩过一样。

    ……这里难道还住了人?

    富江懵了下,她很少有动脑思考的时候,因为只需要凭借一张脸便能让人为她生、为她死、为她发疯,但现在这儿只有她一个人,她不得不开始思考。

    那个小孩儿会藏在阁楼上吗?

    她看向漆黑的楼梯口,木质楼梯上落满层层灰烬。富江厌恶地皱了皱眉,不满的移开视线,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如果没人发现她,那她今晚便只能在这个房子里过夜了。

    富江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的刹那,漆黑的楼梯口忽然浮现出一张血淋淋的脸,只有两颗眼珠子在黑暗中炯炯发亮。

    她只是感觉有些寒冷,抱住自己的臂膀抱怨几句后,感觉到身上有什么东西硌得慌。

    富江抽出来一看,发现这是西黛尔塞给她的那张光碟。

    “晚上你无聊了可以看哦。”

    再回想西黛尔说得情意缱绻的话,对富江而言,简直便是一种羞辱。她脸色扭曲起来,想要摔烂这张光碟。

    然而下手的前一刻,富江到底是顿住了动作。

    她看了眼外边的天色。

    太阳即将落幕,光辉隐去,晚霞如火焰般燃烧,夕照在大地烧出滚烫的颜色,一眼看去,竟然如血般赤目。

    如果今晚要被困在这里一晚上,什么都不能做,确实无聊。

    富江犹豫了下,目光投向落满灰尘的电视。

    说起来,这栋没人住的房子……还通着电吗?

    ***

    西黛尔离开东京时,天色依旧明朗,太阳还未下山,只是隐隐可见日落的颜色。

    亲眼看着富江进入房子,并且锁上铁栅门后,西黛尔才慢悠悠带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但她没有回到东京,而是乘公交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东京近郊,青林县。

    青林县是日本正在发展旅游业的某个县城,但西黛尔去青林县并不是为了参观那里的旅游景点。

    她想要快速解决掉富江这个麻烦,也是想快点儿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在今天下午,西黛尔接到了安山介嗣教授的一通电话。

    安山介嗣教授态度十分和蔼,但难掩良好教养下的激动之情。

    据安山介嗣教授所说,他现在正和其余几位日本的民俗学专家在青林县研究一份资料。

    “那是一个从来没有人发现过的村落,我们一致认为,里面隐藏着一份极大的秘密,如果能探讨出结果,这份研究报告一定能震惊全世界……”

    安山介嗣表

    示,他的其他几位老友都带着欣赏、愿意提携的后辈,作为学生助手,但他出来得太匆忙了,在工作量极大的情况下,他首先想到了好友瑞伊的女儿,同样在东京上学的西黛尔。

    他们正在编写关于新发现的遗迹“羽生蛇村”的书籍,这本书籍正在编写中,如果编撰完成,作为教授们的学生助手,也可以在书籍编写人员中留名,安山介嗣等同于送了西黛尔一份很好的资历。

    但西黛尔考虑到这些民俗学家们诸如外出取材、亲自勘测神秘村落等一系列行为,而学生作为助手肯定要跟上去后,她拒绝了。

    遭受拒绝的安山介嗣十分失落,他遗憾地挂断了电话。

    但在数小时后,他再次来电,似乎十分烦恼,告诉西黛尔他找到了陪自己外出的助手,但那人因为有事耽搁,明天才能赶到,而他今晚便需要有人帮忙整理资料。

    在得知只用在酒店帮忙整理一晚上的地理历史资料,不用外出去奇奇怪怪的村落后,西黛尔没有太多想法,答应了安山介嗣需要帮忙的请求。

    坐完公交车,还要转一站山间巴士才能到达青林县。

    但青林县作为正在发展旅游业的地方,经济繁荣度和人流量其实并不低。

    西黛尔坐上山间巴士后,天色已近黄昏,暮霭垂垂,宛如燃烧着坠落的火焰,大片大片挂在天边。

    这一幕美不胜收的天空景象,自然引起了巴士上前往旅游地点的旅客们的惊呼。

    有人举起手机对着车窗外拍照。

    车间洋溢着轻松、欢快的气氛,就连一直在担心富江那边会不会没有出现状况的西黛尔都不自觉弯了弯唇角,稍稍放松了下心情。

    不过这些人是去旅游看风景,她去青林县却是去帮人整理学术资料。

    ……嗯。

    还不能一直关着富江,明天还要早一点回东京,然后去房子附近看看情况。

    金发女孩懒懒靠在车窗边,幽蓝的眼瞳中映出黄昏暮景,轻轻叹了口气。

    不知道这种惬意放松的时刻能持续多久呢。

    变故便是在此刻发生。

    黄昏时刻,也是……逢魔之时。

    火烧云一般艳丽的景色迅速褪去,好像颜料被人打翻了一般,泼洒在云层上,漆黑迅速蔓延,天上忽然下起了暴雨。

    “唰啦啦……”

    漆黑云层涌动,隐约可见雷光闪烁,迅猛的雨水淹没了车轮,浇出吓人的旋律。

    巴士内,人们小声交流起来,神态难免惊惶失措。

    西黛尔看了眼窗外倏然漆黑的天色,心中直觉不妙。她抿了抿唇,把背包抱好,忽然听见有人惊恐的大吼了一声:“前边!前边!!”

    前边发生了什么?

    西黛尔随旁人一起抬头看向前方,然后,幽蓝瞳仁微缩。

    许多人可能一生也忘不掉这个场景。

    山体滑坡了,泥石堆积,滚动砂石如潮水般向在风雨中,无比狭小的巴士涌来。

    司机急速地打着转儿,然而现在一切都没有用,事故发生得太过迅疾,巴士甩飞出去,靠前的车窗破碎。

    巴士直直的、失控的向山崖下甩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yangshuoxj.Cn,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yangshuoxj.cn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